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0章 天锁之命

黄衫少女将灵力注入定神珠里,过了一会儿,却见定神珠丝毫没有动静,不禁咦了一声,相当疑惑。

沧海道:“看来你的定神珠也认同我说的话。”

黄衫少女白了他一眼,指尖劲发,加大注入能量,那定神珠只轻轻颤动,仍不见有光华显现。黄衫少女惊愕地看了沧海一眼,神色凝重起来,五指俱出,灵力源源不断地灌注进去。那定神珠终于嗡声大作,光华乍起,不现则罢,一现便是璀璨夺目,瞬间满屋生辉。

众人齐声惊叹,虽不懂个中因由,也知此景异常,紧紧盯着她手上那颗水晶球。只见那些光芒爆耀了片刻,旋即返璞归真,收缩回定神珠里,化作极复杂的纹理在球面变幻流动。

大家都以为纹理过得片刻会像之前一样稳定下来,谁知等了很久,那些纹理一直处于不停的变化中,毫无定型的迹象。黄衫少女的神色越来越是惊讶。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她灵力消耗甚多,白里透红的额间已是见汗,又过了一刻钟,定神珠的纹理仍在千变万化之中,似乎定不下来了。这时她像是突然间想起了什么,灵力尽敛,一把收回定神珠,颤声道:“莫非你是……天锁之命?”

沧海摸了摸额头,不明所以道:“什么天锁之命?”

黄衫少女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沧海一脸茫然,不知她为何突然撤了定神珠,道:“我?我只是一个山里打猎的。喂,你怎么不算啦?”

黄衫少女盯着他看了半天,见他土里土气,不像在说谎,低头思索了片刻,突然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众人见她连饭都不吃了,转眼走得没了踪影,皆面面相觑,不知何解。刚好饭馆掌柜乐呵呵地端着菜出来,却不见了人,一脸问号地道:“大师姐呢?”

店小二摊开手道:“走啦。”

饭馆掌柜懵然道:“难得来吃顿饭,怎么就走了?你也不挽留一下。”

店小二道:“大师姐要走,我可没那本事拦她。她给这位小兄弟算命,不知何故算不出来,大师姐生气就走啦。”下巴朝沧海努了努。

饭馆掌柜一边打量沧海一边道:“大师姐算不出来?这可是头一遭。看来这小哥不简单呐。”

沧海有些尴尬,施了一礼,道:“掌柜言重了,在下就是从乡下来的小山民,无意冒犯那姑娘。我也不知她为何生气。”

饭馆掌柜道:“这就奇了。唉,唉,是不是我的菜上慢了,惹她不高兴啦。”说着摇头叹气。

沧海道:“在下初来乍到,对皇城了解尚浅,有一事甚是好奇,不知当问不当问?”

饭馆掌柜道:“何事?但说无妨。”

沧海道:“刚才那姑娘看着年纪与我差不多,修为却颇高明,不知是出自皇城里哪个王公贵族?”

饭馆掌柜哈哈大笑,道:“这也不是什么说不得的事,但凡皇城里的人都知道。她啊,是天玑门的子汝大师姐。”

沧海惊讶道:“天玑门?那不就是天玑先生的……”

饭馆掌柜道:“不错,天玑先生正是她的师父。”

沧海心想:“难怪看她的手法有些眼熟,原来是道长的徒弟。”拱手道:“原来掌柜也是天玑先生门下,失敬了。”

饭馆掌柜微微一愕,摇头道:“不不不,老朽就是一个做小生意的,可没那个福气拜在天玑门下。”

沧海道:“我听着你们不是叫她做大师姐么,怎地却不是天玑门下?”

饭馆掌柜又笑了起来,道:“不止我这么叫,皇城里的其他人也都这么叫,跟是不是天玑门下可没有半分关系。”

沧海一副迷茫的样子。

饭馆掌柜道:“子汝大师姐哪,其实不是大师姐,而是天玑先生所收的关门弟子,是他众多门生中的小师妹。”

沧海奇道:“既是小师妹,怎么又叫大师姐,这不是乱套了么?”

这么一问,就连店里的伙计也乐了起来。饭馆掌柜笑道:“乱套了又能怎地?别人叫她小师妹,她打滚耍皮不干哪,非要做大师姐不做小师妹,说天玑先生偏心,对她不公,一进门就要做最小的被人欺负。其实天玑门的人待她最疼惜,谁会欺负她了?但她不管,缠着她师父要师姐的名号,天玑先生不理她,她就天天去师兄师姐们面前唠叨,叽叽喳喳,叽叽喳喳,后来她师兄师姐们烦了,拗不过她,只好顺着她的意叫她大师姐啦。”

沧海莞尔道:“这倒是有趣。只是你们为何也叫她做大师姐?”

饭馆掌柜道:“这不是为了巩固她大师姐的名号么。她生怕师兄师姐们反口,便想出一个众口铄金的法子,每天到处闲逛,见人就称自己是天玑门的大师姐。时间久了,还真给她赖上了,皇城里的人一见都只知她是大师姐。原本这只是天玑门内部的事情,这样一来,闹得整个皇城都知道啦。天玑门的人一提起这事就苦笑叹息,却又拿她没法子。”

沧海道:“我方才见她,却不像是那么胡闹的人。”

饭馆掌柜道:“天玑门中她虽然最小,但天资聪颖,学到的都是她师父的真本事。每每替人摸骨看相,画符消灾,既不收钱,也不欺人,给街坊邻居们帮的忙多着呢。就连东王都说,这子汝大师姐是上天派来的精灵化身,她去了谁的家谁的店,谁就能得到一年的好运气。”

沧海道:“东王?”

饭馆掌柜道:“就是咱们东城的王啊。不过那种层次的事情就不是我能说的啦,你在皇城待久了,自然就会知道。”

沧海道:“嗯,原来如此。难怪你们店要留着位子给大师姐呢。”

饭馆掌柜一听他也随乡入俗叫起了大师姐,咧嘴笑道:“可不是么。咱们这一路过去,几乎每家店都给她留了空位,就等着她进门讨彩头。”

这时店里又进来了不少客人,饭馆掌柜便撇下沧海招呼人去了。沧海另外打包了些酒菜,顺原路返回住宿的客栈。

这“平安客栈”共四层,周合给他们订的是最好的上房,在顶层,一打开窗就能看见外面街道的景象。沧百重吃着打包回来的酒菜,不住口称赞皇城厨子的手艺,又问起街上的景况。沧海把街上的所见所闻详详细细地跟他叙述,末了道:“我看外面的人有不少气度不凡,皇城里果然是高手云集。但愿周前辈能寻得神医,将你的手脚治好,也不枉此行了。”

沧百重一边嚼着肉,一边含糊不清地道:“二十年都这样过来了,有就有,没有就没有,无所谓了,顺其自然罢,能吃能喝就好。”

沧海在榻上摊了一会儿,忽然道:“老爸,你知道什么是天锁之命吗?”

沧百重愣了一下,道:“什么命?”

沧海道:“天锁之命。”

沧百重歪着脑袋想了半天,道:“那是什么东西?”

沧海道:“好像是一种命运,比如说,克夫命,霉运,狗屎运之类的。”

沧百重恶心道:“你怎么净挑不好的说?”

沧海道:“没正经读过书塾,肚子里就这点词了。”

沧百重道:“我没教过你吗?”

沧海道:“你教的那些都是野书。”

沧百重道:“野书不是书?”

沧海道:“是书,就是太野了,不好驾驭。”

沧百重道:“你忒多挑剔,有书读就好了,还管书野不野。再说了,我教你的那些书怎么野了?我看着挺好。”

沧海道:“那些书都是印在野兽的皮毛上,每次我学着学着就被它们的屁股分神,还带着一股骚 味,你说野不野?”

沧百重道:“古人为了读书悬梁刺股都行,到了你这里闻一下屁股就不行?”

沧海道:“没有,屁股倒是其次,关键是你拿自己写的书当教材,还骂人家书塾学的正经书是垃圾,我觉得你有点不要脸。”

沧百重道:“有你这样说自己老子的吗?那些书塾里的东西本来就是垃圾,光教人学字不教人道理。”

沧海道:“你这么厉害,倒是说说天锁之命是什么东西啊。”

沧百重顿时语塞,梗了半天,才问道:“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沧海把遇上子汝大师姐算命的事说了,道:“我见她说起这个的时候神色不大对劲,因此才回来问你。”

沧百重摇头道:“我也不懂。不过我劝你这种命中注定啊的什么东西还是少信为妙。有这闲工夫,你还不如想想那狩猎大会应该怎么弄罢。”

沧海道:“狩猎大会啊?能拿第一当然不错,不拿的话好像也没什么损失。顺其自然罢,有吃有喝就好。”

是夜,沧百重喝了一斤酒,衣服都没换就睡了。沧海表面上对狩猎大会没什么欲求,但不知为何,一想到能与全国各地的天才俊杰交手过招,却隐隐地感到有些兴奋,当下搬了张长凳在窗边盘腿打坐,一呼一吸地练起“破凰”来。

上次使用“破凰”,丹田差点被毁,他总觉得通神奥义里似乎隐藏了一些不为自己所知的事情,或者是用法不对,但这种获得巨大能量的同时也毁灭自己的招式实在是太可怕了,还是谨慎些为好。因此默默地在气脉之中摸索,试图找出其中的原因来。

外面的街市早已散尽,夜渐渐深了,静寂之中,突然嗒的一声轻响,有人从外面的树上跃进了客栈。沧海此刻正处于静默状态,神思锐利,清清楚楚听得那人是进了三楼,心道:“此人为何不从正门上楼,却要从外面进来?鬼鬼祟祟的,恐怕非奸即盗。”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星影寒星影寒莫肖岩|玄幻老者:我重山巅跌落低谷,即便时间过了千万年,只要我还在,即便族人只剩我一个,我也会剿他个不得安宁。 肖天:我本出身贫寒,奈何我又一颗反抗之心。我苦练功法却又得知我是魔族最后一人,生来要与皇室对抗。即便我如同蝼蚁,那我也要撑起自己的一片天。
  • 轩辕境主轩辕境主辉枪|玄幻武渊大陆,强者无数,转生之人,勇闯天涯,不骄不躁,全能之人,成就大境主!
  • 来自地球的法神来自地球的法神三藏い法师|玄幻地球来的,魔法瞬发是必须的!地球来的,身体受强化是必然的!地球来的,7系魔法一个都少不了的!地球来的,完全可以不遵守规则的!这么多丰厚的条件都有了,难道你还不想穿越?明显,到异界就是当神去的嘛!
  • 神幻家族神幻家族愤怒的蚁族|玄幻仅以此篇小说来祭奠我逝去的风骚年华,这是我“辗转反思”无数个深夜,集我幻想于大成者。可能会有读者大大说我的小说四不像,天马行空,但我认为小说就是这样,也希望可以与他人分享我的幻想o(∩_∩)o让我的中二之魂熊熊燃烧吧!!以灵魂化为利刃斩破一切虚假——魂之斩魄烈风般的狂暴,微风样的轻灵——疾风之枪光与暗的平衡,生与死的审判——死神阿森最坚硬的盾,大地给予的守护——大地狗熊(我总感觉我失去的什么重要的东西(┬_┬))......“吼吼,让我们开始中二之...呜呜,干嘛要捆我,呜呜,不要...”
  • 穷途霸业穷途霸业驴乙|玄幻茛尼亚——斯科带领着一群逃亡在沦陷区的溃兵回家,历经艰险却又陷入重围,为了履行带他们回家的诺言,他把自己出卖给了死神……在万念俱灭之时他得知,成为亡灵法师可以永生后惊呼:“永远不死!永远泡妞!老爽了!”19世纪英国批判现实主义小说家狄更斯,在《双城记》中对斯科出现的这个时代,进行了形象地描绘“这是一个斯科的时代,死磕的精神改变了这片大陆”现代草蛋哲学的开创者,同时也是卓越的诗人和散文家——疯姐,在她的微博中写道:“斯科才是我要嫁的人!”周杰论却说:“我们可以清楚的感受到斯科改变了华语乐坛。”了解这段历史的人做了这样的结论:“简介很扯淡内容很严肃!至于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本文英文名大部分都有汉语谐音,方便记忆。
  • 荣耀英雄荣耀英雄盐酸很甜|玄幻每一个成为英雄的人,都有一个故事,一段艰辛的旅途。
  • 王仨儿王仨儿无量大爷|玄幻修仙十万年终要圆寂,一丝成仙契机让人疯狂,夺造化,揣人心,阴谋已经开始。
  • 蟋蟀神话蟋蟀神话打铁de蟋蟀|玄幻小小蟋蟀草丛中,不随波逐流就好,怎奈事事难料,竟成得大气,千回百转直下成神成仙,如同一个神话般的存在!且看小小蟋蟀,如何将命运颠覆,逆转成神!
  • 一无所有大天尊一无所有大天尊砍手狼|玄幻穿越的庄一鸣,得到世间最强大最神秘的乾坤宫。 原本该富有无数珍宝、道器、神功,一切应有尽有。 眼下却穷得只剩一堆欠条,做了天地间最大的债主。 逾期债务众多,宫中空空如也,新科宫主庄一鸣踏上追债路。 我的债,你们欠不起。 不过,敢问庄宫主靠什么要债? 庄一鸣答曰:“脸。” 叹息一声,风起云涌,紫气万里。 咳嗽一声,呵气成雷,神光万丈。 轻笑一声,天花乱坠,神兽献瑞。 怒喝一声,星落如雨,天翻地覆。 本就一张帅脸倾倒众生,现在身为宫主,更是大道加身,举手投足间,天地异象无数。 虽然开局凡人一个,但魅力无限,特效拉满,影帝附体。 当对手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庄宫主早已无敌。 大天尊庄一鸣:“我真的一无所有……当初。”
  • 云梦战纪云梦战纪彩色大熊猫|玄幻神州迷地云梦泽,深藏于十万大山之中。入云梦泽生死难卜,传奇少年自云梦泽出世,书写传奇人生,纵横大陆,降魔除恶,悟天地之道。最终化解云梦泽千年之谜。从此世间再无云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