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章 初识

山谷的风席卷而来扑向了花棉棉,她皱了皱展头不耐烦的翻了个身,哪着嘴巴继续打着小呼噜。

怀中的包袱翻了几滚滑到了她的手边,而熟睡的花棉棉却没有丝毫感觉到,睡的跟只猪一样。

这就是路飞飞第一次见到花棉棉的场景。 很狗血, 路飞飞一见钟情了。

路飞飞轻轻的走向花棉棉,在距离花棉棉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犹豫着要不要叫醒她。山中野兽虽然不多,但还是存在危险的。

就在这时,旁边的草丛发出声响,一只红了眼的野猪直直的向路飞飞和花棉棉冲去,路飞飞急忙捡起旁边的石子向野猪肚子打去,野猪应声倒地,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花棉棉这才被惊醒,立马爬了起来。

“姑娘你没事吧?”路飞飞紧张的问到。

“没事,没事。”花棉棉低头看向了那只野猪,我的妈呀,这么大的野猪,这要是撞在身上小命不保呀,幸好幸好。花棉棉心里暗暗想到。

“姑娘下次可不能这般大意,太危险了。”路飞飞对花棉棉说到。

“小女子万分感谢,不知能否知道大侠的尊姓大名?”

“路飞飞。”路飞飞很简洁的说到。。

花棉棉看着路飞飞,不知不觉的的入了迷,这也太好看了吧,这世间还有这么好看的人。

口水,口水都要流下来了,把持住,把持住。花棉棉你要争气,妈呀,我要控制不住了。

“姑娘,姑娘,你没事吧,咳咳”路飞飞忍着唇边的笑意,装模作样的把握着拳头手放在嘴边咳嗽了俩声,

花棉棉羞红了脸,急忙的摆着手,‘没,没,没事,对了,我叫花棉棉,不好意思啊。”说着花棉棉脸变的通红,像个红红的猴屁股。

路飞飞看着花棉棉通红的脸,笑着说到:“没关系。”心里却想着,这姑娘很有意思。

“一直叫你恩公不太好,我叫你路大哥吧,至于我的话你就叫我名宇就好,”花棉棉豪爽的说道,期待的看向路飞飞。

“无妨,只要姑娘喜欢就好,在下没有任何意见。’路飞飞笑着对花棉棉说眼神中居然带着一丝丝宠溺。

只是向来神经大条的花棉棉一点都没有发现。“路大哥,我要赶路了,谢谢你的救命之恩,但我却帮不了你什么,花棉棉垂头丧气的说到。”突然花棉棉想到了什么,兴奋的抓住了路飞飞袖子开心的说道“我要去京城花家,你要找我的话就去那里,只要是我能办到的就一定会帮你。”

路飞飞听到这话,挑了挑眉,“你说的是真的吗,只要你能办到的,你都会答应?”

“当然啦,我怎么能够骗你呢,我一向说话算数。不信你去我们村打听打听。”花棉棉豪气的说到。只是现在花棉棉不知道的是这个答应在日后坑坏了她,导致无数次她都想抽自己的嘴巴,非常的后悔。“那我就先走了,因为我要赶时间,错过的话就麻烦了,路大哥,有缘再见。”花棉边跑边向路飞飞说到。

望着花棉棉着急忙慌得背影,路飞飞无奈的笑了,京城姓花的人家虽不多,但也不少,这要是真要去找也是非常麻烦的,傻姑娘呀。不过没关系,我肯定能找到你的。路飞飞望着花棉棉快要消失的背影坚定的低声说到。

花棉棉道别了路飞飞,走在去往商队集合的路上,突然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花棉棉赶忙放下包,鬼鬼祟祟的朝周围的看去,看到没人后急急忙忙朝怀中摸去,还在,还在,花棉棉终于松了口气,

自言自语的说到,“你可不能丢,丢了我就没有希望了。”只见是一块青色的玉佩,玉佩中间是用金子雕刻的花字,花字写的极其有韵味,一看就是大书法家写的。

玉佩中没有一点杂质,看起来就价格不菲。而这块玉佩关乎着花棉棉身世经历。所以对花棉棉非常重要。

花棉棉是被遗弃在兴和村的山上的,当时的花棉棉只是一个婴儿,在被裹着的小被子里嗷嗷大哭,那是刚到了初夏,正赶上李婆婆来采药,李婆婆听到了小孩的哭声立马赶了过来,抱起了花棉棉,而这块玉佩就夹在小被子中,里面还有一封信,信里大体意思就,如果有好心人看到,希望你能照顾她,里面有一千两银票,还有一块玉佩,银票是给抚养花棉棉的好心人用来日常开销的,而玉佩就是信物,如果她能有幸活下来,成年之后就可以带着这块玉佩去京城,回花家。花棉棉挺好运的,遇上了李婆婆。

李婆婆是一个心善的人,李婆婆年轻的时候来到兴和村,并在这里安家,她见村里没大夫,就当了村里的赤脚大夫,,村里谁有点毛病都找她,李婆婆也不怎么收诊金,没钱随便带点东西都行,所以全村的人都很感谢李婆婆,很敬重她,李婆婆一直没有嫁人,村里也不会有什么闲言碎语。李婆婆只要找人帮忙,绝对会有人来,因此,李婆婆在村子里过得不错。

李婆婆不忍心看她可怜,就收养了这个孩子,对村里的人说这是自己亲戚家的孩子,亲戚看她孤身一个人就把孩子抱给她抚养,之后就离开了,李婆婆给这个孩子起了个名字叫花棉棉。就这样在李婆婆的照顾,村里人的看护下,花棉棉无忧的长到了十六岁,并继承了李婆婆的一身医术。

也就是在这一年李婆婆去世了,临终前告诉了花绵绵这些秘密,并告诉花棉棉,想不想去找自己的父母全凭你自己的意愿,把她父母给留的钱都交给了花棉棉,这些年李婆婆没花其中的一分钱。花棉棉用二百五十两给李婆婆买了一口好的棺木,料理了李婆婆的后事,就此踏上了寻亲之路。花棉棉想起了这些叹了一口气,她这些年一直都很好奇她的父母在哪,想问又不敢,就怕伤了李婆婆的心。

终于有一天鼓起勇气问李婆婆,而李婆婆沉默了半天,叹了口气说到,你以后会知道的。因此花棉棉没在问过,只是心里一直很渴望有父母疼爱。这也是为什么花棉棉要急着去京城的原因。

但知道这一切后,花棉棉更想知道父母为什么抛弃了她,总得给她一个理由。花棉棉背起包袱继续前行,盘算着除了买棺材,处理后事花费的钱,还剩七百两,再加上这一路衣食住行,给商队打点的钱,只剩不到四百两的钱,花棉棉感到很悲催,真的是太穷了,这钱一点都不经花,唉。

好在马上要到京城,到那里先找个活干,大活人不至于被饿死。花棉棉不停的这样安慰着自己。现在当务之急先赶紧去商队集合点集合,跟着商队出发,错过就麻烦了。

你说为什么要跟着商队,她一个弱女子独自去京城的话,那么远,小命早就不保了。花棉棉来到集合点,看到商队还没有出发,终于松了一口气,又想到今天要不是有路大哥,自己肯定会错过时间,恐怕连小命都保不住了,以后要是遇见了,一定要好好谢谢路大哥。

上一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浮生未歇别经年浮生未歇别经年秋末离殇|古言前世,他是权倾朝野的摄政王,她是胡搅蛮缠的季家二小姐。众人皆知,季家二小姐放荡不羁,十岁便在京城扬言要嫁给当今小王爷。爱恨情仇的交织缠绕,最终让她含恨而死。今生,他依旧是权倾朝野的摄政王,而她却是让不少王孙贵族望而却步的高岭之花。她发誓,前世的罪孽不再重演,今生她要夺回前世他所欠她的债。
  • 将军也想学许仙将军也想学许仙白一鹤|古言肖宁世,身为将门之子不好好找个贤良淑德的名门闺秀成亲却想着学许仙泡妖精! 白九兔,身为玉兔的后代不好好修炼成仙却天天想着怎么取一个人类将军的性命! 一个赛一个不正经。 都说肖家小将军性情寡淡,那是因为他们没有见过他在白九兔面前的样子。 一天肖宁世将白九兔堵在墙角,附在她耳边,声音低沉,他说:“乖,叫宁世哥哥。” 白九兔:…… 又一天白九兔霸气的扯住肖宁世的衣领:“你的命归我!” 肖宁世薄唇轻启,声音带着无限的宠溺,“好,我的命归你,作为交换,你的心归我。” 甜文,前期微虐,人妖恋,一对一。
  • 殿下最近又飘了殿下最近又飘了百小草|古言颜辄一直以为,自己会保持这样,直到她卸下颜家的家主位置。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兔子被逼急了也会咬人。 临死前的那一刻,她心里还在想: 原来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本以为这就是结束,然而……好像天道跟她有仇。 她准备投胎的时候,天道说弄错了她的劫数,说她本该活下去,却因意外死亡,所以要补偿她。 把她送到了异世,让她开开心心重活一次。 颜辄:我觉得其实没关系!(认真) 然而人家不听她在那里bb啊,亮出了自己的标语: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当时就把她气到自闭。 不是,兄弟,你确认这真的是在补偿我吗??
  • 穿书之全才小姐闹江湖穿书之全才小姐闹江湖杨小芸|古言占小芸,乃现代年青一代乐器全才表演艺术家。机缘巧合之下受邀请来到一处古宅演奏古筝,不知为何,四周雾烟丛生,醒过来已穿越在习武世家安家幺女安小芸身上。来到古代的她,遇上家族幻灭,得知消息需要集齐四块云锦布为家族报仇,因此走上江湖路遇见真命天子......
  • 废柴小姐初长成废柴小姐初长成鸢枭离|古言万年难得一遇的穿越戏码居然被她遇见了,居然穿越到一个整日被欺负的废柴小姐身上。这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简直是个废柴。最可怕的居然还是无意中招惹了个腹黑的恶魔王爷,。 某日里灵泉池边 “本王救了你。”某王爷得意的看着浑身湿漉漉却怒火朝天的女子。 “我差点就能晋升,被你打断,你说是在救我?!”wtf?!女子更气了,什么鬼道理。 “没错。” “好,就算是你救了我,那您现在能走了吗!”某女子咬牙切齿的瞪着眼前的人,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 “不行,我救了你,就要为你负责。” 啥?“你哪来的鬼道理?救人还要负责?。” 某王爷突然深情款款的凝视眼前女子,眉眼里闪着柔情。 “因为是你,才想要负责到底。”
  • 痴情王爷之虐爱痴情王爷之虐爱三六差三|古言吴雪儿一个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大学生,因扶老爷爷过马路而不幸魂穿到古代,爱她的王爷疼她的爹娘,幸福的生活却是一场阴谋,爱恨交加她该何去何从
  • 穿越之独爱极品妃穿越之独爱极品妃向开心|古言莫名其妙穿越了,而且还是穿越到了偏僻的小山村,我的网络、我的汉堡、我的披萨、还有我的国学圣手,美好的现代生活、永别了。 还遇上了传说中心如冰块、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不近女色的男人,可是怎么跟传说的不一样,是遇上一个假传吗? 不过这个桃花运也太多了吧?
  • 天才召唤师:绝世杀手祸世间天才召唤师:绝世杀手祸世间柠檬苏格|古言。。。
  • 久伴久伴付n2|古言传说,用你心爱之人的一滴血来唤醒九瓣妖姬,然后她便会帮你,让你与心爱之人久伴。
  • 真的是君王真的是君王度玲|古言她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小姐,她的世界向来是华丽简单的,她从未体味人间疾苦,她知道她会一直这么幸福下去,可是,等等,这是什么鬼地方?这些又是什么人?不,一定是在做梦,不是,他凭什么抓我,救命~~这是一个古代君王的爱情故事,像所有爱情故事一样过程总会有酸甜苦辣,额??对,就是酸?苦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