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章 初识

山谷的风席卷而来扑向了花棉棉,她皱了皱展头不耐烦的翻了个身,哪着嘴巴继续打着小呼噜。

怀中的包袱翻了几滚滑到了她的手边,而熟睡的花棉棉却没有丝毫感觉到,睡的跟只猪一样。

这就是路飞飞第一次见到花棉棉的场景。 很狗血, 路飞飞一见钟情了。

路飞飞轻轻的走向花棉棉,在距离花棉棉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犹豫着要不要叫醒她。山中野兽虽然不多,但还是存在危险的。

就在这时,旁边的草丛发出声响,一只红了眼的野猪直直的向路飞飞和花棉棉冲去,路飞飞急忙捡起旁边的石子向野猪肚子打去,野猪应声倒地,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花棉棉这才被惊醒,立马爬了起来。

“姑娘你没事吧?”路飞飞紧张的问到。

“没事,没事。”花棉棉低头看向了那只野猪,我的妈呀,这么大的野猪,这要是撞在身上小命不保呀,幸好幸好。花棉棉心里暗暗想到。

“姑娘下次可不能这般大意,太危险了。”路飞飞对花棉棉说到。

“小女子万分感谢,不知能否知道大侠的尊姓大名?”

“路飞飞。”路飞飞很简洁的说到。。

花棉棉看着路飞飞,不知不觉的的入了迷,这也太好看了吧,这世间还有这么好看的人。

口水,口水都要流下来了,把持住,把持住。花棉棉你要争气,妈呀,我要控制不住了。

“姑娘,姑娘,你没事吧,咳咳”路飞飞忍着唇边的笑意,装模作样的把握着拳头手放在嘴边咳嗽了俩声,

花棉棉羞红了脸,急忙的摆着手,‘没,没,没事,对了,我叫花棉棉,不好意思啊。”说着花棉棉脸变的通红,像个红红的猴屁股。

路飞飞看着花棉棉通红的脸,笑着说到:“没关系。”心里却想着,这姑娘很有意思。

“一直叫你恩公不太好,我叫你路大哥吧,至于我的话你就叫我名宇就好,”花棉棉豪爽的说道,期待的看向路飞飞。

“无妨,只要姑娘喜欢就好,在下没有任何意见。’路飞飞笑着对花棉棉说眼神中居然带着一丝丝宠溺。

只是向来神经大条的花棉棉一点都没有发现。“路大哥,我要赶路了,谢谢你的救命之恩,但我却帮不了你什么,花棉棉垂头丧气的说到。”突然花棉棉想到了什么,兴奋的抓住了路飞飞袖子开心的说道“我要去京城花家,你要找我的话就去那里,只要是我能办到的就一定会帮你。”

路飞飞听到这话,挑了挑眉,“你说的是真的吗,只要你能办到的,你都会答应?”

“当然啦,我怎么能够骗你呢,我一向说话算数。不信你去我们村打听打听。”花棉棉豪气的说到。只是现在花棉棉不知道的是这个答应在日后坑坏了她,导致无数次她都想抽自己的嘴巴,非常的后悔。“那我就先走了,因为我要赶时间,错过的话就麻烦了,路大哥,有缘再见。”花棉边跑边向路飞飞说到。

望着花棉棉着急忙慌得背影,路飞飞无奈的笑了,京城姓花的人家虽不多,但也不少,这要是真要去找也是非常麻烦的,傻姑娘呀。不过没关系,我肯定能找到你的。路飞飞望着花棉棉快要消失的背影坚定的低声说到。

花棉棉道别了路飞飞,走在去往商队集合的路上,突然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花棉棉赶忙放下包,鬼鬼祟祟的朝周围的看去,看到没人后急急忙忙朝怀中摸去,还在,还在,花棉棉终于松了口气,

自言自语的说到,“你可不能丢,丢了我就没有希望了。”只见是一块青色的玉佩,玉佩中间是用金子雕刻的花字,花字写的极其有韵味,一看就是大书法家写的。

玉佩中没有一点杂质,看起来就价格不菲。而这块玉佩关乎着花棉棉身世经历。所以对花棉棉非常重要。

花棉棉是被遗弃在兴和村的山上的,当时的花棉棉只是一个婴儿,在被裹着的小被子里嗷嗷大哭,那是刚到了初夏,正赶上李婆婆来采药,李婆婆听到了小孩的哭声立马赶了过来,抱起了花棉棉,而这块玉佩就夹在小被子中,里面还有一封信,信里大体意思就,如果有好心人看到,希望你能照顾她,里面有一千两银票,还有一块玉佩,银票是给抚养花棉棉的好心人用来日常开销的,而玉佩就是信物,如果她能有幸活下来,成年之后就可以带着这块玉佩去京城,回花家。花棉棉挺好运的,遇上了李婆婆。

李婆婆是一个心善的人,李婆婆年轻的时候来到兴和村,并在这里安家,她见村里没大夫,就当了村里的赤脚大夫,,村里谁有点毛病都找她,李婆婆也不怎么收诊金,没钱随便带点东西都行,所以全村的人都很感谢李婆婆,很敬重她,李婆婆一直没有嫁人,村里也不会有什么闲言碎语。李婆婆只要找人帮忙,绝对会有人来,因此,李婆婆在村子里过得不错。

李婆婆不忍心看她可怜,就收养了这个孩子,对村里的人说这是自己亲戚家的孩子,亲戚看她孤身一个人就把孩子抱给她抚养,之后就离开了,李婆婆给这个孩子起了个名字叫花棉棉。就这样在李婆婆的照顾,村里人的看护下,花棉棉无忧的长到了十六岁,并继承了李婆婆的一身医术。

也就是在这一年李婆婆去世了,临终前告诉了花绵绵这些秘密,并告诉花棉棉,想不想去找自己的父母全凭你自己的意愿,把她父母给留的钱都交给了花棉棉,这些年李婆婆没花其中的一分钱。花棉棉用二百五十两给李婆婆买了一口好的棺木,料理了李婆婆的后事,就此踏上了寻亲之路。花棉棉想起了这些叹了一口气,她这些年一直都很好奇她的父母在哪,想问又不敢,就怕伤了李婆婆的心。

终于有一天鼓起勇气问李婆婆,而李婆婆沉默了半天,叹了口气说到,你以后会知道的。因此花棉棉没在问过,只是心里一直很渴望有父母疼爱。这也是为什么花棉棉要急着去京城的原因。

但知道这一切后,花棉棉更想知道父母为什么抛弃了她,总得给她一个理由。花棉棉背起包袱继续前行,盘算着除了买棺材,处理后事花费的钱,还剩七百两,再加上这一路衣食住行,给商队打点的钱,只剩不到四百两的钱,花棉棉感到很悲催,真的是太穷了,这钱一点都不经花,唉。

好在马上要到京城,到那里先找个活干,大活人不至于被饿死。花棉棉不停的这样安慰着自己。现在当务之急先赶紧去商队集合点集合,跟着商队出发,错过就麻烦了。

你说为什么要跟着商队,她一个弱女子独自去京城的话,那么远,小命早就不保了。花棉棉来到集合点,看到商队还没有出发,终于松了一口气,又想到今天要不是有路大哥,自己肯定会错过时间,恐怕连小命都保不住了,以后要是遇见了,一定要好好谢谢路大哥。

上一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显允连桑显允连桑WX.青坟|古言想认识不同的人,想经历未知的人生,追寻快乐,也追寻一个波澜起伏的人生。 连桑一开始吸引晋显允的是她的聪慧,后来让晋显允难忘挂怀的是这个看起来聪明,实则会在感情上犯傻的小姑娘。她和他的故事,是随心所欲的爱,也是忠贞的爱。 很多时候感情来的猝不及防,但是一辈子只好好守护一个人,对于两个人来说都是最幸运的美好。 只甜不虐,喜欢甜文的姐妹大胆入?
  • 鸾凤劫之嫡女谋妃鸾凤劫之嫡女谋妃萧古雨|古言她,胡瑾言,是荣德侯府的嫡女,五岁时,因为一场变故,失去了至爱的母亲,同时也是失去在侯府最强有力的靠山。她,贵为侯府长女,千金之躯,富庶无忧,众人皆爱之,捧之,实则不过是他人手中的一枚棋子,妒妇眼里不能容下的那粒沙砾罢了。 他,韩琛,是功名盖世的王爷,战场上是让人闻风丧胆,拜倒辕门的主帅,朝廷中是众人忌惮三分,敬而生畏的九王爷。可谁又曾想,这是当初那位乖巧胆怯的小儿?只因十一年前的遭遇,父母双亡,独留下十一岁的他。幸得皇祖母的庇佑,终成大器。 元宵灯会上,匆匆一瞥,便注定是一世纠缠。 小剧场: “王爷——王爷——不好了,王妃她,她……”一小厮连跑带滚地跪在王爷跟前。 王爷皱了皱眉,不悦,“何事?” “王妃,她,她去天香楼喝酒了!” 王爷淡定,“这有什么大惊小怪?她又不是头一次去,再说她也吃不了亏,随她。” “可,可是,她将倪夫人也带了去,倪夫人可是太后的侄孙女,这万一被太后知道……” 话音未落,只见王爷提剑,倏的一下,不见踪影。
  • 朝喻覆朝喻覆似矣|古言当朝女宰相辅佐帝王上位 “阿似,给朕泡壶茶” “皇上,臣是宰相” “既然如此,别当宰相了,你觉得当朕的皇后怎样”
  • 妾舞凤华:邪帝霸宠冷妃妾舞凤华:邪帝霸宠冷妃月色|古言前世她被同父异母的妹妹陷害,容颜尽毁,葬身火海。今生穿越为相府之庶出大小姐,凤凰湮灭,浴火重生。她,已经不是曾经那个她,玩阴的,要毒的,尽管放马过来。妖娆倾世,美人谋略,舞出一世风华。“陛下,你已经出局了。”叶青宁望着那个昔日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男人,冷冷地道。“一生一世,你终是朕的女人,朕绝不放手!”他以为谋倾江山,拥有天下最大的权力,一切尽在算计中,却被这个女人算走了心。“帝王也懂爱?你有那么多女人,不少我一个。”“朕愿为你,后宫无妃。”
  • 睿王毒妃睿王毒妃绕梁|古言初见时,她是初嫁的异国公主,他是帝国的绝世王爷。他不愿娶,她亦不想嫁。她心中早有所属,他亦有他想娶的王妃。命运的红绳,将并不相关的两人连接在了一起。两人相识,相争,相斗,却又渐渐两心相许。皇族之中人心诡谲,江湖之上步步杀机。那些曾有的亲人,朋友,逐渐被时光的洪流冲走淹没。那些曾经两心相许的瞬间,那些曾经山盟海誓的诺言,却都变成了权谋之争上一把把锋利无比的巨刃。面对那些接踵而来的背叛与杀机,谁能与她携手,共谱盛曲。(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祸国妖妃不倾城祸国妖妃不倾城璇玑幻舞|古言皇后祸巫蛊,东宫废储君。 为求真相,洗刷冤屈,废太子慕容竞偷偷逃出冷宫,被东方宁玉救下。 她不止一次对慕容竞说:你的命是我救的,所以,整个人都该是我的。 慕容竞也回复她:我一个废太子,想要重新争夺回自己的东西,必要依附姜家和夏侯家的支持。 “我虽是江湖势力,但也不要小觑。” 前半辈子的东方宁玉,父亲是江湖第一楼摘星阁的阁主,母亲曾是名动江湖的苗疆第一美人。虽非官宦千金,却也是掌上明珠。可惜,一手好牌硬生生的被她自己打成了烂牌。只因为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从此,一子错,满盘皆落索。 她帮着他东山再起,卷土重来。 有相士为她批命:前生贵不可言,后生红颜祸水。 他对她许下誓言,来日他若登基为皇,她定为后。 东方宁玉信了,她是红颜,就要做他的祸水。 可直到慕容竞真的登基为皇,东方宁玉等来的,是铁笼关押,武艺被废...... 被逼从无极谷跳下,捡回一条命,再次睁开眼睛的东方宁玉,重新建立自己的势力,以飞叶做刃,持佛珠杀人,此后,只做两件事。 一:让所有曾对不起她的人尝试什么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二:站在让世人望尘莫及的顶端,从此,她的命运自己掌握,别人的,她也要掌握。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后南楚国史书记载,有美人宁氏,扰乱后宫,魅惑君主,欺压后妃,不敬中宫,更是干预朝政,挑起南楚北岱两国之乱......
  • 一品废后一品废后王也|古言为了他的千秋霸业,她抛弃了一切。她助他登上至尊之位,最终,却换来一个妖孽祸国的名号。他给她的,除了满身伤痕,还有无尽的恨。当她心灰意冷,他却来乞求她的原谅。韩初雪凄然一笑,“北潋夜,我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遇见你。”
  • 漫漫长雪漫漫长雪冰花两重天|古言许吟雪,从贵人到皇后,尝尽世间冷暖。可她,却打破了那句“一入宫门深似海,帝王最是无情家”。
  • 风月再无关风月再无关堰上蘅芜|古言他和她的邂逅不是邂逅,是重逢,但经历的太多,另一个他的出现从始到终,她会如何抉择,又藏着什么阴谋……
  • 王妃何时回府王妃何时回府宁小宁01|古言程清熙:女子跆拳道全国锦标赛冠军 南宫逸:南禹国叱咤沙场无人能敌的最强战神 一次机缘巧合,将本的两人的命运紧紧的纠缠在了一起。 “熙儿” “?” “只要你唤本王一声夫君,本王把命都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