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5章 无凭无据

自从楚青离解了二皇子身上的毒之后,二皇子可谓是对她信赖有加。抓住了凶手,不仅找她想想惩治办法,对于对手的动作,也常常找她一起来商量,看来是全然不把她当做外人了。

楚青离是满意了,可是沈秋玉心中却恨死了二皇子,每次都是她坏了自己的好事,好像偏偏要和她做对似的。

“只是夜色太暗,不小心走错了房间罢了,谁想到楚青寒在房间里放了迷药,分明就是图谋不轨。”沈秋玉赶紧转移话题,重要的是楚青离为什么要放迷药在房间,这二皇子怎么总是抓不住重点呢。

楚青离头疼的揉了揉眉头,她不过是怕有人误闯房间,靠近床边发现她女子身份,连累弟弟无法参加金鳞卫的选拔罢了,谁想到沈秋玉会出现。

“谁图谋不轨用迷药,直接下毒不就行了?”楚青离打着哈欠,实在是懒得和沈秋玉解释,这个女人如此难缠,偏偏楚青寒对她念念不忘,看来回去是要好好敲打敲打他。

“那你放迷药干什么?说有蛇都是借口,我来这么多天,怎么就没看见一条蛇?你分明就是说谎。”沈秋玉满脸愤懑,怒气冲冲地瞪着楚青离。

楚青离故作惊讶,“沈公子都没有瞧见过嘛?那回头可得小心一点,你一个人住,身体又这~么单薄,可得小心一点。”楚青离上下大打量了一下沈秋玉,就她要真的看到蛇,还不得赶紧昏过去。

“哦,对了,你说没见过蛇是吧,没关系,明天我就给你捉一只过来,给你看看。”楚青离拍了拍沈秋玉的肩膀,像是兄弟间亲密的分享。

“啪”,沈秋玉打开了楚青离的手,嫌弃地向后退了退。

“穆王殿下,你别听他油嘴滑舌,听闻之前穆王殿下也是中毒归来,途中恰巧碰到楚青寒两件事联系在一起,分明就是他所为!”沈秋玉自以为聪明,分析的头头是道。

二皇子打开扇面,动作潇洒地摇了摇,“你倒是消息灵通哈?”二皇子嬉笑着看着沈秋玉。

沈秋玉对这个偏袒“楚青寒”的二皇子已经没有什么好印象了,对于“殿下,楚青寒绝对有问题,不能轻易放过。”沈秋玉眉头紧锁,将一切的希望寄托在萧磐身上。

“前几日确实在山中偶遇楚青寒,”沉默许久的萧磐开了口,声线成熟,沈秋玉闻言,以为萧磐站在了自己这边,脸上忽然神气了起来,得意洋洋的看着楚青离,心中还有些害羞,毕竟这是她心悦已久的男子。

“但是,”沈秋玉还没高兴多久呢,就听到了萧磐的转折,这说话说一半就停下来,还真的是要人命,沈秋玉疑惑转头,“但是什么?”

萧磐悠悠抬眼,看着沈秋玉,“但是毒并非是他所下,而是她路过将我救下。”经过这几天的考察,萧磐莫名的开始相信“楚青寒”,他也不知为何,总觉得愿意相信她。

萧磐这番话,倒是让楚青离有些诧异,她这几天故意和弟兄们走的很近,吃饭训练都在一起,就是为了打消萧磐的怀疑,她当真是没想到,萧磐会开口为她说话,还真是让人意外。楚青离有些疑惑的看着萧磐,正好对上了他一双深不见底的眼眸。

“殿下!”沈秋玉有些生气,但是已经竭力在克制自己的脾气了,“你不能听他的一面之词,既是深夜,又在那么远的地方,怎么可能是巧合?”

“无巧不成书,谁说大半夜不能闲逛,我睡不着乱走不行啊?白泽……算了,你也不相信白泽的话。”楚青离摆了摆手,给了沈秋玉一个不耐烦的眼神,要这么说,沈秋玉和萧磐还真的有些相配,都是自己被药迷晕的,现在倒是好,全都推到了自己身上,她还真是比窦娥还要冤枉啊!

“对啊,我们相信青寒兄不会做出伤害穆王殿下的事情。”不知何时,外面竟然挤满了人,看来都是被这边的声响吸引过来的,就连一向喜欢清静的大皇子也过来了。

楚青离转头看着他们,原来有一帮小弟在身后的感觉还挺好。

宴子真对着大皇子招了招手,“大哥,来坐。”听他的意思像是说,这边看戏更清楚。

大皇子摆了摆手,转身竟离开了,二皇子无趣地摸了摸鼻子,忽而笑着看着沈秋玉,“你听,他们说的多好,看来还是明眼人多。”二皇子用扇子指了指他们,颇为赞赏。

沈秋玉如今是孤身一人,没有人站在她这一边,要是她服了软,那她以后还有何颜面,“好,你说是恰巧路过,暂且相信你吧,那你倒是说说,这山中无人居住,怎么会有毒药,你又怎么会恰巧带了解毒的药?”沈秋玉不依不饶,咄咄逼人,一口咬定就是楚青离,就算是萧磐开口解释,她也不愿相信。

楚青离嘴角有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没想到这沈秋玉也动脑子了嘛。这些都是小场面,哪能吓得住她。

“既然是山中,自然就会有猎人捕猎,说不定就是猎人投放在山中捕获猎物的药,至于我为什么能够解毒嘛,自然是因为我……是因为家姐担心我在这边受伤,特意为我研制了一颗解毒的药物,虽说不是包治百病,但是一般的毒还是能够解的。”楚青离面不改色心不跳,不愧是军队的人,没丢了军队的脸面。

“哼,”沈秋玉一声冷哼,“大启的猎户捕猎,用的量都是最轻的,山中并无猛兽,山鸡之类的用量自然不大,怎么会让穆王殿下昏迷不醒?你倒是解释解释。”沈秋玉像是狗皮膏药一样,怎么甩都甩不开,可还真是讨厌。

楚青离刚想开口,这种质问,她都不用动脑子就能回怼,可没想到二皇子抢在了前头。

“咳咳,”容我先说两句,二皇子站起了身,姿态做足,踱步绕到了萧磐身后,故意装作悲悯的模样。

同类热门
  • 尽是那年樱花下尽是那年樱花下i叶小白|古言一位翩翩少女突然从空中落下,伴随着樱花的清香落入纪寒修怀中。那少女一把勾着他的脖子,娇态尽显,温热的呼吸喷洒在他的下巴和脖颈处,微红的小脸此时有些呆滞,那略显迷茫的目光定定的看着他,无意识的呢喃一句:“好美啊……” 纪寒修脸色微黑,美?那不是形容女人的吗? ?随后南苏回过神又开口,语气坚定:“美人放心,我会保护你的。”
  • 娇妃缠情娇妃缠情水上漂的龟|古言她是身份尊贵的富家大小姐,但他不过是一个深山中的小山贼。两人的身份如此悬殊...... 你说的爱,我怎敢倾心以付。 然世事扰人,纷纷扰扰,早已定下的姻缘线牵扯着两人。 鸳鸯枕上,许下生生世世。 既然爱了,就绝不会放手!
  • 种田之双双把家种田之双双把家木之将朽|古言何沬沬穿越了!家徒四壁,带着小弟和小相公奔向小康富裕。本以为是种田致富文,结果相公太给力,开启了宫斗文模式。当何沫沫苦哈哈地开启虐渣模式,结果因为战斗力太弱!挂了!!!!.......呵呵,即使变成厉鬼也不放过一只渣渣!!!
  • 娘子饶命娘子饶命李取闹|古言一日春光烂漫,树下一粉雕玉琢的女娃娃趴在宋恺膝盖问道,“爹爹,你是怎么娶到娘亲的。”“乖女儿,你这话说的,娶你娘亲难不成还是什么难事不成,想当年,你爹爹那是玉树临风,风流潇洒,才高八斗,名满天下,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一个眼神就把你娘亲……”蓦的从旁伸出一只玉手拧住宋恺的耳朵,耳边传来陈三的冷笑,“把我怎么了?”宋恺握住妻子的柔夷求饶,“娘子饶命啊~”--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月蝉月蝉亦木六|古言高中女生夏蝉因为一块玉蝉在时空间穿梭,遇到缺爱忠犬,夏蝉表示刚好我有很多爱你想要都拿去啊~月照:第一次见到你我就知道我不可能放手了。
  • 一品废柴:萌妃升职记一品废柴:萌妃升职记千岛青子|古言千秋业,一朝穿越,她一介女草民生活在千家村,为了改变命运,13岁上山学艺,后来在太子选妃中——艺考中脱颖而出,成为太子小萌妃,然而无数达官显贵家女子却对她嫉妒恨,然而唯独太子对她这个小萌妃独宠,慢慢听本妃讲述和揭秘一段小萌妃的巅峰人生……
  • 夜素馨夜素馨李瑾|古言在那富丽堂皇的环境下,她显得有些格格不入,连她身上的锦衣华服都是如此多余。花茉莉那点仅存的勇气,全都凝在母亲遗留下来的玉步摇中,逃吧!有勇气冒险挑战邪恶乌暗的过去,却因一朵小白花,她没有勇气离开一个真正像家的现在。究竟在花茉莉与骆玉麝之间,有多少秘密是被迫无法坦白的?为此,只能用一首《茉莉花》与《子矜》,化为她与他生命的符号。要是她有勇气能逃到最後,是否能真正获得「选择」的权利呢?
  • 双世求凰:男友别追我双世求凰:男友别追我最阔耐的喵子|古言慕雪凝本来是平凡的现代女孩,慕雪凝开始她漫长的逃亡生活,却在一场意外中发生了一次意外的穿越到了她的前世,与那个前世……
  • 爆笑小皇妃之萌宠太后千千岁爆笑小皇妃之萌宠太后千千岁能够|古言现代逗逼女,因为盗版闹钟穿越到“屎”朝的屎国,她因为无聊,上天的闹钟给她一部手机,然后她就发了财,成为了皇后“狼狼”她也是醉了……一部手机竟让她发家致富成为脸皮太后,把古代剧情,上演成了都市暧昧。。。
  • 清欢墨清欢墨顾思墨|古言“祁墨哥哥,我想吃糖葫芦” “好,我给你买” “祁墨哥哥,我想出去玩” “好,我带你去” “祁墨哥哥,我想去百里桃林” “好,我陪你去” “祁墨哥哥,父亲说我该嫁人了” “好,我娶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