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0章

思及此,令小菲也不再继续多想下去,而是从里面出来,冥赫瑾此时已经在门口站定。

只是他脸上云淡风轻的样子似乎刚才什么事没有啥事都没有过。

冥赫瑾这种神经分裂的样子令小菲倒是已经见怪不怪了。

只不过,他怎么在门口站着不去凤栖宫。

令小菲往冥赫瑾那边看了一眼,“我要跟殿下一起过去吗?”至于在里面发生的事情,冥赫瑾没有继续提,她也就不必再继续纠结。

反正,她纠结也没有,要是把冥赫瑾给惹恼了,她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你觉得呢?”冥赫瑾看向令小菲。

令小菲无奈,“作为殿下的近侍,自然是要跟着去了。”令小菲讪讪的回答。

只是,怎么这会儿突然又让她去了,前几次不是不让她跟着么。

算了,反正冥赫瑾心里怎么想的,她是猜不出来了,她也懒得猜,只是默默的跟在冥赫瑾的身后去了凤栖宫。

刚踏进凤栖宫,冥赫瑾走在前面,立刻就有两名太监将令小菲给拦住,还不等她反映,就已经被眼前的两人给控制住。

觉察到身后的异常,冥赫瑾回头也看见了两名太监此时正押解这令小菲。

冥赫瑾眉头微皱,也不再继续往里面走,“母后这是什么意思?”

“此事瑾儿就不必管了,本宫听说婉莹被太监在背后做了小动作,下了东西在婉莹身上,本宫今日就是搜了搜她的身。”

皇后轻飘飘的看了一眼令小菲,全没有将令小菲看在眼里。

见此,冥赫瑾眼里闪过一丝暗光,只是没有人察觉。

“郡主被人下了东西不是小事,为何不去查清楚再说。”既然皇后说的是听说,也没说拿到了证据证明就是令小菲下的毒,所以就算冥赫瑾这么说,也不算是给令小菲撑腰。

被押解住的令小菲也是按兵不动,没有挣扎, 她也听到了皇后说的是听说,既然是听说,那就是没有证据。

而且,她给苏婉莹下毒的时候是在莱仙殿,若是没有现代的工具,根本就查不出来她洒出去的东西。

就算是怀疑到头上,她不会有东西证明就是她下的。

在这种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她唯一要做的就是冷静。

“娘娘,冤枉啊,奴才没有给郡主下过东西。”令小菲出声替自己喊冤,以她太监的身份喊冤自然是抵不上任何作用,但是要是自己不说两句,似乎也不好。

“虽然本宫这是听来的,但是无风不起浪,你说自己上冤枉的,那就让他们两人搜下看看,会毒之人身上定然是有带了毒在身上。”

说完,皇后就看了押解着令小菲的两个人。

两人看到皇后的眼神自然明白,眼看就让开始搜身,令小菲心里却慌乱起来。

搜毒他们肯定是会败兴而归,可是她怕的不是他们搜毒,她是怕他们待会儿搜出自己的身份。

心里是害怕,可是她也不能表露出自己的害怕,不然不就是不打自招了。

“奴才一直跟随在殿下身边,不知娘娘是从何处听来奴才给郡主下了东西,奴才自问手中干净,如今却要当众对奴才搜身,这岂不是直接坐实了奴才莫须有的罪证!”

令小菲快速的将自己心里的话控诉出来,强行要给她搜身她是绝对不允许的。

说着,令小菲就挣脱着两名太监的钳制,要是被人搜出自己的身份,自己真的就完蛋了。

“把她给本宫按住了!”皇后根本就不屑于令小菲的话,眼看她要挣脱开太监的钳制,列叫来两名侍卫古来一起按住令小菲。

这太监胆子倒是不小,竟然敢在她的凤栖宫如此抗令。

这让她皇后的威严何在?

听到皇后的命令,立刻就有两名侍卫进来一左一右的钳制住令小菲。

侍卫总归是训练过,手劲比太监大得多,令小菲在他们的手里,根本就挣扎不开。

有人替他们稳住令小菲,太监自然就可以腾出手来搜令小菲。

令小菲此时心里急的不行,要是这时候拿药出来,岂不是更是坐实了自己的罪证,但,两人的手已经离那里越来越近了,要是再不阻止,自己真的就要暴露了。

一时间令小菲的脑子里乱的很,皇后这里真的是跟在妍妃那里完全不一样,妍妃那里的时候,自己刚来,也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怕被发现。

可是皇后这里,是明摆着怀疑她手里的王牌来针对她的,一旦暴露,自己什么都完了。

心急之下,她只能将目光投向冥赫瑾,而冥赫瑾此时正将目光从皇后的身上移向令小菲,顿时就看见她点点泛泪的目光。

一瞬间,冥赫瑾的心脏闷得跳动了一下,很快,他就收回了没目光。

只是在看到她身上那几双游走的手时,冥赫瑾的眼底更加阴沉。

“母后刚才也说了此事只是听来的,仅仅是听来的,也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儿臣身边的人陷害郡主,如今当着这么多面搜儿臣身边人的身,母后把儿臣当什么?”

冥赫瑾缓缓说道,只是语气里的冰冷,让在场的人心里都寒了一下。

众人从语气里都已经听出了冥赫瑾语气里的不快。

但是别人根本就不知道此时冥赫瑾心里的不快是有多不快。

看着那几双停留在令小菲身上的手,他恨不得现在就能将它们直接给剁了。

牵制住令小菲的侍卫见这样的冥赫瑾,心里也是钝了一下,这样的三殿下似乎有点不一样,可是又似乎是一样的。

只是三殿下周身的气息让他们都有些害怕。

而那两名太监心里也是惊惧,有些犹豫要不要继续下去,可是皇后没有下令,他们也不敢收手。

闻言,皇后只是盯着冥赫瑾,眸底的神色深不可测。

太监纠结之下,还是只能继续搜查令小菲,眼看就要摸到那个位置了,令小菲的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行了。”千钧一发之际,皇后出声。

本就纠结的太监听到这声音, 自然是快速的收回了手,钳制这令小菲的侍卫也赶紧将人松开。

在场的几人这才都深深的舒了一口气。

见自己被人松开,令小菲提着的心也才放下来。

要是皇后再晚一点出声,自己肯定就已经暴露了。

令小菲藏着袖中的手还有些微微发抖,脸色也是难看得劲。

见令小菲被吓得不轻,冥赫瑾心里有些不快,想去扶她一下的,但现在不是地方,还是将心中的想法给压制了下去。

冥赫瑾很快将落在令小菲身上的眼神收回,看向皇后,给皇后行礼,“是儿臣鲁莽冒犯母后了。”

那样子看起来确实像是真心诚意的认错。

见他如此,皇后难看的脸色才收敛了不少,似是有些嗔怪的道,“选妃之事母后精心替你策划,怎么一个人也没选上?”

那样子倒是真有些冥赫瑾不听话,她很难过的意思。

两种情绪的转变之快,就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她只是在责备冥赫瑾没有选妃的事情。

至于令小菲,直接被皇后给无视掉。

在外人看来,皇后此举,简直就是一个好母亲的样子。

但在冥赫瑾和令小菲的眼里,皇后越是这样对冥赫瑾,就越是让他们怀疑。

至于为什么今日直指令小菲下毒,却又甘心将人给放了,二人猜想,这其中必定有蹊跷。

“她们不适合儿臣。”冥赫瑾道。

“都不适合?”皇后盯着冥赫瑾,就像是想从冥赫瑾脸上看出这话的真伪。

“嗯。”冥赫瑾笃定的点点头,完全不躲避皇后的目光。

良久,皇后见从冥赫瑾脸上看不出什么,只好将目光移开,叹了一口气,“好吧,既然瑾儿觉得她们不合适,那就算了吧。”

皇后一边说着,眼里的光淡了淡,“只是你这也不小了,婚姻大事一直还没个定数,若你母妃知道了,怕是会责怪我。”

令小菲看着皇后在冥赫瑾面前精湛的演技,不得不说,皇后的演技真的没的说,这常人一看,还真像是那种真心后妈很难做的样子。

难怪宫里的人都觉得皇后跟冥赫瑾二人这是母子情深。

令小菲有时候真是怀疑宫里那些人是不是眼神不好,还是智商不行,这么明显的假情假意,还被他们夸得那么至高无上。

只是一听皇后提起怡妃,冥赫瑾藏在袖中的手紧了紧,面上倒是看不出什么情绪。

她凭什么提起怡妃?

总是心里对皇后的愤恨渐浓,可是他此时也只能将心里的愤恨给压抑下去。

十几年他都忍下来了,也不急于这一时。

“好了,你也大了,也有自己的想法,有什么事就告诉母后,母后以后也不给你擅作主张了”看他一直沉默着,皇后略显无奈的妥协。

那样子像极了对冥赫瑾实在是没有办法的样子。

“谢谢母后。”冥赫瑾直接朝皇后行了礼道了谢后,也不说告辞的话,直接就离开了凤栖宫。

见他出去,令小菲自然是不会留下来的,转身就跟着冥赫瑾出了凤栖宫,连礼数也没有。

等冥赫瑾和令小菲走远了,冥赫翎这才从里面出来,在外殿的椅子上坐下,“母后可有看出什么?”

皇后往冥赫翎的方向看了一眼,也缓缓坐下,“他应该是已经知道罗大人和尤大人是我们这边的了。”

此时的皇后早已没了刚才慈祥的样子,淡然的神情上是掩藏不住的阴谋。

冥赫翎看向皇后,有些不解,刚才他在暗处一直都看着冥赫瑾,却没有从他的表情上发现分毫。

就算冥赫翎不说话,皇后也能猜到冥赫翎心中所想。

“他若真的是咱们看到的那样,你觉得他还能活到现在?那些杀手有哪次成功过?”皇后的眼里闪过一丝阴谋愤恨的暗光。

怡妃逝世后,她就找人暗杀过冥赫瑾,可是暗杀了这么多年,他还活得好好的在自己面前转悠。

小时候都杀不了他,这长大了,更加不好杀了。

如此狡猾的一个人,对于她不知的宴会估计早就已经心知肚明了。

只不过,越是让人看不出问题,那才是真的有问题。

冥赫翎一直沉默着没有说话,半响后,才略带思索的看向皇后,“三弟身边的近侍似乎不太寻常。”

听他提起冥赫瑾身边的太监,皇后也陷入了深思,半响后,点了点头,同意了冥赫翎的想法,此时她面上的神色已经恢复了皇后该有的仪态。

只是暗淡的神色里,有些看不透她在想些什么。

一时间,两个人就那么安静的坐在殿内。

这是,殿内一道黑影闪过,在往门口一看,殿内已经多了一个人,进来后,直接曲膝在冥赫翎面前跪下。

“盯着三殿下的近侍。”冥赫翎吩咐道,生意听起来却极为柔和。

那人立刻领命,一闪便消失在凤栖宫内。

全程都没有理会过皇后,自然也没有因为这里是凤栖宫而向皇后行礼。

很显然,此人只听从冥赫翎一人的差遣。

“那儿臣就先回去了。”吩咐完了那人后,冥赫翎便起身向皇后告辞。

见他如此,皇后有些不快,“不用了膳再回去?”

“芸汐已经备好了晚膳。”冥赫翎笑了笑,那样子是已经告诉皇后,他必须得回去了。

“秦芸汐比母后还重要?”听了冥赫翎的话,皇后心里更是不快,手里的杯子也被她砰地一声放在桌上。

可是却没有得来冥赫翎的回答,。

之间冥赫翎再次朝皇后淡淡的行了一礼后就出了凤栖宫。

看他走远,皇后心里更是气愤不已,好几次冥赫翎都是丢下她去陪秦芸汐,若是因为秦芸汐的父亲对她来说还有用,她定不会让秦芸汐好过!

可是就算是她心里再怎么气愤,也留不住冥赫翎离开的步伐。

而冥赫瑾和令小菲从凤栖宫出来以后,并没有直接回莱仙殿,而是去了另外一个方向。

那条路令小菲知道,是去怡妃的宫殿的路。

上一章第79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山河初景似锦华年山河初景似锦华年携人归|古言女强男强,he可放心入坑 本以为只是一场权衡利弊的联姻,但却成了一段佳话。 世人皆知庭王和王妃伉俪情深,但只有他们两人直到这一路他们都是彼此的光。 一个看似不食人间烟火的瑶台仙女,被王爷硬生生带上了人间的烟火气。很多人感叹可惜了。 “殿下,你说未来会怎么样” “本王不求未来只求此刻与你相守” 看矜贵王妃是怎么样被自己王爷带入这人间,一品世间繁华,山河初景。
  • 昭阳燕昭阳燕牧牧尹|古言身处权利漩涡中心的她,一生命运与皇权富贵纠葛,几番挣扎起伏,终是看淡了这世间所有的不如人愿……
  • 观望天下:武皇崛起观望天下:武皇崛起四月雨三月雪|古言一个默默无闻的宫女,在无意之间遇到了她人生中改变了她命运的人。在浮沉后宫中,她仍然是最渺小的一个人,却可以在她的身旁看到了一个盛世的到来....到底,她能够改变自己的命运么?
  • 腹黑国师在线约腹黑国师在线约白夜廿三|古言【霸道国师容瑾的宠妻养成之路】 □■ 世人皆知, 这任国师容瑾虽年少成名却杀伐果断、手段狠辣不留情面,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堪比人间罗刹。 而在慕七看来, 他仅仅只是那个会在下雨天刮风打雷发烧时不住瑟瑟发抖寻求温暖的少年闻曳。 □■ 邑北草原上的初遇,将两人的命运紧紧交织在一起。 自成德十一年至成德二十六年,十数朝京城风雨飘摇。 朝中权贵起起伏伏,或家族衰落,或门阀兴起。 他从一介少年成长为天宋国师。 而她,则从他身边的小小婢女默默隐退,化身为游走于各方势力之间、神秘莫测的长明坊驻客隐娘。 然则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一朝功成,身退也竟都成了奢望。 【容瑾:你是我心头的一粒最鲜活、最纯净的朱砂,然护着护着还是让你踏进了这腌脏之地……】 然,是心怀愧疚的他将她拖入这深渊,还是她甘愿做扑火飞蛾、陪他共在深渊望光明? 【小剧场】 慕七容瑾两小只均单手托腮状 慕七望天上的星星,轻语:“阿瑾,你爱不爱看星星?” 容瑾侧脸望慕七,身子一动不动眼睛一眨不眨,深沉道:“爱。hin爱。灰常灰常爱。”
  • 权王闲妃的甜蜜日常权王闲妃的甜蜜日常浅儿|古言作为特种兵的纪幽然,在回国的战机上不幸遇到飞机失事,万幸穿越,以和亲公主的身份嫁给一个阴晴不定的王爷。 都说煜王杀人如麻,还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可如今这投怀送抱都不要是认真的吗? 被气得头顶冒了青烟也没把她怎样是认真的吗?到底是传闻有误呢还是传闻有误呢? 某女:“本王妃要给王爷您纳妾,好为王府开枝散叶呀。” 某王爷眼睛微眯:“本王喜欢断胳膊残腿的。”吓得各大臣的小姐纷纷避之不及。 看现代穿越女如何玩转王朝。
  • 后宅女人的日常后宅女人的日常竹柒9979|古言人家穿越都是嫁皇上,她就是嫁个外姓王;人家一穿越男主女主立马爱的死去活来,可这曲瑾寒看她那眼神要多冷有多冷;最重要的是,别人穿越要是不得宠,好歹是正室,她却是个妾?!哎呦我去,心中一万只羊驼奔过。斗来斗去,她终于明白一个道理:男人喜欢你,这才是关键。曲瑾寒不喜欢她?切,这算什么,她争宠还不行吗?且看南宫玉隐怎么斗女人、抢男人、当王妃!
  • 笑面杀手:王爷的妃子笑面杀手:王爷的妃子酒易醉|古言他是京城有名的凌王,在世人眼里冷酷无情,帅似妖孽;而她21世纪的顶牌杀手,一朝穿越从天而降,看似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下凡。“我擦,谁,谁说这妖孽冷酷无情的,站出来,我保证不一巴掌拍死你”“娘子”“凌天羽,你节操呢?”要那玩意干嘛……
  • 曲径通幽弹琴处曲径通幽弹琴处离落落|古言杜小若高中毕业后辍学在家,本想着就此跟舅舅学个算卦的本事便也算了,谁知一朝穿越来到了北原国。 这个国家不兵荒,不马乱,琴声瑟瑟,到处都是优美的景色。 爹爹疼,丫鬟爱,可这姨娘和妹妹怎么回事?一日不害我浑身就痒痒,看我不使出我中华五千多年的智商与你一斗到底! ———————————————————————— 带着前世今生的玉佩来追帅哥,没想到刚打算撩一下却被对方当做是贼! “这不是本王小时候遗失的玉佩吗,怎么会在你那里?” “额?这个…这个…你听我解释。” ~~~~~~~~~~~~~~~ 本文男女双洁,绝对是暗戳戳的宠文。明里是个傲娇冷漠王爷,实则是个爱吃醋、爱面子的小奶狗。
  • 问君归之落花时节又逢君问君归之落花时节又逢君梵未曙|古言上辈子,闺蜜意外葬身国外。她为求一个奇迹,将闺蜜曾经给她的怀表指针拨了九百九十九圈。 她不曾料到,这个奇迹,不是闺蜜的死而复生,而是…… 穿越???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遇见你,我用了半生。 遇见你,我用了一生。
  • 魅世天下:萌妃杠上腹黑王魅世天下:萌妃杠上腹黑王尘尘煙樰|古言她是人见人怕的暗夜殿的冷面阎王‘刹血魔尊‘,她也是百姓们心中如神一般的鬼才神医‘轻寒公子’,俗话说阎王不留人到五更,她偏偏可以留到六更!她是在江湖中来无影去无踪的武林盟主,武功天下无绝,轻功第一,使毒第一的高手,是江湖中人所尊敬的‘千影盟主’;却也是痴傻呆弱的相府大小姐,有爹疼,有哥宠,是所有人羡慕的傻小姐,某天,当扮猪吃老虎的傻小姐碰到表面纯良内心腹黑的王爷;片段一:”娘子,为夫的下面好痛,帮为夫医医好不好?“某男呆萌道,某女脸微微一红:”流氓!“”娘子,为夫只是脚痛而已,怎么会是流氓?娘子你想到什么地方去了?“某女风中凌乱,某男眼里闪过狡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