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0章 对箭

传说中不知赵爽师从何人,他的刀法更是自成一脉,而这其中,最厉害的八招,又被称为“八破”。

像适才那一招“反复无常”,便是“坎破”,坎者,水也,自然是说这一势如同水无常形一般,令人难以捉摸其变化。而现在这招“拖刀连环”,便是“震破”。震为雷震,势如霹雳,可知这一招会是如何的暴戾。

骆生明已经不再去管赵爽的神色,不再去管乌骓马究竟跑的多快,他只是盯着那柄长刀逐渐近了,又近了……

再乌骓马离骆生明还有三丈之时,赵爽动了,他手把刀柄末节猛然一提,原本被他拖行的苍云刀猛然从地面上弹起,刀身挥洒,自下而上,一记撩斩,便削向骆生明腰间。

这一下,人借马势,刀借人势,瞬息之间,劲风已经抢在了长刀之前扑向了骆生明。骆生明双足踏地,大喝一声,横担铁棍,只听“当”的一声,竟将赵爽这乾坤一击般的“拖刀”接了下来。

而骆生明,却被这股大力一震,双足再也无法立在地上,将近三百斤的雄壮身子随着混铁棍在低空中倒卷了一个跟头!竟是被赵爽一刀斩飞了出去。待重新落地之时,口中已经有鲜血流出了。

骆生明双手虎口已经被震得皮开肉绽,两臂颤抖似乎都拿捏不住那七十二斤重的混铁棍。而他那混铁棍,更是被赵爽这一刀,硬生生斩出了一道半寸深的口子。

“拖刀”是接下了,那“连环”呢?

骆生明双足落地,赵爽却也纵马趋近了他身前,震飞了骆生明的苍云刀顺势高扬,再到达顶峰之际。又复似一条黑色锦缎一般,劈落下来。

骆生明舌顶上腭,奋力将混铁棍高举过头,口中终究又是大喊一声,道:“姓铁的!射他!”

“当……”混铁棍应声而断,变成两节短棒。而与此同时,赵爽的身后,“咻”的一声,一只羽箭颤抖着箭杆,已经往赵爽的后心飞来。

赵爽耳中听得箭响,那里还敢继续进招?狼腰一拧,堪堪才将身子斜移半尺,眼角便瞥见一点寒星般的箭头飞了过来。“嗤”的一声,划破了他背上的斗篷。

骆生明拎着两节短棒,噔噔噔往后退了几步,啪唧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喃喃自语的骂道:“铁老四啊铁老四,你要再不出手,老骆今天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赵爽调转马头,往黄泥岗岗上看去,却只见在那遥遥七八十步之外,一个白衣文士打扮的中年男子,正擎着一张弓瞄准了自己。

“山阴铁铉?”赵爽一惊不小,低声喝道,“看来,五路绿林今日到齐了!”

“贼子竟敢暗箭伤人!”赵爽身后八名家将再也按捺不住,纷纷执了刀枪,拍马便要上山岗去围攻铁铉。铁铉朗声笑道:“久闻越王箭术惊奇,箭名洞金,弓号穿云,小可不才,愿讨教一二!第一箭,我射这头前将军盔顶红绫!献丑了!”铁铉的声音,顺着山岗传了下来,同时,一起传下来的,还有一声弓弦响。

在声响之后,又是一点寒星跟着飞来。“啪”的一声,当真将首当其冲的那名越王府家将盔上所系的红绫射落下来。

“第二箭,我射第二位将军的马项铜铃!”他将弓稍微偏了一偏,便又是一箭射出。只是这一箭没有射中铜铃,反倒是将悬挂铜铃的皮带射断了。想是他今日不愿伤人,也不愿伤马,故意选了这样一个地方。

两箭。两句话,两个呼吸间,那一众悍不畏死的家将,已经向前奔出了四十余步。铁铉呵呵笑道:“越王千岁,何必教兄弟们这般送命,须知我下一箭,可是教他们眉间插花!”

“回来吧!”赵爽朗声喊道。自己这几个家将乃是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舍生忘死已经是他们的常事。但是他们在铁铉的箭下,却绝对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

铁铉的成名绝技就是连珠箭,三四十步的距离,赶马疾走需要两个呼吸,这两个呼吸,足够自己射出八箭,更足够让铁铉射出八箭了。这般无谓的损耗,却没有任何意义。

那八个家将听得赵爽召回,不再多虑,拨马转身便回了岗下。

赵爽面色如常,脚尖一点马鞍旁悬挂着的穿云弓,便将弓接入手中,身子微侧,道:“今日一南一北,箭士相对,却也是一段佳话。铁庄主,请了!”

铁铉微微喘定,伸手取了三支箭,将第一支搭弦射将出去。他此刻直面赵爽,如临大敌,自不是是像方才戏耍一般的射箭了。

赵爽不为所动,就那么稳如泰山的坐在马背上,直到那支箭扑倒身前,这才将手中长弓猛然一甩。

他那长弓弓弰,就那么撞在了羽箭箭头后一寸之处,羽箭“嗡”的一震,前进之势陡然遏止,箭杆向上抬头,风车一般的在空中转了十几个跟头。赵爽轻舒猿臂,将那只已经没有半分力道的长箭抓到了手中。

铁铉看得真切,不由得脸色大变。他实在是不知,赵爽对于箭道的技艺,竟是如此浸淫。

他却是不知,这种接箭的本事,却是赵爽听的周霖说起,沈懿有空手接箭、空手甩箭的绝技之后,才开始自己尝试学习的,到现在为止,也不过是练习了一个月罢了。

用兵器格挡箭矢,虽说极难,但对于赵爽、铁铉这般浸淫箭道技艺多年的高手来说,却算不得什么。只是要做到向他这般击打的如此精准,却的确极难做到。

铁铉不敢多想,第二支箭也已经脱手而出。赵爽双眼微眯,更不答话,将方才接到手中的长箭搭在弦上,竟觑准了那点飞来的寒星,松弦把箭射了出去。

两支箭便如同相向而行的两粒流星,在二人身子之间,直直的撞在了一起。“啪啪”两声,尽数折断了。

须知他们二人用的,都是四石的强弓,赵爽的穿云弓更是将近四石半,这八十步是距离,只需要一个弹指,就可将箭射到对方面前。可就是在这种紧要的关头,赵爽居然能够从容不迫的,将对方的长箭击落,当真可以说的上是神乎其技。

铁铉面如土灰。他向来便以射艺称之于世,可是短短数月之间,先是被沈懿的箭法吓到,今日又被赵爽的箭法吓到了。这二人的射艺之高,只怕自己穷尽一生,也难以望其项背了。

赵爽呵呵一笑,道:“来而不往非礼也,铁庄主,接我一箭何如?”

他动作不快,只是缓缓的从箭囊之中,抽出了一只足足四尺长的三羽大杆长箭。然后引弓直至耳后,眼睛盯准了铁铉,长箭脱手而出。

那一瞬间,铁铉只觉得自己是被赵爽用意念锁定住了,似乎无论他怎么去闪躲,这一箭都会扑倒他的面前,一时之间,竟然忘记遮挡了,至于手中的第三支箭,却无论如何也射不出去了。

箭矢一瞬之间,已然扑飞到了铁铉的面前,刺破空气的声音如同是厉鬼夜哭,教人好不焦心。

而就在这时,一只白净干爽的右手掌却出现在了铁铉的面前。那只手掌,手指很长,看起来骨节分明,掌心上没有一处老茧,却也不见多出来半分肉。那只手掌在铁铉面前猛然变抓,将流星一般飞来的箭矢,一把抓在了手掌之中。

那箭矢便如同是射进了厚厚的泥土之中一般,前身一顿寂然不动,后身却在空中摇尾颤个不停。

赵爽眼见铁铉身边,竟悄然冒出来了一个一身轻甲,骑了一匹骏马的年轻人,就那么轻轻松松的用一只手,接下了自己足足四石半重硬弓射出去的一箭,终究是愣住了。

再刻意看向那个年轻人,只见八十步外,依稀见得他面色白净如玉,浓眉有似刀裁,两只朗星一般的眼眸,透着睥睨天下的神采。正是沈懿!

沈懿手掌间微微用力,“咔”的一声,将赵爽的“洞金箭”,折断在手掌中。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三国神医三国神医俺叫糖豆|历史医者只可医人,而王者却可以医天下。一个现代男子穿越后来到三国,看他如何作为一个医者医遍三国猛将牛人,又如何作为一个王者救治病入膏肓的大汉民族。不一样的三国,不一样的梦,不一样的穿越,不一样的医者。
  • 党卫队前进党卫队前进依稀森林|历史主人公由21世纪的刚毕业大学生穿越到了德意志第二帝国时期的德国,他的未来将会如何?战争与阴谋,铁与血的较量,走向时代的巅峰,只是为了生存,这样的人生是否能够称得上真正的幸福?穿越没有给他带来任何异能,唯有前世的乱七八糟的知识,是他改变历史,还是时代的浪潮将它淹没?名字究竟是一种符号,还是注定了事物的本性?是否只有杀戮的信念才能让所有盟友感到安心,让敌人时刻颤抖?他的故事正在进行中,期待你的一路同行……-----------------------------------------书群:剑胆琴心群号:47320453-----------------------------------------我的武侠新书《恰同学少年》(书号:1417103)另强烈推荐《国战1915》,此书已上架,不错!
  • 返明返明书双|历史机缘巧合之下,大天朝的一名普通的乡镇公务员灵魂穿越,附身在了刚刚成年的少年崇祯的身上。他将何去何从呢,历史还会重演吗?
  • 梦绮怜回梦绮怜回风月邪仙|历史心中有个梦,所以取名梦绮怜回。坚守本心,再回首不忘初心。
  • 陛下邪魅一笑陛下邪魅一笑嗨翅尖|历史一个女孩子的励志征途,报仇雪恨走向人生巅峰
  • 朱雀火朱雀火水银|历史[花雨授权]这个女人真是“死性不改”!怎么会每回见到她,她都险些去找阎王报到,偏偏他这个妙手神医就是爱跟阎王抢人!她即然恰巧被他救过一次,她的确就是属于他了。但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 盛世九州卷盛世九州卷秋叶几尺|历史一朝盛世之下,暗藏着杀意和争斗,是谁一心为国,又是谁觊觎着权力巅峰。清浊之间,阴阳之合,九州寰宇,共组一朝盛世。且看这一朝盛世故事,尽在此卷中。
  • 千城变千城变下启后|历史每种选择都意味着改变怎么改变都是在走向命运的结局时势决定了你的身份再怎么强大也只是苍天的棋子
  • 扫荡天下扫荡天下防洪炮|历史兵痞子梅法天穿越到了南宋末期,救下了十多万准备投海自杀的南宋官民百姓,他从此开始了牛叉哄哄的扫荡天下之路。拳打高丽,脚踢日本,北伐蒙古,收复天下。西征欧洲,扫荡全球,让全世界都是华人的天下。“你说女主?这个当然要有,你没有看到宋国的女皇,日本女天皇,高丽女王,还有拜占庭女皇都拜倒在了我的军裤皮靴之下吗?至于什么各国公主,各种佳丽,那真的是数不过来了啊!“梅法天说。
  • 美唐美唐塞莱诺|历史美唐,金藏所在!美唐,在美洲的大唐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