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1章 幸福

“呜呜呜呜呜呜~~~”

天亮。

“姐,起床了。”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到祁梓潼脸上的时候,是她亲弟祁梓涵两手抓着一只大公鸡站在她床前的木窗前。

“呜呜呜呜~~~”

睡不够的祁梓潼,被吵得睁开了眼,快速地从床上坐起来,弹了弹祁梓宇的前额,然后继续躺下,顺道翻了个身,将身上的薄被拉过头,那动作,又快又干脆。

“呜呜呜~~~”

祁梓宇:“祁梓潼,你确定不要起床嘛?”

十秒钟后

“呜呜呜~~~”

“真的不打算起?”

他的话才刚落,祁梓潼就又立马从床上爬起来,先是焦躁地肆意揉虐了一把自己的爆炸头,然后才顶着一头更爆炸的爆炸头开始咆哮。

“祁梓涵!!!!!!!”

“呜~~呜~~呜~~~”

大公鸡被吓得当即就从祁梓涵的手里挣扎着飞了出去。

连同正逮着自己的尾巴瘫在地上舔着的狗也直接从地上蹦了起来,打颤了下身上的毛。

祁梓潼眼眸中闪过一缕金光,接着又飞快地躺下。

小样儿,也不看看是谁先出生!!!!!!

哎呀,早出生一分钟就是好呀!!!!!!!

祁梓涵慢悠悠地使出杀手锏:“老爸和伯伯他们等下要出海,你确定不要去?”

祁梓潼瞬间就从床上惊醒:“祁梓宇,你会不会抓重点,早不知道说,还语文高考状元,我看是语文高考零元才差不多。”

尽管就生活在海边,可祁梓潼总是对大海充满一种很执着的向往。

祁梓宇一副事不关己的神情,看着自己左手腕上的机械表:“你还有八分钟零二十二秒,上厕所,刷牙,洗脸,吃早餐,哦,还有梳头发。”

阳光帅气的脸,尽是给人贼欠揍的感觉。

“我们就要出门了。”

祁梓潼边从房间里冲出来边大喊:“祁梓宇,我跟你没完!!!!!!!!!!!!!!”

这噪声的制造者,真是没谁了。

祁爸爸坐在一旁不缓不慢地解缠绕在一起的旧渔网。

这俩孩子,虽然长相上一点也不相像,但性子,却是一个模子,都一样闹腾。

“今天你俩就都在家里,哪也别去,就等你妈回来……”

“爸!!!!!!”

他话还没说完,俩孩子就立马异口同声一致对外。

两人默契地盯着他看。

“你这样擅自做决定,大海没同意吧,小船也是绝对不会轻易同意的。”

祁梓潼一副破罐子破摔的表情:“我不管,我不要呆在家,我就要跟着你们一起出海。”

简单粗暴,她不答应,好不容易才回家一趟的。

祁父:“大海和小船同不同意我不知道,但是你们的爸我反正是轻易同意了。”

祁梓宇:“W-H-Y。”

祁梓潼:“就是,为什么不让我们一起去?????”

祁父傲里傲气道:“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一个病才刚好,一个再过后天,就要回去了,不好好休息休息,乱跑什么。”

祁梓潼和祁梓宇默契地相视一笑。

“爸,你这关心人的前奏也太含蓄了点吧。”

祁梓宇:“还带了点‘诡异’的元素,幸亏我们俩够直接。”

祁梓潼是相当同意这一观点:“爱你的话我难以说起。”

祁梓宇相当配合地就接唱下一句:“我在你面前伪装着自己。”

紧接着两人又默契地一起直奔歌曲的高潮部分。

“爱就要大声地说出来,鼓起勇气对你表白我的爱……”

“爸,我们爱你。”

唱完之后,又非常默契地齐声表白他们家老父亲,同时比了一颗心。

如果说祁爸爸对爱的表达是婉转的,那祁妈妈对爱的教育就是成功的,因为祁梓潼和祁梓涵的性子,很随年轻时候的祁妈妈。

既然爱的出发点是好的,就应该像打喷嚏一样,出声了,头顶上的wifi信号才会接收成功。

相比于祁家的笑脸盈盈,与他们家相邻紧挨在一起的文家,却是另外一种景象。

文星雅蹲在火炉前有一搭没一搭地添柴火。

炉火的火焰,机械地一点点变旺透射进她不算特别大的双瞳里,可燃烧的热情,在她的眼里却一点也没被感染到。

她今年不过才十七八岁的年纪,可人看起来却竟然一点年轻人的生气都没有。

谁又能想得到,在桐城这座无论是经济还是科技都极其四通八达的城市里,还有一个小小的淮安村,很是落后,连石板路都修得不是很多,但所幸,在这里生活的大部分的人,幸福指数都并不低。

锦园岭苑

近乎两个月,没有再被祁梓潼纠缠的东风翊,仿佛一切都恢复如初,与很久之前的以往一样,这个点从床上准时苏醒。

刘海前的头发有些篷翘起来,但一点也不影响他清俊疏朗的颜值。

他起来的第一件事,不是去洗漱洗漱收拾收拾自己,而是从抽屉里拿了把备用钥匙,打开他房间对面的房门。

只是这一回,房间里不再是没有人。

“东风岦,快起床,今天轮到你煮早餐了。”

东风岦**的上身,立马就暴露在空气中。

“哥……”

“这星期你先煮,下星期换我煮……”

他边说边侧翻了个身,刺眼的阳光马上就刺激他半醒的眼睛。

睡意瞬间就彻底全无了。

同样俊朗帅气的脸:“哥,你真是……”

语气中,颇为无奈,还有些可爱。

出国几年,对于这个还是跟以前一样喜欢闹他的哥哥,东风岦表示只能顺宠着了。

东风翊从衣柜里拿了件黑色的短袖丢给他:“我要吃稠一点的牛奶粥。”

东风岦三两下就套好衣服,从床上起来,还将被子给铺好,大床整整齐齐的。

“行,还有什么想吃的吗?”

“等一下下楼给你煮。”

对于他这个从小就很是偏爱干净的弟弟,东风翊总是能露出一副慈祥老母亲的模样。

“当然还有,你最爱吃的水煮蛋。”

他走过去习惯性地勾住他的肩膀。

两人一起洗漱间刷牙洗脸,中途还小胡闹了会儿。

合欢公寓

因为方圆的留宿,许愿觉得自己幸福极了,那种失而复得的幸福感,让她觉得分外满足。

仿佛又重新回到了上大学时那会儿,两人偶尔偷偷溜到彼此的宿舍,晚上一起挤挤学校里那张硬板床的感慨。

许愿贪恋地躺在床榻上,陪她多了好长一会儿,人才起来。

若不是因为要上早班,她们两人真想就干脆跟床融合成一体。

方圆还懒懒地赖在床上:“时间来得及吗,早餐一起出去吃?”

许愿简单把头发缠起来,人往洗浴间走:“你先起来,这附近有早点店,等会儿我们下去吃了再走。”

起来后的方圆也跟着进洗浴间,一边一边漫不经心看着镜子道:“你离开的前一天晚上是不是跟肖大哥说了什么绝情的话,把他都给气哭了。”

因为前面接触过,她看得最真切,肖逸走时,眼眶红了。

想要那晚肖逸受伤的神情与落寞的背影,许愿心里禁不住疙瘩了一下:“是说过要跟他彻彻底底结束,但他不同意。”

方圆:“多少有点要执行任务的原因,所以才那样说的吧。”

嘴里含着泡沫,吐露的不是十分很真切,但也并不会影响到听话的内容。

许愿沉默了下,最终还是按着心意回答:“……不是,但或许当时是存了点私心……”

“圆圆,你……”

知道她想要说什么,方圆:“不爱了,两个月前就彻彻底底终止了。”

一个人多年苦涩的单恋,不是因为她内敛,没有表白,而是因为,她还没有遇上那个能够让她有勇气,值得毫不犹豫大胆直攻心坎的人。

肖瑾看了下病床上的肖雳,默默地走出去。

跟他相对而过的两位女护士两眼冒花,忍不住克制地多看了他两眼。

覃向棠弯腰查看引流袋上的液体,从口袋里抽出其中的一根黑色笔,边做标记边问:

“肖叔叔,今天早上的尿量记下来了吗?”

她看了眼东西都摆放得整整齐齐的床旁桌面。

就是没见到上面有记录的本子,等会儿交班的时候要给大家汇报。

肖雳眼神忽闪忽闪的:“记了,但具体是多少叔叔就不清楚了,到年纪了,老是记不住东西,你等会儿自己出去问问你瑾哥哥,你瑾哥哥做的记录。”

覃向棠无奈地看了他一眼,没点破他的谎话。

她转过身打开床旁柜。

肖雳“善意”地提醒她:“那个,棠棠,叔叔好像有点记起来了,那个本子天快亮的时候,那个小唐唐医生拿去了,还没拿回来。”

他意味深长地看着覃向棠。

眼神里好像颇为自豪地在告诉她“你瑾哥哥可不是一般的抢手,再不打紧就要被其他人给抢走了。”

覃向棠自动忽略他向她投射过来的“信息”。

她查看他身上的敷料,见没什么问题,手扶着他的身子。

“来,叔叔,翻下身,看看。”

肖雳努力配合着微侧翻了下身子。

同类热门
  • 红月时尘红月时尘月离瞳|现言13年前的相遇改变了两人的轨迹。两个共同来自黑暗的人,交织在了一起。
  • 励总每天都宠我励总每天都宠我乔冬冬|现言林弯弯,二十四岁的大龄未婚女青年,通过家人的介绍,和一个大自已十岁,传说中的老实巴交男谈起了恋爱。 婚前甜蜜蜜,老实男吧她宠上了天。 婚后乐极生悲,老实男原来是个骗婚骗色骗财的骗子,林弯弯名下的房子,钱财统统被老实男给卷入了荷包。 更要命的是,离婚的前夕,林弯弯还发现,自已的那个骗子老公还和自已的闺蜜有一腿。 心如死灰之下,林弯弯决定去给自已的骗子老公带顶帽子。 夜店之行,巧遇回国发展事业的励志轩,励志轩对林弯弯一见钟情,二见倾心。 林弯弯:我可是离过婚的女人。 励志轩:可是你是被骗婚的。 林弯弯:可是我不在相信爱情了。 励志轩:我有办法让你重新相信爱情。 史无前例最悲惨女主VS帅气多金三观贼正男主。
  • 每天被迫当大佬的小跟班每天被迫当大佬的小跟班清水也销魂|现言“顾总,小小姐又被人绑架了!” “开车,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人给我找回来!” “顾总,小小姐被一群二世祖拦住去路要微信电话号码!” “将人教训一顿,扔回去给他们的父母管教管教,再来就直接打残了!” “顾总,学校要关门了小小姐被堵在女厕里,死活不让我们进去救她!” “你们在外面等着,我马上到!”
  • 丑女逆袭之总裁老公慢点宠丑女逆袭之总裁老公慢点宠不伊不伊|现言真的爱你怎么能忍受让不完美的自己站在你身边~
  • 岁月情书,七月契约岁月情书,七月契约良臣墨|现言对于一个女孩来说,15岁是恋爱的季节。。。。。。那年,她15岁,遇上了17岁他。他17岁,遇见了14岁的她。他误失喝了酒,勿入她的房间,把她推到在床,强行而入。那天,对她而言是一场挥之不去的噩梦。。。。。。5年后,他找到了她,她哭着说;你为什么还是不放过我。而他说......因为,你是我的合法契约妻子。
  • 总裁四年遇见初恋总裁四年遇见初恋撩妹大汉|现言四年前,妖孽的面孔,伪装白兔的他遇上知晓一切的她,她早已知他心,他只是尽力伪装,但最终还是抵不住诱惑,暴露在她面前。她只是淡定的继续和他像以前一样,他们都在演,他演的是主角,而她演的是装作不知晓一切的傻瓜。。四年后,妖孽的面孔,越发越英俊,但他已不是他,而是帝爵,无需害怕,无需紧张,也无需伪装,他本身就熠熠生辉。但,他所害怕,所紧张的全是她。她已知晓,虽然害怕,但和他一起,是她的幸运。非彼此不嫁,不娶,是诺言。也是开始。
  • 陌路之情陌路之情若惜半陌|现言第一次的初见,我就喜欢上了你,后面,便一发不可收拾,苦苦等待毕业,你我终于相恋,你说,你喜欢我,可是,我好像爱上你了。忘记了哪年哪月,忘记了什么时候对你动心,我只知道,我爱过你。暗恋的初恋,我还爱你。陌路之情,想必也是你我共同的故事
  • 只予片言只予片言何翼|现言一群人地绽放, 一个人来记忆, 谁又远去到某处高歌, 萧晴正笑着调侃追忆。 路途之上,行色匆匆; 回望,欠自己的心静, 《只予片言》送上。
  • 您好啊心尖尖上的人您好啊心尖尖上的人爱欣多一点|现言初见时,她是躲在角落哭的小猫 再见时,她是闪闪发光的女王 第一次自我介绍说的是您好,因为打我见你的那眼起,你就是我的心上人 一只小猫咪女主,与大灰狼总裁的故事
  • 顾先生离婚请签字顾先生离婚请签字风若寻|现言推荐新文《被偏执大佬闪婚了》 “她需要一双眼睛。” “所以你就要我的眼睛?” “林觅,这是你欠她的。” …… 结婚纪念日,他将她的眼睛给了别人,然后把离婚协议狠狠扔在了她的脸上。 “滚吧,我不想再见到你!” 她如他所愿,消失得彻底。 本以为噩梦结束,可就在她与别人的婚礼上,他如恶魔般再一次出现。 “林觅,你竟敢嫁给别人!” “顾先生,我们已经离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