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1章 幸福

“呜呜呜呜呜呜~~~”

天亮。

“姐,起床了。”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到祁梓潼脸上的时候,是她亲弟祁梓涵两手抓着一只大公鸡站在她床前的木窗前。

“呜呜呜呜~~~”

睡不够的祁梓潼,被吵得睁开了眼,快速地从床上坐起来,弹了弹祁梓宇的前额,然后继续躺下,顺道翻了个身,将身上的薄被拉过头,那动作,又快又干脆。

“呜呜呜~~~”

祁梓宇:“祁梓潼,你确定不要起床嘛?”

十秒钟后

“呜呜呜~~~”

“真的不打算起?”

他的话才刚落,祁梓潼就又立马从床上爬起来,先是焦躁地肆意揉虐了一把自己的爆炸头,然后才顶着一头更爆炸的爆炸头开始咆哮。

“祁梓涵!!!!!!!”

“呜~~呜~~呜~~~”

大公鸡被吓得当即就从祁梓涵的手里挣扎着飞了出去。

连同正逮着自己的尾巴瘫在地上舔着的狗也直接从地上蹦了起来,打颤了下身上的毛。

祁梓潼眼眸中闪过一缕金光,接着又飞快地躺下。

小样儿,也不看看是谁先出生!!!!!!

哎呀,早出生一分钟就是好呀!!!!!!!

祁梓涵慢悠悠地使出杀手锏:“老爸和伯伯他们等下要出海,你确定不要去?”

祁梓潼瞬间就从床上惊醒:“祁梓宇,你会不会抓重点,早不知道说,还语文高考状元,我看是语文高考零元才差不多。”

尽管就生活在海边,可祁梓潼总是对大海充满一种很执着的向往。

祁梓宇一副事不关己的神情,看着自己左手腕上的机械表:“你还有八分钟零二十二秒,上厕所,刷牙,洗脸,吃早餐,哦,还有梳头发。”

阳光帅气的脸,尽是给人贼欠揍的感觉。

“我们就要出门了。”

祁梓潼边从房间里冲出来边大喊:“祁梓宇,我跟你没完!!!!!!!!!!!!!!”

这噪声的制造者,真是没谁了。

祁爸爸坐在一旁不缓不慢地解缠绕在一起的旧渔网。

这俩孩子,虽然长相上一点也不相像,但性子,却是一个模子,都一样闹腾。

“今天你俩就都在家里,哪也别去,就等你妈回来……”

“爸!!!!!!”

他话还没说完,俩孩子就立马异口同声一致对外。

两人默契地盯着他看。

“你这样擅自做决定,大海没同意吧,小船也是绝对不会轻易同意的。”

祁梓潼一副破罐子破摔的表情:“我不管,我不要呆在家,我就要跟着你们一起出海。”

简单粗暴,她不答应,好不容易才回家一趟的。

祁父:“大海和小船同不同意我不知道,但是你们的爸我反正是轻易同意了。”

祁梓宇:“W-H-Y。”

祁梓潼:“就是,为什么不让我们一起去?????”

祁父傲里傲气道:“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一个病才刚好,一个再过后天,就要回去了,不好好休息休息,乱跑什么。”

祁梓潼和祁梓宇默契地相视一笑。

“爸,你这关心人的前奏也太含蓄了点吧。”

祁梓宇:“还带了点‘诡异’的元素,幸亏我们俩够直接。”

祁梓潼是相当同意这一观点:“爱你的话我难以说起。”

祁梓宇相当配合地就接唱下一句:“我在你面前伪装着自己。”

紧接着两人又默契地一起直奔歌曲的高潮部分。

“爱就要大声地说出来,鼓起勇气对你表白我的爱……”

“爸,我们爱你。”

唱完之后,又非常默契地齐声表白他们家老父亲,同时比了一颗心。

如果说祁爸爸对爱的表达是婉转的,那祁妈妈对爱的教育就是成功的,因为祁梓潼和祁梓涵的性子,很随年轻时候的祁妈妈。

既然爱的出发点是好的,就应该像打喷嚏一样,出声了,头顶上的wifi信号才会接收成功。

相比于祁家的笑脸盈盈,与他们家相邻紧挨在一起的文家,却是另外一种景象。

文星雅蹲在火炉前有一搭没一搭地添柴火。

炉火的火焰,机械地一点点变旺透射进她不算特别大的双瞳里,可燃烧的热情,在她的眼里却一点也没被感染到。

她今年不过才十七八岁的年纪,可人看起来却竟然一点年轻人的生气都没有。

谁又能想得到,在桐城这座无论是经济还是科技都极其四通八达的城市里,还有一个小小的淮安村,很是落后,连石板路都修得不是很多,但所幸,在这里生活的大部分的人,幸福指数都并不低。

锦园岭苑

近乎两个月,没有再被祁梓潼纠缠的东风翊,仿佛一切都恢复如初,与很久之前的以往一样,这个点从床上准时苏醒。

刘海前的头发有些篷翘起来,但一点也不影响他清俊疏朗的颜值。

他起来的第一件事,不是去洗漱洗漱收拾收拾自己,而是从抽屉里拿了把备用钥匙,打开他房间对面的房门。

只是这一回,房间里不再是没有人。

“东风岦,快起床,今天轮到你煮早餐了。”

东风岦**的上身,立马就暴露在空气中。

“哥……”

“这星期你先煮,下星期换我煮……”

他边说边侧翻了个身,刺眼的阳光马上就刺激他半醒的眼睛。

睡意瞬间就彻底全无了。

同样俊朗帅气的脸:“哥,你真是……”

语气中,颇为无奈,还有些可爱。

出国几年,对于这个还是跟以前一样喜欢闹他的哥哥,东风岦表示只能顺宠着了。

东风翊从衣柜里拿了件黑色的短袖丢给他:“我要吃稠一点的牛奶粥。”

东风岦三两下就套好衣服,从床上起来,还将被子给铺好,大床整整齐齐的。

“行,还有什么想吃的吗?”

“等一下下楼给你煮。”

对于他这个从小就很是偏爱干净的弟弟,东风翊总是能露出一副慈祥老母亲的模样。

“当然还有,你最爱吃的水煮蛋。”

他走过去习惯性地勾住他的肩膀。

两人一起洗漱间刷牙洗脸,中途还小胡闹了会儿。

合欢公寓

因为方圆的留宿,许愿觉得自己幸福极了,那种失而复得的幸福感,让她觉得分外满足。

仿佛又重新回到了上大学时那会儿,两人偶尔偷偷溜到彼此的宿舍,晚上一起挤挤学校里那张硬板床的感慨。

许愿贪恋地躺在床榻上,陪她多了好长一会儿,人才起来。

若不是因为要上早班,她们两人真想就干脆跟床融合成一体。

方圆还懒懒地赖在床上:“时间来得及吗,早餐一起出去吃?”

许愿简单把头发缠起来,人往洗浴间走:“你先起来,这附近有早点店,等会儿我们下去吃了再走。”

起来后的方圆也跟着进洗浴间,一边一边漫不经心看着镜子道:“你离开的前一天晚上是不是跟肖大哥说了什么绝情的话,把他都给气哭了。”

因为前面接触过,她看得最真切,肖逸走时,眼眶红了。

想要那晚肖逸受伤的神情与落寞的背影,许愿心里禁不住疙瘩了一下:“是说过要跟他彻彻底底结束,但他不同意。”

方圆:“多少有点要执行任务的原因,所以才那样说的吧。”

嘴里含着泡沫,吐露的不是十分很真切,但也并不会影响到听话的内容。

许愿沉默了下,最终还是按着心意回答:“……不是,但或许当时是存了点私心……”

“圆圆,你……”

知道她想要说什么,方圆:“不爱了,两个月前就彻彻底底终止了。”

一个人多年苦涩的单恋,不是因为她内敛,没有表白,而是因为,她还没有遇上那个能够让她有勇气,值得毫不犹豫大胆直攻心坎的人。

肖瑾看了下病床上的肖雳,默默地走出去。

跟他相对而过的两位女护士两眼冒花,忍不住克制地多看了他两眼。

覃向棠弯腰查看引流袋上的液体,从口袋里抽出其中的一根黑色笔,边做标记边问:

“肖叔叔,今天早上的尿量记下来了吗?”

她看了眼东西都摆放得整整齐齐的床旁桌面。

就是没见到上面有记录的本子,等会儿交班的时候要给大家汇报。

肖雳眼神忽闪忽闪的:“记了,但具体是多少叔叔就不清楚了,到年纪了,老是记不住东西,你等会儿自己出去问问你瑾哥哥,你瑾哥哥做的记录。”

覃向棠无奈地看了他一眼,没点破他的谎话。

她转过身打开床旁柜。

肖雳“善意”地提醒她:“那个,棠棠,叔叔好像有点记起来了,那个本子天快亮的时候,那个小唐唐医生拿去了,还没拿回来。”

他意味深长地看着覃向棠。

眼神里好像颇为自豪地在告诉她“你瑾哥哥可不是一般的抢手,再不打紧就要被其他人给抢走了。”

覃向棠自动忽略他向她投射过来的“信息”。

她查看他身上的敷料,见没什么问题,手扶着他的身子。

“来,叔叔,翻下身,看看。”

肖雳努力配合着微侧翻了下身子。

同类热门
  • 恋爱病患恋爱病患枯枝惊鹊|现言你有过这样一种感觉吗?你在心里最深处种下了一朵玫瑰,整日以心血浇灌,可玫瑰带刺,你却舍不得摘下它,只愿它将自己的心脏扎得千疮百孔,无所怨言。你见过这样一个人吗?他并非多么俊朗,却能在茫茫人海中一眼认出。你见他宛如靠近一团火焰,此生只愿化身飞蛾扑火。
  • 彩霓裳彩霓裳金银珠宝遍地跑|现言人是社会的一部分,感情是人的一部分,要想对生活把握到位,的确不容易。华凌应该算是剩女,但内心的火焰只能越烧越旺;而姐妹宅女巍彤的处境,的确令人担忧,先是国外凤凰男友的虚与委蛇之辞,后是隐匿失踪......两个孔雀美女劳心致累,索性一切随缘。但命运会如何安排呢?虚雷小说!(纯属虚构、若有雷同、纯属巧合)书友群32847505
  • 邪肆总裁:小小娇妻不许跑邪肆总裁:小小娇妻不许跑蓝色懒猫|现言从小小的网络作家到高高在上的“小少爷”,薛安安把自己的心丢了。薛安安上辈子被那对渣男贱女蒙了眼,空有一身通天的本事却推母亲下了深渊,害父亲集团破产,却还是不能醒悟。那都是为了自己“伟大的爱情”!直到…自己死前看到他为自己连命都不顾的模样。如今重来一次,母亲还是高贵温柔,父亲依旧在商界叱咤风云……那对渣男贱女也还在!她薛安安可要好好回报他们对她曾经的“照顾”了!而最好的事是……他也在啊。
  • 心疼大于等于爱心疼大于等于爱睛夜繁星|现言一个一般的相识,一个不想放弃的冲动,一个倔强的执着,一个逃避的无力,一个诺言的错过,一个想通的结局。
  • 孤女追夫孤女追夫白兔糖糖糖|现言来自孤儿院的女主林玖玖,突然有一天世界首富林家家主的大哥来找到她,误以为林玖玖是他们多年失去的女儿,但结果很遗憾的是林玖玖只是来自于林家家主大哥的女儿同一所孤儿院罢了…… 他,世界首富林家家主。遇见了林玖玖,于是女主的追夫之路开始了……
  • 星空下的美好祝福星空下的美好祝福楚碧曦|现言她是豪门千金大小姐,可是在外人看来,真正的千金大小姐只有她的妹妹“芸允莉”,她抢走了属于她的一切,包括男朋友,还怀了孕,芸甜蜜知道后,进了酒吧........当芸甜蜜醒来后,发现自己的衣服凌乱在地上,浴室中传来了“哗哗哗哗”声.............。
  • 喂你别太自恋了喂你别太自恋了柠乔好|现言言语,品学优良,唯独数学成绩不堪入目,贺字是她从小到大的克星,这家伙嘴贱自恋,喜欢看她被他捉弄后气鼓鼓的样子,以至于小小满足了他自己的恶趣味,然后付出了双倍的代价。 原以为这样轻松平常的生活会一直继续下去,一次意外的溺水,完全改变了她小打小闹的生活!原来她来自十二年后!也就是未来,这次回归是来拯救她的挚爱的。 可是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拯救,以至于做出很多匪夷所思,啼笑皆非的事情! 贺字:我盛凡校草,走路都带飘的,可在她看来这些都一文不值,只有成绩才能让她对我露出崇拜的表情,所以我拼命学习,就成了你们口中的学霸! 言语:如果这是个梦,请让我做得久一点,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我都愿意!
  • 穿成亲爸死对头的黑月光穿成亲爸死对头的黑月光一口糖心|现言“心碎:那个死缠烂打叫顾影帝爸爸的私生饭正在和顾影帝一起吃饭,两人举止亲昵,疑似恋爱。” 莫柒:恋个鬼,那是我亲爸! “开心:有人拍到那私生饭和顾影帝的死对头在酒店开房,实锤出轨,据说顾影帝正在捉奸的路上!” 五分钟后,顾影帝到达现场:霍司寒,你个卑鄙小人,动我闺女,我要杀了你! 莫柒很慌:爸,没有,这是误会,听我解释…… 霍司寒很淡定:柒柒怀孕了,恭喜你,你要当外公了! 顾影帝:……急需速效救心丸。 —— 影帝爸爸被死对头封杀失踪,莫柒众叛亲离,被抓进组织……一次蓄谋的意外,让她连身带魂穿到老爸年轻当影帝时…… 死对头还是死对头,但她爸还没被死对头封杀,还没失踪,还能抢救。 于是,莫柒每天起早贪黑,不顾亲爸吃醋抽风,花式讨好死对头,就盼着死对头以后放她爸一码,可不知道哪里出了错,她被死对头叼回了狼窝生崽崽,差点气死亲爸。 顾影帝恨得牙痒痒,撂下狠话:“他霍司寒想娶我闺女,除非跪下叫爸爸!” 霍司寒跪得很干脆:爸! 顾影帝:…… ———— 女主:真黑暗系全能大佬·伪手残党败家富二代VS男主:真神秘大佬·伪十八线小透明 注:男女主互相扒马,一路掉马,一直打脸,然后一起真香!
  • 跟亿万大亨谈个恋爱跟亿万大亨谈个恋爱顾眠眠|现言“小东西,你真甜。” 一次醉酒,她误惹了权势滔天的大人物,牛郎摇身一变成了至高无上的霸道总裁,宠她上天。 明明说好做一对有名无实的夫妻,结果婚后管这管那连家门都不让出,终于,某一天,沈小九忍无可忍走到他面前,“厉南衍,我们离婚!”“离婚?”男人不紧不慢地放下手中的工作,邪魅逼近她,“我们的宝宝不能没有爹地,而且,他还想要个妹妹……”
  • 恶魔校草娇宠甜心恶魔校草娇宠甜心纸薄情|现言堂堂的谢氏千金,直到十五岁才知道父母竟然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给她订下了娃娃亲,虽然一纤一向冷定,但也经不住这么一闹啊!或许他们的真的做对了,虽然开始他们处处相对,对对方爱答不理,可是他们最终走到了一起,男主也对自己心爱的女人百般呵护,满足了大部分女孩的少女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