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章 秦岭异变

蜿蜒起伏的秦岭如同一条青色的巨龙,盘卧在浩瀚的关中大地之上,一望无垠。

此刻,正有一支野外考察队,在秦岭周至县附近山脉深处进行地理考察。

这次本是例行的寻常考察探测,按理说,他们早已见怪不怪。可眼前的这一切却让他们怀疑自己的眼睛!

一座地图中不曾显现、高耸望不到峰顶的山脉横亘在眼前。

山脉周身一阵阵云海翻腾,无比神秘,掩盖在遮天般的山体上,苍凉、壮阔。

最惊人的是那山峰的高耸处,竟然有无比浩大的星辰围绕其旋转,众多星辰时不时在云海中进出,激起一阵阵云雾构成的波浪。

星汉灿烂,若出其里!

此刻,无论男女,无论年轻队员还是经验丰富的老队员,无一不被眼前的场景惊呆!

“天哪!这是哪?”

“这是怎么回事!?”

“我是不是在做梦?”

甚至有的年轻队员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来验证自己见到的这一切究竟是真是假。

毕竟这一切实在不可思议!

还没等众人缓过神来。

“快看,那是什么?”一位年轻的队员指向山脉深处。

山脉深处,无穷无尽的云雾之中竟然有一器物散发着耀眼的光芒,在云海中沉浮。

众人循声望去,纷纷惊叹——

“那是神迹吗?”

“我是不是穿越了!?”

众人皆瞪大了眼睛,望着这一切,宛若来到了神话世界,不敢相信!

沉默许久——

“那是上古时期的…太阳神鸟图!”

“那个神秘的器物好像,好像是古时建筑物用的瓦当,不过似乎是青铜所造!”

“上面好像还有字,‘九…来’?”

有带队的老教授见识广博,认出了神秘的器物和其上显现的图文。

“快!快和基地联系!”

众人愣了许久,才有人急忙说道。

……

同时,远在长安市的长安市地震局的工作人员早已经是手忙脚乱、人心惶惶。

“难不成要发生大地震了!?”

有年轻的小伙子脸色苍白,盯着极端异常的仪表心神慌乱。

“别慌!”

经验丰富的科研人员此时也只能强作镇定,安慰着年轻人,实则自己早已是浑身冷汗,精神紧张。

他已经在地震局工作十几年了,曾经参与过汶川、玉树、雅安等地震的探测,阅历深厚,但现在的情况他也只能心惊胆颤!

这一天,地震局所有人员高度戒备,中央、上层打来的电话一个接一个,但没有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

不仅如此,国家卫星气象中心一位年轻的科研人员,原本正例行分析着卫星传来的全球实时图像。

然而,紧接着下一张包含秦岭区域的图像却让这位年轻的科研人员一阵疑惑,“咦?这是怎么回事?这一块儿的图像怎么如此模糊?”

于是,他不断放大秦岭区域的图像,终于到了某一刻,这个年轻小伙子瞳孔紧缩,吓得往后一仰,半天才回过神来,

“师傅!师傅!你快来看看这是什么情况!”

……

随后,国家卫星气象中心,立刻在官网上关闭了全球卫星影像实时查询功能,全面封锁了这一天有关秦岭的影像内容,并且开启一级响应,通过卫星时时监测、密切关注秦岭的状况

不久,全球各个国家卫星探测机构,皆关闭、封锁了相关消息,只因这个影像的内容太过惊世骇俗,足以引起天大的波澜,颠覆世人所知,就连各个国家的高层、资深专家也只能目瞪口呆,不明真相。

……

长安市附近,秦岭山间,午后。

一辆大巴正小心翼翼地行驶在盘曲蜿蜒的山路上,赶往首阳山附近的周至县。

山路崎岖危险,可这辆车上却一路满是欢歌笑语,在乘客身上丝毫不见旅途的疲惫。

车上的一众少男靓女正开心地玩闹着,毕竟这次来秦岭外出旅行可是社团好不容易才向学校争取到的,一时间摆脱了繁重的学业,大家的心情都十分放松愉快。

有的人和死党聊着游戏,有的人和好友聊着学校里的各种“八卦”,当然还少不了某些人和自己的伴侣亲密,引得旁边座位单身的同学别过头去,不想理会……

正当众人聊天火热时,一个坐在中间靠窗座位的男生却显得孤单了些,独自一人,身边十分冷清,拿着一本《山海经》,独自走神——

“遂古之初,谁传道之?上下未形,何由考之?……”

姜衍看书,不禁想起《楚辞·天问》中这句古语,心中浮现起常羊山、天柜山、计蒙、鸾鸟……这些《山海经》所记载的神山异怪。

在那遥远的上古它们是否真的存在呢?

姜衍喜欢读古书,尤其是有关上古的奇异瑰怪之说,每次阅读总会心生向往与疑惑,忍不住浮想联翩……

休息片刻,他回过神来,察觉到车厢里的热闹,不禁自嘲——

姜衍如今在“长安”的一所大学念书,平时看书学习,不喜欢打游戏、也无心校园里的八卦,于是像现在这样的情景,他很难参与到其他人的话题当中,只能自己一个人在一旁看书。

而且姜衍并未刻意交际,社团平常组织的娱乐活动,他一般是不去的。参加这次旅行纯粹是因为他对这次出行的目的地——首阳山十分感兴趣,因此,冷清一些其实在他眼里也算不得什么——

“姜衍?”

清脆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沉思,姜衍把目光自窗外转移,一个女生不知什么时候坐在他身边,正微笑地看着他。

姜衍愣了一下,一阵失神,这个女生长相清秀,一头如瀑的乌黑长发轻纱一般垂在肩上,虽穿着简单的淡青色T恤、淡蓝牛仔裤,却浑身散发一种古雅的气质。

姜衍觉得眼熟,但在脑海中一阵搜索却仍记不得她是谁,“你好,请问你是?”

“我是你的学姐——秦皓玥。”清秀女生温柔开口,见姜衍没有反应,又继续解释道,“当初你入学的时候,是我带你熟悉校园,忘了?”

姜衍恍然大悟,又仔细看了一眼秦皓玥,发现果真是当初那位学姐,心头不禁浮想起那一年的场景。

他们所在的学校每年在新生入学时都会组织学长团来帮助新生熟悉校园环境。

姜衍入学那一年,自己孤身一人来到学校报到。秦皓玥作为学长团的成员,当时正在校园门口为学弟学妹提供指引服务。

众多新生都有父母相随,有的甚至拖家带口把相关亲戚也一并带上。只有姜衍是自己孤身一人、拖着大包的行李来校报道,身边没有人陪伴,秦皓玥当时不禁同情,于是主动上前,带着他熟悉校园。

那一天,自从姜衍踏进校门之后,秦皓玥便一直陪在他身边,中间她也曾询问姜衍为何自己一个人报道,父母在哪里,姜衍却只是简单应付过去,未曾详细回答。

秦皓玥也不再多问,但知道他肯定有难言之隐,暗自猜想后更加同情。

可惜的是,后来秦皓玥因为有事匆匆离去,两人都忘记留下对方的联系方式,便断了联系。

姜衍刚刚入学那段时间也没有什么朋友,孤单的时候经常想起这位学姐,但后来终究是因为没了联系,也有了自己的圈子,逐渐就淡忘了。

没想到今日竟在这里相遇!

“好久不见。”

上一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九天仙密九天仙密伴生纸笔|仙侠又句老话“看一位少年如何问鼎巅峰,奇幻的世界不一样的历程,少年余钱的逆天之行。”
  • 生死劫之我欲成神生死劫之我欲成神逍遥笛|仙侠三魂缺一,天生废材强势崛起,只手遮天问一句,谁不想成为绝世强者,喝最好的美酒,睡最美艳的女人,手握神兵利器,遨游天地,恒古不灭。
  • 低调武者低调武者莫下雨|仙侠刘夏一个身患绝症的普通人,幸运走上了通天之路!努力也罢,命中注定也罢,既然老天再次给了自己一个机会,那么好好把握它~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在滚滚红尘中修心修身修天下!
  • 帝仙凡传帝仙凡传忆寒秋|仙侠【本书看过者一般都觉得蛮好看,作者在这郑重承诺,本书决计不会太监,一定完本,大大们可以放心跟书!】一抹爱,一场仙缘;一丝情,一份信念;一杯酒,一曲断肠愁......他睁眼望去,似要穿透苍穹;他万般咆哮,似要与天对抗;他努力挣扎,似要牵住她手......他修仙,只为了远方的他。一万年,他可以成功,她相信!只是到头来,那场悲,却是如同万丈深渊......
  • 避尘斋避尘斋一岁安|仙侠临安俞源镇东头巷子口儿新开了个油纸伞铺子,铺子老板是个俊俏书生,名唤张龄。 “我见过你的,五十年前我在濮阳,那时老板样貌同现在一般无二。” 白夕罗再一次令自己险入险境,“张龄救我!” 张龄叹气,“真好似上辈子欠着你一样。” 避尘斋的伞很神奇,可以救命,可以让人忘却前尘,可以编织一场美梦,甚至可以去任何想回去的时光…… 一把伞,半场梦,你是否愿意用自己的一命去换一场华胥。 ———————————————— 九麓元尊有多令人闻风丧胆,傅摇情就有多“不摇碧莲”,也不会有人知道曾经叱咤三界的魔头居然是个女的? 傅摇情:“临渊君~” 应涣:“离我远点。” 傅摇情亲昵的抱着应涣的大腿不松开,应涣挣扎无果,一记裂冰掌,傅摇情,卒。 后人评判,不论是九麓元尊傅摇情还是茶花小妖白夕罗,都一样的,厚颜无耻…… 痴情冷面临渊君vs“厚颜无耻”傅摇情
  • 奇仙传之红尘奇仙传之红尘薄荷紫晶|仙侠她和他会是如此么?在凤凰街里,他们是个死对头,但,长时间的相处中,他们的经历是不可泯灭的。经过命运的安排,他们的分离己变成了悲剧,情,多么可笑的一个词,童年的秋千已空荡荡。为什么?为什么?饱受屈辱的她心碎了,十年后,只能擦肩而过,我愿死,换她一生
  • 鬼道长途鬼道长途飞鼠先生|仙侠时间流水,人生飞逝 苦海浮沉,又是为何 短短百年人生是要做什么证明题吗? 又要证明什么呢? 乔安月身死落入异世,一抹孤魂流落仙凡之地将会掀起什么风暴呢? 鬼道长途,超凡登仙!
  • 绝世祖师爷绝世祖师爷白蔹谣|仙侠玄黄九天,我为极,谁敢言无敌! 给爷爷我听好了,本座乃剑宗一百三十代祖师爷 孩儿们别怕,待本祖师去给你们讨个公道! 什么?让本座道歉,不可能的,你今天一招把本座秒掉,我当场吃掉脚下的飞剑。
  • 妖行路妖行路南介|仙侠乱世风云起,江湖了无声。长安贫女许芝萝受人之托,替仙门送去一块玉佩,孰料竟卷入一场仙魔阴谋。曾有花前月下,曾有傲骨铮铮,曾有风华正好……端看如今。
  • 掌门你是真的菜掌门你是真的菜十走|仙侠大大大师兄,大事不好,掌门师父在宗门外散步时被妖怪抓走了! 呔,快去西峰请太上长老出关营救掌门。 大大大大师兄,大事不好,掌门师父修炼时走火入魔口吐白沫了! 呔,快去后厨舀碗甘泉水灌给掌门。 大大大大大师兄,大事不好,掌门师父因为发不起供奉在卧室饿晕过去了。 呔,快去收拾行李,趁掌门有口气我们快去向掌门辞行。 ...... ...... 厌倦了努力,厌倦了打打杀杀,厌倦了无情,厌倦了一心向道。 有兴趣,有爱好,有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