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0章 突生变化

观海崖,崖顶。

“啊啊啊啊!”

一阵阵惨叫从易邪的牙缝里挤出,剧烈的疼痛快要将他的身体撕裂,他甚至可以听到到,肋骨崩碎的声音。

饮酒不曾醉过神迷,伤痛也不曾带走清明,收心,仅残留一丝神智,问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眼前人影重叠,白衣人似笑非笑地看了易邪一眼,竟是不理会易邪,继续说道:“为父与娘亲来到这里,是为了月神的残灵根。”

“月神的残灵根?”楚月灵迷糊地喃喃道,易邪的变故她竟是丝毫未理会,仿佛与她隔了一个世界。

楚月灵不解地问道:“父亲,月神是谁?他的残灵根究竟有什么用处。”

白衣人将杯蓄满,不紧不慢地回道:“你娘亲与我,在古典中翻阅,传言九华乃是天上神宫坠落,落地即碎裂为四块,后世人将之命名为月天,白神,青苍,九深。”

楚月灵问道:“父亲,是月天,白神,青苍,云深,而且这与月神有什么关系呢?”

见白衣人出口言错,楚月灵及时为白衣人更正。

怎知白衣人闻之笑而不语,无奈道:“云深就云深吧,且听为父慢慢说。”

“好!”楚月灵回道。

两人的对话断断续续地传在易邪的耳边,如此疼痛,他居然没有昏迷过去。

可是他的疼痛似乎,只有自己知晓。

白衣人灵光一现,言道:“既然灵儿知晓大陆名称,那么为父就来考考你。”

“如果,我赢了,父亲就不要再卖关子,如何?”楚月灵古灵精怪地看着白衣人,伸出自己白玉般的小手指。

白衣人拉钩道:“可以,你且听好。”

楚月灵聚精会神地等待着,易邪也咬牙硬撑,只听白衣人问道:“你可知,月天为何唤月天?”

“这……”楚月灵闻言顿声,她自是博览群书,可也不曾思考月天命名。

白衣人笑了笑,温声道:“月天之所以命名月天,是因为此处为天宫月神领地,月神之天下,故名月天。”

楚月灵似懂非懂,又恍然大悟,睁圆一双桃目,问道:“按照如此说法,九华真是天上落下的神宫,月神就是天上的神仙。”

“正是。”

白衣人点了点头。

一旁的易邪闻言,嘴角泛着嘲讽,他对着白衣人冷笑道:“九华自古便是人间红尘,月神不过人间出生的凡人,修为过高,却又引起众怒,自取灭亡罢了。”

“咳咳咳。”

话语断断续续,他坚持一口气说完,强制提气的他,牵动伤口,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不过他的目光夺夺逼人,他倒要看看,白衣人有何话说。

白衣人细声道:“那不过是月神的第十三世伴身小童罢了。”

“你……你还在胡言乱语!”

易邪放要动怒,却又碍于身体。

这时,楚月灵开口了,她不明所以地看了看周围,而后问道:“父亲,你在与谁讲话?”

“轰!”

一道炸雷在易邪耳边炸起,他面色变得惨白,楚月灵是真的视他不见吗?

他抬头去看,正与白衣人目光相对,白衣人笑了,模仿易邪的笑,看得易邪浑身发麻,只听他道:“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些老朋友罢了。我们继续说。”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从易邪身边拂过,熟悉的味道,熟悉的声音,将易邪昏暗的心底照亮。

“玉娘!”易邪不顾一切地高声呼喊,同时挑衅地看了白衣人一眼。

如今“玉娘”来此,她不知可认出此人,却能判断这人是不是她的丈夫。

夫妻之间,哪怕是与伴侣相同的面孔,声音,气质,也可分辨而出。

“玉娘”倩影微动,手中正端着一个盘子,上面放着三杯茶水,热气蒸腾之间,清香弥漫。

“娘!”

楚月灵见来人,欣喜地唤了一声,她似是跳下石椅,环抱在“玉娘”腰际,磨人地唤道。

她高挑的身姿,半蹲状环抱“玉娘”,说不出的诡异。

白衣人看着这一切,嘴角泛着苦涩,眼里居然带着后怕。

易邪屏息地看着这一刻,他仿佛看到白衣人被识破后的样子!

“玉娘”先是无奈地看了楚月灵一眼,眸中带着温馨。

在易邪无比期待地目光下,“玉娘”的确对白衣人发怒了,她黛眉微扬,温柔中出现威严,一双水目看了看酒杯,又看了看白衣人,白衣人此时被抓个正着,事迹败露地他,好似忐忑无比。

对着楚月灵问道:“灵儿,你来告诉娘亲,方才夜光杯里的东西是什么?”

楚月灵很听母亲的话,回道:“是酒!”

“酒?”

两声询问出自两张口中,白衣人眉头一挑,嘴角有些抽搐,而“玉娘”一双水目瞪得大大的,直逼着白衣人,令其无处遁行。

“灵儿,不可胡言!”

白衣人清了清嗓子,解释道:“这杯中乃是唤灵珠磨得粉,用悬天冰魄做水,可无半分酒糟。”

“玉娘”审视白衣人,楚月灵冲着白衣人挑了挑眉,欢快得意地模样十分可爱。

易邪怔怔地看着这一幕,他仿若定在了原地,这是怎么一回事?!

再一次被视而不见,他已无多大波澜,只是“玉娘”与白衣人之间,短短对话,犹如百年夫妻!

只是不容得他多做思考,那般撕心裂肺地感觉已上心头,他本能地低头一望,他的左手似是被侵蚀殆尽,居然消失了!

他呆滞地看了看消失的臂膀,已感受不到其之存在,嘲讽地笑容再一次在苍白地脸上露出,是对他自己的。

“母亲!”楚月灵高呼一声,却又欲言又止。

“灵儿,怎么了?”

听到这声呼唤,“玉娘”的眼神缓缓温暖,她的目光,似是可以穿过盘子,抵在楚月灵身上。

“母亲。”楚月灵小孩脾气更重了,她美丽地容颜上带着失落,让人揪心。

言道:“母亲,对不起,是我磨着父亲,让他讲你们的故事给我听,我真的不想有一天看见你们突然消失,我好怕。”

她的语气流转间,尽是恳求,与无助。

“灵儿……”

“玉娘”轻叹一口气,似是有话要说,她的眼眸爱怜波动,竟是痴了。

这时,白衣人正视“玉娘”,他的目光尽是沧桑,二人对视,不言而喻。

“他又来了?”

“玉娘”低声问道。

“是的,他又来了。”

白衣人颔首,重复着“玉娘”的话。

“娘!”

楚月灵插言道:“娘,我明白了他是什么样的人,所以今天,我和我父亲把他赶跑了。”

楚月灵似是忏悔,似是邀功,桃目弯弯,笑颜舒展,却又带着丝缕地低落。

“灵儿!”

“玉娘”似是将怒火转移到楚月灵身上,可是却没能做到,她只得低声细语道:“灵儿,下次不可这么做,听到没有?”

楚月灵听话地点头,同时保证自己不会这般做了,“玉娘”见此,柳眉舒展。

空气变得低沉起来,三个人皆是笑着,却笑得如此牵强。

此时,易邪已神智不清,“他”真的是易邪吗?但是他如今明明垂死挣扎,三人对话他却听得清晰无比。

“玉娘”将茶盘摆在石案上,一人分上一杯,她坐在石椅之上,捧着热气腾腾地茶杯,言道:“快些喝吧,茶要凉了。”

至此,石椅已坐满了人。

“好!”楚月灵高呼一声,她无比欢快,急忙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捧着脸蛋静静地感受着温馨的时刻。

白衣人欲要出声,“玉娘”插口道:“并不是只有酒可以讲故事。”

说完,捧着茶杯,默默不语。

白衣人苦涩一笑,饮上一口茶水。

云雾舒缓,三人围坐石椅之上,品茶相聚,白衣人朗朗开口,诉说着他们的故事……

“我们说到哪里?”白衣人笑着对楚月灵问道。

“月神是神仙,月天是神宫。”楚月灵想也不想地回道。

“好,那我们继续说……”

耳边的声音无比清晰,闭目地易邪心中是何滋味?

他似乎夹在两个世界的中间,如今两个世界皆是不再有他的存在,神情萧瑟时,白衣人的话语将他慢慢吸引。

“月神是神仙,月天是神宫,而观海禁地,就是月神的墓地,我们就是要去那里,找到月神地残灵根。”

“神仙的墓穴,一定非常危险,你们不去可以吗?”楚月灵当即出口,却又低下了头,好似自己做错了什么。

“玉娘”拍了拍楚月灵的头,眼神宠爱又无奈,言道:“灵儿,先听你父亲说完,你不是要听吗?”

“哦,好。”

白衣人继续言道:“月神的残灵根,如今不知有何作用了,但是在我手里一定能成功!”

白衣人十分自信,就像他从来没有在乎神仙墓穴其中的凶险,让人不得不佩服。

“玉娘”见白衣人如此高大的模样,她眼光波转,淡淡地笑颜透着爱意。

白衣人回目对视,双双默契地笑了起来。

“玉娘”余光见人儿有些低落,她开口安慰道:“灵儿长大了,况且你是做姐姐的人,不能让小易邪跟着你吃苦吧?”

正在倾听地易邪突地竖起耳朵,抬目之间,只见楚月灵昂头道:“一定,就算我苦,我也一定会照顾好他!”

“好!好!好!”

夫妻二人欣慰地看着楚月灵,直将那颗小脑袋看得窝在胸前。

白衣人大笑之时,周围一阵虚幻变动,那云雾抟扶摇而上,大风烈烈吹动。

眼前的一切都在这一刻,化为虚无,消失地前一刻,白衣人深意地看了一眼易邪。

“现在,你明白了吗?”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修行都市修行都市想享像翔香|仙侠当我从梦中醒来的时候,这世界上的一切,对我来说,都变了……
  • 梦回桃花梦回桃花夜陌傲婳|仙侠她很喜欢桃花,但她喜欢的还是他,他一身桃花香,好闻。他有一头飘逸的黑发,白皙的皮肤,一身素雅的黑衣着实增添了几分威严和气质,他身为司战神君可一点也看不出,他的手抚着桃花,他站在桃花树下看着满树的桃花表情略略出现悲伤,他拽下了朵桃花唇瓣停留在桃花上轻而柔的眼就这样慢慢的闭上了。
  • 傲世仙穹傲世仙穹然煞|仙侠仙之一途,必逆上天,心智坚定,杀伐果决,仙之极,以我独尊,霸绝仙宇。云飞,如何走在修仙之路上,凭着坚定、执着还是那一丝狠辣?
  • 六朝平妖录六朝平妖录花粉落英与雪|仙侠天下仙宗有四,茅山乃四宗之首 世人云:入得茅山九峰,求长生则长生至,求天下则天下平。
  • 魔女真善魔女真善潭水鱼|仙侠正在冲关虚境的红莲,意外遭到外来者入侵,元神被打散,一个新的灵魂进入到红莲身体,顺利继承了她的修为。 然而闭关成功进阶为虚境,修为虽有突破,但也面临着力量不稳定的问题。 作为极乐宫宫主,修为无法更上一层,修行界多了一个闲人。 反正也没什么事做,不如凑凑热闹。
  • 六法道途六法道途拾苍客|仙侠原本只是家族天才的陈宇,却被六法绫罗选中,从此之后,陈宇,不再是陈宇。”杀道,你杀心太重了。“仙道陈宇看着杀道陈宇皱眉道。”仙道,你管的也太多了。“杀道陈宇反驳道。且看六个陈宇,如何演绎一场真正的传奇故事。
  • 仙之幕旅仙之幕旅东久神|仙侠一个从地球穿越过来的灵魂,如何在纷纷扰扰的仙界,在一个神魔并行,仙妖交织的时代,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大道!
  • 南山承斋之杜未传奇南山承斋之杜未传奇七龙曼|仙侠从凡人到仙界,她始终指绕发圈,目光流转,从寻找娘亲到坐上王后宝座,历难重重,一切尽在眼中。
  • 我本不是仙我本不是仙名木|仙侠石天意外捡到一块黑色的石头,从此命运改变。无数年后,他站在山峰,望着眼前的虚无苍茫,留下的只是一声叹息。
  • 瑶泉赋:人间四月瑶泉赋:人间四月北城未寻|仙侠为仙千年,只为一个情字,所爱之人却狠心将她贬入人间。再次睁眼,阴差阳错成了天下第一神医。重新来过,她定要活得潇洒肆意!只是......喂喂喂,你不是断情绝爱了吗,还搂着我干什么,我已经不喜欢你了,赶紧放手!男子笑的温润:娘子,为夫怕冷,娘子暖和,抱抱.....抱你个头!温润个头!她狠狠咬牙,那明明就是一只满肚子黑水的大尾巴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