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9章 所求之物

“你不用看了,放心,在你死之前,她是不会再看你一眼的。”

白衣人的话语传来,将易邪的目光牵了回来,易邪瞬也不瞬地直视着白衣人,剑柄上的手指握得泛白。

“这眼神,我喜欢,不过看多了也会乏味,你开始的笑容不错,让我想到了一个人。”白衣人眼神玩味地看着易邪,施施然地走到原来的座位,坐了下去。

看样子,他暂时不想出手。

易邪闻言,他紧绷地精神从未松懈,这是他有生以来碰到修为最高的人,只因先前白衣人露得一手,他看不破。

他扫了一眼桌上的物件,三杯酒,六柄斩首刀,平静地回道:“笑是给我在乎的人看的。”

“哦?”白衣人顿感好笑,执起酒杯,似有似无地瞥了楚月灵一眼,道:“难道我不是你应该在乎的人吗?”

易邪淡然道:“你当然不是,永远也不是。”

他好似没有感受到白衣人的威胁,心口的疼痛愈来加重,几乎使得他喘不上气了。

他或许明白为何白衣人不曾对他再出二手,而是这一掌,已经漫在他的奇经八脉之中,即便易邪可以幸然活下来,也不过是废人一个。

“这样啊。”白衣人似笑非笑地看了易邪一眼。

易邪突地感觉到不好的气息,可是他只有眼睁睁地看着。

白衣人对着楚月灵招了招手,楚月灵脸上顿时挂着笑颜,温暖又甜美,她几步就来到白衣人的身边,言道:“父亲,叫灵儿有什么事吗?”

白衣人对上易邪慌乱的眼神,抚了抚楚月灵肩上披洒的墨发,墨发如昏暗地星河,泛着淡淡地光彩。

而易邪只能咬牙切齿地看着这一幕。

白衣人,言道:“女儿,你想知道为父这些年去了哪里,做了什么,又为何不去寻你吗?”

“想!”楚月灵重重地颔首,十分开心,却又眼眸低垂,道:“我不在乎你们为什么丢下我,我知道,你们也有你们的苦衷,我只是想能为你们承担,即便一丝一缕,我也愿意。”

易邪听得心中苦涩翻滚,如今楚月灵不过是被人控制,听到她心声,也非她的父母。

白衣人笑了,成熟的面相,沧桑的双眼,如今显得格外温暖。

他又抚上楚月灵的头上,白皙地手,触上黑色的头发,一如拂晓时,天边光暗交加,十分刺眼,易邪的眼。

他言道:“好!那今日为父就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只不过……”

楚月灵喜上眉间,却又因白衣人的停顿而僵住了,易邪的面色突地凝重,因为白衣人的目光已向他望来。

天下谈心之事,首要为守口如瓶,其次最忌讳外人旁听,偷听,如今易邪在此刻便显得多余了。

难不成……

楚月灵此时也顺着白衣人的目光看了过来,眉宇间瞬间冰封,犹如寒冬腊月,凌厉逼人。

“父亲。”楚月灵开口了,言道:“此人虽然不识好歹,却也曾对我友好,倘若父亲不许外人旁听,我赶他下山便是。”

易邪听得心中凄惨,“外人”一称出自她口,恍惚之间,比杀他还要痛苦一万倍。

白衣人的眼神,看了看楚月灵,又扫了扫易邪,笑着摇头道:“灵儿想到哪里去,为父又岂能是遇人便杀的魔头吗?”

楚月灵错愕,易邪的眼神更为低沉,他实在想不出,白衣人要做些什么。

只见白衣人顿声道:“为父是想你去将这人请过来,这里也别无外人,我们一同畅谈。”

此话十分刺耳,易邪的心已经在愤怒的边缘咆哮着,他恨不得宰了眼前的白衣人。

楚月灵闻言顿不出声,良久后,才道:“既然如此,便听父亲的。”

“灵儿如此听话,为父欣慰得很啊!”白衣人欣然淡笑,十分赞赏。

那道秀丽的身影,如夏日里的凉风,来到易邪面前,只是此时他们之间已隔着一道屏风,将二人分散。

易邪牵起一抹笑,正如他所言一般,笑是留给在乎之人,言道:“月灵姐。”

楚月灵竟是不多看易邪一眼,留下一句话,便走了。

“别说我不仁,三条路,下山,听故事,或者自裁吧。”

易邪听得心头直颤,这么多年未曾抖动的心,如今却也要在碎裂的边缘徘徊,即便他自知此为他人控制,可是他却不能解除,一股深深地无力感萦绕周身,默默地坐在了石椅之上。

“父亲,您讲吧。”楚月灵早已期待,不仅催促道。

“灵儿莫及。”白衣人却摇了摇头,笑颜道:“如今人是齐了,可是还差些东西。”

“差些东西?”楚月灵迟疑,又无比坚定地回道:“父亲请说灵儿一定会竭尽全力办到。”

易邪不知白衣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如今的他,也只有随机应变了。

白衣人摆了摆手,指着桌上的酒杯,言道:“你娘亲她性格温柔,从不要求我什么,却唯独对我饮酒太过看管,如今趁你娘亲不在,你们也好陪我喝上一杯。”

说来也怪,六柄斩首刀就放在白衣人的眼底下,他的眼神却至始自终也不曾看上一眼。

楚月灵只是黛眉微皱,她对酒丝毫不感兴趣,易邪突地色变,这酒可绝非善类。

“怎么?”白衣人见二人同时犹豫的表情,他眉头一挑,言道:“天有四珠,天珠,地眼,妖丹,神目。这酒原料正是取自地眼中的唤灵珠,水亦是取自悬天冰魄,虽是酒,却无酒味,更胜灵丹妙药。”

他娓娓道来酿酒之料,如数家珍,语气中亦带着自豪。

这般的酒,普天之下,也未有几人饮上一杯。

楚月灵闻言,欣然一笑,只要不是酒那便好,比起这绝世之酒,她更在意的是白衣人这些年的经历。

她竟是不由分说,在二人的惊愕下,抢过酒杯,一饮而尽。

“父亲,那便快喝吧。”她执下酒杯,酒杯里所剩

白衣人正在讲述,他只见纤手酌杯,再顾时只剩下空空地酒杯,看得他直愣神。

易邪更是未想到,楚月灵这般心切,他来不及阻止,那便一起吧。

“铛!”

若论喝酒,易邪从小便斟酌一二,年方十五时,日饮不计杯量,只因他为求一醉。

所以这杯酒,他饮如泉水,一杯下肚后,将酒杯一掷,对着白衣人轻轻一笑,只因白衣人错愕的样子,很是令他开心。

白衣人收起眼神,默默地饮上一口,叹气道:“你们年轻好啊,喝酒都是一杯又一杯,只有我这个老头子,才一口一口喝。”

眼见楚月灵又将催促,白衣人却也方落酒杯,他言道:“那为父便说了。”

此时,楚月灵聚目凝神地听着,易邪也收起心来,他倒要看看,这个冒牌货有何可说。

只见,白衣人目光沧桑,言道:“昔日里,我们误打误撞之下,来到观海禁地,传言这里有一道七星巨门,是月天第一人神,月神留下的遗址宝藏,里面有这许多的东西,每一样都是外界无比渴望得到的。”

楚月灵听到这里,不禁发问,道:“那父亲想要何物?”

她神情恍惚间变得低落,口中喃喃道:“难道已父亲当时所拥有的,还不够吗?”

易邪脸色蓦地苍白起来,似是想到什么,他默默地看了楚月灵一眼,他非常想告诉她这并非她的父亲,而真正的目的……

白衣人对着楚月灵笑了笑,回道:“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不求做不到应有尽有,却又难以拥有想要得到的。”

“那父亲想要的是什么?女儿……”楚月灵欲言又止,底气不足。

白衣人摆了摆手,又喝了一口酒,才道:“我想要的,是月神的残灵根。”

观海崖,崖顶。

云雾浓厚,一如易邪的心。

可是,他的心竟是慢慢地舒缓下来了。

他深吸一口气,再看楚月灵一眼,那双美目木然如呆。

或许楚月灵活在梦里,是她最好的结局。在那里有她寻求多年的父母,有她日夜渴望的温暖,还有他如何也不能给予的安心。

而他自己,本就是一个不必活在世上的人,是生是死,是天命或是人为,已然无谓。

这就是二人,最好的结局。

“嘶!”

易邪缓缓闭上双眼,一股疼痛使他倒吸凉气,那股伤痛不似毒掌那般凌迟的痛,而是欲将早已同化在身体之中的血肉撕开那般撕心裂肺。

与此同时,易邪眼中的血红色,居然清明起来,暴戾之色缓缓褪去,只是过程实为艰难。

“啊!”

一缕又一缕的汗水,从额头慢慢聚集,眨眼间拂过苍白地面孔,从下巴滴落,似是流不尽一般。

那股痛苦,就好似心中了无数的噬心小虫,清冽地气息,使得小虫仓然逃窜,清明时,被小虫啃食的伤疤泛着疼痛,小虫从细孔中纷纷破出,又是痛上加痛。

易邪的神智已然模糊不清,朦胧之间,他感受到,从右手长剑传来的气息,他用尽全身力气,试图将长剑丢弃,可是身体早已不可控制,任由一波又一波的痛感袭来。

是要死了吗?

同类热门
  • 梦中奇侠梦中奇侠炼气士|仙侠赵阳偶遇奇梦梦中的世界是一个充满各种奇异之事的世界他在梦中变成了一个普通的店小二这里每一秒对他来说都是真实的体验然而这梦中却时时充满了危险使他一次次陷入必死之局为了破解死局赵阳不断在梦境和现实中不断充实自己全都是为了获得扭转命运的力量
  • 逍遥判官逍遥判官公子征|仙侠失恋又失业的欧阳征,也有咸鱼翻身时。先遇蚩尤再见菩提老祖,得授仙法神术,从此纵横都市,称霸六界。与人界众美女谈谈恋爱,找几个妖界女狐当小妾,再顺手收几个魔界魔将做小弟打手,闲暇时还能去冥界和阎王称兄道弟喝茶谈人生……
  • 黄粱问道黄粱问道昆仑祭酒|仙侠千里紫气藏运祚,几堆青瓦纳乾坤。 半生白发了俗世,一枕黄粱却泥尘。 …… 一觉醒来,天地反复,少年白发,锦衣褴褛。 是一梦经年?抑或大梦未觉? 望着山中愈来愈盛的氤氲紫气,沈言茫然的瞳孔中渐渐有了神采。 石枕渡人梦,古书盗天机,仙妖神人鬼,尽在黄粱中。 故事从一个被回拨三十年的世界开始……
  • 我活了千年我活了千年孤白墨|仙侠emm... 你体验过活了上千年的感觉吗?你可以再这上千年做任何事。因为你长生啊!
  • 一小撮完美一小撮完美纳边的小黑屋|仙侠吴天是名普普通通的高中生。踏入修真世界,见识了许许多多不同的价值观、人生观、世界观,使他深思。 他拥有多重身份--高中生、邪恶的人形凶兽、可怕的大巫、宝药提纯师、炼丹师……。 随着修为的提升,更广阔的世界向他敞开大门,各种遇险、逃亡、治病、挖宝、捡漏、鉴别……接连不断,所有一切,使吴天的意志更加坚定,思想更加成熟,向着那高不可攀的目标稳步迈前进…… 世界是怎样的?修炼到底为了什么?我们的存在又有何种意义? 看完《一小撮完美》,相信你会得到自己的答案。
  • 万法造化万法造化萧冗|仙侠有一赤足嗜睡的小和尚,大梦几千秋,说是能成睡梦罗汉,却因嗜睡误了大事; 有一天赋平平的混小子,怀揣成仙梦,说要成为天下第一,却因情义泯然众人; 有一举世无敌的真神仙,逆天活三世,只为与她再次相见,却为大义茕茕孑立; 有两人情投意合,因世俗眼光有缘无分; 有人在生死存亡关头,放下恩怨舍生取义; 有一风华绝代的女子,为爱空守三千年; 而那被称为人屠的魔头姜仙,在那一日,证道成仙,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到头来却发现,命理已定,一切缘起于一场交易!
  • 藏冰藏冰周至雪|仙侠【庙堂之高,江湖之远,人间不平,侠义在心】 天南山,五峰掌,有位剑道权威,袖手望人间变换,事事沧桑。 大辽原,万里江,有位刀中圣者,探手写军书笔墨,惯享天光。 隆中困,卧仙岗,有位御笔书生,抬手作传世神曲,尽抒胸狂。 昀芒客,少龙凰,有位痴情浪子,试手舞元轻碎剑,醉赏天唐。 洗花海,医庐中,有位薄裙妙女,出手济黎民庶苦,无意权掌。 待来日海灾尽覆百州,刀戈云起十国,雪城终于太古,冰山深葬穹庐,少年横剑出山,死铭父志,信马吟啸江湖。
  • 绝仙榜绝仙榜何林心诚|仙侠整部小说是以爱情、亲情、友情与波澜壮阔的正邪搏斗、命运交战汇集在一起。失去了家园的人们,也失去了做人的尊严,失去了自己的名字,失去了祖祖辈辈的姓氏。在这条苦难的路上,必须像动物一样地生存。这样的动荡不安的世界,没有人可以选择自己的命运甚至命也保不住。魔界大圣都战与剑阁阁主上官惊鸿各施其谋,杨飞与司徒凌雪的爱情,长明与秦无双一较高下,剑神与剑魔决战于昆仑;魔界大圣修成了天魔之境”,司徒凌雪放弃了天山掌门之位,悟性失踪,剑神名声再次响起…所有人的恩恩怨怨再一次纠缠到了一起,杨飞、司空凌雪、长明、悟性、……,决定所有人命运的决战就此展开……命运之轮也将转到尽头……
  • 为了这天地为了这天地站着喝凉水|仙侠侠之小者,乐善好施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侠之神圣者,为了这天地努力变强,只是为了可以更有能力,来守护自己所在意的。
  • 魔剑恩仇录..more魔剑恩仇录..more亚生了..more|仙侠江湖长颂“神剑手吕向,九天碧水宫。少林怒金刚,武艺天下尊。”三年前柳家之主柳书香与四尊之一的“神剑手吕向”成为知己,三年后却不想作“伯仁”而惨遭灭门之祸。柳书香之子柳墨因为杀手白魑的骄傲自负得活一命,但灭门之后的灭村,使得柳墨世上已无亲人。孤苦伶仃的柳墨如何遇上了吕向,如何因为木巧彤而成为武林魔头,如何面对世间的误解与冷漠。柳墨与华山掌门仙子木巧彤又会发生什么动人的感情,请大家关注魔剑恩仇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