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章 着急离婚

钢琴曲悠扬的西餐厅。

靠窗的位置,光线极佳,圆形餐桌旁坐着的江舒雅时不时地看手表。

“你看,霍云深诶!”“他怎么在这儿?”“他好好看啊!”旁人窃窃私语,尽数落入江舒雅的耳朵。

霍云深背对着光,如同天神降临,英俊的脸庞一下成为众人的焦点,长腿迈步向她走过来。

阔别三年,这男人还是这么帅。

江舒雅无所谓追究他来迟到的事情了,刚要开口,霍云深朝她举手示意,接了个电话,寥寥数语,以一句,“我马上到”结束。

“抱歉。”他起身。

江舒雅攥紧了拳头,“你不能走!”

霍云深显然没听明白。

江舒雅指着落地窗外, “对面就是民政局,耽误不了你多久,我们进去填个表,就能离婚了。”

“这么着急投入他人的怀抱。”霍云深轻蔑道,说是要走这会儿他坐下便岿然不动。

“东京好玩吗?”

他准是在说上个个月她和赵西同游的时候被狗仔拍到。

江舒雅心头咯噔一下,难不成,他以为她婚内出轨?

尽管他们的婚姻有名无实,是家族联姻的产物,可她还是有道德的好不好!

怪就怪赵西装扮中性,又是天黑,被认错了也是不冤。

“想让我给其他人腾位置。”霍云深道。

即便是他认为江舒雅不忠,情绪依旧如此平稳,看来,不爱,是真的不爱。

想想也是,结婚当晚她就坐上了去巴黎的飞机,攻读服装设计,他在两方家长跟前顶着压力,还能把事业打理得井井有条。

江舒雅看了上月的财报,啧啧,营业额相当惊人。

“你既然这么说了,我也不藏着掖着。我们离婚是必然的,你老大不小了,该是成家的时候了。”

江舒雅明白她做不了他称职的太太,本想继续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不料霍云深堵住她,“成什么家?我有老婆。”

江舒雅愣在当场……

“你约我见面,无非是想问我两件事,一离婚,二什么时候离婚。”霍云深看她。

江舒雅木讷地点点头。

“我只有一个意见。”

“什么?”

霍云深薄唇吐出两个字,“妄想。”

“还有事,失陪。”

江舒雅垂眸不语,任由他离开。半晌,她抬起头,深呼吸一口,打电话叫人来接。

没一会儿一个穿着潮流的‘小伙子’出现在门口,黑色帽子反戴,露出巴掌大的小脸,是朝气蓬勃的类型。

“走吧。”她来到江舒雅跟前,环顾四周,压低声音道:“喂,怎么大家都朝着这边看?”

赵西奇怪,怕不是看出来她是女生了。

“霍云深刚走。”

“我靠。”

江舒雅想快点离开,“你等等我去结账。”招手示意服务员过来。

“很高兴为你服务。”服务员毕恭毕敬。

“结账。”

“已经有人付过钱了。”服务员递上一个花瓣手提袋,“让我转交。”

“谢谢你啊。”

“什么呀?”赵西凑上来想看袋子里装的什么,江舒雅一把拿到身后,“先走。”

车上,“你的意思,人家一个无缘无故的电话,你就要跟霍云深提离婚?”

江舒雅疲惫的语气道:“我能有什么办法?人家怀孕了,我不得给人家让位置,好让他一家团聚。”

兴许是成就一桩美事。

赵西好笑,“舍己为人?思想觉悟够高啊!江同志。”

“你别酸我了。”

“本来就是,你看看你,霍太太的身份都肯让。看到这一圈商务大楼了吗?”

正巧红绿灯,江舒雅看了一圈她指的,几十层高,前卫独特,贼吸引人眼球。

“看到了。”

赵西无比认真,“但凡你要是顶着霍太太这个头衔,哪怕是个虚名,刚你看的那些全都是你的!”

江舒雅再度叹气,“我不适合他。”

“什么才叫适合啊?你们还没接触呢。”赵西替她着急。

“你为什么这么在意我跟霍云深离婚啊?”江舒雅一时没想明白。

赵西语重心长,“你醒醒吧,江舒雅,他的错,你凭什么提离婚?应该他来给你跪下,奉上私人财产的三分之二,求着你离!”

江舒雅噗嗤一声笑出来了,提醒她,“他是霍云深诶!怎么可能给我跪下。”

赵西嗤之以鼻,“又不是没跪过。”

一语惊醒,江舒雅想起来,对,三年前的婚礼,霍云深当时不如现在有名,二人请了双方亲近的人们来当观礼嘉宾,他单膝跪地为她戴上戒指,发誓要对她好。

至今想起来,江舒雅眼睛都有点点湿润,女人是感性的生物,无论是何种姻缘,当穿着婚纱站着一个承诺爱她的男人跟前,接受最亲的人祝福,此情此景,肯定会怀念一生。

“好啦好啦,不提他了。”赵西安慰道。

江舒雅无言地微笑,示意她还好。

“当时是霍爷爷病重,唯一的遗憾是没看到霍云深成家,我们两家是世交。当时霍家父母来提亲,我父母同意。”

“可我们都不知道当时他有爱人,说实在的,他也是这场婚姻的受害者。我远走高飞,烂摊子留给他处理,我专心读我的书,什么都不管。”

赵西听懵了,疑惑地问道:“霍云深为什么娶你,跟他喜欢的人结婚不就好了?”

“我想过这个问题。唯一的解释是,他爷爷钦点我是霍家唯一儿媳妇。霍云深是他爷爷带大,他不想忤逆老人家的意思,再者说,霍家有可能知道那姑娘,只是不赞成他们在一起。”

江舒雅黯然神伤,“注定是一场失败的婚姻。”

“什么乱七八糟的,还失败的婚姻,霍云深喜欢她人就不该娶你,你们离婚,你顶个二婚去跟人家谈恋爱,他迎得美人归,还有了继承人,什么好事啊!”

“要你的时候拿你来当牺牲品,不要你的时候把你一脚踹开。”赵西气愤,“真不是东西。我们找他算账去!”

赵西越想越生气。

“可是……”江舒雅也不知该如何说了。

她慢吞吞地开口, “他没同意离婚。”

“我靠!”

赵西再一次骂道,“他他他……脑子有问题吧?我记得,在你们婚礼之后没多久,霍老爷就过世了。”

江舒雅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上一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跟亿万大亨谈个恋爱跟亿万大亨谈个恋爱顾眠眠|现言“小东西,你真甜。” 一次醉酒,她误惹了权势滔天的大人物,牛郎摇身一变成了至高无上的霸道总裁,宠她上天。 明明说好做一对有名无实的夫妻,结果婚后管这管那连家门都不让出,终于,某一天,沈小九忍无可忍走到他面前,“厉南衍,我们离婚!”“离婚?”男人不紧不慢地放下手中的工作,邪魅逼近她,“我们的宝宝不能没有爹地,而且,他还想要个妹妹……”
  • 盛宠,本少好高调盛宠,本少好高调羽西西|现言娱乐圈男神,俊俏的面容,桀骜的耳钻,男装好迷人,女装迷死人,谁会是她的裙下之臣? 矜冷低调的他不小心撞进了她的罗网后,从此黑化为狼,夜夜缠她;女人,来一朵掐一朵,男人,来一双掰一双。 ★ 掌权云家,出身高贵的云少爷是一个低调到没有新闻,传闻和绯闻的人。 有一天,云家人眼睁睁地看着洁身自好,冷漠矜持的少爷被一个叫洛晨的男人给一步步糟蹋了。 从此,云家低调的作风被这个洛晨打脸到鸡飞狗跳! 后来,云家人只能跟着少爷,把小狐狸少奶奶宠得无法无天—— 再后来,云家人惊恐地发现,自家少奶奶哪里是一个小狐狸,明明就是一个腹黑阴险,坐地为王的森林之王! ★ 女主异常强大,武力值爆棚,性格腹黑狡诈。 男主清冷强大,高智商加持,反洛晨者杀无赦! 写一个爱与被爱的故事,【无论你是谁,我都会在原地等你。】
  • 微雨有礼微雨有礼王初晴|现言车祸后失明少女微雨梦中偶遇清秀少年,身边并不时出现神秘的帮助,她痊愈后寻他却不见。“我一定会找到你。”
  • 盛世宠婚:小妻不乖要惩罚盛世宠婚:小妻不乖要惩罚时久儿|现言某夜,男人将她堵在床角,时安言戒备地看着他:“混蛋,说好的不会碰我。”男人勾起一抹笑:“时安言,你似乎忘了,你现在是我妻子,也该履行妻子的义务,不是吗?”一朝惨死重生,时安言发誓要将前世所受的一切加倍还给他们!可是,怎么就又栽在了他手上?!苍天呐,大地呐……(作者萌新,求轻虐~)
  • 你是我一生戒不掉的甜你是我一生戒不掉的甜千卿羽|现言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都说七岁岁定终身,这用来形容秦夭夭(女主)和顾之灼(男主)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小时候我罩你,现在换你罩我。”秦夭夭窝在顾之灼的怀里说。 顾之灼勾唇一笑,说:“罩你可以,代价总是要有的吧!” …… 暴力、傻吊女主秦夭夭,腹黑、傻吊偶尔还有些霸道的男主顾之灼,甜甜的恋爱故事就此开始……
  • 盛宠,本少好高调盛宠,本少好高调羽西西|现言娱乐圈男神,俊俏的面容,桀骜的耳钻,男装好迷人,女装迷死人,谁会是她的裙下之臣? 矜冷低调的他不小心撞进了她的罗网后,从此黑化为狼,夜夜缠她;女人,来一朵掐一朵,男人,来一双掰一双。 ★ 掌权云家,出身高贵的云少爷是一个低调到没有新闻,传闻和绯闻的人。 有一天,云家人眼睁睁地看着洁身自好,冷漠矜持的少爷被一个叫洛晨的男人给一步步糟蹋了。 从此,云家低调的作风被这个洛晨打脸到鸡飞狗跳! 后来,云家人只能跟着少爷,把小狐狸少奶奶宠得无法无天—— 再后来,云家人惊恐地发现,自家少奶奶哪里是一个小狐狸,明明就是一个腹黑阴险,坐地为王的森林之王! ★ 女主异常强大,武力值爆棚,性格腹黑狡诈。 男主清冷强大,高智商加持,反洛晨者杀无赦! 写一个爱与被爱的故事,【无论你是谁,我都会在原地等你。】
  • 星星红娘求爱记星星红娘求爱记大圆是宝贝|现言苦情男恋爱一败在败,偶遇神秘老头指点,华丽转身变为红娘,为有婚缘的各路星座男女配对,其间发生了很多可笑可叹、可圈可点的爱情故事。
  • 高中等会儿高中等会儿久登莲|现言五彩斑斓的高中生活留给了我不可磨灭的回忆,闲暇寂寥时我总会想如果当初我勇敢的迈出那一步。结局会是这样吗?
  • 重生隐形富豪重生隐形富豪知墨慕燕|现言好不容易重生,改变自己的命运,改变家人的命运,那是必须的!可除了赚钱,还有更好玩儿的事:投资科研,别人老想往天上飞,可洛宁恐高,不如去开发海底世界如何?
  • 顾boss追妻攻略顾boss追妻攻略凤等飞|现言九年前,他遇到小兔子 九年后,他救了小兔子 他开始了商业式追妻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