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52章 告白

”只不过,现在她还在纠结,摇摆不定。”

宁致远:“啊?那怎么办?”

丁玲:“凉拌!咱们呢就是个打酱油的,只能把机会给她,其余的,就让咱女儿自己拿主意吧。”

宁致远:“可是....”

“可是什么!这种事情你瞎操什么心!睡觉去!”

宁致远:“哦。”算了,儿孙自有儿孙福,就让他们自己选择吧。

一周过去了,宁静周末回家休息,到家后没有看到老爸老妈,以为他们是加班便没有在意,自己随便做了顿简单的晚饭,但是到了天黑也不见他们回来,这是怎么回事?

宁静打过去电话,拨通了好久才接听,“闺女啊!”老妈的声音传来。

“妈,你跟老爸在一起啊?”

“是啊。囡囡啊,你快来咱们小区附近的新开的那家餐厅,这里的饭超级好吃,而且这一会好像还要办什么节目,特别隆重呢,你快来!”

宁静:“我吃过饭了就不去了,你们好好玩。”

丁玲:“哎!不行!你必须来!我跟你老爹都等着你呢!你快点啊!拜拜!”

“哎!等等啊,我不想去啊,怎么这么霸道呀!”

最后宁静认命般地起身换了件衣服,去了老妈所说的餐厅,看了看周边大家建筑,宁静觉得有些不对劲,这都什么呀?不是说这有节目?这很热闹吗?热闹个屁呀!连个人影都没有,这么荒凉还不开灯,拍鬼片呀?

想着宁静便打了个寒颤,拿起手机准备跟老妈打电话,后面突然出现一个人影,“小姐,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妈呀!吓死我了!”宁静一下蹦得老远。

“对不起,小姐,刚刚吓到您了,我们店里停电了,不过马上就能恢复过来。”

宁静拍了拍胸脯,惊魂未定地看着一身服务员打扮的女生,“哦。”

“小姐您是在找人吗?”

宁静这才想起自己来的目的,拿起手机道:“对啊,我找我的父母,他们刚才打电话说在这里吃饭。”宁静一边回答,一边打着电话。

诶?电话怎么打不通了?

女服务员见状,忙体贴道:“那小姐跟我一起进去找吧,说不定就能找到了。”

“也只能这样了,可是...”宁静看了看漆黑的前方,“你们什么时候来电啊?”

服务员:“很快的,小姐不用怕,我们把手机的灯打开就好了。”

“那好吧。”宁静打开手机中的手电筒,缩着脖子跟服务员往里面走,越往里面走越觉得不对劲,怎么这么安静啊?这个时间点餐厅里的人应该很多啊,这停电了怎么两个说话的人声都没有呢?自己不会是被骗了吧?

正想着,前面的服务员突然不走了,扭头对宁静道:“小姐,请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马上就来哦。”

“诶!你等一下啊,我害怕呀!”宁静话还没说完,人就跑没影了,周边一片黑暗,宁静后悔极了,现在是走也不是,退也不是,宁静捂住脸蹲在地上。

忽然,啪嗒!一声响起,妈妈呀!宁静又被吓了一跳,宁静捂着双眼抱着头蹲在地上,等了一会儿,没有了声音,宁静深呼吸几口,将手指偷偷的露了一个缝隙,看到几道微光,宁静大喜,将手放下来,看到两串灯在自己的两边开来,形成了一条小路。

这是什么意思?是谁在恶作剧?还是老爸老妈?他们以前为了浪漫,没少搞这些,自己连带着被吓了好几次,想着想着宁静便火从心来,这下也忘记了恐惧,顺着灯亮的地方向前走去。

宁静走了一段路,见前方有一个巨大的心形摆台,至于是什么摆的她也认不出来,因为光线不太好,但她还是看清了心形里面的字,写的是:宁静,我爱你!

宁静?谁是宁静?啊呀!难道这是给我告白的?是谁呀?不知为何,宁静的心里多出来几分小期待。会不会是他?担又立马否定掉,他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呢?

而且,搞得这么惊悚!吓死我了!待会让我知道是谁一定骂死他!

“哒哒哒......”一阵脚步声从远处传来,宁静的心跳漏了半拍,会是他吗?

宁静眯起眼睛,待人走进,宁静看清来人后,惊讶地张大了嘴,真的是他?真是他诶!他怎么会,怎么会?

傅斯年捧着一束玫瑰花走到宁静身旁,用满深情地眼眸看向宁静,“宁静,我爱你,我们重功开始好不好?”

啊?这这这....怎么办啊?宁静使劲掐了掐自己的大腿根,试图让自己清醒,脑子好乱啊,想找个洞钻进去......

时间像是被停滞一般,两人谁也没有说话,傅斯年直勾勾地看着宁静,登着她的回答。

突然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声,“答应他!答应他!”

而后又出现了几个不同的声音,宁静扭头向周围看去,感情这还有观众啊,跟拍电视剧似的,虽然很浪漫,但是我真消受不了啊,不过,这观众的声音怎么有些二叔呢?好像是老妈老爸的声音啊?

待想了一会,宁静有些生气,肯定是傅斯年收买了他们,于是愤恨不平地看向傅斯年。

傅斯年接收到宁静的视线,温柔开口:“想好了吗?”

宁静尴尬地挠了挠头,“额.....那个......”哎!算了,该来的终究会来的,躲避也没有用的。宁静深吸几口气,缓缓道:“我觉得,我们还是做朋友比较好。”

听到这句话后,傅斯年的脸色开始变得难看,过了好一会儿,沉闷地说道:“我不要跟你做朋友,我只想你做我的女人,我一直都没有忘记过你,我知道我以前有很多不好的,但是我会改的,我现在把工作都调整了,以后我会有更多的时间来陪你。”

嗯?宁静惊讶地看向傅斯年,竟然能为了我做到这一步!宁静的心中有些动摇。

见宁静的态度松动,傅斯年紧抓住宁静的手,“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此时,宁静的心中有两个声音响起,一个是:快点答应他啊!另一个是:不要答应他!你别忘了你曾经说过什么?你不要吃回头草啊!你不要重蹈覆辙啊!

宁静在心中经过天人交战后,心下一狠,咬了咬唇道:“那个,我觉得我们不适合做情侣,对不起,再见。”说完,宁静不忍再看到傅斯年受伤的深情,逃也似的跑了。

留下傅斯年一人在原地悲伤。

待宁静走后,躲在下面看戏的观众上来,有白洁、傅琛、丁玲和宁致远。

宁致远同情地拍了拍傅斯年,“小子,对不住啊。”

傅斯年对着宁致远苦笑了下,“我不会放弃的。”

白洁上前鼓励道:“嗯,不要放弃,想当年,你爸也是追了我好几年,耍了好多花样我才答应的。”

丁玲和傅琛又安慰了傅斯年几句,傅斯年都只是苦笑,看着周边的布置,想起宁静刚才说的话,心里顿顿的疼,为什么她不答应?明明刚才都动摇了,难道她真的不喜欢我?可是丁阿姨都说她心里还有我的.........

傅斯年告别众人,神魂颠倒地回到家,躺在床上一蹶不振。

而宁静这边,回到家后也没有立刻回房,坐在客厅里等着老爸老妈。

没等一会儿,宁致远和丁玲回来了,看到宁静独自坐在沙发上,一副恭候多时的样子,有些心虚。

宁静撇了两人一眼,道:“好玩吗?”

宁致远装傻,“什么好玩不好玩的?”

宁静:“别装了,我刚才都听到你们两个人的声音了。”

演戏被识破,宁致远也就不再装了,直言道:“你为什么拒绝斯年啊?我看你挺喜欢他的。”

宁静:“谁说我喜欢他的?我不喜欢!”

丁玲在旁笑了起身,“喜不喜欢,你自己心里清楚,不用我们多说。只不过,我们好奇的是,你为什么要拒绝他?”

宁静烦躁地抓了抓头,“我现在脑子很乱,不想说那么多。”

丁玲却不依不饶地猜测,“难道你还在顾虑以前的事情?”

宁静默认不语。

丁玲叹口气道:“如果真的喜欢就不要纠结,有问题就说出来解决,不要留着以后后悔都来不及。”

说完便拉着还想说话的宁致远回卧室。

宁静坐在客厅里思考着,有问题就解决,不留着以后后悔?那万一在一起又后悔呢?哎,算了,脑子要炸了,不想了。

宁静照常在家休息了两天,周一回到学校。傅斯年可能是受到打击太大,这几天没有联系他,再学习看到傅琛,傅琛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宁静也没有理会他,反正大家的立场不同。

宁静有的时候偶尔会想起傅斯年,心里虽然还是会跳动几下,但是只要不见他,自己就能克制。

又一周过去了,宁静照常回家,这次她在家里看到了白洁。

白洁见到宁静,像是见到救星一般,激动地拉住宁静的手不放,声音中带着祈求。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肩膀肩膀花火英子|现言老天爷只对一间事情公平,就是每个人都会死亡,可我不抱怨。我被逼着辍学,被泼洗脚水,为父还债却遭债主算计,我的人生正一步一步的被逼向黑暗,我没有放弃,依然靠着自己的努力活出光明,我一直在做的就是做棵大树为家人遮风挡雨,面向太阳,用肩膀扛起一切。
  • 反扑爱豆反扑爱豆恬尘|现言迷迷糊糊的和爱豆结了婚,爱豆很暖怎么办,甜文哦
  • 我喜欢你愿闻其详我喜欢你愿闻其详独影楠珊|现言要说用两个字来形容封楠的童年,那必定是凄惨二字无疑了. 在得知自己活不过二十五岁时,并没有太多怀疑惊讶和伤心欲绝,只是淡定的说了一句:“得把所有事情提前了.” 只不过这颗从来都不会乱跳的心脏,怎么在遇见某人时就“扑通扑通”的乱了分寸呢. 最终,封楠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异性相斥,命格相克,天生冤家. 咱们帝某人却说那是:异性相吸,命中注定,天生一对. 甜文 女主高冷也逗比多马甲,男主腹黑也独宠多身份.
  • 爱之裂痕爱之裂痕南湖老妖|现言一切以爱之名的罪恶,都来自人心的贪婪不计后果的爱,彼此伤害的家人唯一剩下的,只有一片废墟绝望的人生不再有一丝阳光原来一切都可以不一样只是悔之已晚
  • 欢喜缠绵:蜜恋小霉女欢喜缠绵:蜜恋小霉女洛珊|现言慕寒觉得遇到白果,是他倒霉的开始。而白果却觉得遇到慕寒,是她幸运的开始。因为跟随了她二十多年的霉运突然之间都转移到了他身上。白果不厚道的想,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看来势必得紧抓住慕寒不放。*═—═—═—**═—═—═—*这是一个爆笑无码的爱情故事,也是一个倒霉女华丽逆袭的故事,还是一个高冷男最终变身忠犬男友的故事。喜欢的亲可以收藏、留言、推荐、月票以示鼓励;不喜欢的亲请不要拍砖。
  • 名门独宠:顾夫人会捉鬼名门独宠:顾夫人会捉鬼斗牛|现言一心重振家业的沈羡,某天开始突然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了,比如妖魔鬼怪,魑魅魍魉。 为了家门崛起,从此,沈羡白天上学演戏,晚上捉妖闯鬼地。 —— 女主:沈羡。【衰落的玄门世家女,学神,演员。】 男主:顾如禛。【世界第一财阀大少,京门顾氏的掌权人。】 —— PS:此坑不弃,有甜不腻,不喜勿进。简介无能请阅正文。 PS:风格依旧有丢丢复古。 PS:玄怪玄怪,非各种传统体系。 PS:不光谈情说爱,不喜勿进。 PS:不虐,无误会,甜宠。
  • 他的偏执狂他的偏执狂秦唐唐|现言他生来的使命,大概就是救赎她。 1. 秦姒是个小疯子,只有顾南鄞知道。 是他带他走出不断自我折磨的怪圈。 后来顾南鄞走了。 秦姒是个小疯子,所有人都知道了。 顾南鄞不在,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心魔,人前不再端的优雅,她把自己的暴戾展露人前,她疯的无法无天。 她只是,想他了。 2. 顾南鄞遵循家族安排,去了国外五年。 封闭训练,与世隔绝。 后来,一个叫暴君的人成了他与外界悄悄联系的枢纽。 从此他不断写信,托暴君寄给秦姒。 秦姒从未回过一封信。 他依旧不停歇地每日一封信,信中内容简单,只说了每天在做什么、吃什么,叮嘱她照顾好自己。 直到有一天暴君来取信时毫无预兆地下了雨。 她发了疯似的想要逃离,不想让他看见她失控的模样。 但他还是看到了。 顾南鄞终于忍无可忍,紧紧攥住了暴君的手,扯下了她的面具,将她狠狠地揉到怀里—— “我的好阿姒,你终于露馅了。” 「阅前说明」 1.女主是因为家庭问题刺激太大才导致不太正常,后面会好的。 2.男主和女主青梅竹马,男主是女主唯一的良药。 3.会有一些片段不合逻辑,逻辑为剧情服务,不喜欢的慎入坑。 4.女主是我亲生的,所以——没错,男主就是捡来的!
  • 十年青青十年青青芒果阿|现言学校时相遇的暧昧,到现实中的奋斗,和两个一生的朋友没有所谓的超能力,只有打破现实的努力与决心
  • 那一朵妖艳的罂粟花那一朵妖艳的罂粟花orange橘子|现言她初一,他初三,因为同学之间的玩笑,她跟他绝交,他黯然转学,她一直活在自责中,十四年后相遇,她已经暗恋上了别人,他再次伤心离开,一年后,她跟初恋分手,他从病床上拔了针头毅然回国陪她一起走出失恋的阴影,然后终于让她点头。但是世事难料,一场意外的变故让他不得不放弃坚守了十四年的感情,狠心的选择彼此不再相见,多年后的重逢,俩人是否可以再续前缘一切都没有定数。
  • 霸爱男神:牵引之家霸爱男神:牵引之家姬七月|现言他们都来自同一个家:Home-of-traction(牵引之家)。没个人都有着各自的故事,伤痛终是过去。放下过去,迎接新的未来!无论是平静背后的波折还是简单纯真的微笑,牵引之家与你同在!【如有雷同,纯属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