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0章 手刃

‘中年人’模样的陆烟客,瞳孔之中赫然迸射出噬人般的恶毒寒芒。空气中先是寂静的沉默,而后所有人的心中,同时炸起了一道惊雷。

尤其是乌合会大佬白一紫,闻言之后,震惊之余,猛虎一般的目光,已经牢牢锁住了索桥中间的陆烟客。

白一紫痛恨陆烟客太久。并不只是因为他的作恶无算,更有私仇在身。

大约十年之前。

白一紫与结发妻子有个小女儿,名为白雨洛,年方十五,出落的花容月貌,最惹夫妻二人疼爱。一次与随从外出踏春时,却莫名失踪,且查访多日后,都杳无音讯。

白一紫动用整个乌合会的力量遍访天下数年,才找到一些线索,种种迹象表明,小女儿的失踪,竟与那恶名满天下的陆烟客,有着脱不开的关系。

以往白一紫在得知陆烟客的踪迹之后,都会独自追杀,此事之后,几乎每隔两年,白一紫就会发出一道江湖绝杀令,号召武林正义人士前来西南,下场围猎陆烟客,不死不休。

两年前,也就是对陆烟客第五次的江湖绝杀令,白一紫率领的正义之士们联手布局,最后生把藏匿地点无数的陆烟客,逼到了落妖山以南,一座名为‘失魂岭’的大山之巅。

山巅飞鸟绝迹,众人三面合围,剩下的一面,是白云缭绕的万丈悬崖。

当时的陆烟客孤立无援,已然被围攻的身负重伤,又被人逼到了绝境,眼前只有死路一条,却在众人动手之际,南山鬼王陡然狂笑不止,然后说出了一个惊天的秘密-事关白一紫失踪多年的女儿。

他承认自己对那名叫白雨洛的年轻女子起了歹心,强行将其掳走,企图占为己有,可是中途又发生了些许变故,但白雨洛最后并没有落到他的手里。白一紫若是还想知道亲生女儿的下落,可以,但要答应放他一条生路。

一边是江湖道义,一边是骨肉亲情。

白一紫铁骨铮铮的一条汉子,最后还是选择了妥协,无奈的答应了陆烟客的条件。

只是随后的两年时间,直到现在,白一紫根据陆烟客提供的线索,遍访天下,也没能找到白雨洛的半点儿踪迹。

父女连心,他隐约感觉女儿还活着,可天下之大,就是寻找不得。

这让本就对陆烟客恨之入骨的白一紫,恨上加恨,认为对方欺骗了自己,才侥幸在那“失魂岭”捡了半条命。

此时陆烟客被林凡骤然道破身份,白一紫的怒火瞬间就提升到了顶峰。

先前他确实被陆烟客的易容术糊弄了过去,此时再定睛细看,心中立刻确认无疑。正是如假包换的南山鬼王。

两人交手多次,对彼此都极为熟悉,陆烟客可以改变容貌,可以隐藏周身的气机,唯一无法掩饰的,是他露馅之后,那股与生俱来的凶煞气焰。

就像一个人身上的特殊烙印,无论如何清洗,都抹刷不掉。

“陆老鬼!”白一紫一声断喝,“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寻。上次被你花言巧语的侥幸逃脱,这次看你哪里逃?纳命来!”

这是真正的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陆烟客眼见情势不妙,也没有时间再去质问林凡如何看破自己,前有大敌后有围兵,他索性凶性大发,老子死之前,也得拉几个垫背的!

索桥之上,情势大变。

陆烟客和白一紫,一正一邪,意气楼风雷帖分列第六和第七的半宗师人物,话不投机半句多,各展拳脚,霎时战到了一起。

薛也小声问林凡:“我们帮谁?”

林凡眯眼看着场中的激烈战局,一时半会儿也分不出胜负,闻言冷笑道:“一个江湖大恶,一个企图谋害于我,为什么还要选择帮一头?”他咬着牙,“两败俱伤才好,最后来个一锅端。”

薛也想想也是,便同林凡一起,坐山观虎斗。

------

半宗师间的战斗,让人大开眼界。

陆烟客打林凡的时候,心中难免有轻视之意,都是收着打,不会开始就全力搏杀,打白一紫却不一样,两人武道境界旗鼓相当,在意气楼风雷帖里,都顶半宗师之名,雷打不动了十数年,再加上多年来的相互缠斗,对彼此的了解之深,甚至更超过常伴身边之人。

故而两人的交手,谁都不会留手,各自起手就是自身的武道绝技。

落月挂惊鸿、神雕伏虎等诸多绝技,被白一紫一一使出。

这是林凡行走江湖三年以来,看过的,最酣畅淋漓的一场打斗。

没有绚烂的招式,没有相互试探,一出手,皆是直奔对手的致命要害。

两人的一招一式都很朴素,若是单独拿出来练习,都不会显得好看,奇妙之处在于,当两人将这些朴素的招式,拿来相互掣肘攻击时,就显现出了别样的风采。

陆烟客的功力稍逊白一紫一筹,这也是他在风雷帖上落后白一紫的缘由,但他胜在自己的轻功。快如鬼魅,疾若飓风。以己之长补己之短。

白一紫身法比不上陆烟客,但他胜在一个‘稳’字。如那不动明王,落地生根,以不变应万变,浑厚的内力罡气布满全身要穴,击之如撞钟。

两人打到后来,竟是在四周形成了一圈浓重的白色辉芒,在场的人中,除了林凡和先前提白一紫鸣不平的郑耀祖,勉强可以看到白芒之内,两道全力搏杀的飘渺身影,其他人里,包括薛也在内,也根本看不到半点打斗的情景,只能听到断续的吒喝之声,从白芒之中隐约透出。

可是林凡和郑耀祖,也只能是看个大概,至于战局之中,谁占上风谁又落了下乘,他们也瞧不真切。

尽管如此,林凡依然越看越心惊,难免想到昨夜的林间缠斗,若一开始,陆烟客就对自己全力出击,自己此刻哪里还有命在。

琉璃仙境中,他见识过白一紫‘落月挂惊鸿’的威力,恍若仙人降世风采绝伦。但白一紫心胸磊落,能有次造诣也不难理解。

可这陆烟客的功力,为何也能如此之高?

他与白一紫相比,就像武道的另一个极端,一个步步武道登顶,如大日悬空,照耀世人;另一个,既无前者的磊落胸襟,性情更是阴狠毒辣不容人,行事乖张且肆无忌惮,按理说这种人,武道早该步步向下才对,怎会日益精进不说,最终还占了一把半宗师的交椅?

随着两人交手时间的拉长,林凡渐渐咂摸出了一些味道,却在这时,索桥上的陆烟客和白一紫,各自在对方身上,互换了一拳。

两道无法言语的罡气波浪,以两人为中心,轰然向各自后方推去。

罡风拂面而过,众人心头大震,再看两人脚下的干枯藤蔓,尽皆碎成了齑粉。吊桥变成了虚名,连接深渊两端的玄黑铁索震颤不已,原本深入峭壁的索头,竟都有了松动的迹象。

而这互换一拳的代价就是,各自面色惨白,不受控制的吐出了一口精血。换拳即换伤。

萦绕在两人四周的白芒业已不在,天地清明,陆烟客和白一紫,各自脚踩铁索,不假思索,再次互换一拳。

这一幕,众人看的无比清晰,再各自互换一拳之后的陆白二人,再不似第一拳之后的身形稳如山根磐石,而是同时不由自主的,向后倒飞而去。

白一紫的身后,是他的兄弟、朋友,这些人里,功力最高的郑耀祖,立刻如大鹏展翼,迅速掠到半空,接住了身受重伤的好友。

而陆烟客就有些倒霉了,他的身后,站的是被他两次索命不成的林凡。

薛也还在犹豫要不要出手,林凡已经动了。

他的念头很纯粹,最好喝是仇人血,趁他病要他命,你都送上门来了,我哪有不收之礼。

他祭起了全身的功力,人在深渊上空化作了一道凌空残影,掐准时机,刚好在陆烟客出现在身形下方的时候,吐气开声,一脚重重踏下!

换作平时,这一脚对陆烟客并不致命,他甚至在意识到林凡出动后,还能双臂交叉,祭出了残存功力,硬憾了对方的这一脚。

可是他忘了一件事情,他的身下,是只剩下玄黑铁索的索桥,索桥之下,是寒风刺骨的万丈深渊。

陆烟客下意识想要伸手抓住铁索,他倒是抓住了,力气也用尽了,林凡之后的薛也也一脚重重落到了他的头顶。

“你给我下去吧!”

砰的闷响过后,深渊上空,薛也的声音还在回荡不停,陆烟客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云雾缭绕间。

一代鬼王,甚至没有来得及惨叫一声。

被陆烟客最后绝地反击了一下的林凡,这时才从高空中落回铁索。他原本想运转武玄经,给陆烟客来一下子,结果发现,体内一点儿动静也没有,还得用自身原有的真气。

这让他有些气馁,一时又迷糊了,感觉自己只是知道了武玄经三个字,其他的,简直一概不知。

好在最终的目的达到了,仇人陆烟客,作恶多端的南山鬼王,就此陨落深渊,从这里摔下去,铁定是尸骨无存的凄惨下场。

也算是对其一生事迹的真实描述。

林凡喝薛也相视一笑,彼此心照不宣,各自在铁索上稳住身形,然后望向铁索另一端。

被众人喂下伤药的白一紫终于缓过一口气来,好半晌,才从地上挣扎着起身。

但从面相来看,内伤之重,远超大家的想象,恐怕今日之后,追求多年的宗师之位,也要彻底沦为虚妄了。

可是白一紫的神情却快意至极,醺醺然,好比痛饮一大白。

他隔着铁索,对林凡二人抱拳道:“多谢二位小兄弟的助拳,手刃大恶,少侠之名名副其实!”

未曾想,林凡冷冷打断了他:“陆烟客的事儿完了,咱俩的账,还得重新算。”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天魔奇谈天魔奇谈筋饼豆腐脑|仙侠传说修炼之人突破之际,往往会有天魔来袭,夺其肉身道果。丹元派弟子江斐结成金丹之际,遇天魔夺舍,消灭了夺舍的天魔后,却意外“抓获”了一个奇异的“天魔”。我们的故事便由此展开……正所谓:丹成劫尽心魔生,六意归伏神通成。虽得真经百千卷,莫道仙途从此亨。顺则生凡逆则仙,仙魔人神道不同。都来此中悲欢事,尽在天魔奇谈中。
  • 星海天途星海天途宋长风|仙侠仙古中的外门杂役,星海中的星域公主!两者本无交集,但当公主逃难又加阴差阳错,杂役或许不再是杂役。????抬眼间,岁月化碎月,仙古灭往生葬,碎古又纪元。????闭目时,幻花飞花过,修天途道沧澜,星海几多年。??????新人新作,求各位看官爱护,求收藏,求推荐!
  • 重生校园:双面仙尊不好惹重生校园:双面仙尊不好惹影止|仙侠司芜因历劫轮回转世到了现代,指尖红线缠绕,只要站断它便能绝情断爱,重回天界。 在这之前,司芜却是需要收集信仰值,好早日成神,她步入娱乐圈成了万人仰慕的女神—— 谁也不知道她体内一魂双识,按照现代的话来说就是人格分裂…… 论上一秒还对你温柔以待的人,下一秒就冷嘲热讽是怎样的艹丹感觉? #仙尊她总是精分#
  • 仙道歌吟仙道歌吟清墟人|仙侠一个欢乐少年,一个沉默少女。一个寂寞守护宝塔千余年的落拓师傅,一段阳光的仙缘道途。一卷平淡文。落拓红尘,反复流年,哪知晓飘渺清音。罢休前尘,转投来世,愿求得仙缘几许。
  • 逍遥医圣逍遥医圣杀人名医|仙侠“我心有三针,一针医世人,一针护红颜,一针灭鬼神!”修真界逍遥医圣涅槃重生在屌丝宋笑身上,开始了一段医圣崛起之路。高冷女神找他帮忙,与纯情教师合租,青梅竹马长大的姐妹花竟然不让退婚?还有炼药成痴的天然呆美女,总是问几个萌萌哒的问题。宋笑只想一心杀回修真界,却不想,站在巅峰后。却已经独孤求败,红颜三千......
  • 一颗种子引发的血案一颗种子引发的血案东坡邪|仙侠=============种花种草种仙子,斗天斗地斗神魔。一颗种子,种出神通万千。一把戒尺,约束天下尺度。请关注这篇修仙种田文。=============
  • 深深寻仙记深深寻仙记岑欢颜|仙侠以失忆为开端,顾月深立志以符术闯出一条路。 女子又如何?符师又如何? 这个嘲笑女子该以夫为天的废物被真的打成了废物,那个嗤笑符师低贱粗俗的残疾被真的揍成了残疾! 人人都道顾月深是整个大陆上的一朵奇葩,以女子之身,以符术为基,硬生生地开辟出了一片天地。 更令人没有想到的是,昔日那个被人嘲笑无法修行的女子,却在某一天,持着她的本命,打肿了众人的脸。
  • 月下凝神之名震凡间月下凝神之名震凡间肖永泉|仙侠世上亦有仙,人为穷一生。世上亦有魔,入魔一念间。曾经异兽为乱的凡间被神秘人赐下重宝解救于水深火热之中,好景不长凡间又陷入内战,获宝者带领手下高徒再次化解凡间危难,但想不到这一切尽然是悲剧的开始,千年之期近在眼前大师兄凝血带着成熟冷静的凝月,愣头青凝雷,顽皮好色的凝宝三个师弟踏上了游历之旅,一路上有何等趣事呢,千年之期又是何等危机?一切的一切尽在月下凝神。
  • 我的一个仙帝朋友我的一个仙帝朋友徐幽然|仙侠一介都市祖安男孩,无意间救了异世而来仙帝,两人奇妙的冒险就此开始。
  • 千秋不易岁千秋不易岁南宫令云|仙侠沧海桑田,千秋万载。 家国万里,谁来肩负河山?红颜枯骨,唯有真情不败。 谁谁都虐结局不虐,哪哪都甜作者不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