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1章 岱公子

“柳承平,这可是飞云峰一月一次的大集市,你确定不去看看?”

万剑神宗内门练武场中,一个黑衣少年一边用白布将手中的剑裹上,一边询问旁边依然还在练剑的少年。

练剑的少年摇了摇头道:“沈岱,你要是将你这玩耍的心思都放在修炼上,以你的天赋恐怕早就晋入蜕凡了。”

“行啦,行啦。你不去那就不去,我就先走了,你是剑痴我不是啊!”沈岱摆手说道。

柳承平听到这话,嘴角微扬,带点宠溺的摇摇头,早已习惯沈岱的说话方式。

“咚...”沈岱食指与大拇指摩擦,发出声响。

“啁...”站在练武场一旁的一只青白相间的大鸟听见响声,嘶鸣一声朝着沈岱飞去。沈岱见此脚尖轻点地面,向上一跃,恰好坐在大鸟身上,左手轻拍大鸟脖子道:“追光,去飞云峰。”

大鸟轻鸣应道后,如箭离弦朝着东边飞去,不过半刻已到数十里之外的飞云峰。

飞云峰,万剑神宗三百六十峰之一,因其峰主白羽喜好稀奇之物,多有万剑神宗弟子聚集在此献宝,希望受其赏识,一步登天。长此以往,竟成了万剑神宗远近有名的交易集市,对此飞云峰主不但没有阻止,反而向集市上摆摊弟子收取灵石,并派遣飞云峰弟子维持秩序。

“这是“青白鸾”?传闻中有妖仙青鸾的血脉,一经成年便是开灵期的妖兽,虽然现在看其尚未成年,气息不过明魂期,但也是少见。不知那上面所载是那位大人物。”

追光还未降落,四周摆地摊的弟子就已议论起来。

“这位你都不认识?这可是我们内外门弟子中的风云人物啊!”旁边穿着一身外门弟子服饰的青年接道。

“师兄可是知道这是哪位大人?师弟我最近才入神宗,却是不知这是哪位大人。”之前感慨的那弟子一听,正色问道。

“既然你叫我一声师兄,我也就给你说说。”身穿外门弟子服饰的青年顿了顿气:“这位出身大宁王朝八大世家——沈家,是沈家家主唯一的嫡子。并且从小便展露了极高的修炼天赋,五岁修炼,现今不过十六,已是练气九层的好手。”

“怪不得能以明魂期的青白鸾为坐骑,不但是望族出身,自身天赋也如此出众,不过十六已是练气九层,想想我已十八不过才练气六层,真是人比人气死人。”那弟子摇了摇头,做叹气状。

“咳咳...”

沈岱落定,见那两个弟子还在讨论自己,右手做拳,在嘴边佯装咳嗽。

“师兄见谅,师兄见谅......”两个正讨论沈岱起劲的外门弟子听见咳嗽声,连忙告罪。

“无妨,下次讨论可以,不过可别让我听见。”沈岱自然也不会因为几句讨论便和其一般见识,从小到大这种讨论几乎时刻伴随着他。

“这个月飞云峰大集市似乎比往月规模稍大一些,说不定还真有一些好东西。”

整个飞云峰山顶大约有数里方圆,平整的石板路约有三四里长,一直延伸到飞云峰主的道场。石板路两旁便是各个弟子摆的小摊位,因视野开阔,一眼即可扫完整个集市。

“黑羽鳞,炼器好材料这里应有尽有。”

“聚气丹,回灵丹,血炼丹......价格实惠,修炼历练必备啊!”

各种叫卖声不绝于耳,让沈岱仿佛回到了大宁王朝都城东十三坊一般。

他嘴角微提自嘲一笑,向着集市深处走出2里左右,在一处摊位停下。

“咦,岱公子来了。今儿个可是有不少好货,岱公子您尽管瞧。”摊位老板中年人模样,脸型较尖,配合嘴边八字胡,十足奸商长相,见到沈岱一来,立刻起身拿出好几样东西向前一递。

“燕拔毛,你这几样东西就想糊弄我?这里面可是连一件上品级的东西都没有。”沈岱随意拨弄了一下这几件东西,回道。

沈岱跟燕拔毛打交道两年,早已知道他是什么人,那可是十足的奸商,燕拔毛的外号都是因“雁过拔毛而来”。最出名的就是将一个毫无用处的异物以二十块灵石卖给归一神朝来拜访飞云峰主的一位大人物,最后差点命丧那大人物之手,幸得飞云峰主相救才逃的一命,不过还是没有改掉那视财如命的性格。

“我就知道这些东西上不了岱公子您的法眼,你看这如何?”燕拔毛讪笑着又从摊位上拿起一样东西。

“这东西可是从一位大修士的洞天遗址中盗出来的,为了盗这东西,可是连金丹期修士都不止死了一个。”

“你少骗小爷我,金丹期修士都能陨落的陵寝,那洞天主人生前不得是筑婴期修士?凭你也能弄到?”

沈岱一脸不信,边说边将燕拔毛手中金黄色竹简接过来。

手一触那竹简竟然略带温热,毫无竹简冰凉的感觉,心中更是突然有一个声音暗示他一定要将其买下来。

沈岱心中一动:“这竹简哪怕不是筑婴期修士所留,也绝非凡物,怪不得这燕拔毛说的信誓旦旦。”

“这小玩意还有点意思,多少灵石?”

“本来这玩意最少我也得卖三十灵石,不过岱公子你要的话,二十灵石拿去便是。”燕拔毛见沈岱对这东西有兴趣,顿时来劲。

“二十灵石?燕拔毛,你这拔毛拔到我头上了?这玩意我不管你是不是从筑婴期修士陵墓盗出来的,我不过是看其新奇,想收藏罢了。”沈岱在燕拔毛这可是常客,对于他喊价早已过滤。

“那岱公子你出多少?”燕拔毛收了收手,又是一声讪笑。

沈岱左手一伸,比了个三,道:“三块灵石!”

“行,三块灵石,岱公子您拿走。”沈岱刚说出口,燕拔毛赶紧应下,一副生怕他后悔的模样。

“得,又被你算计了。”沈岱见燕拔毛应得这么快,那还不知道又被摆了一道。

“嘿嘿......感谢岱公子照顾生意。”燕拔毛又是招牌式奸笑。

沈岱将竹简往储物袋一放,故作生气样,继续向附近摊位逛去。逛了半个时辰,方才离去。

上一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三界英雄录三界英雄录排骨仙|仙侠简述:吴忧被奸人所害落入冥界,因辱骂卞城阎君黄巢被判处炮烙之刑,在京观大狱绝望之中得到义军解救,幸亏好汉赵毅相助找到已变成厉鬼的女儿吴笑。在孤幼园里,吴笑失手打碎蒿里相公的七彩琉璃盏,吴忧无奈之下只能投身修罗场做了帝君殿斗奴。修罗场厮杀残酷激烈,吴忧幸而遇见李青木,他两个意气相投,携手应战,各路英雄就此展开一段波澜壮阔的传奇故事。有诗评道—— 逍遥赋 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物可报天。始皇东游求长生,汉武西征不归田。 周郎诸葛长歌行,赤地千里尽硝烟。黄巢唱罢菊花赋,冲天杀气透长安。 闯王又提青锋剑,三桂尽献山海关。寸头百姓蜂拥起,尸积累累报平安。 耆寡孤啼无所依,王公金帐对爵酣。枭雄英雄争来辩,血盈江湖无人担。 功名财帛使人醉,美色佳肴更生欢。笑谈多少风云事,不见刘曹心不甘。 王旗所至无乐土,青书埋骨辨忠奸。孤身远去三界外,逍遥国里逍遥仙。
  • 穿越之公主锋芒穿越之公主锋芒你家的小猫|仙侠24世纪的医学博士林嘉琪在做青春柱颜药时不幸穿越到秋水国刚降生的公主身上。 刚出生就被安上灾星的名称,从小不被人待见,宫中只有皇兄疼她。 直到皇兄去世 玄灵大陆,矗立七大国。分别以凌云国为首,秋水国仅次,奇巧国,风芜国并列第三,兰云国位列第四,艾香国,海南国位列最末。 七大国相互制衡。相传在几百年前。魔族与人族大战,人类损失惨重,后来出现了七位修仙人合力将模组角逐封印。将各自的武器封印在七大国,上山建立了云山派。 近年,各国国师推算出天下将大乱。云山派掌门知晓魔族教主封印即将解开,便广州弟子。
  • 祖宗还在祖宗还在凌晨一点红|仙侠有这样一个家族,他们无论是抢夺资源还是抢亲都带着祖宗的牌位,无往不利,所过之处,令人闻风丧胆,鬼神惊怕。 本文讲述的是一位元婴老祖死后才发光发热造福子孙后代的故事。
  • 我武维扬我武维扬酥计大将军|仙侠方梦白中大奖,却被一张彩票带穿异世大陆。 天庭坠落数万年后,人道牢牢占据中土,妖族默默寻求复兴。 有魔道修士挂羊头卖狗肉,寻机兴风作浪,有无双剑客御剑青冥,剑气纵横万里。 于是,方梦白只身闯进了这个神话般的世界。
  • 第一次修真大革命第一次修真大革命心海漂流瓶|仙侠一场激烈的革命,改变了整个修者大世界的命运。随之而来的,是一个又一个世界在修真大联盟的战舰下颤栗。魔族,仙族...一个个曾经无比高贵的种族,尽皆颤抖着跪伏在修者们面前。
  • 王魔仙奇幻寻宝记王魔仙奇幻寻宝记Vampire_C|仙侠自古以来,仙魔两界,女娲造人,巫族的预言,皇宫里的尔虞我诈从未停过,是什么让他们让站在了同一个立场呢?预言显示,得禁书得天下,是造福百姓还是生灵涂炭民不聊生?杨翼拥有着一股生以来的力量,陈国世子,出生时天降神剑。力量到底是从何而来呢?唐雪,巫族女脉,住于传说的桃林,懂巫术。刘宁,刘国群主,祖传神鞭。阴差阳错,一同旅程遇怪事,交友同游,生死边缘的爱,无法相信的身世。这一切发生在他们的身上,后来又会怎样?他们收集神器,来开启禁结界得书。到底他们谁是救世主还是灭世王,爱是有多贵,选择谁以及站在哪一界?【想知道请读!作者我来自遥远的地方,如有错字,用的地方不对,请别介意!】
  • 猪八戒重生记猪八戒重生记段人生|仙侠“苍天呀,大地呀,你们终于睁开眼了”猪八戒对天狂呼,因为他竟然重生了,最重要的是他获得了一本书《西游记》,知晓了自己的下辈子了。猪八戒重生了,他还会投错猪胎吗?当然会,可是他还会西天取经吗?答案还是当然会!可是你要是问我,猪八戒会错过嫦娥妹妹吗?那么纯洁美丽的仙子,你们舍得吗?弱水妹妹,这么有爱萌妹的妹子,猪八戒出家了当然可以推到!高老庄,我老猪来了,高妹妹,你等我!“猪八戒,你六根未尽,不能入我佛门,念你保唐僧取经有功,就赏赐洞府一座!”如来坐在灵山,大雷音寺中,念念有词道!“嘿嘿,如来老家伙,还是你了解老猪我,没事,老猪的弱水妹妹还等着我,就不奉陪了,告辞了!”猪八戒笑了一声,在大雷音寺之中消失了。
  • 拯救师尊那颗寂寞的心拯救师尊那颗寂寞的心初酉|仙侠一个是被迫走上修仙路的少女,积极向上努力奋斗。 一个是站在修仙路终点的大佬,空虚寂寞乏味枯燥。 啊,这是一个拯救与被拯救的故事。 你问我拯救的是什么? 当然是花季少女拯救巨龄老人家那颗蠢蠢欲动向往爱情却又不可言说的心啊!!!
  • 妖禅妖禅飞雨绣春|仙侠道门弟子,跳崖之后未死,反得禅门传承,自此发宏愿,誓要做那天上天下,唯我独尊!
  • 生筱行生筱行吃货的包装|仙侠一生的悲伤,也是一世的过往 诺今朝一日,谛许三千,便随之而去。 情,总是一种缘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