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5章 黑蛇!密室!极夜真人!

光影如同一幅辽阔的画卷,此刻纤毫毕现的展现在叶秋的面前,只是画面演示极快,叶秋一眨眼的功夫,画卷内容便已经度过了将近三分之二,叶秋心里一急,暗叹一声,莫非自己还是看不到内容?

就在叶秋这个念头出现的下一刻,画卷彷佛感知到了他的想法,演示的速度突然慢了下来,虽说还是很快,但是叶秋已经能感知上面的画面了。

“嗯?这莫非是一处暗室?”

叶秋疑惑的看着眼前的画卷浮现出的画面。

一处灯火昏黄的密室之中,一双皮包骨头的枯槁双手出现在画面之中,这样的一双手,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死亡。

叶秋在看清画面内容之后面色有些怪异,倒不是对这画面内容感到有何不适,而是这古怪的一双手竟然给了他一种奇怪的熟悉感,彷佛曾经见过一般。

只是叶秋思索之下,也没想到这手掌自己到底何时见过,莫不是只是自己的错觉?

叶秋如是想到,并没有仔细追究下去。

画面没有停滞,继续流动,那双手在不停的晃动着,不时的手腕翻转,一样样模糊的物件便出现在那双干枯的手掌之中,然后又被甩开到一旁。双手虽然干枯,但是动作很快,看不到丝毫凝滞,可想这双手的主人有多么的忙碌,就好像是生命即将到达尽头的恐慌与忙碌。

“储物袋?修行者?”叶秋看到这一幕,眼神一眯,像是联想到了什么,心底隐隐间涌现一股子寒气。

就在这是,画面上突然强光一闪,似乎是一旁发生了什么意外情况,叶秋眯起眼,让眼睛舒服一些。

强光过后,那双干枯的手掌之上似有点点黑灰落下,看起来有些邋遢。

那双干枯的手掌似有些意外与愤怒,短暂的愣神之后,便用力的握紧,根根青筋从干枯的死皮下浮现而出,可想而知这双手的主人对于刚才的意外有多么愤怒。

画卷只有画面,没有声音,但是看着那双干枯手掌间不停闪烁的光芒,以及四周墙壁不停的破损显露一个个大洞,可想而知其主人的愤怒,同时也从侧面显露了此人的境界高深,只是令叶秋不解的是,这人越发的提供给叶秋一种熟悉感。

这人到底是谁?

没过多久,画面中的那双手用力一挥,整个画面顿时模糊不清,等到画面再次清晰之时,依旧还是那双手,只是四周明显明亮起来,身边不再是昏暗的墙壁,而是裸露的地皮与灰白的石块,这里像是一个没有生气的山脚。

这一次画面彷佛是跟随着双手主人的视角展开,只见画面四处巡视一番,接着似是认准了一个方向,此人身形一动,片刻后便出现在一处悬崖边。

说是悬崖倒也不是很准确,确切的来说应该是一个深不见底的坑洞边,这坑洞四周黑乎乎的一片,像是被大火焚烧过后,而且坑洞之内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线路,在这线路之中,燃烧的更为严重,便是那地皮土壤都被烧光,深深向下看不到底。

线路虽然杂乱,但是似乎并非随意而为,而是有着某种韵律在其中,叶秋起初没有当回事,但是等到他发现其中的不对劲的时候,画面随即一转,看向了坑洞中心,那也是这些线路交汇的中心处,那里隐约间似有什么东西存在。

干枯的双手,掌心朝下,轻轻一抓,地面黑灰的碎石便腾空而起,落入手掌之中。

手掌握住碎石,轻轻摩挲着,似在感受什么,紧接着不知是不是叶秋的错觉,他看到那干枯的手掌微微颤动,摩挲的动作也随即停下,手掌中的碎石在重力作用下缓缓落下。

手掌的主人似乎回过神来了,叶秋眼前的画面随即转向前方,那里是坑洞的中心。

画面又是一阵模糊,再次清晰之时,此人已经来到了坑洞中心,画面的视角也再次改变,此次是出现在那人的身后。

只见画面之中是一个浑身罩在黑袍之下的人,他的脚下有一坨黑炭般的物什,从叶秋的角度看去,那似乎是一个人形。

“被烈火焚烧过后的尸体?”叶秋脑海中猜测着,继续看向画面。

黑袍人似是弯腰蹲下了身子,像是对着尸体在做些什么,只是画面被黑袍人完全挡住,看不到其身前的模样。

黑袍人摩挲了半天,似是发现了什么,紧接着四处转头查看着,像是个发现了宝藏的盗贼。

见着四下无人,黑袍人大手一挥,一道黑衣凭空出现,将尸体尽皆盖住,然后尸体腾空而起,漂浮在黑袍人身旁,黑袍人伸出一只干枯的手掌,一把将其抓住,接着身躯一颤,瞬间消失在原地。

画面就在这时变黑,好久没有反应,叶秋本以为画卷到此结束,不过等叶秋仔细看去能发现偶尔会有一丝亮光闪过,看来并不是画卷内容结束,而是画面之中是一处没有光亮的地方,画面依旧还在,所以叶秋耐心的等了下去。

似是过了许久,甚至叶秋都以为这画面已经结束,之前只是自己的错觉之时,一道光亮打破了幻想。

叶秋凝神看去,只见一道门户开启,些许亮光透过门户射入屋内,驱散了部分黑暗,一道黑袍人影似有些急切的走进了屋内,叶秋透过光亮发现屋内一直蹲坐着一个人影,同样的黑袍加身,加上那昏暗的环境,所以看不清楚这两人的具体样貌,但是叶秋心里明白,这两道人影便是干枯双手的主人以及火烧坑洞的那具黑炭。

只见黑袍人走到黑炭之前,焦急的手舞足蹈着,手中光影不停闪过,同时黑炭身上如是回应一般与其呼应着,见到这一幕的黑袍人身躯明显颤抖起来,像是一个抖落的筛子。

黑袍人兴奋的似要发疯,手舞足蹈片刻后像是想起了什么,赶忙快步离开,走出了屋子,或许是走的急了些,门都忘了关。

叶秋看着眼前的景象,不知道为什么,心中那熟悉的感觉越发的蓬勃而来,有个念头如同缺氧的鱼儿,疯狂的涌动想要冲破他的脑海束缚。

叶秋的额头不自觉的冒出了冷汗,他隐隐间猜到了什么,只是自己不敢相信,他需要证据,需要一样东西,他猛地抬头看向了画卷,意图找寻那熟悉的存在。

借助透过门户的那几丝灯光,一道蜿蜒的幼小阴影出现在画面之中。

“这!!这是!!”

叶秋眼中惊恐之色缓缓浮现而出,像是一只面对雄鹰利爪袭来的无助的兔子。

那阴影……像是一条蛇,那就是一条蛇,一条美丽的幼小的黑蛇。

他终于看清了,看清了这画面记载的一切,他也终于想起了一切,想起了这画面所记载的一切。

这画面中的一切,都是他自己的经历呀!那幼小的蛇影就是火山密室与自己亲近的黑蛇,那干枯的双手不就是那大限将至的极夜真人?那蹲坐在地上被黑袍笼罩的黑炭,除了他叶秋还能是谁?

原来自己刚才看到的画面就是自己?

叶秋心中泛起滔天巨浪,一时间似是失去了意识,嘴角不知在呢喃些什么。

“等等,不对,那极夜真人明明说我是从海边漂流而来被他捡到,但是这画面之中却是显示我是在火山密室不远处出现的,这两者到底谁是真,谁是假?而且,有关自己的画面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这里可是时空裂缝啊,是修仙界大能束手无策难以探明的绝地啊!”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皇极破天皇极破天韭菜炒蛋|仙侠一场败仗,让他从威风凛凛的太子沦为了通缉犯,被亲兄弟篡位的他万念俱灰!寻死时,一个伤重垂危的仙女却自天而降落在他身边!一个金色的书页,改变了他的命运!入宗门,斩妖狐,获得神秘功法,从此便一路披荆斩棘!当他学成归来,能否顺利复仇?又会有什么样的阴谋和隐情在等着他……
  • 校园风流霸王校园风流霸王之白|仙侠一个重来不认真听课的优等差生,却意外得到了天庭文武双曲星两位上神各一半的资智。于是,文能和鲁迅匹敌;武能超张三丰。这样的一个人,进了大学校园,会掀起什么样的狂潮呢?
  • 仙剑永恒仙剑永恒夜色翊歌|仙侠造化大千,是为仙;荼毒天下,是为魔。一个普通的修行之人,因为意外得到一枚“噬灵珠”而招来灭门之祸,九死一生脱险的他发下誓言,穷尽一生也要洗雪仇恨。宝物有灵,脱胎换骨,且看他手持三尺青锋,穿梭在仙魔之间。
  • 虹炎断念虹炎断念幻影楠宗|仙侠涌流出的清泉变得如此混沌不堪,夕阳与落日不在交辉,白昼与黑夜尽无任何光芒,剑挥出的不在是血流,乾坤如何能转换时空,是时间在停止,还是空间在转移,人类出现的问号尽无法从现实得到答案,或许是魔,或许是仙。仙侠版LOL前所未有的故事为你解开谜题。
  • 烈火青烟之黄大宝传奇烈火青烟之黄大宝传奇萧木羊|仙侠小妖黄大宝不情不愿地走上了修仙路,好男儿当上天入地,自由自在。尝人间百味,品七情六欲。待他日归来,与君把酒言欢,纵情高歌。
  • 我的修仙靠复制我的修仙靠复制流水空山|仙侠恭喜你喜提‘无敌复制系统’,只要有积分就可以复制一切。 极品灵根,复制。极品丹药,复制。极品法器,复制……
  • 剑杀剑杀闻花不语|仙侠他死于剑冢,又生于剑冢。走进前,他令人欺辱,走出后,他傲世苍穹;生前,他胆小懦弱,生后,他无所畏惧。剑,那是什么,只要我在这里,万物皆没有资格称之为剑。
  • 剑仙灵决剑仙灵决是筱阳呀|仙侠传送至未知大陆,组建势力让世人皆知,问顶世界顶峰。
  • 云动大荒云动大荒南明有鱼|仙侠万族林立,妖魔横行,只有强者才能掌控自己的命运。这便是大荒!一个从来没有神灵的世界。云岑,一个来自小小渔村的少年,却背负着不同寻常的身份和命运。他并不想改变这大荒,只想用手中之剑证明自己。穿越者?他完全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这个词却一直伴随着他,仿佛两个英雄的宿命。云岑以剑指天,不屑一笑:“我从来不信宿命!只要我参透了手中的剑,明白了自己的心,便是神灵!”
  • 天命灵界篇天命灵界篇旺旺血饼|仙侠尘归尘,土归土,今时忘昨日,来日方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