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0章 讨债 遇害 坐车

“就你这样子能害死我弟弟,收起你那可怜套路,我虽然不了解你,但是我还是挺了解我弟弟的“男人抬起头,目光锐利、嘴用上扬。美乐看见男人的面容愣在一旁,有着和朱齐皓的一样的脸。“你...你是人还是鬼“小天问出了美乐想问的问题。“我当然是人,被你们害死的那个是我弟弟,很意外?像你们做这种买卖的人不都是要查清楚合作方的身份才能合作吗?怎么他还有我这么个哥哥你们都没查到吗?”男人一脸鄙示的看着孙一义。“那你是?”美乐小声的询问。“我是他的哥哥朱世豪,至于我是干什么的你们不用知道,我今天来主要是问问你们,为什么害死我弟弟?”朱世豪冷静平和的态度。“他是警察,在我们这行里他必须死,不然,就是我们死”孙一义现在的态度与之前判若两人。“警察?你们连我这个哥哥都没查出来,现在人被你们弄死了,你告诉我说我弟是警察,你说我能信吗?”朱世豪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这,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孙一义突然态度变得强硬。“嗯,这才像点样,做长辈就要有长辈的样子,像刚刚哭哭啼啼算怎么回事,我今天来很简单,不考虑原因,杀人偿命,至于你回去好好改造,要是在敢做那东西出来害人我就剁了你的双手”朱世豪走到小天身边话语中有种狠劲,可脸上的表请却平静的很。“剁就剁,我不怕,但是你要杀了我叔叔,只要我活着一定不会放过你,无论你多么强大”小天双眼充满怒气,直直的看着朱世豪。“好,我等着,你一定要来啊!三儿,我们走,把他和她都带走?”朱世豪指指孙一义又指指美乐。“喂,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只是这里的客人,今天就要离开了”美乐的话说完,小天上前推开那个叫三儿的男人。“她你不可以带走,她什么都不知道,放过她吧!”小天语气中带有请求的意思。“看来她对你很重要,剁手你都不怕却为她求我,那就把她留下吧!”朱世豪说完向门外走去。“我们现在怎么办?”美乐询问小天。“我也不知道“小天一脸迷茫的表情。两人相拥互安慰,小天不经意间看见二楼的角落里有个人影,那是一个人在举着一把刀,小天顺着刀方向看去。“叔叔“小天大喊一声,推开美乐直接奔他叔叔跑去。朱世豪听到一声大叫回头时已晚,男人的飞刀已出,小天的速度也没赶上刀的速度,那把刀准确无误的扎在孙一义后背心脏的位置,扔刀男人想跑,三儿一枪毙命。“叔叔,叔叔,你要挺住,别扔下我一个人”小天哭的伤心欲绝,孙一义眉头皱了一下昏死过去。“求求您救救我叔叔吧!只要能救活他让我干什么都行”小天在一次请求朱世豪。“干什么都行?”朱世豪询问的语气。小天没说话重重点点头。“我要带她走”朱世豪手指着美乐,眼神看着小天。小天没说话眼神凝重的看着美乐。那眼神中有万千的不舍得,转回头小天看着朱世豪心想:现在的自己给不不她任何的承诺,自身都难保又怎么能护住她,看这朱世豪虽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也不像坏人又很有势力,至少能保证宝儿的安全。“别再难为他了,我跟你走,只是我想问一下你要怎么处理小天?”美乐实在看不下去了,我的路我自己决定怎么走,不用任何人替我做决定。只是眼下要救小天必须得跟朱世豪走。“怎么处理?他的死活与我何干我要的是孙一义又不是他”朱世豪的态度蛮横。美乐没说话狠狠瞪了他一眼心想:真是亲兄弟,说起话来都是这么噎人。“那这人你救不救?”美乐急了说话声音大了点语气也不是很好。朱世豪皱皱眉,看一眼杨千。杨千上前查看。“有的救”杨千说话简洁清晰。“小天你跟我们一起走吧!你叔叔也需要人照顾,他现在伤的这么重,你离开他能放心吗?”美乐语气温柔,句句都体贴到位。“那好吧!只是”小天看着朱世豪。“终于看到我了,这事”朱世豪的话还没有说完。“这事就这么定了,快走吧!指不定一会儿又会出什么岔子”美乐说完刚走三步,电话响了,所有人分分都自然的看了一下自己的电话,最后目标锁定在扔飞刀的杀手身上。朱世豪让手下的人接听。“喂?”手下人看到朱世豪的指示。“事情办的怎么样了?”电话那头一位年轻人的声音。“任务完成”话语简短干练。“好”说完年青男人挂断电话。“千,一定要救活孙一义,我要知道打电话的这个男人是谁”朱世豪说完离开。美乐一看朱世豪走了,紧随其后。“喂丫头,你干什么去?”袁里拦住她。“咦,你什么时候来的?”美乐毫不客气的对袁里拍拍打打的。“我一直都在,只是你没有注意到我”袁里说的还挺委屈。“呵呵,不好意思啊!我们赶紧走吧!他都走没影了”美乐抬腿就要去追朱世豪。“等一下,我们不和他一起走,他还有别的事情要办,先走”袁里拦住美乐。“哦”美乐听话的站在小天身边。袁里忙里忙外的,杨千从头到尾都在照顾孙一义,终于一切都准备好,众人走到大门口,袁里一眼看见朱世豪的车也停在车队里。“大哥,你怎么还没走?”袁里小跑过去。“我走了车不够”朱世豪拉下车窗。“哦”袁里开始分配人上车。“美乐,没地方了,你去大哥的车吧!”袁里说完看一眼朱世豪的车。“为什么?我可以和你们挤一挤,不然我可以跟你换换”美乐不情愿的说。“不行我的车上有孙一义,你看护不了,算来算去就你去大哥车最合适,大哥的车舒服还干净,适合女孩子”袁里说了一大堆的原因。“可是,他是朱齐皓的哥哥,我”美乐小声的嘟嘟囔囔着。“没事,你别害怕,大哥人很好的,只要你不惹他就没事,乖乖的坐着就行去吧!”袁里边说边把美乐推到朱世豪车的旁边。美乐在车门前晃来晃去,朱世豪就坐在车里看着外面晃悠不停地美乐。电话响了。“可以出发吗?”袁里的声音。“走吧!”朱世豪简简单单回答。美乐眼看着一辆辆车从自己眼前开走。“干什么呢?快上车啊!”袁里从车里探出脑袋大声喊着。美乐低着头站在车门前。“你这是面门思过呢还是要准备马拉松比赛啊!现在就等我放枪呢是吧?”朱世豪有点小生气的拉下车窗冷言冷语的说。“不是”美乐像犯了错误的孩子一样回答。“不是,还不上车,等我下去抱你上来吗?”朱世豪话音还没落已经起身准备要下车。“不不不,不用了,我自己来”美乐想都没想慌慌张张的从朱世豪这边的车门上车,废了好大的劲才从朱世豪的身上挤过去到达自己的座位。朱世豪非常无奈的用手指点点美乐无言以对。美乐还在不清醒的状态。“米小姐,其实你从这边的车门处上车会比较简单些”开车的司机看不下去了。美乐转头看看自己身旁的车门,闭上眼睛脸上的表情后悔的要死,在心里已经骂了自己千百遍蠢。“走吧!开稳点”朱世豪语气平和。车里静的可怕,美乐紧张的双手紧紧的握着。“你怕我?你也这么怕我弟吗?”朱世豪的态度好多了。“你弟?你们我谁都都不怕”美乐嘴上虽然这样说,可根据她说话的态度和肢体动作已经出卖了她自己。“嗯”朱世豪嘴角微微一笑,美乐自从上了车就一直低着头,也不说话。“你怎么一直低头?不敢看我?”朱世豪看她一直这样的低着头,忍不住想问问原因。“你长得又不丑,我怎么会不敢看你,再说了一直盯着别人看是不礼貌的”美乐抬起头看着前方。“你懂得什么是礼貌吗?打断别人说话,替别人做决定这也是你的礼貌?”朱世豪漫不经心的态度。“我刚刚就是冲动了,我不是故意的,可是你半天也不给个明确的说法,我一着急就说了我想说的话,对不起大哥,我错了”美乐这承认错误的态度让朱世豪非常满意。“回来我会安排你回国,安全送回家,这也算是对小皓的一个交代,替他完成心愿”朱世豪闭着眼睛语速缓慢。话音刚落就听到哭泣抽搐的声音。睁开眼睛看见美乐的眼泪一双一对的往下掉。“你怎么了?”朱世豪不明白的皱着眉头。“我想他,很想他,他每次都是不声不响的就走,但总有一天会回来,这次我亲眼看着他掉下去,再也回不来了,再也回不来了,我要怎么办?我回去了要跟朱爷爷怎么交代?”美乐发泄着她的不满和想念。看的朱世豪心里也是一阵酸酸的感觉。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空鸣的梦空鸣的梦贺麒瑞|现言主人公乐空鸣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女,从小失因父亲一次失业候,整天在外的鬼混而把整个家给拆散了,后来母亲承受不了心理压力而自杀,父亲知道自己的妻子自杀后更加自责,于是没脸见女儿了,后来爷爷奶奶收养了她,把她抚养大。
  • 八零之女大佬的甜婚日常八零之女大佬的甜婚日常玖月心久|现言男人霸道的将她咚在墙角,“江一水,你听好了!我喜欢你!我要娶你!我可以不回城,不念大学,我只要你!” [那个年代,日子虽苦,爱情却很甜!很纯!很宠!] 1977年…… 物质依旧匮乏,却是遍地商机。 江一水撸起袖口就是干! 卖中药,办工厂,开酒楼,做古董,搞贸易…… 一不小心,却被某位腹黑大佬惦记上了。 向东一生桀骜,唯独对她情长。 他的爱:是呵护,是溺宠,是娇纵……是为她可以放弃一切。 他的座右铭:我媳妇儿天下最大,得宠着!使劲宠!宠到“没人敢要”那一种。
  • 情诱:爱在车途情诱:爱在车途中村泉希|现言北纬和百合都是车友会的成员,因为百合的家庭变故,北纬出手相救,百合内心充满了感激并深深地爱上了北纬,尽管她知道北纬是一个有家有室的人,但她仍深陷情感之中难以自拔。百合开了一家小公司,在两人的努力下生意越来越出色。为了挣到钱百合不得不周旋于官场男之间,因为太在意对方而引发的不信任,让双方都感到身心俱疲。想分手而又割舍不下这份感情,两人都在深深痛苦中苦苦煎熬。一次无意的机会,百合目睹她的供货商兼闺蜜黄丽竟然和北纬关系暧昧,她不能原谅北纬的苦苦哀求和一再的解释,执意报复黄丽。--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情深不负相思情深不负相思浅烛泪|现言幼儿园下学后,宋相思去接女儿放学,牵着女儿的小手,顾情深迎面走来,手里牵着一个小男孩。 “顾情深,这是你儿子吗?” “已经三岁了。” 两位大人身后,小男孩抓紧小女孩的手,“妹妹,我们走吧,粑粑麻麻又在演戏了!”
  • 清晏清晏慕野慕也|现言“我有一言,见字如晤。”—写在前面,致你这个脑洞,我断断续续写了四年有余,又修修补补了三次。既怕被查水表,又怕写不出想要的感觉,更怕写出什么有悖于历史的漏洞来。其实我对于近现代的历史知之甚微,全凭一个脑洞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原来在高中课本上学到的一知半解的东西,在我学了一门商科专业以后,也慢慢如数还给了过去的老师。因而我写得很慢,也在不断学习和修复bug。当然,半是事实半是虚构,也希望你不要太同我较真。谢谢在未来的日子里,看到最后,不吝赐教的你。
  • EXO:报告,我爱你EXO:报告,我爱你权世界的胜利|现言再见来不及挥手,重逢来不及问候,再次见,因为多年前的那个误会,难道你我之间不会爱了吗?9【内含明星与星本人无关】
  • 爱妻成瘾:老婆,你好甜爱妻成瘾:老婆,你好甜那时淡月|现言当一场婚礼演变成征婚现场,盛夏坐实了放浪形骸的谣言。万重危机,她含恨挺住,不肯泄露自己的懦弱,却在这般狼狈田地与他再遇。他冷声命令说:“起来,我们试试。”一句话强势侵入,紧追不放。然,项华锦向前一步,盛夏却只能后退一步,“我不是第一次。”“没关系,你有经验你教我。”盛夏咬牙,“你看清楚,这是我的婚礼。你肯要一个弃妇?”项华锦揽她入怀,勾唇灿笑,对她的问题不予置否,“我一向喜欢波大腰细腿长外加浪、熟、紧,而你恰好合适,你看这婚礼是和我继续还是继续?”
  • 我在那儿遇见他我在那儿遇见他音那|现言我在那儿一眼望见你,刚好你满眼都是我。佛祖选定的人必将经历劫难,可是人心毕竟还未成佛心。哪怕因此全世界失踪了,佛却不知我已经刻在骨子里有你。本文清新贴近现实,很可能发生在你我身上的事情哦。其实男女都特别知道一见钟情这回事,其实是很清楚知道自己就是要的就是这个人。
  • 豪门之娇妻不回首豪门之娇妻不回首赤练|现言一场以利益为目的的婚姻,牵扯出几个人的纠葛。林朝歌不过是想要守护父母留下的东西,却遭人谋算,婚姻既然不能自主,那就利益最大化。“娶我,我会带着林家嫁给你。”各有目的的婚姻,是谁在最后挽留?年少时的恋人,陡然出现,一切还能否回到最初?(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陌上寒烟陌上寒烟人头马|现言沈喻,一个无忧无虑的天使女孩;温茹,一个多愁善感的纯真女孩;陶舒,一个心地善良的美丽女孩;庄慧,一个浪漫虑无的调皮女孩;柳纤,一个侠骨柔肠的理想女孩;还有秦舞、安怡、童丽、邓佳、水月心、兰若絮等等,二十四个女孩,如花似玉,如花岁月。有因无果,有果无因,一卷卷一幕幕,剪不断理还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