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0章 国王的刁难

维特在清晨醒来,打开一半窗帘,发现附近那几颗树的叶子已经全部掉光,光秃秃的树枝仿佛在迎接即将来临的冬雪。

很快就要到冬天了,今天的破晓镇似乎看起来很平静,但是他却在外面看到了令他紧张的景象:一支王室的队伍整整齐齐地走在城堡附近荒凉的平地上。很明显,王室又来人了,只是这次来的不是顶级侍卫,倒像是一位使者带着他的二十个侍从。

维特倚在窗户上,侧脸对着外面,目光平静又慵懒地看着这支队伍,露出一副已经完全没有脾气的表情。

“不知道这次父王又派了谁过来。”他无奈地笑了笑,准备把衣领弄整齐些,以下楼迎接这群王宫里来的贵客。

整理好后,他下了楼,正巧看到领头的那个人被汤姆从大门迎进来,手里还拿着诏书,而其他的侍从都站在城堡外面。

上次所有的顶级侍卫都进了城堡,而这次侍从们却都有礼貌地站在门口,看样子父王这次并不是想要对他动用武力。那会是什么事呢?维特心中感到疑惑。

怀尔站在维特旁边,耳语道:“殿下,我有种不好的预感,可能他们又是来为难您的。”

“以我现在的地位来看,王宫里来人一定十有八九是来找我麻烦。”

“殿下,我好紧张啊。”

“有什么好紧张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哈?殿下您在说啥?”

“我的意思是,不管怎么样都要想办法解决。”

那领头的人看着维特和怀尔主仆二人边走过来边窃窃私语的场景,露出了嫌恶的表情。

“咳咳,殿下,我是从王宫来的使者。”他端正站着,目光平视维特,却有些瞧不起的神色。

“啊哈,还真的是使者啊。”维特仔细端详着眼前这个人,觉得他的表情像极了王后看他时的样子。

“殿下,请您有点王室成员的气质,您这样和仆人窃窃私语的举动实在像个平民。那仆人算什么东西,不过是王室的财产罢了,您要是把仆人看着平等身份,只会让您更掉价。”使者说这些话的表情十分夸张。

维特好歹是个王子,却被使者这样指责,旁边的仆人们都有些看不下去。但是维特一点也不生气,只是将身体站稳,双手背在身后,尽量露出微笑:“使者先请坐吧,我叫人给您泡杯红茶。”

接着他转头对怀尔用平常的音量说道:“不如你去泡茶吧。”

怀尔此时的脸已经纠结成酸柠檬,他的语气里也带着别扭和心酸:“是的,殿下。”

维特拉住他耳语道:“你假装去泡茶,别过来就好了,省的使者再贬低你。”

“好吧,殿下,您对我可真好,您自己也小心点。”怀尔小声说完后叹了口气,就溜走了。

维特笑着将手掌朝上,伸向座椅的方向,对使者说道:“使者大人快坐吧,站着多累啊。”

“不用了殿下,我今天来就是特意通知您一件事情的,国王命我把诏书带来,还交待我一定要亲口通知您。”

维特心想,一开始我见他带二十个侍从来,我还以为是来我城堡搬东西的呢,现在才知道他只是给我送口信!能带那么多侍从跟着自己,看样子这个使者的地位不低呀,应该也是贵族出身。

维特面无表情地问道:“是什么事情一定要您亲自来啊。”

使者说道:“当然是大事了,国王要向破晓镇征收赋税了。这次,您要将之前十二年的赋税向子民们全部收齐。

我需要告诉您的是,诺特兰国的赋税是这样的方式:法兰市属于国王亲自管理,所以法兰市的赋税都国王亲自来征收;而各封地征收的赋税由各位领主征收,各位领主只能将每年征收上来的赋税留下百分之八十,剩下的百分之二十要上交给国王。

您要将十二年里上交给国王的那部分赋税尽快补齐,明天会有侍卫队来破晓镇负责将那些赋税运到王宫的。”

维特听了他的话后,瞬间懵了,大脑里不停地发出嗡嗡的声音。之前十二年不收赋税,怎么我来这里当领主才两个月就要把所有赋税全部补上!而且期限是明天!这主意究竟是父王想的还是别人给他出的?

“使者大人,这实在不合常理,凭什么要让我凑齐这么多赋税?”维特的左脚不自觉地向前迈出一步,将右手放在胸前,表情震惊又带着些愤怒。

使者撇了撇嘴,说道:“本来国王确实想等到明年再让您征收破晓镇的赋税,但是达克公爵认为这样会给王宫带来很大的损失,于是向国王提议,让您今年就把十二年的赋税补齐。”

“果然是达克公爵搞的鬼。”维特愤恨地说道,“既然是他提议,不如让他出这些钱物好了。”

使者高傲地仰起头,说道:“殿下这样说就不讲道理了。破晓镇本应老老实实地将王宫的那部分赋税交上去。前十二年国王不收破晓镇的赋税,只是因为这期间破晓镇没有领主罢了,现在有了领主,当然要让新领主把十二年累积的赋税全部交上去啊。

而人家达克公爵每年都按时将自己封地赋税的百分之二十交给王宫,履行了自己身为达克市领主的职责,不仅如此,达克公爵还常年在法兰市辅佐国王处理事务,没有什么可以指摘的地方,更没有责任帮您出破晓镇的那份钱物。”

维特压抑着怒火听完使者的这些毫无逻辑的话,而他也清楚这使者是国王的人,国王过分宠信达克公爵,使者必然会一心向着达克公爵。维特目前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

虽说无法反抗,但是为自己争取一下总是可以的吧,他想。

“使者大人,就算让我去征收赋税,可是子民们也没有那么多的钱和粮食让我征收啊,难不成让我把他们所有的口粮和财产都抢来吗?”维特表现出焦急的神情,“现在子民们不富裕,甚至很多子民还在过着贫苦的生活,我想父王也不忍心这样对他们吧。”

“这确实是个问题。”使者想了想,说道,“但是我也没办法啊。我的任务是来向您传达国王的命令,至于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只能您自己想了。”

“欸?不是吧!”维特又惊又气,差点没忍住指着使者的鼻子痛骂一顿。

“还有,殿下,这个任务您无论完成的怎样,都和达克公爵没有任何关系,希望您不要对他心怀恶意。这是国王说的。”

使者说的话仿佛又往维特身上补了一刀,简直是诛心!从来都是达克公爵一伙人陷害维特,竟然还不能让维特恨他!

维特现在有些急了:“使者大人,虽然这十二年没有领主向破晓镇的子民征收赋税,但是达克公爵的女儿和外孙可是双倍地向子民征收呢,而且他们还瞒着父王将赋税的绝大部分收入自己的腰包,一小部分则分给了同伙,想必这件事达克公爵也知道吧。”

使者瞬间露出惊讶的神色:“殿下竟然在白天说起梦话来了。说实话,您虽然是王室的成员,但您和达克公爵在国王心中的分量谁轻谁重,想必您也清楚。国王宠信达克公爵是诺特兰人尽皆知的事情,而国王厌恶您也是真的,您看,国王连个爵位都不给您。”

“可恶……”维特攥紧拳头,咬着牙,已经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使者又轻蔑地笑道:“所以说,刚才您那样诬陷的行为不要再犯第二次了,因为没人会相信您的。”

“我这哪里是诬陷,这都是真的!而且你们苦苦相逼,我只能把这件事说出来。”

然而使者却不再听维特的辩解,而是脸上含笑地将头扭向了别处。这蔑视的神态实在令人不舒服。

维特此时也意识到自己刚才不该直接将那件事说出来,确实如使者所说,根本不会有人相信他,不仅如此,如果使者将他刚才说的内容传了出去,反倒让别人以为是维特不讲理,这样只会对维特不利。

从另一方面来看,维特陷入了绝境。

如果他不从子民手里征收赋税,就不仅要变卖好不容易经营起来的田地和作坊,遣散骑士和仆人,还要四处借钱,他这段时间辛苦经营的一切都要付诸东流,从此经营小镇寸步难行,时间久了国王就会废了他领主的头衔,他的处境会非常糟糕。

如果他狠心从子民手里夺取财物来填充赋税,那可以肯定的是,破晓镇绝大多数子民都会很难生存下去,这个冬天必然是一副饿殍遍野的景象。等到那时,破晓镇将会彻底垮掉,而他也难逃其咎。

如果他索性不交给国王十二年的赋税,那么他就是违抗国王的命令,国王对他的疑心会更重,依然会找机会惩处他,那时他的命运只会更加悲惨,被关起来被流放被暗杀都有可能。

不得不说达克公爵的这一招真是又快又狠,一击致命。

使者鄙视地看着茫然的维特,将手里的诏书重重地砸在桌子上,说道:“殿下,具体您要交什么赋税,交多少赋税,诏书上都写着了,您自己慢慢看吧,我先走了。”

说完,使者高昂着头走出了城堡,坐上马车,带上自己那二十个侍从往法兰市的方向行驶而去。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叫我创界神叫我创界神霄先生|轻小说伪mc世界,骨子里其实是无限流。 主角是个无形装逼,撩又不理的人。 说白了就是因为各种原因和理由穿梭到各个世界的故事,主线什么的,不知道。 PS:新人涂鸦之作,随意喷。
  • 海贼王之温暖的心海贼王之温暖的心邻家叶子|轻小说无意间穿越到了海贼王 成了路飞的妹妹 以后艾斯的生命由我来守护
  • 在霍格沃茨淡定地喝红茶在霍格沃茨淡定地喝红茶榴莲只吃皮|轻小说这是一个画风经常出问题的霍格沃茨。这是一个奇洛被学生们组团刷了、蛇怪上了庆功宴的餐桌、小天狼星·布莱克差点变狗肉煲、伏地魔不知不觉中一再被坑、教授们坐在一起包饺子、小姨子就是正义的故事。
  • 赛亚破坏神异界游赛亚破坏神异界游多情演绎|轻小说现代男子穿越三次,来到了龙珠世界,成为了第十六宇宙的破坏神赛亚破坏神卡洛西,得到了魔神方舟系统,从此,拥有了穿越到各个次元的能力,且看他如何一步一步成为所有次元最强的破坏神。
  • 重生毛利小五郎重生毛利小五郎武家大狼|轻小说一觉醒来单身了二十多年的张伟突然发现自己成了一个有老婆有女儿的人生赢家,然而为什么成了rb人?更可怕的是,自己居然叫毛利小五郎?
  • 鬼泣的异世悠闲生活鬼泣的异世悠闲生活唯一良心路人|轻小说某作者恶意满满构思着自己的新书,然后当Enter键敲下的一瞬间…… 他发现自己穿越重生了……穿越到了自己连设定都没有做完的世界之中。 不过好在他还继承了自己以前准备给主角的外挂,但是……自己以前给主角的外挂之中设计的坑爹的地方要自己来承受这么办? 名字不叫但丁的恶魔猎人在异世界的悠闲生活,从五岁后的能力觉醒开始…… 群号:679653714(路西菲尔的小教室),惯例宣群
  • 神奇宝贝精灵纪元神奇宝贝精灵纪元开疾走贪吃蛇|轻小说来回穿梭,但无奈还是回不去,回不去那熟悉的地方,却遇到熟悉,但又不熟悉的人…… 新书已经开始,明天应该就可以看了,名《神奇宝贝精灵纪元前篇》
  • 吃掉那个收容物吃掉那个收容物王兰花|轻小说中二版: 亵渎者的雕像,懦弱者的皇冠,野心者的利刃... 他们终将跪倒在您的面前,诉说着您的伟大,歌颂着您的史诗... 愚昧的人民啊,献上你们的灵魂,如果你渴求改变悲惨的命运。 睿智的学者啊,请奉上毕生所学,假如你想名留千古。 全知全能的牧羊人正注视着你们的灵魂,期待你们的选择。 正常版: 叫我尤格!叫我索托斯!我特么要吃爆!
  • 魔主别闹魔主别闹污萝卜|轻小说在处于末法时代的二十一世纪,奇迹降临了,夏渊人生轨迹因此改变。 他表面上仅是年轻一代中的顶尖者,实际上是地球战力中的天花板 他表面上道盟阶级只是黄级的杂鱼,实际上常和天级修士谈笑风生 他表面上是名门正派的圣子,实际上无论真元还是性格都魔得一批 他表面上智商只有巧虎级别,实际上……他的智商确实被战斗力惯坏了,经常掉线,但遇到本体搞不定的事把无敌的分身放出去莽不就行了?动什么脑子呢?
  • 港片世界当道士港片世界当道士神皇道人|轻小说一次意外,萧亮穿越到了清末年代,变成一个婴儿,被一个老道士收养,抱回一座道观中,传授功夫道术,十年后,师傅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告诉他“大清快亡了!天下间所有被国运镇压的妖魔鬼怪都会出世,霍乱一方,到时候你就下山去吧…” “是!徒儿遵命!师傅!”萧亮痛哭流涕说道,随后,师傅就没了生息了。 十年后的一个早晨,天空乌云密布,电闪雷鸣,下起血雨。 正所谓,国之将亡,必有妖孽,一时间,天下群魔乱舞。 今生母亲留下的古书,开启了一段传奇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