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9章 我反对,我抗议!

听了这么多过去的事情,最后这两句,才是陆老爷子说这么一番话的重点。

陆时琛和聂安夏能否结婚的决定权,交给了陆尚契和庄月娴,这不是明摆着要告吹了吗?

场内的气氛变的无比安静,安静的可以听到对方的呼吸声。

陆尚契万万没有想到,陆老爷子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如果放在当年的他身上,这件事情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

但是回想一下,当初哥哥的婚事,就是他一个人决定的,后来事实证明了老爷子的选择是错误的。

这一次,老爷子只是不想再错一次,也情有可原。

可是聂安夏却不愿意了。

自己刚刚和庄月娴他们针锋相对,陆老爷子转过身就这么做,这不明摆着不想让她嫁进陆家吗?

这一番话说完后,结果没有改变,那个棒打鸳鸯的罪名,也不用担着了。

真是棋高一筹,她聂安夏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我反对!我的婚事,应该我自己决定才对!”陆时琛直接提出了反对意见,话语间还夹杂着怒气。

聂安夏都能看出来的事情,他怎么会看不出?

陆老爷子真是想推卸责任而已!

“你当然可以自己决定,我们在场的一共五个人,每个人都可以发表自己的观点,包括聂小姐,也可以发表意见。”陆老爷子面无表情地说。

他这样做,明显就是不愿意让聂安夏嫁进来,如今这样制定规则,只是换了一个方式表达他的想法而已。

现在的情势是明摆着的,陆尚契和庄月娴反对票,陆时琛和聂安夏赞同,二对二平,至关重要的那一票,还是在陆老爷子手里。

“陆爷爷,您说这话,确定不是在推卸责任?”聂安夏是在是忍不住了。

姜还是老的辣,这话属实不假,但是这陆老爷子也不能把他们两个当成傻子看啊?

她这一声发出后,顿时引起一片哗然!

“天啊,聂小姐竟然敢这么说老爷子!真是胆大包天了啊!”

“这还没过门呢,就把二爷,二太太,还有老爷子都得罪了,这聂小姐,还能嫁进来吗?”

“我看够呛了。他们这么投票,不就是明摆着不想让聂小姐嫁进来吗?明眼人儿谁看不出来啊?我倒是觉得聂小姐敢说出来,实在是有胆气!”

“……”

众人可能是太过震惊了,就连议论的声音也加大了许多,聂安夏听的清清楚楚,想来陆老爷子也该是能听到的吧?

“陆爷爷,出于尊敬,我和时琛一样,叫您一声爷爷。但是身为长者,这样混淆视听,推卸责任,您觉得这是您身为陆家家主应该做的吗?”

陆爷爷冷笑一声:“难不成我把决定权交给大家,还是我的错了?聂小姐,你可要想清楚,你现在在和谁说话!”

“我当然知道!”

聂安夏毫不犹豫的回答:“确切的说,要不是因为您是陆时琛的爷爷,我还不和您这样说话呢!您要是不想让我嫁进陆家就直说,拐弯抹角的想让我自己退出算什么?”

她的质问一句连着一句,听到的人都脸色陡变。

反观陆老爷子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面无表情的看着聂安夏,好像是在等着聂安夏把话说完。

“你怎么不说话了?陆爷爷,我不相信你会被我这几句话就说服了,所以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聂小姐说完了?”

陆老爷子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见到聂安夏没有要继续说话的意思,又看了看众人那无比震惊的反应,这才缓缓开口:“我年纪大了,让他们一起做主并没有任何问题,话说回来,我老头子活了这么大年纪,有人敢这么和我说话,还真是头一个,聂小姐你真是勇气可嘉,我佩服。”

用膝盖想都知道陆老爷子说的是真的。

那犀利的目光,光是淡淡一瞥,都带着浓浓的肃杀之气,更别提要与之理论什么的了。

聂安夏被陆老爷子这样一提醒,瞬间后怕起来,不过此时后怕也已经没有用了,话已经出口,收是收不回去的,更何况,聂安夏完全没有后悔的意思。

只可惜,陆老爷子的话并没有说完,对于聂安夏心灵上的冲击,还在继续:“事情没有结束,就这么下定论也不大好,不过我想知道的是,如果投票的结果是你可以嫁进陆家,你现在把你的叔叔婶婶,连带着我都得罪了,那么你以后要怎么在这个家里继续生活呢?”

这个问题在场所有的人都想知道,陆老爷子算是问出了大家的心声。

聂小姐勇气可嘉是不假,但是这种不计后果的勇敢,到头来,只是有勇无谋而已,得罪了所有的人,嫁进陆家后,还会有什么好果子吃吗?

聂安夏先是心中一颤,她刚才脑子一热,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个眼中的问题。如今被陆老爷子提起来,竟然还觉得有点尴尬。

就连陆时琛都朝着她投来忧心忡忡的目光。

但是,她是谁?

她可是无所不能的聂安夏,这点小问题怎么可能难的住她?

只听到聂安夏轻咳一声,清了清嗓子,脸上竟然扯出一抹微笑,先是勾了勾嘴角,后来越勾弧度越大,最后竟灿烂的笑起来。

“这聂小姐是不是傻了?被问到这地步,咋还笑起来了呢?”

一个惊悚的声音陡然从人群中传来,众人纷纷议论起来,竟然没有人去留意这句话到底是谁说的。

“我有什么不能生活的?与其嫁进陆家以后都要忍气吞声,还不如趁着还不是陆家人的时候,把自己心里的话都说出来!”

聂安夏眼睛一直盯着庄月娴的方向瞧,言语之间的意思分完明显,让人想装作不知道都不行。

陆家佣人谁人不知二太太庄月娴只不过是人前威风而已,到了陆老爷子和二爷面前,连大气儿都不敢喘一下。

这也算是陆家佣人当中秘而不宣的事情了,只不过人家毕竟是豪门太太,大家伙儿该有的尊敬还是要有的。

庄月娴自然知道这一点,立马心虚起来,厉声说道:“聂安夏,你说话就说话,看着我是想干嘛?”

“我哪有?”聂安夏想也不想的反驳道:“该不会是婶婶自己心虚,所以以为我在看着你吧?”

“你刚刚一直在看着我,大家伙儿可是都看见了!”

“我只是随便扫了一眼啊,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吗?”她不以为然的说道,丝毫没有将庄月娴的话放在眼里。

这样的女人要是嫁进来,未来的陆家会是什么样的光景呢?

陆老爷子暗中思量,心中突然涌现出一抹好奇来。

见聂安夏和庄月娴已经吵的不可开交,立马清了清嗓子:“聂小姐对我提出来的方法有意见,你们其他人呢?有意见的话,现在就说出来。”

陆尚契和庄月娴皆是摇了摇头,只有陆时琛没有动作,这种时候,他的意见根本不重要。没有动作,只是为了表明态度。

“我同意我的方案,现在你们可以发表言论了。”

陆老爷子可不管那些乱七八糟的,少数服从多数,是他处理事情的一贯方针。

所有的人都忍不住屏住呼吸,等待着即将爆发的一场战争。

陆时琛身子一颤,眼看着就要开口,却被聂安夏一把拉住。

在她眼里,陆老爷子发表意见是一回事,他们听不听是另外一回事,所以陆时琛没有必要现在就和他们撕破脸,听听他们都说了什么后也不迟。

陆时琛十分听话的没有动,两个人已经做好准备,听听他们都要说什么话了。

“爸,时琛结婚是重要的事情,你和尚契都是男人,对于这件事情,定有你们的考量。但是身为时琛的婶婶,我还是想要发表一下意见。”

庄月娴顿了顿,看了看陆老爷子的脸色没什么变化,这才放心的继续说了下去。

“时琛年龄尚小,年轻人嘛,该趁着年轻的时候竭尽全力奋斗事业,年轻人不定性,要是以后被传出离婚,对我们名声也不好,所以我的建议是晚几年结婚也没什么不好的。”

庄月娴说的十分在理,而且她的想法和大多数的家长差不多。

陆老爷子煞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转头又问陆尚契:“你觉得呢?”

“我……没有什么意见的。不过结婚可是人生大事,尤其是时琛这个长孙的婚事,还是慎重一些的好吧?更何况只是晚两年结婚而已,又不是反对他们在一起。以后过一辈子的时间长着呢,晚几年都坚持不了,说一辈子在一起,岂不是可笑?”

这番话可谓是将陆时琛和聂安夏装了进去,他们现在是同意也不是,反对也不是。

陆老爷子的神情严肃,略微思考了一下后,这才缓缓开口:“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你们两个到底年轻,结婚的事情,再考虑考虑吧。”

眼看着两个人的婚事就这么告吹了,聂安夏连忙开口:“陆爷爷,您凭着叔叔婶婶这么两句话,就下了结论,不觉得对我和时琛有点不公平吗?”

聂安夏必须为两个人的婚约争取点什么,哪怕有陆老爷子的一句承诺也行。

陆尚契嗤笑一声,心中暗道这聂安夏真是傻到家了,一个被陆时琛领回来的女人而已,还想在陆家有发言权,简直是痴心妄想!

谁不知道,陆老爷子大权在握,连自己这个唯一的儿子,都拿不到分毫?

陆老爷子漫不经心的说道:“聂小姐想要什么发言权?凭着你的出身,和之前做过的事情,就算时琛承认了你是他的女朋友,我也可以将你赶出去。如今只是让你们晚两年再结婚而已,已经是格外优待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exo游戏爱情exo游戏爱情楼兰悠雪|现言EXO准备好了吗,我们的游戏即将开始--司徒樱雪哥哥小心了,我不会因为你们是我哥哥而手软的--欧阳雅梦真想看看你们知道真相是的表情O(∩_∩)O~--慕容思妍
  • 予你欢与忧予你欢与忧云坨坨|现言“你用泥巴捏一座城,说将来要娶我进门”——“小水,以后我娶你,好不好?我们永远在一起。”因为这句话秦清一找了秦清水10年,秦清水等了秦清一10年。一别经年,他已经不是她认识的那个他。
  • 笔尖下的岁月笔尖下的岁月敖亦玥|现言“你能理解我说的那种不认识却又认识的感觉吗?”“我是谁?我到底怎么了?为什么时间对不上?”“所有的记忆都在,却偏偏好像少了一份”今天的开始,明天的结束。我和你要么不认识,要么认识。要么是仇人,要么是陌生人。两者之间总有一者是。不管那份记忆是什么,这一刻,我们是兄弟,但是只是这一刻。
  • 一个我也想知道结局的故事一个我也想知道结局的故事睡的很好|现言顾婕踏入学生时代的文具店时,不经间回到了高考结束后的那个下午————
  • 今生今世愿为你的狐今生今世愿为你的狐轩辕镜像|现言学生时代的恋情总是让人念念不忘 当时喜欢的热烈 等成家立业时依然魂牵梦萦
  • 绯闻天后:天王借个头条绯闻天后:天王借个头条简小鱼|现言路依依,叱咤风云娱乐一姐,谁知她背后有多少心酸。男友劈腿?那就去死。上司心动?不好意思,姐没空。冷面男神爱上我?嗯,可以试着上个头条。本文无堕胎,无失忆,无前女友精彩片段:“陆小姐,游戏重要我重要?“某男壁咚某女,眼神泛着危险的气息。“当然是你重要了……”某天,当某男继续问“游戏重要我重要?”某女实在忍不了了,大喊一句“游戏重要。”留下某男画圈圈。第二天头条“冷颜影帝欧承哲欲改名”“欧承哲要改名欧游戏,你怎么看”
  • 诱宠萌妻:腹黑老公太嚣张诱宠萌妻:腹黑老公太嚣张正月十二|现言为不嫁给楚家那傻子,杜岚岚随便找了个人就扯证了。新女婿第一次上门:当他优雅的从劳斯莱斯上走下来时,她忍不住问:“你的?”他笑了笑“租的!”。站在一堆贵重的聘礼,她又忍不住问:“你买的?”他又笑了笑“赝品。”她又指指那一字排开的保镖,“那、那这些人呢?”他继续微笑:“群演。”看着娇妻蠢萌可爱的小模样,腹黑总裁很是得意:不嫁楚家那傻子?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你傻还是我傻……蠢萌小娇妻VS腹黑大总裁,孰胜孰负?嘿嘿,各位看官且看着吧!
  • 虐恋情深之影后甜妻虐恋情深之影后甜妻我头上有鸡角|现言【前虐后宠】 李漪辞失忆了,可却因为被记忆植入,同时拥有两个人的记忆? 会撩人,会卖萌,能演戏,会打扮逗你开心,可甜可盐。 更加令人惊讶的是: 李小姐,你怎么成为世界百强集团的CEO了? “我公司总不能比某人差吧?等会我嫁过去,嫁妆钱太寒酸了可不行!” 李小姐,你都这么有钱了,为什么还要去演戏? “我怕和某人一起看电影的时候,某人总盯着其他女人啊。” 李小姐…… “别吵吵,我和老公的亲热时间都没有了。” 某男也傲娇的把无关人员推开,伸手搂住李漪辞。 “想干嘛?” “想。” 你会毫不犹豫地说爱我。 我就喜欢你的,毫不犹豫。 即使所有都忘记了,唯独,却不会忘记爱你……
  • 情深缘浅:亿万宠妻情深缘浅:亿万宠妻括剑灵|现言都市的夜从来不乏灯红酒绿和灯光靡闪。她是来自普通家庭的小白领,他是身价百亿的亿万总裁。两个来自不同的世界的人相遇,会发生什么火花?灰姑娘和王子的故事,真的会重演吗?爱情不是物质,只看爱的够不够深。
  • 眉间雪如初眉间雪如初简小绘Q|现言眉间雪犹在,唯愿月如初。刘远扬,平淡冷漠的霸道总裁。秦沐雪,清纯可爱的大三学生。本来不会有任何交集的两个人在一款网游里相识,他们在游戏中叱咤江湖,在现实中爱恨交织。一波三折的感情能否经得起现实的冲刷。十年之后另一个游戏中的相逢,会再掀起怎样的波澜?春意若还在,定当不负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