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0章 赢得身前身后名(1)

汉国有一句诗,叫做胡天八月即飞雪。

郭仪从前在西线征战,以为已经见识到了恶劣的天气,还不太信这句诗,以为是诗人为了因造气氛,夸大的。可是真到了北境,他倒不适应了。明明才九月初,大同城已经天天夜里,小雪不断了。

前日夜里,许德才带着大军回了大同城,小雪中的军队像是一条白色的河流。御虎子派来护送的两万兵马则是连夜冒着雪,马不停蹄地回了燕主城。此刻,郭仪穿着一身厚重的棉袍,肩上披着一件灰色的大氅,随着一两银子找来领路的小贩,七转八转地钻进了一处小巷中。小巷背阳,阴冷潮湿,地上的残雪未消,本就不暖和的巷子则更加萧瑟起来。

“大人,就这儿。”那小贩笑着,眼睛几乎发光,手指着小巷的尽头。

郭仪从怀中拿出一两银子,脸色却有些古怪,问道:“这就是术虎将军家?”

那小贩盯着郭仪手中的那闪烁的银两,道:”绝不会错了,整个大同城能找到这儿的没几个人了。“

“那你如何能找到?”郭仪还不把银两给他,问道。

“我家的铺子,每个月给术虎将军送米呢。”说到这儿,那小贩一拍脑袋,道:“对了,上个月他家的米钱还没给呢,我还得要过来。”说着,领着郭仪往里钻。

郭仪听了,拉住他,道:“今后术虎将军就不再买米了,上个月的米钱多少,我一道给了。”

“上个月是四两银子。”小贩说道。

“多少?”郭仪伸进怀中的手停了下来,他皱起眉头,觉得自己被耍了。

小贩也是机警,见状,知道郭仪误会了,道:“大人您不知道,术虎将军家吃饭的人多着呢,这四两银子算是少的了。好些军中的病退没地儿去,都被术虎将军养着。”

郭仪一呆,这事儿倒是从来没人说起过,但是想想术虎木那带着黑色面甲的脸,释然了。没几个人知道他的名字,又会有几个人去关注他做的事儿。

郭仪又摸出四两银子,连带着刚才的一两,拿给带路的小贩,道:“术虎将军以后不住这里了,米不用再送来了。”

小贩接了银子,笑容灿烂道:“好嘞,您慢慢看,我这就走了。”说完就把银子揣进怀里,跑似的溜了。

郭仪顺着小巷进去,没走几步,一个破旧的大院子出现在眼前。木门斑驳,围墙好些地方已经裂缝了。许德听见里面还有隐约的言谈声,于是果断地敲了敲门。

“来了。”回答他的是一个女生,听上去便知道年纪不大。

门打开来,一个面容清秀的女子看着许德。那女子穿了件灰黑色的棉袍,头上却是别着一支金色的簪子。看见来人的陌生面孔,问道:“您找谁。”

就在她出口问的时候,许德也开口了,却是问道:“这是术虎将军府上吗?”

郭仪不擅与女子打交道,而对面还是个女孩儿,两人自然是陷入尴尬中,女子的脸上浮现一抹红色,却是又传来一道少年的声音,道:“阿姐,是谁,我爹吗?”话音未落,又是一个少年人从屋中出来,手中拿着一个水盆,里面还有带血的纱布。

“是来找你爹的。”女子别过脸去,向少年道:“你来招待客人,我还得看着药。”说罢,匆匆往屋里去了。

郭仪顺着女子的背影,看见了三座古旧的房屋,房檐上还有些水浸的痕迹,想必是年久失修,排水不畅,积雪化水后留下的。

“先生。”少年人将手中的水盆递给女子,自己则是上前行礼道:“我父亲不在,若是有什么事儿,还请改日再来。”

郭仪看着这少年的脸,同术虎木多有相似之处,不难猜,他定是术虎木的独子了。

“我是郭仪。”郭仪什么都没回答,只是说了自己的身份,而那少年人听了,身体一震,原本将要进屋的女子听见了这话,手中的水盆也是倾倒在地。大同总兵遇袭在大同城不是隐秘了,人人都知道郭仪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但是没人知道一个叫术虎木的将领给郭仪垫了背。

“您是郭总兵,那我爹他……”少年人没有说下去,但是他的眼眶已经红了。

“术虎将军战死银州城外,他的棺椁停在总兵府里。”郭仪继续说道,他没有拐弯抹角,他坚信长痛不如短痛。

少年还楞在原地,而那女子率先反应过来,顺手拿起手边的扫帚冲郭仪砸来,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掉,道:“为什么你不去死啊!”说完蹲在地上,抱着膝盖,放声大哭。

少年没有落泪,将扫帚抓住,手上青筋暴起,道:“郭总兵,今日您先回吧,寒舍没法招待你,明日我会亲自上门收敛父亲遗骨。”

郭仪还想说什么,但是看见那少年一脸难掩的悲戚,和那蹲在地上大哭的女子,觉得自己没法有没有理由继续呆在这个破旧的小院,于是行礼,道:“明日我会再上门来,一道商议术虎将军的后事。”说罢他退出院来,而那斑驳的大门则是紧跟着重重地合上。

许德退出几步,转身看了看那萧瑟的小院,终于是坚定了步子走了,只是已经回到街上,他感觉好像还能听到那女子的哭泣。

战争,避免不了死人。

郭仪安慰自己。

战争,也避免不了失去。

郭仪心中没有预兆地响起了这一句,他呆在原地,不再迈步,惹得身边的路人侧目。

他又甩开步子,却不是往总兵府,而是去往刘普家中。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侠探花侠探花风来晚|历史孤儿欲二狗意外穿越到宋朝一已经咽气的黎公子身上,谁知道此时黎府已经惨遭灭门。迫于生计,欲二狗更名欲少艾,守着一片梨花园过日子,后来一个人送给了他一块带有瑕疵的白玉,之后他便走上了替人伸冤追凶的道路,然而解开一个个杀人谜案之后他才发现等待着自己的竟然是一个惊天大阴谋,他抽丝剥茧终于解开了这一涌动的暗流。最终他在历史上留下了一个三顷梨花欲少艾的影子和侠探花,梨花探的传说。“左手有酒,右手有风,前有梨花三顷白,后有一方溪水青”“我有火眼金睛,定破你蛛丝马迹”
  • 抗日之狙神抗日之狙神施天|历史吊丝陈二林酷爱CS,然而却因为被猪队友连累,数次中枪爆头,最后一次竟然鬼使神差的被植入了神枪系统。然而让他崩溃的是,当他苏醒过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竟然被系统弄到了抗战年代,保家卫国,义不容辞。
  • 悠闲帝王系统悠闲帝王系统柯基不会飞|历史本书又名《叫我怎么输》,《躺着打江山》。 当程禹带着悠闲帝王系统穿越到一个混乱的古代,他该怎么办? 当然是舒舒服服的享受咯! 就算是无敌的天选之人,程禹也要躺着做上皇位。 简介无力,爽就完事了。 —— 建了个书友群709981807,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加
  • 历史的拐点:改变中国历史的偶然事件历史的拐点:改变中国历史的偶然事件何木风|历史曾经的历史,包含了无数的可能,某一历史事实,只是在众多可能中实现了的一种可能。而在实现与未实现之间,有一个拐点,它充当着很有可能改写历史的重任。中国历史上有许多这样的拐点:或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人物改变了历史的进程,或是一件不起眼的小事影响了后来的历史。历史已潜藏的必然变化,终于因为一些偶然因素的介入而赫然凸现出来了。就让我们在这些拐点之处,体会历史变化的魅力吧!
  • 重生之海上霸主重生之海上霸主注海|历史小职员刘致远遭遇车祸,重生为明嘉靖年间一文弱书生。他本想着就此过上风花雪月的幸福生活,可天不遂人愿,万恶的倭寇入侵,毁灭了他美好生活的梦想。走投无路之下,他被迫下海。众小弟:我们是海盗,快乐的海盗,专打海盗的海盗。东洋倭寇:俺们也是走投无路,才过海打劫的。尊敬的刘老大,放俺们一条活路走吧。刘:他娘的,我最恨你们这帮狗日的。你们再敢出海,我就把你们轰下海去喂王八。嘉靖皇帝:朕是个不想干活的懒人,以后你跑船,朕当皇帝,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可好?刘:什么?你还想闭关锁国?再不开放海禁,信不信我打到北京,把你们老朱家赶回凤阳老家种地去。西方海盗:俺们欧罗巴穷啊,尊敬的刘老大,收俺们当小弟吧。以后您吃肉,给俺们一点汤喝就行。刘:你们这帮混蛋,没素质没人品,想当我的小弟?门儿都没有。你们从哪来就滚回哪去,以后绝不允许你们踏入大海半步。因为:大海是我的领土,我是海上霸主。
  • 不良人之空不良人之空久醉见|历史重生到不良时,又会搅出什么风云,,,,,,
  • 回到崇祯末年回到崇祯末年永远十七岁|历史一个活在现代的普通人复生在崇祯末年,这个兵荒马乱,瘟疫横行,天灾不断的恐怖年代。本着家财万贯,仗着半调子的现代知识,想泡尽秦淮八艳,关外满清虎视眈眈,白莲教造反,李自成、张献忠农民起义。在这危险年代要如何才能出人头地呢?当忠臣还是当汉奸全在一念之间。
  • 史上第一无奈赘婿史上第一无奈赘婿跌倒莫蹲|历史精神病院院长李浪带着三十七个精神病灵魂穿越到大华国,成为当地大地主家的赘婿。 开局便要喜当爹。 怎么办? 李浪便决定在换一家吃软饭。 整点小钱,搞点发明,把老婆训练成天下第一高手,谁敢惹我,我就让我老婆一巴掌拍死他。 我要做王的男人,史上最帅的男人!
  • 万邦朝宗万邦朝宗若·冰|历史在时空基因理论中,我们可以理解平行宇宙的真实性,如今,我们华夏纵横地球文明五千年,难保不会在遥远之外的另一个球球上出现相似的文明历程,小生不才,只投射了我们华夏人的一小段历程,希望以此歌颂华夏精神!(看不懂吗,没关系,享受作品就好!)
  • 彩云垂泪彩云垂泪末世战车|历史那时那地,白洋河平原上,白洋联邦的军队因为经历了太久的和平疏于备战,军内和政府官僚主义横行,效率低下等诸多自身原因,在与西鲁侵略者的战争中,一败再败。在最为关键的战略决战,秋水原会战中,主力被西鲁军击败。次年,首都彩云城被西鲁军的奇袭攻克。自此,白洋联邦亡国的命运不可逆转。丧失人性也许会丧失很多美好,而那时那地的白洋联邦国民却因为丧失了兽性,几乎丧失了自己的一切。文明又一次的败给了野蛮,历史仿佛又回到了冷兵器时代。《国战》系列《南宫落日》前传《彩云垂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