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90章 90.分手(1)

李念念是在开学报道的前一天到了学校附近的酒店,她放好行李就跟家人打了电话报平安。

挂了电话就立刻又打给了许莫皓,那边的人像是一直守在电话旁,铃声还没响起,就接通了电话:“到酒店了?”

“嗯嗯,刚到,你的东西都收拾好了嘛?”李念念从酒店桌上拿了一瓶水,用耳朵夹着电话,拧开瓶盖,喝了一口,才觉得嗓子舒服了些,浑身舒爽。

“在喝什么?别喝凉的。”许莫皓听到了这边的动静,先问了句,才回答她的问题,声音有些闷,“收拾好了。”

“嗯,我喝的是常温的矿泉水。”李念念躺在床上,长舒了一口气,一想到自己刚刚还在想着一会儿出门就买个大雪糕,心虚得不行,“不会喝冰啦。”

许莫皓似是猜到了她的想法,低笑着问道:“所以是想吃冰的?”

“我可没说啊。”不管心里怎么想,嘴上一定不能承认!

“你要是让我送你去,咱们还能在一起多待一会儿。”少年略有些遗憾地说着。

“……”

没等李念念想好说什么,那边的人又重新开口道:“好了,还没吃饭吧,你先去吃饭,吃完饭我再打给你。”

“好。”

第二天上午九点,李念念收拾好自己的证件和录取通知书去了学校,刚一进校门,就有个身材高大,看起来有些腼腆的男生走了过来:“你好,你是来报道的新生吗?”

李念念见他是从旁边的“新生招待处”过来,便答道:“啊,是的,学长。”

男生浅浅一笑,李念念脑中顿时闪过《诗经》里的一句诗“谦谦公子,温润如玉”,要是在古代,这学长指定是惹得各家女子青睐的才子形象。

男生问道:“学妹是哪个学院的啊?”

“我是外语专业的。”李念念乖乖巧巧地有问必答。

“诶我也是外语院的,”男生向她身后看了看,接着问,“学妹是一个人来的吗?”

李念念“嗯”了一声点点头。

“我叫冯子谦,学妹呢?”

果真是人如其名,李念念一边想着一边答道:“我叫李念念,嗯……学长是本地人吗?”

“啊,我不是,我是A市的。”冯子谦带着她往“新生报名处”走。

李念念第一次离家上学,遇到一个老乡难免是激动万分:“真的吗?我也是A市的。”

“是老乡啊,那以后学妹要是有问题可以直接来找我,咱俩加个微信吧。”冯子谦看小姑娘柔柔弱弱的,和自己同一个专业,又是同一个地方来的,日后难免会有需要联系的时候。

“好啊,学长我扫你吧。”两人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倒不至于,只是打开了话匣子,东一句西一句的扯着。

许莫皓的电话打过来的时候,李念念刚到报道处,“嗯嗯,你别担心啦,我都准备去入学登记啦,嗯嗯,我知道……啊,好的,谢谢学长,学长再见。”

许莫皓在这边听到了男生的声音,以及李念念亲切地招呼声,心里不觉一阵紧张,状似无意地问道:“谁啊?”

“是个学长,人特别好,关键是,他也是A市的!哎,不说了,排到我了,我去登记了,拜拜!”李念念匆匆挂了电话。

许莫皓看着被挂断的手机,呆愣了一会儿,直到手机自动息屏了,才收了手机。

登记完了之后,李念念由学姐带着先去了宿舍,三个舍友比她先到,见她进来,都相互打着招呼自我介绍。

四个小姑娘很快熟稔起来,一起去学校里领被褥,办卡,买生活用品。等到午饭时,四个人左右一商量,决定先去食堂尝尝鲜。

在全国高校的食堂排名中,济川大学虽不是数一数二,但排在前十是绰绰有余的。

李念念刚一站在窗口处,里面盛饭的大妈就问道:“小姑娘来点啥啊?”

“我要一份土豆烧牛肉饭,多来点土豆,尽量不要肉,谢谢。”

大妈挖了一大勺肉的手一抖,还以为是听错了,又问了遍:“不要肉啊?”

“嗯嗯,不要肉。”现在没有许莫皓在旁边,自己也不太敢点有肉的,不然吃剩的放在碗里,总归是不好的。

李念念这才发觉,原来自己已经习惯了每顿每餐都有许莫皓陪着,可现下,上学期间两人怕是很少会有机会一起吃饭了。

“哎呀!”李念念被这一大声吓回了神,随后就见窗口里面的大叔跟大妈道:“你咋不给孩子打点肉啊?”

“这姑娘说她不要肉。”大妈将饭递出来给李念念。

“孩子是不怕吃肉长胖啊?那咱们得重新研究点好吃的菜。”大叔嘟嘟囔囔地跟大妈说着。

李念念中午和舍友们吃过饭后,回到酒店休息,刚躺下,就看见了班级群里的通知:下午一点半在学校图书馆门口集合,采集照片办理各种证件。@全体成员

下午两点,李念念举着把遮阳伞站在图书馆前面的广场上跟许莫皓发消息。

李念念:小耗子,好热啊今天!

许莫皓:有撑着伞吗?

李念念:嗯嗯,撑着呢。

许莫皓:带水了吗?

李念念:没有带,但是刚刚遇到了那个学长,他给了我一瓶水。

许莫皓:就是今早遇到的那个?

李念念:是呀。

许莫皓:我这边还有点事,晚上联系。

许莫皓盯着手机,来回看着两人的聊天记录,想起她早上说那个学长人很好,他不觉有些慌乱烦躁。

接下来的几天里,本该是军训的时间,但也不知是不是有人作法下雨生了效还是怎么的,总之,一直在断断续续下着雨。

一直没有军训,学校便也没有强求学生住到宿舍里。

这天,正好闲来无事,李念念想趁着不军训的时候在学校周围看看,于是她撑着伞溜达着出去。

与A市的迅猛的瓢泼大雨有着明显的不同,这里近几天常下着连绵细雨,路上的积水倒不多,李念念走到了学校门口,左右看看,过了马路,沿着学校对面的路走。

学校地处市中心,附近的小商铺很多,再往前走不到十分钟,便到了C市最繁华的地方。

虽是雨天,但街上的人依旧很多,李念念沿着人行道转了一大圈,准备回酒店时,看见路边围了一圈人。

她本不是个爱凑热闹的人,但透过人间缝隙隐约看见地上躺了个人,穿得衣服也像是在哪儿见过。

李念念凑过去,看见了那张略有些熟悉的脸,才发现是冯子谦,她忙拨打了急救电话。

救护车很快到了,李念念不放心,招了辆出租车跟在后面一起去了医院。

冯子谦转醒时,看见李念念正手撑着脸在他病床边打着盹儿,李念念本就只是闭着眼休憩,他动了一下身子,李念念便立即睁了眼,见他醒了,开心道:“学长,你醒啦!渴不渴,喝点水不?”

“不渴,”冯子谦摇摇头,看了一眼病房,问,“我怎么在这儿啊?”

“医生说,是因为前几天太热,这几天又突然降温,温差太大,你又淋了雨,有些着凉。”李念念回忆着医生说的话,一一给他复述。

“啊?不应该啊!”冯子谦身体一向很好,一个半大小伙子竟然会因为着凉晕倒了,这说出去,别人可能都不太信。

“哎呀,总之你就好好休息几天吧,学长想吃点什么吗?我帮你下去买。”李念念递了杯水给他。

冯子谦这才注意到外面天已经黑了,作势就要起来:“学妹我先送你回酒店吧,你这大晚上的在外面不安全。”

李念念忙摆摆手,指了指窗外,道:“啊,不用的不用的,学长你好好休息,我住的酒店就在对面,这几天我帮你带饭就好啦,很方便的。”

……

“你怎么才接电话啊?”许莫皓着急的声音从电话里传过来,要是再不接电话,他都要订机票飞过去了。

“我刚刚在医院的,手机静音来着。”李念念坐在床上,轻捶着腿。

“医院?你去医院干吗?身体哪里不舒服?”许莫皓一听到她在医院,就紧张得不行。

李念念一时说漏了嘴,现在想找个借口,一时半会儿也没想起来,于是实话实话:“学长住院了,我刚刚……”

许莫皓闻言皱了眉,打断她的话,不悦道:“怎么又是他?”

“是那天,学长在街上晕倒了,我又碰巧遇上了,然后就陪他去了医院……”李念念老实巴交地交代着之前的事,她之前之所以没说,就是怕许莫皓乱吃飞醋。

“所以,这是碰巧遇到的?”许莫皓一听,这都是几天前的事了,他现在才知道,心口间烦闷的紧,冷笑道,“你觉得我信吗,李念念?”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李念念一想到暑假的时候,他瞒着自己和肖若薇出去的那件事,心里更是委屈:“你可以和其他女生出去,我就不能和其他男生出去吗?”

“你这是承认和他不是碰巧遇到了?”许莫皓紧皱着眉头,胸腔充满了怒气。

李念念憋着眼泪,赌气道:“是又怎么样?”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他笑时很甜他笑时很甜嵩崽|青春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已知。她以为她把自己的小心思隐藏的很深,却不知他全部都知道。
  • 一本我的故事一本我的故事六月榆中|青春生活千千万万的精彩,而我也终将活出不一样的故事。从小到大,从南到北……我依旧是我,即使身边人来人往.
  • 全系魔法少女全系魔法少女兰玉婉|青春在魔法的世界里,充满了神秘的色彩,金木水火土各种元素层出不穷,楚雨寻,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叛逆少女,在误打误撞的魔法试炼中取得了魔法学院的免试资格,更获得了帅气校草陈诺的青睐,从此走上人生巅峰,然而暗之界的黑暗女王华莎却盯上了魔法学院,楚雨寻为了维和全校的安危挺身而出,在经过一系列有趣艰难的魔法大冒险后,终于成为全系兼修的最强魔法少女!
  • 偏执大佬的小可爱又双叒逆袭了偏执大佬的小可爱又双叒逆袭了径仟|青春林晚歌回到江城的第一个夜晚,就霸占了偏执大佬的床!并且堂堂正正的在床上勾引了顾凉沉。 落荒而逃之后,林晚歌却又在酒吧被偏执大佬救下。 “你还真是个风流女子啊,昨天刚睡了我,今天又来投怀送抱啊!” 面对偏执大佬的霸道,林晚歌俨然成了小迷糊,原以为顾凉沉就是玩玩而已,谁曾想,大佬认真了!不仅威胁林晚歌成为了他的合作女朋友,而且还同居了! 就在林晚歌全世界炫耀:“我真的不是他女朋友,所以你们可以放心去撩大佬了!”的时候。 这位偏执大佬却将林晚歌扑倒在床。 “你要干什么?”林晚歌就像只受惊的小鹿。 顾凉沉邪魅一笑。 “没听说过有一个成语叫弄假成真吗?” 接着便是一阵腥风血雨。
  • 鞋里的沙鞋里的沙好苗苗爱学习|青春嘉琰曾说:“李贝贝你就像鞋里的沙子,让人膈应。” 从那之后嘉琰的备注被李贝贝改成——沙。 爱一人是什么感觉?李贝贝觉得爱就是眼瞎。 眼瞎掉了才会明知道他不好却还要他,明知道不该继续却还再坚持。 * 嘉琰曾是李贝贝的梦。那次,抬眸时窗户里的倒影,嘉琰高高瘦瘦的,可以看出是浓眉大眼的样子。只是一眼,李贝贝就知道,他有她喜欢的样子。 李贝贝信命,她相信一切自有天意。 所以,所有偶然,她都当成是命运的安排,幻想着嘉琰就是她的真命。 直到后来,李贝贝才懂得事在人为。 只要嘉琰不愿意,一切天意都是命运的捉弄。 * 后来,李贝贝看了一本漫画,漫画上说“不合适的人就像一双不合适的鞋,即使忍着痛一直穿着,最后还是痛到要扔掉。” 她决定,彻底放弃嘉琰,找回曾经的自己……
  • 优点是温柔优点是温柔良人堂|青春无法用科学解决的事情发生在高中生好朋友三人组李梨、老魏和肖梁之间。虽然能用超高的观察力和推理能力来解决大部分想不通的事情,也有最终也无法用快乐和痛快来描述,只能用无奈来形容的事情。在高中生活中,三人组不仅要处理非日常事件,也要面对学习,恋爱,友情等一系列的考验。
  • 亲口告诉我,你爱我亲口告诉我,你爱我焦橙|青春这是一本关于暗恋的作品,恐同者请勿食用
  • 世界不及你容颜的温暖世界不及你容颜的温暖顾陌初|青春容颜,众多暗恋沈司弘的女生中的一个。或许是生性害羞,她从没向任何人提起过。或许是天性不忍心拒绝别人,她同她不爱的他远走高飞。三年之后的再度相遇,她听到他一句“其实我三年前很爱你,容颜。”而怅然若失。“沈司弘,你说深爱为什么没有标签呢?否则,这三年,我不会寂寞,你也不会孤独。”沈司弘静默,最终无奈的说,“容颜,你不懂,正因为深爱没有标签,人才会在一次次的错过中成长。”[最虐心的深爱和最动情的心酸:纵然世界温暖,没了你,星光都黯淡。]
  • 恶魔殿下冰山女恶魔殿下冰山女夜非琳|青春她说“你在这干嘛?”他答“我当然是来给你暖床的,老师不会忘了吧。”她翻身将他扔下窗户,他说“你要谋杀亲夫啊。”
  • 江山作嫁江山作嫁凌千曳|青春他是末位皇子,惊采绝艳却生不逢时,志在天下却只能韬光养晦。她是相府千金,潇洒快意却囿于闺阁,情有所钟却只能深埋心底。年少时,他“凶名远扬”,她“为虎作伥”。京中人人惧怕他,唯她兴致盎然陪着他。贵女个个倾慕他,唯她一如往常对待他。兄弟处处为难他,唯她挺身而出保护他。后来,天下纷争起,他身陷囹圄,退无可退。而她,为他舍弃一身荣华,乔装改名随他深入虎穴。生死与共,他才了悟她已不只是他的小青梅,也是他的心上人。纵有红颜心系,他也只等她一人披嫁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