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0章 妖孽

闻言田双归笑道:“柳杨和凌天羽都想经过此次大比后再进入内门,外门夺魁,关乎弟子个人荣誉,他们不愿声明平平进入内门,小弟便也没有强求,毕竟宗门没有门规,说外门弟子修为至凝元境就要求他们必须加入内门。”

田双支微微点头道:“恩,确是如此,可惜棋逢对手,柳杨还是败在了白晓笙手下,说来这个白晓笙也是,虽是废灵根,却年仅八岁已是凝元境修为,且胜过柳杨许多,这届外门大比,真是人才辈出啊,最终鹿死谁手,本座也很是期待,不过你们可以放心,凌天羽柳杨白晓笙这三人都称得上是修真奇才,他们进入内门后宗门也会重点培养!”

闻言田双回面色稍缓,指着白晓笙说道:“首座,此子来路不正,谁知道是田双入在哪个山村旮旯带回来的,一个废灵根的小子,不一定有什么奇遇才有今日的修为,依我看大比结束后,理当将其交给左右护法,逼问清楚,若是能将什么有助修炼的法宝得来,供与宗门精英弟子修炼,岂不是物尽其用?”

田双入起身呵斥道:“田双回!好一副歹毒的心思,自私的嘴脸!晓笙乃是老夫带回来的,他能有什么奇遇?我便是他的奇遇!你何不说老夫违反门规,将我交给左右护法,愿赌不服输,小人气量,一把年纪还在这阴阳怪气,真是不知羞耻!”

见两人针锋相对,内门主教田双持赶紧打圆场小声呵斥道:“你们都给我住口!怎么回事?两个弟子在擂台比修为,你们两个老家伙在‘云巅’斗唇齿,成何体统,有什么事情不能等大比结束后再说,下面五百多名弟子看着,万一被他们听见,你们可有脸面?既然身居要职,就要有相应的德行,特殊场合,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身份!”

······

擂台之上,白晓笙看着猛然暴起的凌天羽并没有闪躲,而是面带笑意的正面打出一记直拳,这一拳打的看起来是那样随意,那样绵软无力,甚至有些羞答答的,一众弟子都觉得好笑,甚至有人瞬间明白白晓笙为何刚才不肯与柳杨交手,原来这位白师弟是灵巧有余,而灵力不足,想来此时是面对凌师兄知道躲避下去不是办法,这才无奈出手。

众目睽睽之下,白晓笙那看上去手无缚鸡之力的小胳膊,轻轻打出打出的一记王八拳与凌天羽那夹杂着刚猛拳风的拳头轰然相对,砰的一声没有激起任何烟尘,因为万树坛的地面实在是太干净了,此时只有擂台上两人的衣衫猎猎作响之声,此时的凌天羽周身释放着一股股肉眼可见的灵气波动,气势十足,而白晓笙则是平平无奇的站在那里,可在一众弟子与‘云巅’之上的各位大佬已经惊呆了。

“这个白晓笙是靠什么抗下了凌天羽那瞬间爆发出的凝元三重之威下的全力一击?”

内门副教田双基不由失声问道,他是元婴境的大佬,可却没有看出任何端倪,两个外门弟子这一回合的交手太过诡异了,一个八岁的小子竟然靠自身力量接下了蕴含灵力之威的轰击,细思极恐,这得是天生多少神力才能有这等力量!

田双归厉声说道:“诸位兄长,这小子绝对有诈,我修真之人哪有肉身如此强横之辈,依我看此时应该立即中止大比,将白晓笙严加拷问!”

任何人都能看出两人这一回合的交手其实胜负已分,一个倾尽所有,一个随意击之,两者相遇竟能平分秋色,这说明什么,说明有一方具备完虐对方的实力,白晓笙,从这一刻起,他不再是外门弟子心中的伶人,而是外门弟子的一个传奇,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传奇,凌天羽剑眉紧锁,白晓笙则是面带孩童的天真笑意。

“凌师兄颇有些义气,且实力强劲,可惜啊,你这次遇到的是我,师弟佩服凌师兄的为人,这才给你一次清醒认识自己的机会,就像执事赛前所言,知道打不过便放弃,莫要殊死搏斗,师弟也认为外门魁首不过是个噱头,若不是为了那一百上品灵石,我都懒得参加这种热闹的宗门聚会,听师弟的,你放弃吧,我真不想揍你。”

白晓笙的肺腑之言在凌天羽听来很是刺耳,冷漠的说道:“呵,故弄玄虚,让我向你一个八岁小童低眉认输,岂不是叫众弟子留下笑柄!白晓笙,我知道你天赋异禀,可我的天赋也绝非常人所及,主教培养我多年,就是为了今日大比,或许你的实力不在我之下,但不管你天赋如何,今日你我必须有一个人倒下,此次大比才能结束!”

闻言白晓笙无奈的说道:“既然如此,师弟只好得罪了,还望师兄莫要记仇哦!”

“生死有命,为了多年所愿,我会死战到底!”

白晓笙笑道:“凌师兄,你的斗志很让我感动,但师弟只能很不好意思的告诉你,你大比夺魁的路,已经被师弟堵死,并且还焊上了十八根撑天柱钢条,你死了这条心吧!”

闻言凌天羽怒声喝道:“少说废话!白晓笙,用尽全力与我一战!”

白晓笙心道:用尽全力?莫说是你凌天羽,用尽全力小爷都能吊打‘云巅’上的两条老狗,旋即颇有深意的笑道:“师兄,这世上千里马无数,可你要相信一个永恒的道理,能横着走的,在下是唯一一匹!”

凌天羽先是一愣,旋即怒斥道:“狂妄!”

‘云巅’之上宗门大佬也都开始对白晓笙起疑,而田双入则是淡定得很,悠悠说道:“这有什么好稀奇的,此子曾经修炼过武道,且修为不低,小小年纪便已经是超过武师境界的存在了,是老夫苦口婆心多番劝说,才令他放弃武道,弃武从仙,各位兄长一定觉得老夫行事荒诞,又一次违背了修真界的大忌,可在老夫心里,那些大忌一直以来都不过是鸡毛蒜皮的小事。”

田双回怒斥道:“田双入,我天水宗迟早有一天会因为你的肆意胡为而惹上麻烦,如此仙途大忌你竟然敢违背,你···你···列为兄长!门主那里此事务必要说个清楚!”

内门首座与主教副教供奉等人都是大惊失色,仙武不同宗,自古有言,若是同修,轻则走火入魔,重则荼毒天下,这等事情已不是他们能做得了主的了,众人一脸愤慨的看着田双入,他却又悠悠说道:“兄长们不必激动,此事除了我无人知晓,你们可知此子天赋有多霸道?我告诉你们,宗门测灵根和天赋的测试棒被他当众握碎了,不是外力所致的破碎,而是那种测试棒根本无法测出他天赋的尽头,最后灵光极盛,化作了齑粉。”

“什么!将测试棒化作齑粉,万年来只有一个传言,那便是当初的盛宁仙尊也曾将测试棒化作齑粉,可盛宁天尊乃是天灵根,此子不过是废灵根,天赋级别竟也堪称妖孽!”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史上第一仙史上第一仙海杰1|仙侠一个倒霉蛋,偶然之下,得到了一颗神奇的珠子,靠作弊成为史上第一个没有灵根的修仙者他以这样的身份,如何在门派中立足?又如何以史上第一废柴的资质,进入到修仙者的行列?和其他巨枭魔头,仙宗仙师并列于山海内外?希望书友们喜欢本书!
  • 九绝公子九绝公子咱家很正经|仙侠混沌神石历经九十九个纪元。孕育出恒古唯一的混沌神体。 掌握九种本命之器。人称“九绝公子”。 他英俊潇洒,风度翩翩,却有泼皮无赖。 他酒色财气,样样不拉,却不仗势欺人。 他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却只用来战斗。 他叫:易枫性别:男爱好:女 他是一个正大光明的大猪蹄子!!!
  • 无敌从一只鸟开始无敌从一只鸟开始三千晴空|仙侠神秘纸鸟可显未来能通古今,资质有限的凌天笑的牙都掉了!任你有上乘功法、洗髓金丹、神级武技又有什么关系?哥,一鸟在手,天下我有!女人,我要天下最美的!权利,我要世间最大的!身份,我就是最尊贵的!“别想反抗!你的一举一动,我都晓得哦!”
  • 弑灵伐天弑灵伐天寿人|仙侠诸族林立于天地之间,群雄遍地的大世拉开了帷幕,自灭天时代就存在着的苍天无人得知其真实存在……传说中的苍天,灭天时代的荒,这一切都是阴谋还是另有隐情……九星轮转开启了新的时代,新一代的英雄,他们伟岸的身躯永远驻足在了这片天地之间亘古不灭
  • 天宇仲天宇仲橘子炖香蕉|仙侠洪荒世界,这是仙家道术文明的开源地,是万物诞生的一切。超越凡胎,成就真仙,踏上无上境界,这是所有人的境界与梦想,修仙文化自此掀开,宗门道教,各个门派围绕其中并为此而诞生。他名字叫魏隶,是中原第一大宗太灵道宗的首席弟子,力量超凡,有着宏远的目标与卓越的能力,为追求武道,踏上人界中第一位人者,他开始闯入洪荒世界这奇妙之地。在这里,他开始一展拳脚,力要成为这片大陆的霸者。在这里,他举剑问天,与各大宗门教派一较高下。他不过是小小的修仙者,但却拥有一颗不安于现状的心,背负着沉重的过去,他开始迈向未来,而在最后,他又会迎来什么样的结局?
  • 无仙诀无仙诀只是爱写书|仙侠当鲜血染红了他的白衣,又是谁在轻轻低泣。
  • 迷仙一梦迷仙一梦闲书儿|仙侠别人穿越金手指,老刘穿越送老婆? 等等,这个老婆有点奇怪。 猴哥确实真英雄,但是为什么还有卖汤圆的吕洞宾? 仙路难求,万万没想到,到最后还能成为二郎神的师弟。 可是为什么都这样了还是没有个师父啊? 这个世界“乱了套”。
  • 云霞录之魔剑情缘云霞录之魔剑情缘竹林飞雪|仙侠一名少年,遭受无尽苦难,被人打晕,丢进万丈深渊中,醒来之后偶得机缘,修炼无上功法,,妹妹的分离让他意识到自己的弱小,为寻妹妹进入宗门,勤修苦练让他看到了与妹妹再相聚的动力,师兄弟之间的歧视,嘲笑,毒打,让他越发坚强起来,有仇必报实乃我本性,欺我。凌我,笑我者,死!!!孤傲的性格让他走到了修炼的巅峰,师傅的嘱托,宗门的崛起,受到万人敬仰,脱凡化神,飞升天界,遨游虚空。
  • 阴司手札阴司手札叙白|仙侠阳世间,她坑他骗他害死他,花招百出勾得一缕幽魂,不灭阴司小神君之威风。阴司里,他耍她逗她刁难她,温润儒雅暗藏狡诈腹黑,不见堂堂大阎君之风度。且问芸芸众生,诸位看官——论被自己坑死的冤家成了自己的顶头上司是什么体验?求解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地弄死那位腹黑缺德无良的老板?在线等,挺急的。
  • 超级兑换超级兑换胖子戏诸侯|仙侠神!不过是应运而生。魔!不过是心中邪念。他只不过是试炼之人,在虚无飘渺的空间里轮回,兑换给与了他生命给与了他希望,从此,神、魔、妖、怪,被他踩在脚下为他铺垫成一条杀戮的成神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