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9章 又见秋喜

冯雁率众人返回山上,左腾此刻也带着四十多名队员回到了队伍。

“队主,确实有几十名羯人顺着小道上来了,不过全被我们用石块和弓箭赶跑了。我看他们轻装简从只带着短刀,应该是想偷袭。”左腾过来汇报道。

“嗯,换了我也会偷袭的,有没有抓住一两个俘虏问了问情况。”冯雁问道。

“刚才你们下山追赶的时候,我抓了几个受伤的羯人拷问过了,他们一共来了近九百人,八百人从大路上过来,一部分顺着小道上来。另外我问他们为何不趁夜攻打,而是到了天亮才过来?”

“哦?我也在怀疑这件事,他们怎么回答的?”冯雁没想到左二胖子也是粗中有细之人,不了解他的人,很容易被这张圆脸欺骗了。

“他们说,把分散在各山头的族人召集过来就花了不少时间,再加上山上夜路湿滑难行,雾气又大,所以到了拂晓才赶到。刚才我们检查了现场,咱们的几名探子被这些羯人上山的时候杀了,幸亏树上的暗哨起了作用,队主,你真的是料事如神啊!如果不是你昨天吩咐明哨暗哨……”

“队主,赵排长他不行了!呜呜……”左腾话没说完就被一声悲鸣的喊声打断了,一名跟着赵排长的什长在不远处哭喊着。

冯雁一拍额头,暗骂自己怎么把这事给忘了!刚才因为羯族人攻了过来,冯雁只是简单包扎了一下,还没顾得上救治。

一群人赶紧跑过去,只见赵排长嘴唇发紫,满脸苍白,已经奄奄一息了。

“赵排长,赵大哥。你快醒醒啊!”冯雁也嘶喊道。

“小……小铁子……”赵排长勉强微睁双眼无力的说道。

“是我,是小铁子,赵大哥,你要挺住啊,我现在马上给你医治。”冯雁忍不住泪流而下劝慰道。自从进了队伍开始训练,冯雁就是跟着当初的赵什长一起训练,尤其弓箭方面的技艺基本都是眼前这位赵大哥倾囊相授的,而且多次为自己打抱不平。一幕幕闪现在脑海,不由更加心痛。

“郭飞,把我马上的草药赶紧拿过来!”冯雁急切道。

“不用了……小……铁子,来不及了。我就想对你说……一句,咱哥俩相识一场是我赵某的荣幸,你……一定会成为人中之龙,他日记得给哥哥坟头洒点好酒……我……”

“赵大哥,你醒醒……”

看着冯雁脸上挂着泪水不断敲击胸口、不断地摇晃身子,不断喊着,周边众人都抽泣起来。原先五龙山的弟兄更是心中感慨,没见过头头和下属这般亲近的,也没见过平时训练严苛的冯队主有如此动情一面,这样爱护手下的头头才是值得追随的。而郭飞、常青、左腾几人更是感慨不已,别看哥几个平日里嘻嘻哈哈,如果是自己有什么事冯雁怕是更会难过的。就连并不是很叹服冯雁短短时日就成为队主的张大壮,此刻也有些意动了。

“把那几个俘虏带过来!”冯雁默默起身冷声道。冯雁的意思所有人都明白,立刻四散开把受伤没死的羯人都拖了过来。看着几十名面目可憎的羯人,冯雁手起刀落,三颗飞溅着血柱的人头滚落而下。众人也跟着一阵乱刀砍下,顿时三十多颗人头全滚落在地。

“赵大哥,你一路走好。这些人头只是利息而已,过几日一定替你讨回公道!”冯雁擦干了眼泪暗暗发誓。

三百多人的队伍,经过一系列厮杀只剩下了二百名左右了。带着所有战利品,白云寨众人往山寨赶去。那些妇人和孩童冯雁还是放走了,白虎岭残存的几十名汉人也被绑在一辆马车上一同去往山寨。战死的弟兄和老赵的尸体单独装在了几辆马车上,冯雁骑行在这辆马车旁默默地走着。

虽说此次收获不小,但因为冯雁的伤感,使得整支队伍都沉闷不响的行进着,没人敢大声说笑。

“队主,有个绑着的汉人想和你说几句话,你看……”张大壮骑马走到冯雁身边试探着问道。

冯雁微皱眉头说道:“这些汉人胆敢给羯族人做事,没砍了他们就不错了,还想说什么?”

“那人说他家就在前面不远处的小相村,能不能和家里人见见”

“小相村?”冯雁转头一想,那不是秋喜所在的村子吗?走到那名汉人所在的马车旁,冯雁问道:“你是小相村的?”

“好汉爷,是的,额是小相村的,小的叫郭赖子,自幼父母双亡跟着叔叔婶婶长大,不过他们也死了,还有个堂哥在村子里,额想进去说一声……”

“嗯?”冯雁脸色拉了下来。看见冯雁冷冰冰的脸色,郭赖子一打寒颤急忙带着哭腔说道:“好汉爷,额也是莫办法呀,前几年这些羯人抓住额们说不给他们做事就要杀额们全家,额们也是被逼的呀,好汉爷你不信问问他们,他们都是这儿附近的。”马车上的人听了郭赖子的话连连点头称是。

“你到底想说什么?”冯雁依旧冷言道。

“额好几年没见堂哥堂嫂了,进去交代一声就走,求你了好汉爷。”冯雁想了想点头答应了。让队伍继续前行,带着郭飞等十几名队员一起去往小相村。

“队主,快看,秋喜在放牛呢。”郭飞一眼看见前方草地上的秋喜惊喜的叫道,说完一人骑马快速赶了过去,众人也跟在后面骑行过去。

“这位小哥,请问何处有酒家啊?”郭飞捏着嗓子摇晃着头问道。

“额认得你,你是作羊腿肉诗的那个。”秋喜奶声奶气的答道。听了秋喜的话,冯雁肃穆的神情也露出了一丝笑容。

“郭二,你的那首羊腿肉诗看来很出名啊。”看到秋喜,冯雁难得有心情开起了玩笑。

“嘿嘿,咱们的队主大人终于笑了,我还以为你不会笑了,哥哥这不是也想应个景么。”郭飞笑嘻嘻说道。冯雁拍了拍郭飞的肩膀下马走到秋喜身旁附身问道:”秋喜,你最近好吗?你父母可好?”

坐在草地上的秋喜看见正是前些天给了自己一把铜线和金子的大哥哥,高兴的站起来抱住了冯雁。

“大哥哥你回来咧?额父母一直想请你吃饭咧,去额家坐坐吧。”秋喜高兴的说道。

“好呀,我也想……咦?你胳膊怎么啦?”冯雁正说着看见秋喜胳膊上的淤青皱眉问道。

“前天地主看见额睡觉,说额偷懒就打额咧,不过不疼啦,你看好好滴。”秋喜摇晃着胳膊给冯雁看。郭飞一看火气早窜了上来:“走,带我们去地主家!”

“大哥哥,你们不要打人好吗?地主家也不算坏人,还给额喝过粥嗫!”秋喜担心的说道。在孩子眼里只要你肯给他点好处,就会心存感激,更不会记恨一个人。冯雁爱惜的摸了摸秋喜的胳膊,拿出草药给秋喜敷上,用一块细布包好这才与秋喜去往了地主家。

“好汉爷,这……这是额堂哥家!”被绑着的郭赖子看见众人竟然到了他堂哥家门口惊讶地说道。

“哦?你就是地主家的那个堂弟啊?招家伙吧你。”郭飞一脚把郭赖子从马上蹬了下来,冯雁众人颇为好笑的也下了马。

“哎哟,好汉爷不要打额咧,额替堂哥给这位小兄弟道歉啦……”郭赖子也听到了冯雁与这个牧童的谈话,如果不是绑着胳膊,真想抽自己一耳光,心想这次央求回来可真是触了大霉头,怎么有这么巧的事?来不及后悔,郭赖子对着秋喜不住磕头道歉。秋喜一个孩子哪见过这种场面,吓得躲在了冯雁身后。

”算了,起来吧,给他松绑去敲门。”冯雁命令道。

郭地主家的房子是小相村里少有的用泥土夯实的土墙,南侧院墙开有一扇木门,两个门板上各嵌有一个铁环。松绑后郭赖子此刻心中忐忑不安着,不知道等待他的是全家灭门还是能躲过一劫。他自己本身就跟着羯族人拦路抢劫,哪次不是杀人越货不留活口,何况跟在身边的是把那些狠辣的羯族人打的落花流水的彪悍土匪。万念俱灰之下郭赖子还是哆嗦着手拿起铁环敲了敲门。

“吱呀!”一声,大门从里面打开了。

“哎呀,这不是郭大兄弟?你终于回来咧!老爷,快看看谁回来咧!”一位下人模样的中年妇人打开门一看竟是多年不见的本家堂弟,惊喜的朝屋里喊道。

郭赖子忐忑不安的看向冯雁,待冯雁点了点头这才随妇人迈进了院子。

“哈哈哈,是赖子啊,你可想死哥哥了,这么久才回来?”屋里走出一对身材丰硕,着有绸布长衫的中年男女,一把拉住郭赖子的胳膊使劲摇晃着,惊喜的寒暄着。郭赖子此刻想笑又不敢笑出来,哭笑不得的任由堂哥堂嫂摇晃着胳膊。

“咋嘞,赖子?是不是生病咧?快让哥哥看看!”郭地主看见自家堂弟表情怪异不禁关怀的问道。

“不……不是。外面……”郭赖子口齿不清喃喃的说着还畏惧的转身看向门外。

“哦,有朋友相跟来咧?快请进来呀。”郭地主说着笑盈盈的拉着郭赖子走到门口,一眼看见牵着牛绳的秋喜,脸色顿时拉了下来:“咦?这讨吃孩子咋回来咧?谁让你回来的?赶紧滚去……”

“啪”的一声响起,郭地主不敢相信的摸着滚烫的脸颊,指着郭飞惊道:”啊!你……”

“你说我姓郭,你也姓郭!怎么做人的差距这么大呢?”郭飞瞪着眼冷哼道。郭赖子眼睛一闭心里惨呼:“完了,完了!”

这堂哥平日里对村民跋扈惯了,可也不仔细看看面前的这些人是干啥的。那就不是用一个“狠”字能形容的,想想白虎岭那些被毒死、毒疯的羯人,“狠”字上面最少再加个“毒”才行。一把拉住堂哥的袖子跪在了地上,又急又恼道:“哥!赶紧磕头认错,快!”郭地主懵懵懂懂的跟着磕了几个头,惊疑不定的闪烁的眼珠子。后面跟来的堂嫂和下人此时也惊得目瞪口呆。郭飞和十几名白云寨弟兄,手放刀把上等着冯雁的命令。只要一声令下立马会挥刀灭门。

“哎,算了,起来吧。”冯雁冷声道。

“郭赖子,看来你们一家……”

“好汉爷,求你放过额堂哥一家吧,额跟你们走,做牛做马都行,杀了额也行。求好汉爷饶了他们吧。”郭赖子此时连死的心都有了,怪只怪自己跟着羯人做了不少恶事,更怪自己多此一举非要回家看看,连累到了堂哥一家子。

“郭地主,我们不会杀你,不过有几件事情你得做到,第一呢,秋喜放的这头牛以后就是他的了;第二呢,放牛的工钱你还得付了;第三,你租给村民的地三年不可收租子,过了三年以后都得减半收;第四,你堂弟我们会带走,如果我们走了你敢为难秋喜一家或者别的村民,后果你一定不敢想象。现在给你们半柱香的时间单独说会话。”说完冯雁拿起弓箭射向院子里的一颗槐树,箭矢正中树干嗡嗡作响。箭矢是擦着地主老婆的头顶射过去的,吓得郭赖子堂嫂一屁股跌坐在地。

“这根箭不能拔下来,每天都看一眼,好提醒你如何做人!”冯雁说完留了两个人看着郭赖子一家,带着其他人去往了秋喜的家中。看着冯雁带人远去,郭赖子如蒙大赦般爬起来拽着堂哥一家跌跌撞撞的跑回了屋子。

“哥哥嫂嫂,近日可好啊!”冯雁看见秋喜的父母沿着篱笆跑出来迎接,赶紧抱拳问好。

“哎呀,是大兄弟来咧!快进来!……咦?比上次多了这来多人?都进来吧。孩他娘快去做饭!”秋喜的父亲热情的过来抱住冯雁的胳膊,自从冯雁上次走后,秋喜的父母才知道冯雁给了秋喜一大把铜钱,里面还有几片金片子,这些钱可够他们一家人吃一两年的。

冯雁带着众人也不客气一起坐在了院子里面。秋喜的父亲给每个人倒了一碗水然后又跑回屋子拿着一个小包袱出来。

“大兄弟,这么多钱额们可不敢要,秋喜这孩子不懂事乱拿别人的东西,这几天额们没少骂他……”秋喜的父亲絮絮叨叨说着,冯雁面带笑容听完回道:“大哥,秋喜是我的小兄弟,给你就拿着,上次不是说好咱们是一家人嘛?”

“可,可这也太多咧!不行,留几个铜钱就行咧,其他的你拿回去!”秋喜的父亲坚持道。

“喂,给你就拿着吧,你要不收我这弟弟可要生气了。他如果生气后果可是很严重的,嘿嘿。”郭飞笑呵呵地也跟着劝道。今日在白虎岭,郭飞可是见识了冯雁的怒气,手起刀落三颗人头就彻底搬家了。

“郭二!”冯雁一瞪眼,吓得郭飞赶紧闭上了嘴巴。也不知为什么,明明自己比冯雁大几岁,可冯二给自己的感觉总是有点老气横秋的,根本不像比自己小的人,倒像自己的哥哥,甚至是父辈的感觉。郭飞为此没少暗自嘀咕,只要听到冯雁说话就是一副教训人的口气或者是长辈劝诫晚辈的话,可一看见冯雁的样子又感觉就是个小兄弟的感觉。一看冯雁有些动怒,郭飞连忙又凑过来嬉皮笑脸的揶揄道:

“冯二,上次你这辈分就有点乱,秋喜的父母你称兄道弟,与秋喜也是称兄道弟的,怎么这次听着还是有点乱呢?呵呵。你给哥哥理理,我这脑子不够用了。”

“这……好像是有点乱啊。”冯雁老脸一红自己也轻笑出来。……

郭地主家里,此时传出一连串惊呼:“甚咧!赖子,你说的是真的?祖宗哎,你咋不早说,差点被你害死了!”郭地主听了堂弟的讲述,吓得惊叫连连。只知道附近白虎岭的那些蛮人是惹不起的存在,没想到这次碰到的是比白虎岭蛮人更狠毒的角色。这不是老虎嘴里拔牙----活的不耐烦了嘛。

端着热腾腾的面条,冯雁等人“呼哧呼哧”吃的不亦乐乎。这北方的面就是好吃,手工和出来、擀成薄片再用刀切成长面条,里面调上油盐酱醋等调料、再拌上香菜与碎羊肉爆炒出来的美味菜肴,一口面一口大葱就着吃,别提多过瘾了。这年代番茄还没有引进来,依旧在遥远的南美洲晒着太阳呢,要是有番茄与鸡蛋翻炒出来调进面里,这碗面就更完美了!冯雁一边大口吃着一边独自意淫着。不过能有碎羊肉吃,估计秋喜一家是把家底都搬出来了。连秋喜这个孩童也吃的欢天喜地,想来是很久没碰着肉了。摸着滚圆的肚皮,郭飞与众人连声嚷嚷着:

“好吃,好吃!”

“真过瘾啊!”……

看着众人吃的过瘾,秋喜父母也一脸喜色的笑着。这三晋土地上的人就是热情好客,哪怕自己吃不饱,只要客人吃着舒坦就很高兴。这种高兴是由衷的,是发自内心的喜悦。

“好汉爷!好汉爷……”远处传来一阵急呼,冯雁等人扭头看去,只见郭地主一家慌慌张张满头大汗的跑了过来。对着冯雁等人畏惧的施了一礼,郭地主又拿着一个包裹东西的绸布到了秋喜父亲的身边陪笑道:“于老弟,怪额有眼无珠得罪了秋喜娃子,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这是你家耕种土地的地契,以后这块地就是你家的了,就当额老郭赔罪了,哦,还有那头牛也是你家的了,这些铜钱是秋喜放牛的工钱,你都收好了。”郭地主说着使劲塞在秋喜父亲的手里。而秋喜父母则惊呆在原地不知所措。

“好了,你先回去吧。”冯雁放言道。

“哎!谢谢好汉爷……赖子,你好生跟着好汉爷……”郭地主忙不迭的连声感谢完然后慌不择路的跑走了。看见秋喜一家与这些狠人如此熟络,郭地主后怕的冷汗直冒。后来听说惊吓出一场重病过了一个多月才好转起来,病好后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见人就陪笑。这里的村民们看着连呼怪哉。

临走时,冯雁又拿出三张狼皮给了秋喜一家,说是冬天快来了,怕秋喜冻着。秋喜一家热泪盈眶的目送着冯雁众人走了很远也没回屋子。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活在天朝活在天朝一张一驰|历史一个老师重生至另一个世界的古代做老师的故事。真不知道简介怎么写,那就这样吧。
  • 隋末之大乱世召唤隋末之大乱世召唤凤溪凰跃|历史新书《扶蜀》已经发布,还请各位捧场支持。 现代人穿越回隋末大乱世,却是发现成为被灭国的皇室后裔,正在高麒苦苦思索之际。 奇迹再现,一块能够召唤史上猛将的“召唤石”从天而降,一路伴随着高麒征战天下,横扫四方,建立大一统王朝。
  • 败类师爷败类师爷败类小人|历史不怕败类,只怕败类有了智商;不怕师爷,只怕师爷太阴险;他既是师爷又是败类,既有智商又阴险,冒充别人的儿子,夺了人家的妻子,却把别人的国家弄得惨不人睹,四分五裂;当上太子的幕后师爷,却叫他让出太子的位置;请看他如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纵横天下。________________________朋友的书,很不错的,大家可以去看看!《玄龙怒》125640《异界当老师》131100《异界之酒刀仙》130475《重生之异临天下》132534
  • 大明恶贼大明恶贼孤君道|历史本想做个布衣小民,却不想做成了刁民,且看大明朝的小刁民如何掀起一场惊天风暴,力挽狂澜,左手江山右手美人,傲视天下!
  • 隋末暴徒隋末暴徒剑关南山|历史重生隋末,成为与李世民同日出生的李氏旁支庶子。 平淡的生活里,李元恺首先想到的是抱大腿,毕竟是我李二陛下! 可后来发现,李阀先是害了咱爹,又拿咱不当人! 忍不了,也不能忍!谁叫咱能单挑李元霸呢?实力不允许呀! 既然与李二天生犯冲,那就拜拜嘞李阀,咱不伺候喽! 天下大乱,一朝繁华烟云散,旌旗招招,铁甲洪流卷长空! 再回首,依然盛唐锦绣! (本书无系统,只有一颗暴走的心!)
  • 异世乱事异世乱事化石墓主|历史当一个不一样的文明遇上地球文明,当一个不一样的世界遇上一群不一样的人,当现代人与古代人相遇,会发生什么。
  • 穿越现古两世界穿越现古两世界五岳居士|历史一切都为了生活,好吧?其实都是被生活节奏所逼
  • 征服世界之中世纪征服世界之中世纪炎流|历史公元5世纪,西罗马帝国灭亡,日耳曼人在罗马帝国的废墟上建立起了新的国家。公元九世纪,查理称帝,查理曼帝国诞生,843年查理曼帝国被查理的三个孙子分裂成三个国家
  • 辰曦传辰曦传墨燔|历史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 一曲离歌起,多少往事尽。
  • 皇权游戏皇权游戏皙妹|历史二皇子想刺杀我,我成全他不想当帝的愿望,不过没有想到,元宵之夜被兄弟背叛,亡命府中,天不亡我幸得张神医的救助。我回来了,默默春风公子玉,当年的我成了公子玉,京城第一楼的幕后老板,江城赌场的后台。为扳倒你,化一届白衣考的状元郎娶了你的女儿,如同你一样一步一步的扳倒对方只是更狠。夺得的帝位,你女儿问我,爱过吗?我都觉得这个问题愚蠢,我儿子问我,生下他后悔吗?我回答:“有没有你都无所谓,因为你反这都会死,只是年数而已。”当年的苏煜熙已不复当年了,没有了单纯,和义气,多了冷酷,狠辣,善于玩能权计,笑看帝王江山变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