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98章 兄弟(六)

“说得不错,看来还是需要本大爷出马解决问题,休整一下,到了江夏城外,先给他们一个下马威,就黄射那个草包的新军,想抵挡本大爷那是做梦。”甘宁恶狠狠的说道,可算是从苦日子里要解脱出来了。

然而他还不知道,这个时候,黄襄已经拿下了江夏,注定甘宁要白跑一趟了。

“你说什么?琦儿呢?你告诉老夫,琦儿去哪了。”长沙太守府中,自刘守门把治所搬到这里之后,长沙太守府就成了荆州的治地。

许久未回家的刘守门今天还不容易想要回家看一次,结果老管家说刘琦不见了。

这真是日了狗了,什么叫不见了?你能不能说清楚点,一个好好的大活人怎么就不见了。

“老…老爷,大公子说要出去江夏一趟,之前还时不时传回来信件,结果,这都快有十来天没有写信回来了。”老管家从来没看见刘表发这么大的火,也难怪,刘守门一向都是君子,哪怕当时黄襄截胡先和蔡琰结亲,黄襄后来投曹老大,黄祖弃他而去,蔡瑁蒯越离开他,他也没有发这么大的火。

不过老管家好歹跟随了刘表这么多年,知道刘表只是一时上头,其实这事儿跟他们真没关系,刘琦那么大一个人了,你总不能说把他关在家里吧?貌似没人敢这样做啊,刘表的夫人蔡氏倒是敢,不过她肯定不会这样,你刘琦想干嘛干嘛,最好上天,别影响我儿子刘琮继位就行。

“还不快派人去查,去江夏黄射那边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刘表这个心痛啊,之所以一直待在军营不回家,就是不想看到蔡氏,毕竟刘表的妻舅叛变了,也就是蔡氏的哥哥们,所以他不想看到蔡氏,眼见着军队总算是整顿完毕了,想回家温存温存,结果来这一茬儿,差点没让他心脏病发作。

蔡氏是个美人,这很正常,但凡世家子弟,大多数都是联姻,学识容貌都是一等一,可能刚开始比较普通,不过越往以后,这基因也就越好,比如说晋朝的卫阶,有名的美男子,因为害怕街上的那些个疯狂的少女们,都躲在家里不敢出门了,每次出门基本上心理压力很大,最终有个词语叫‘看杀卫玠’,那可是河东卫家的人。

所以刘表能够忍住美人的诱惑躲在军营这么久,也够可以的了,这还不是为了他的大儿子刘琦,结果突然不见了,你说烦不烦。

老管家刚刚组织好人准备前往江夏,结果突然一个传令兵直冲太守府。

“报…报荆州牧,江夏、江夏反了,大公子被俘。”说完就倒地不起,累的。

“琦儿…噗……”刘表一口老血喷出,倒地不省人事。

“快,去请张仙师,去请夫人。”老管家急吼吼的安排着,太守府门前一阵鸡飞狗跳。

蔡氏慌张的跑了出来,大喊一声:“夫君”也晕了过去。

老管家:“……”这都什么事儿,老夫这辈子遇见的事儿就没今天这么夸张的。

“先生,我家夫君怎么样了?”还好蔡氏只是晕了过去,受了一点点惊吓而已,但是,刘守门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

“夫人,州牧他,怒火攻心,积劳成疾,惊吓过度,以至于动了元气,这下恐怕要很久才能调理了。”

原长沙太守张仲景,后世号称医圣,著有传世巨作《伤寒杂病论》对医学贡献可谓之很大,本来人家张医圣只是想做一个医师治病救人而已,不过因为他父亲做过官,然后张医圣的为人那肯定是没得说,于是就子承父业,被国朝指派为长沙太守,不过张医圣一般不理政事,专门给平民治病,以至于有了‘坐堂太守’这么一说。

作为一个世家大族之人,蔡氏对张仲景的为人那是了解的,所以很是忧虑,不过张仲景都这么说了,那也只能好好调养了。

“咳、咳。”这时候,刘表醒了,颤悠悠的举着手,慢慢地说道。

“叫,叫韩玄过来,快,快去。”

虽然不知道自己夫君找长沙太守干嘛,不过蔡氏除了一件事之外,其他的事都不会干涉,于是马上传人去叫韩玄。

韩玄这厮就是张仲景之后的长沙太守。虽然张医圣的为人和医术没得说,但是显然不符合官场作风,刘表不得不把他撸了,换上自己的心腹韩玄。

正在治理政务的韩玄收到刘表的传唤,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进来之后大吃一惊,原来的刘表虽然老迈,然后整个荆州出来哪几个世家大族之外,没人敢撩刘表的虎须,好歹也是一州之主,地方大佬,可现在呢?完全就是个孤寡老人一样了。

“使君,使君您怎么了?”身为刘表心腹的韩玄不能说草包,只不过本领确实一般般,而且为人脾气很暴躁。行事让普通人很讨厌,动不动干些坏事儿,当然了,大的事儿不敢干,小的事儿不断说的就是他了,所以刘表倒了,他很恐慌。

幸好,刘表还没什么大事儿,在一声声呼叫中张开了双臂。蔡氏慢慢的扶着他靠着床沿,刘琮在一旁老实的数着蚂蚁。

刘表看了一眼蔡氏,又看了一眼刘琮,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先出去,蔡氏愣了一下,不过也没想太多,只是拉着刘琮退出了房间。

“青越(韩玄的字,杜撰),琦儿,琦儿在江夏那边失踪了,吾怀疑江夏那边发生了什么大事,你速速点齐兵马,亲自前往江夏,找回琦儿,记住了,旁得可以不管,琦儿必须完好的带回来。”说了这么多的刘表有些累,虽然他病倒了,但是身为心腹的韩玄还是害怕他的,于是重重的点了点头,应下了此事。

“还…还有,不可让人知道了。”刘表又叮嘱了一下,韩玄的性格本领他知道,只不过现如今已经成为无人可用的刘表只能委任他,好歹他对自己忠心。

回到治所的韩玄马上拿着刘表的守令前往军营,点齐两万大军,让后勤那边做好准备,明日凌晨黄昏时分就出发,他知道自己不行,所以带上了武艺比较厉害的一个老头子和一个青年人。

黄忠以及魏延。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煎守煎守李沐子丹|历史前半生,被受束缚,戴着沉重的枷锁过日子,是一种煎熬;风雨兼程,只要尚有不破灭的信念,就要一直走下去,必须卸掉枷锁,重获往日的自由!人,是要有一点“精神”的;支撑人守候下去的,正是这点永不放弃的“精神”。后半生,久违的太阳再次升起,照亮一段传奇故事,成为一生无法泯灭的记忆。
  • 公孙瓒传公孙瓒传李青枫|历史一位从边关浴血拼杀,守土保国的将军,在国家危急存亡之际究竟做出了怎样的选择,能够吸引来赵云这种绝世猛将的将军,又有怎样的人格魅力,公元190十八路诸侯讨伐董卓,为何公孙瓒排第十四路,又为何为北平太守~? 坐拥四郡之地的公孙瓒又是如何败亡!? 找找某人,发现根本找到的只有只言片语,就是想给某人写一个人物传记,如有不足还请大家指正,我也好修改,这样我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读《三国演义》之人,从没有把公孙瓒当一回事。 一来,公孙瓒武艺不算很厉害,难入读者法眼;二来,公孙瓒打仗老输,最后还落得过自焚而死的下场,作为失败者自然不会被人提起,只是三国演义多有不实之处。 自古以来胜者王侯败者寇,作为一名失败者自然会被遗忘。即使铭记也是反面教材,衬托胜利者的光辉,更何况,在大多数人眼里击败公孙瓒的袁绍,尚且是个窝囊废,被誉为“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亡命”的草包,早早被袁绍淘汰掉的公孙瓒就更不容易被铭记。 其实,公孙瓒在三国中有着非常特殊的地位,他不但入了董卓的眼,袁绍的眼,赵云的浓眉大眼,还入了刘皇叔的“心眼”
  • 寻嫣记寻嫣记帅三胖|历史为了与她重逢,他忍受孤独;为了与她重逢,他不惜轮回。
  • 一骑定江山一骑定江山塞北清秋|历史东晋时期的北方,战乱频发,独守荒山的小道童迟迟等不到归来的老师父,无奈之下加入了前秦军,自此开启了传奇的一生!
  • 三国之骠骑大将军三国之骠骑大将军百里孤坟|历史三国梦,真豪杰——这是个最坏的年代,烽火狼烟,生灵涂炭;这也是个最好年代,时逢乱世,群雄逐鹿,是个男子汉大丈夫就应手提三尺长剑,立下不世之功。(不写史,不考究,只演义,论英雄)
  • 北河传北河传宥一铭|历史鸿蒙初开,盘古破开混沌一分为二,既是阴阳又是天地,盘古死后,左眼化日,右眼化月,毫毛成星。吐气成风,喘息为云,落泪变雨。其肉化作高山,其骨变为矿石,血液倾空流淌不息即为江河湖海。在苍穹之下有八荒,八荒之内有四海,四海之内有九州,九州即为:荆、兖、雍、青、冀、徐、豫、扬、梁。而九州又有八国,百年征战之后唯剩六国:北河、南洛、西沙、东汋、扶兰、峯都。在这九州之上煌煌天命不可逆也,且看这血雨腥风的战场
  • 红流纪事:二五年的五月三十号红流纪事:二五年的五月三十号主编/武国友著者/刘学礼|历史丛书所选之“重大事件”,只选择了民主革命28年历史当中30件大事,力求通过这30件大事大体上涵盖中共党史基本问题的主要方面。这首先就遇到了选取哪些事件最为合适的问题。就我们的水平而言,很难说就一定能够选得那么准确、恰当。但总体设想是,应以讴歌中国共产党的丰功伟业为主,有的也可侧重总结某些历史经验或教训。
  • 射宋射宋约翰牛|历史新书《逆流红尘之梦蝶》已发,亲们多支持! 韩逍遥坠入时空漩涡,本想小富即安逍遥一生,怎奈适逢乱世万物刍狗,为了活出人样,只能造反当皇帝。 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无望,回首射宋。
  • 带着三国杀卡牌的皇子带着三国杀卡牌的皇子风语余晖|历史带着三国杀卡牌穿越到异世的李牧,成为了大唐帝国的十二皇子,生在皇家,面对夺嫡之争,且看三国与异世的碰撞,在他终于从低谷爬到山巅时,却又发现,这个世界好像只被他揭开了一角。
  • 世家演绎世家演绎涂山|历史世家世家,永世之家。然王朝更替,天下分合,世代轮换,不可或存焉。段氏即兴,诸家不可再言世家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