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9章 东州扶霖,宓妃之论(求收藏)

这几日,苏昂和丘歮、鲁明一起日日在木屋里商谈,所交谈的内容涉及了很多方面,包括当今时局,但最多的还是有关星象占卜之说。这一类学术苏昂在山上的时候王逸子也讲过,不过可能王逸子觉得用处不大,便只是讲了几句就草草了事了,如今听丘歮细细讲来苏昂倒觉得颇有些意思。

七日时间匆匆而过,苏昂带着两人出了骑岭,又在市集买了一匹马和一辆马车,几人便向东州扶霖郡而去。苏昂早就听说过扶霖才子齐晟的大名,他此行想去拜谒一下这位大才子。

扶霖郡位于东州东北,靠近百色族,这里也算是赵国边境之地,民风淳朴。

苏昂三人渡过窝耳河,进入东州,换上马车,骑上马,直往扶霖郡而来。三日不到便以到了扶霖郡城下。

扶霖郡城虽不及漠北、漠南两座城池那般雄伟,却因立在一片平原之上而显得更加高大。

苏昂和鲁明骑着马走在两侧,丘歮乘的马车走在中间。城门口的甲士过来盘查,苏昂拿出行令牌,便放行了。

城墙上贴着告示,少有人围观,苏昂也是以为又是国府推行的什么新法令,也没有放在心上。

齐府倒是很好找,坐落在最繁华的市集街道正中,一座占地极大的庭院,院墙上有几根树枝攀爬在青色的琉璃瓦上伸向院外。被漆涂成的红色大门紧紧关闭着。

苏昂跨上台阶,扣动门环,不多时门打开了,一个仆人打扮的中年人探出头来。

苏昂拱手说:“顺州苏昂前来拜会齐晟齐公子,不知可否通报一声。”

那人看了两眼苏昂,又望着后边的丘歮和鲁明,随后说了一句“稍等,我去通报”后又关上了门。

苏昂和丘歮、鲁明三人一起等着。终于院里响起了一阵走动声,门开了,一个约莫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走了出来,那人白净面庞,高约六尺有余,一身玄色长衣,青色发带将头发挽成了发髻,一副标准的书生打扮。此人正是齐晟。

齐晟作揖:“有贵客登门,未能远迎,失敬失敬了。”

“不敢不敢,我等皆是闲散之人,哪称得上贵客之说。”苏昂几人抱拳还礼。

“请。”

几人一起走进院子,只见这院中倒是颇为雅静,长廊连接着大门到正厅,其余地方都是草树,中间只有一条石板路能走到院中的木亭中,木亭中间放着一个圆形石桌,四周摆着石凳。

苏昂心里暗暗称奇,早先听说这齐家乃是富商大贾,可却看不到一丝奢华,倒是充满了古声古色的书香气息,果然能出天下知名才子者有一定的道理。

齐晟带着苏昂三人来到正厅。这正厅也不是很大,四周放着青铜灯座,灯座上各放着一盏荷花油灯。右手边放着一个案几,上面堆着书卷。后面靠墙立着一个巨大的书架,几乎将整个后墙都挡住了。

几人分主宾落座,一一介绍完自己后,齐晟问:“几位前来不知有何事相教?齐晟但有所知,必如实相告。”

“久闻君之大名,今日才来拜会,实是失礼啊,”苏昂拱手答道,“我等前来只是拜访阁下,无甚大事,亦不敢说甚么相教之言。”

“都是传言耳,我之声名实在当不得几分真,”齐晟轻抬起手招呼下人端来了茶水,“请,府上没有什么好酒,只能以茶代酒了,望各位莫怪才好。”

又是一番客套。

“不知先生为何不前往皇城谋求一官半职呢?”苏昂放下茶盏,问道。

齐晟:“我前些时日去过皇城,领略了一番变法格局。以我之拙见,此变法难成啊。”

苏昂心中一惊,问:“先生,如今变法格局明朗,却又如何难成呢?且天下百姓响应,已成定局了吧。”

苏昂对齐晟的话有几分不相信,毕竟若要看现在的样子这变法着实很顺利,君臣一心,再过些时日,百姓们彻底适应了新法,那就可以永继几十年绝不会有问题啊。可是这齐晟这般说了一定有他的道理。

“方今新君登基,老旧贵族们开始蠢蠢欲动,若皇上无法理清新法之章程,必定守不住新法,到那时新法夭折,贵族复辟,重掌大权,又是一番血雨腥风啊。”齐晟有些无奈地说。

“新君继位?这是何时之事?”苏昂极力克制着自己,这是他最担心的事。

“你等竟不知么?此事是三月之前了,先皇骤然崩殂,听闻遗诏是由少傅黄大人宣读的。其中有些事令我百思不得其解,早前传闻太尉杨叔子时常与皇上密商,按理说这遗诏应当是杨叔子来读吧,可是谁知道竟是黄公辅宣读的。如此说来,这杨叔子莫不是不像外界传闻的那般?

新君继位,似乎将杨叔子手中许多权利尽皆收走了。不过如今皇上据说虽然年纪尚轻,但城府极深,也不是易于之辈,想来他会理解新法的。”

听得这些话,苏昂已经产生了回皇城的打算,可是他回去能做什么呢?能帮到师兄什么呢?苏昂平静了下来,又问:“先生觉得杨叔子若此时抽身,如何?”

齐晟也在暗暗打量苏昂,通过他刚刚的样子不难知道他与杨叔子一定有一些关系,只是令齐晟没有想到的是,苏昂竟快速收拾好了情绪,这让齐晟不禁高看了两眼苏昂。

“只怕不易,杨叔子威望之大,古今难寻,当今皇上若要守成,则杨叔子无碍,想辞官就辞官,想继续在朝堂上就在朝堂上,无人能撼动。可是据我所知,当今皇上可并不想只做一个守成之主,那就必然要撇开杨叔子,前提是让自己有几分威望,不超过杨叔子,却也要相差不多,否则朝野内外只知杨,而不知国府。显然,皇上不能拿老旧贵族立威望,会动摇国本,那就只能学秦王对待商君了。”

苏昂只觉得一阵泄气,朝堂之事他一点都帮不到杨叔子,难道只能看着师兄落得那般下场不成?罢了罢了,全奈师兄的造化吧。

“先生之言,体察透彻,令我佩服,可是杨叔子之威望,亦不是那般容易就能撼动的,皇上欲对其不利,不怕天下百姓不答应么?”

“天下百姓远离朝堂,等知道此事之时恐怕已经时过境迁了。朝堂上的变法重臣只怕过不了多久就会被派走的。国府处置妥当,则万事无忧,国府若出现一点差池,就会万劫不复。”

几人坐在齐家府上一连五日,苏昂与齐晟大聊时局和久后方向,甚至还有哪里英杰最多这些。这些日子,算是憋坏鲁明了,他们说的这些自己一个字都听不懂,以前在骑岭的时候还可以出去打打猎什么的,在这里只能干坐着。

丘歮倒是还好,他五年前进了骑岭,直至现在才彻底算是走出来了,刚刚又听齐晟说新君继位,大赦天下,自己以后也算是可以光明正大的出来行走了,这让他觉得心里快活不少。丘歮有信心,若无这五年,自己的名声一定不会比齐晟差多少,因而心里升起了要与齐晟比一比才学的心思。

这一日,几人坐在院中的木亭下。虽说已是深秋时节,但天气尚可,不算太冷,清风拂面。再加上这一日阳光朗照,舒适无比。

几人正在品茶,突然,丘歮站起来说:“昔年曹子建做《洛神赋》,不知公可知晓此洛神乃何?”

齐晟一愣,心中明白这是其人欲要考量一番自己,世间传闻曹子建写《洛神赋》看似赞扬洛神之美,实则在夸赞自己的嫂嫂甄妃。

齐晟微微一笑,答道:“曹子建已在文中有言,曰:古人有言,斯水之神,名曰宓妃。而后又有言曰:御者对曰:‘臣闻河洛之神,名曰宓妃。’故其所言之洛神,当是这河洛之神宓妃吧。不知公以为何?”

丘歮“嘿嘿”一笑:“是了是了,我亦做此想,然此言却是片面,此一说源自屈子《天问》:‘帝降夷羿,革孽夏民。胡射夫河伯,而妻彼雒嫔?’如是而言,曹子建之洛神之于屈子之洛神大不相同,一美而知礼,使人心生无尽遐思;一却乖戾无礼,虽美而淫乐无度。故我想问,洛神是何形貌,望公告知。”

“公知尽是书籍所写,可当真乎?况古今又有何人见过宓妃,俱是揣度耳。故宓妃若何,人不相同,其也不尽相同,楚王好细腰,故国之上下莫不细腰耳。有人好肥美,自是瘦弱纤细者难以入眼。是谓人心也。宓妃之形貌,自是美甚,多美?汝心间最美者矣。”

苏昂拍手叫好:“秒啊秒啊,人心大不相同,哪有什么定论,世人大多向往一睹西子之美貌,却不知西子时时心口痛。有尽善尽美者么?在心中罢了,就像如今我等几人坐于此地安然品茶,谈古论今,后世看来不过是苍白度日而已。”

丘歮和齐晟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突然,鲁明温声温气地说:“呔,饿死了,聊来聊去又不能当饭吃!”

几人哈哈大笑了起来,原来天色已晚,太阳已经消失在天边了,云彩被太阳的余晖照得无比鲜红,像浸过血水一般,令人心生不安。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江湖红尘路江湖红尘路睡玲珑|历史东厂和王爷府争斗几年,一直相持不下,正当东厂曹督主筹谋如何陷害王爷的之时竟发现王爷得力助手燕晴锋的秘密。为了承诺,他隐蔽一年再度出现,情与仇之间又该如何选择?
  • 虎啸贞观虎啸贞观苹果牧|历史……数十看后,当李世民拿着甘林撰写的《帝范》十二篇颁赐给太子李治时,已是横水公的甘林泪眼朦胧,他不知道自己是大唐的过客,还是归者?但毫无疑问,一个万古流芳的时代在他和李二这些灿若星辰的中华精英手中诞生了。取出甘林敬献的动漫书,李二猛然看到灰太狼的经典台词;我还会回来滴!泪奔如雨,一抬头,却是笑绽如花……茫茫人海,煌煌大唐,且看我只手擎天,还李二,还大唐,一个盛世无及,垂史贞观!
  • 三国之法神三国之法神羽翼渐丰中|历史“叮,恭喜宿主完成首杀,成功激活《法神系统》,请问宿主是否确认绑定…” LV:1初级冥想术(0/10):非战斗状态每一个小时回复1点魔法值 LV:1火球术(0/5):消耗2点魔力,对敌人造成6点伤害 LV:1水盾术(0/5):消耗3点魔力,形成一个能抵挡6点伤害的水盾 LV:1地刺术(0/5):消耗1点魔力,对敌人造成2点伤害 LV:1治疗术(0/10):消耗5点魔力,为目标回复1点生命值 看完系统的技能介绍,刘明的嘴角不觉的抽搐,这金手指属实有点潦草呀 看一个法师如何玩转三国
  • 逆天改明逆天改明修武兴国|历史现代特种兵刘威(后改名刘仁玉),因缘际会之下回到明末。皇帝叫他活曹操,宗室叫他活王莽,百姓叫他一代贤相,大明还是那个大明,一样的故事,不一样的大明。
  • 异世枭雄乱三国异世枭雄乱三国温静玉|历史时势造英雄,三国是群雄逐鹿的时代,是争权夺势的时代,后世已成定局的三国,因大学生郑琦的意外到来而天翻地覆。且看郑琦化敌为友,化朽木为神奇,让一切不可能变成可能,称霸三国。
  • 逐鹿策逐鹿策唯渡|历史战争的残酷便是因为他的公平。没有对错,只有立场,却是以命相搏,不死不休。洛阳风云再起,一袭布衣少年站在了杨京面前,轻笑一声。“掌柜的,杨公子来讨杯茶水,难道你还吝啬吗?”伴随着亦将这句话开启的,却是一个长达百年的乱世。
  • 大宋反恐部队大宋反恐部队荆城小辈|历史北宋宣和年间,“恐怖主义”肆虐,北宋政府大肆打压“恐怖势力”,尤其是盘踞在梁山以宋江为首的“恐怖组织”。
  • 重生之北洋新军阀重生之北洋新军阀悲伤的时代|历史一个现代的普通人回到了二十世纪初那个中国灾难最深重的年代,看看他是怎么由一个普通人蜕变成一个军阀的过程?这是一个中国崛起的大时代,也是一个无数被遗忘的人奋斗的时代。
  • 洇染繁华洇染繁华歌宇|历史纵使繁华茫茫,亦或是天灾人祸,愿有一日,芦山日下,与你共携白首,析赏九天银河落下,为你藏尽繁华。
  • 笨僧奇帅笨僧奇帅天真子|历史笨僧奇帅简介武术圣地——天下第一名刹嵩山少林寺的一代笨僧周友,从小胸怀替父报仇、驱逐鞑虏、保家卫国的梦想,在少林寺苦学武功后,因为偷看一场《杨家将》喜剧,毅然进京参加武科举,意图考中武状元,挂帅出征镇守边庭,由此,引出一幕幕悲欢离合、爱恨情仇,跌宕起伏、千折百转的经历,终于让一个草根儿笨僧成就为一代英雄,成为少林寺1500多年历史上唯一有文字记载和文物证明的“一代僧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