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8章 校场演武,勇者当先

看着江澜满脸自信的表情,燕老弟看了一眼项北川——自打二人一进屋,他就只当这毛头小子是项北川的跟班,完全没将其放在眼中。没想到,这看似不起眼的小子,竟突然夸下如此海口。

他对着江澜抱拳道:“敢问这位小兄弟是?”

一旁的项北川介绍道:“这位是江澜兄弟,是我在西北结下的生死之交……他现在是这襄阳城驻军大营的都尉。”

“官……官老爷!”燕老弟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狐疑地看着二人,同时右手悄悄地摸向插在腰间的匕首。

“燕老弟不要误会,”项北川见气氛有些不对劲了,他连忙开口解释道,“这位江澜兄弟可并非‘赃官’,我二人前来也不是想对你不利。”

眼见燕老弟并没有卸下防备,项北川再欲开口解释,却忽听身后的江澜冷笑了一声:“呵!嘴上说着多恨贪官污吏,实际上却被对方吓破了胆!姓燕的,你还真当得起‘江湖好汉’这四个字!”

“你说什么?”燕老弟被这句话激得额上青筋暴起,他大喝道,右手也紧紧地握住了匕首。

项北川眼见气氛有些紧张,他刚要出言说些什么,却见那燕老弟突然泄了气。他长叹了一声,苦笑道:“呵呵……你说的对,我是被吓破胆了……什么江湖好汉?说到底不过是一介升斗小民罢了……你们若想抓我,就请便吧!”他说着话,手中的匕首也“当啷”地一声被其丢在了地上。

“抓你?小爷抓你干嘛?”

“你们不是来抓我的?”燕老弟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燕老弟,就凭咱们兄弟两个的交情,我又怎么会害你呢!我们这次前来,确实是来找你帮忙的。”听着项北川之言,燕老弟终于卸下了防备。

他看了一眼二人,面带羞愧道:“是在下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还望二位不要见怪。”

“好说,你这就收拾一下,随小爷出城去吧!”

半个时辰后,三人离开了那处小巷。离开时,江澜和项北川都谨慎小心地看着脚下,防止再踩到污秽之物……

他们穿大街过小巷,没多久便到了城门口。

守备城门的士兵都是驻军大营中派来的,他们中有见过江澜的,连忙上前见礼。江澜懒得和他们浪费时间,摆摆手就将他们打发掉了。

……

襄阳城,郡守府。

“你的人可看准确了?那姓燕的当真跟着江澜一同出城?”许郡守狐疑地看着县令李大人。

“千真万确啊大人!我的手下可是按照通缉令的画像比对了半天,那人除了比画像上的瘦削一些,其他的别无二致!”

“可恶!”许大人拍着桌子,愤怒道,“那江澜算什么东西!居然敢明目张胆地和本官作对!”

“大人,依下官看来。这小子敢保下姓燕的,无非就是想多拿一分筹码。”

“筹码?”

李大人为其分析道:“大人,您还记得前些日子咱们何其谈的‘设卡收税’之事吗?他肯定是不满意与咱们平分利益,想要再多拿一份……您等着吧,不出十日,那江澜一定会找上门来,用那个姓燕的和您谈分成的事。”

所谓“什么样的人,长什么样的心”。这些贪官都已经掉进钱眼里了,心中所想所虑的,也必然离不开钱。

听着李县令的分析,许郡守也深以为然,他捋了捋胡子,冷笑道:“多分几成?他想得美!咱们带上他一起生财,那是给他脸了!他若是把本官逼急了,本官就直接上书太师大人!”

“大人您息怒,息怒……咱们目前还没到要撕破脸皮的地步,毕竟此事要是闹到了朝廷上,那咱们可都赚不成这个钱了。”这县令带着一副尖哑的嗓音劝慰道,他说起话来,颇有几分狗头军师的感觉,“依下官看,咱们还是以不变应万变。等江澜找上门来的时候,咱们就一口咬死了五五分成的底线,切不可以对其让步。等他发现手中的筹码只是个鸡肋的时候,他自然会有所收敛的。”

许郡守点了点头:“好,那就依你之计。”

……

江澜自然不清楚许郡守等人的猜想。他和项北川带着燕老弟出了城,随后又给了他几小块碎银。

燕老弟对二人感恩戴德的,他当即便表示,一定会尽力去查那伙贼人的线索。

送走了燕老弟,江澜和项北川也回了驻军大营。

此时正是开灶做伙的时间,军营内的士兵们都在各自的营房里等着吃饭。

江澜二人走在林立的营房之间,他们在路过一个寻常的营房旁边时,忽听里面的士兵在谈论着江澜:“伍长,您说咱们这个新任的都尉大人,是个什么样的人啊?怎么年纪轻轻地就能做到都尉呢?”

“还能是什么样的人,”伍长砸吧着嘴说道,“八成是哪个世家大族的少爷。”

“不对不对,”另一个士兵出言反驳,“你们都还没听说吧,这小子可是大将军亲自任命的。我前些天听几个统带们聊天说,咱们这个都尉大人可是大将军的准女婿!”

“是嘛!竟然有这样的事!”

“看他那张小白脸,八成真是如此了!”

……

营房内七嘴八舌地谈论着,营房外面的江澜脸色有些发青。

旁边的项北川也听见了那阵谈论,他将一张大手搭在了江澜的肩膀上,轻轻拍了两下。江澜回过头来,他看着项北川苦笑了一声,随后便径直地离开了。

待二人走回到中军大帐的门前,江澜忽然停了下来,他头也没回地说道:“老项,你刚才也听到了……小爷虽然没有太大的本事,却也不愿让人背后这么说自己……看来,是时候亮亮家伙了!”

“你想怎么做?惩戒那几个多嘴多舌的士兵吗?”

江澜摇了摇头:“那样只会让闲话越来越多……小爷要搞一次校场演武!”

校场演武?

军队每日里的操练,其实都可以称作演武。但这次要搞的演武却有些不同——这一次的演武采取的是擂台挑战的方式,每人都可以随意选择一个对手发起挑战,挑战者若是赢了,便可以与被挑战者交换职务。

江澜这个想法刚一传出,立刻便遭到了几个参议的反对。他们认为这军中职务的晋升,是应当以军功作为考量的,而不应该是像江湖擂台一般,谁的拳头硬谁就说了算!毕竟军官不是武夫贼头,除了勇武之外,更重要的应该是指挥能力。

江澜对参议们的反对充耳不闻,他只说:“那些指挥能力卓著武艺却平平的军官,他们大可以不接受挑战嘛!小爷又没说这挑战是非接不可的。”说完这句话,他便不再理会那群参议,自己忙自己的事去了……

校场演武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全营,营内瞬间便炸锅了!毕竟现在不是战时,是很难获得军功的。这次演武,可以说是给了很多大头兵和底层士官一个简洁的上升途径,对于那些武艺不错的将士而言,这简直就是架起了一道登墙之梯!

整个军营的将士一时间都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起来。就连很多偷奸耍滑惯了的老兵油子,也都开始暗自下起苦功来。

“老项,你就说小爷这个主意怎么样?这整个军营的气氛,比起大战之前也没差到哪去!”江澜得意洋洋地说道。

“呵呵,好不好我不知道。但这件事要是传到朝廷中,恐怕免不了遭人口舌……”项北川摇头叹道。

闻听项北川之言,江澜只是笑笑,却是没有将此放在心上。

……

十日之后,整个驻军大营,三四千号将士都聚集到了大营的校场上。

校场的正中央,一个木制的擂台搭建于此。

江澜站在擂台上面,他扫视了一眼台下的将士们,洪声说道:“众位将士,众位兄弟!本官今日在此摆下擂台,目的是为了考校诸位的武艺。诸位也应该听说了此次考校的规则:每个人都可以挑战包括本官在内的任意一人!若能获胜,便可接任被挑战者的职位!这对于诸位都是一个晋升之机。”

擂台之下的众人都默不作声地听着,他们一个个拳头都握得紧紧的,都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

“在正式开始演武之前,本官先与各位定下三条规矩:

一、比武点到为止,切不可伤人性命!

二、不可使用暗器、石灰粉等卑鄙手段!

三、切不可因比武伤了和气,若有因胜负心怀记恨,日后携私报复者,本官定不轻饶!”江澜说到此处停顿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本次演武,被挑战者可以拒绝接受挑战!但是,男子汉大丈夫,当着全营将士的面避战退缩,就不嫌丢人吗!”

他扫了一眼台下众人:“本官所说的,你们都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

“本官听不见!”

“听清楚了!”台下的将士们嘶喊道。

“好!本次校场演武,正式开始!”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赘婿的悠闲生活赘婿的悠闲生活请叫我梦神|历史我叫魏二牛,人们都叫我忠厚老实魏二牛! (架空历史,轻松诙谐。) 【普通群725845741(所有人可加)】
  • 我成了貂蝉我成了貂蝉球痴钟尘|历史一个上班男青年一朝穿越,竟成为了三国四大美人之一貂蝉?(不同三国演义,只是引用里面的人物。)
  • 怀城旧事怀城旧事龙门山寺|历史白朗起义失败后,大荔湾三百家眷处在危急之中,左車之子梁佑连夜将他们带出豫西,定居在山西怀城,在北洋军的全国通缉下,他们能否躲过一劫?前清素亲王奕仲劝说梁佑投靠保皇派,梁佑又该何去何从……
  • 封尘纪事封尘纪事晗如晦|历史天降流火,地动山摇,岁月蹁跹,沧海桑田,少年行走,遍目洪荒。
  • 战国权谋战国权谋一支鸡毛笔|历史一代鬼谷传人,纵横有道,千霄凌云之天下……
  • 狼烟铁血三豪杰狼烟铁血三豪杰京都逸事|历史三国风云,描述一代枭雄曹操、袁绍、刘备以及孙权是怎样炼成的。
  • 忽悠的局忽悠的局子木大人|历史王诩晚年自号鬼谷子,身居云梦山,拨动天下大势。收下四名弟子庞涓孙膑、苏秦张仪斗智斗勇,设局、破局。四位少年从同窗好友,到不死不休,见证战国的你死我活。
  • 纵横乱世之无邪帝王纵横乱世之无邪帝王筱窝.CS|历史秦都,为了生存而被迫叛逃秦国。为了生存而受尽人间险恶,为了心中不灭的信仰!一个人带着一群追随他的伙伴踏上纵横霸业,他誓要征服这华夏大地,让众人在他的脚下俯首称臣,开创一个新的纪元。然而更多的苦难和艰辛正在路上等着他这位无邪帝王。
  • 这个殿下不好当这个殿下不好当吾有昊心|历史穿越异界成了皇子,却碰了个疯子皇帝当政,立了十二个太子,自已整日寻游天下。 看着眼前堆积如山的奏章(°??°?)x12 “唉,愁啊!”
  • 汉风扫胡尘汉风扫胡尘尤优潍|历史这是一个极度动乱的时期,也是一个“疯子”皇帝辈出的年代:后燕慕蓉熙,刘宋刘骏、刘子业、刘彧,北齐高洋、高纬、高绰等。他们是一个比一个变态,一个比一个荒唐;这也是一个奇人争霸的舞台:这里有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位做过奴隶的皇帝石勒,也有骁勇善战、百战不殆的冉魏国开国皇帝冉闵,还有南朝在位时间最长,却三次舍身出家,又被大臣赎回,最后却被活活饿死的梁武帝萧衍。就是在这个时代,有这样一个皇帝:有人说他是盖世英雄,有人说他是千古罪人;有人说他聪明睿智,有人说他是精神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