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4章 065无理取闹?

杨暧没有想到,事情最后会演变成这样,但她不后悔,至少自己的心意他知道了,至于以后怎样,还是得靠两个人的经营,不过,既然自己是先挑明了的那个人,那便主动一些吧。

是以,昨天晚上还心灰意冷的杨暧,隔天早上便恢复如常了,她心中十分明白,庄瑞这样的,只能细水长流,太过热情猛烈会遭到抗拒的。

于是,她每天都增加一点与他的互动。会发一下自己拍的照片给他,一开始他应付地随口夸几句,后来,直接无视。会发几个要亲亲要抱抱的表情包,他没眼看,依然无视。会发几句无关紧要的语音,这个倒是一般会回,但也越来越不走心。

当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不见效之后,杨暧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细水长流,对,有的是时间,有的是精力。

这天,杨暧发过去的是一张自拍,照片里,她白白嫩嫩的,噘着个小嘴,疑似撒娇。

庄瑞看到之后,只回了一句“上班时间,又偷懒?”

杨暧听到消息提示音,激动了一下,看到他回的消息之后,想象了一下他板着脸的样子,没情趣!没情趣!

她收了手机,拍照去了。

模特躺在地上裙摆被摆成蝴蝶羽翼搬,鼓风机吹起丝丝缕缕的长发,摄影师虚骑在她上方。

杨暧说“头再偏一点。”

模特将头又偏了几分。

拍摄结束后,杨孜桦走过来,问“怎么了?心情不好?”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心情不好了?”

“两只。”

“这么明显吗?”

“不明显吗?”

杨暧轻咳了一声“下面那组你拍。”

“好。”

杨孜桦走过去了,又回过头对杨暧说“你休息一下吧。”

杨暧正有此意,在休息区的椅子上坐下,看着正在拍摄的人。

杨孜桦是个长得很有文艺气质的男生,偶尔会将头发留长,扎起来,此刻,他弯着腰低着头,几缕头发落到了侧脸上,但这样并不显得娘,因着他五官端正俊郎,反而显得很帅气。

杨暧啧了一声,以前怎么没觉得他长得帅,定是因为此刻他正认真工作,举起相机,拍了一张他的侧脸。

张嬬不知道自己最近为什么总是以狼狈的姿态出现在庄瑞面前,先是醉酒,后是晕倒,在她决心不想再与他有任何瓜葛后,频频出糗。

此时,又遇到他了,自己该以一种什么样的姿态呢?

张嬬不知道,自己晕倒在庄瑞面前时,他急于救她,使用了各种施救方法,先是将人放平,托着头,进行心脏复苏以及人工呼吸,最后掐人中也没能将人救醒。

这些,张嬬大概永远都不会知道了,此刻,她只觉得尴尬和无地自容。

倒是庄瑞从容地走过来,关切道“张老师,最近身体怎么样了?”

张嬬避开他的眼神“好多了,谢谢你。”

“那就好。”

“嗯。”张嬬点点头,走了。

庄瑞转过身,看了一眼她的背影,他其实比谁都希望她能找到自己的幸福,可是这些都与他无关了,不该想,更不该提。

越往前走,张嬬的脚步越沉重,到后来,终于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关了门,她心下一片凄凉。

回去前,杨暧又给庄瑞发了消息“你到家了吗?”

庄瑞已经下班有一会了,这会儿正在厨房帮王婉若打下手,没有回消息。

杨暧等了一会,不见动静,又是一通气,她觉得这阵子自己就像吃了火药,他不回消息生气,他回得不满意也生气。

进门前,杨暧先让自己平心静气了一会,进去时先是笑呵呵地和王婉若打招呼,然后对着庄瑞翻了个白眼,搞得他莫名其妙。

王婉若亦看到了“怎么了?小暧。”

“没、没怎么。”王婉若怎么看到了!她有几分心虚。

易忠贺自从退休以后,天天在家陪着王婉若,从不会进厨房的,但会时不时来厨房门口看一眼。

此时,杨暧与易忠贺一同站在门口,看着里面。

王婉若说“你们先去客厅,菜马上好了。”

直到坐在餐桌前,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庄瑞才知道杨暧为什么一进门就给了自己一个白眼。

他收了手机,没有说什么,继续埋头吃饭。

杨暧看见他看手机了,但依然没有什么表示,气得在桌下踢了他一脚。

庄瑞这才抬头看了她一眼。

杨暧继续瞪着他。

回到房间,杨暧气呼呼“为什么不回我消息。”

“没看到。”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

“对不起。”

杨暧被噎住了,对不起?怎么接,没关系吗?可看看他现在,完全没有诚心道歉,自己就这么原谅他?可这件事好像也不是一件大事。

见杨暧因为自己这么一句话,眉心紧紧皱起,庄瑞低着头,意识到自己言错,走了过来,摸了摸她的脑袋“生气了?”

“没有。”杨暧又委屈又闹心。

“真没生气?”虽然庄瑞也不知道这件事有什么好生气的,但还是下意识地去哄。

“我真的是没看到,下一次一定不这样了。”

“你是不是觉得我烦了?”

女人的思维庄瑞真是不懂,这怎么又扯到烦上了。

“没有。”

“你看你这个表情,哪里像是没有。”

“真没有。”

杨暧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也会这般无理取闹,要说以前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类型的女生,可是心里就是难受,也或许只有等有了喜欢的人之后才能理解那些无理取闹的女人。

为了努力不成为自己当初最看不惯的人,她努力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

“好,没有就没有吧。”

这女人,脑子里又在想什么,怎么这会态度又变了。

“不生气了?”

“没有生气。”

“真的?”

怎么就还不信了,为了表示自己真的没有生气,杨暧靠近了庄瑞,踮起脚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真不生气了。”

肌肤相触时,似有一股暖流,融便全身,这次庄瑞信她真的不生气了。

这几天工作室里的气氛异常诡异,陈苑不讲话,王骁亦不讲话,许磬则无力调节气氛,杨孜桦一贯安静。杨暧则很少进出自己的办公室,除非要拍照,否则绝不出来。

陈苑蔫头耷脑的,心里骂着,人渣,居然耍到老娘头上。

前段时间风风火火追自己的那个人男人被自己的老婆从陈苑的闺房揪了出去,来了场现场捉奸。

陈苑被连扇了好几个耳光,到现在脸都是肿的。原本以为自己傍上了大款,没想到是个已婚男。

王骁到的时候,那男人衣衫不整的被老婆揪着耳朵又打又骂着从小区出来。

那男人,王骁之前是见过的,也知道他在追求陈苑,一瞬间,王骁心如死灰,他怕进去看到的是自己想的景象。

天不如人愿,进去时,他果然看到了,陈苑抱着被子,头发凌乱,两边脸浮肿难堪,嘴角流出血丝。

房间里凌乱不堪,充斥着令人作呕的味道。

王骁站在门口,看了陈苑半天,眼睛里几乎要渗出血丝。

陈苑转过身,不看王骁一眼。

自己一直不敢表白追求的女神,此刻竟狼狈不堪到这般,一时间他觉得恶心至极。甚至,很想冲上去对着她吐几口吐沫,可他终究是忍住了。

走进去,为她捡起地上的衣服,递给她。

陈苑接过,在被子下穿好了。

又找出了药箱,用棉签沾了药,轻轻涂抹着她脸上的伤口。

从始至终,陈苑都不看王骁一眼,最后,她听见他用极轻的声音说“何必呢。”

她也想问自己何必呢?不过是看走了眼,看走了眼而已。

帮她处理完了伤口,王骁蹲在床边,低下头“好好在家休息,我帮你请假。”

王骁也没想到,自己居然能卑微到如此地步,如果有骨气一点他该在进房间时就出去,该在看到她狼狈模样的第一眼就离开,不,该在看到那个男人时就该走的。

陈苑不说话,闭着眼睛,神情万般痛苦。

王骁给杨暧请假时,她便听出他语气里的不对劲,不过并没有多问。

直到第二天陈苑出现在工作室,杨暧才忍不住多问了一句“怎么了?跟人打架了。”

陈苑状态和情绪都不是很好,她颇有几分不耐烦“没有。”

杨暧目光遗憾,细看了一下她嘴角的伤口,这不是跟人打架是什么?

再看一眼同样沉默着的王骁,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知道两个人之间一定有了什么问题,接下来的一天工作室变得安安静静不再有打闹的声音便足以证实了猜想。

杨孜桦进来时,看见的就是低着头眉头紧皱着的王骁。

“怎么了?没吃早点。”

王骁抬起头看了杨孜桦一眼,没有说话,又低下头去。

相较于杨孜桦来说,王骁长相普通,可人乐观开朗,也不失为一个谈恋爱的好对象。

可陈苑,一心想嫁的是一个能给自己较好的物质条件的男人,哪怕年纪大一点,相貌平庸一点也没有关系,而王骁,不是自己理想的类型。

也正是因为知道这一点,王骁才一直不敢告白,总想着以后赚够了钱,工作室发展得更大更好了,就能向她告白吧。

但现在,他不知道如何面对陈苑了。

但陈苑,完全没有要向他解释的意思,看来,是完全没有将他的感受放在眼里。

不过,现在的陈苑哪里还有闲心思顾及王骁,她的爱情破灭了,那个男人,一直以来那么温柔,对自己那么好,可是,他居然那般欺骗自己。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宠宠欲动,腹黑老公别咬我宠宠欲动,腹黑老公别咬我落雪飞花|现言被渣男劈腿,她愤而投入别人怀抱。没想到,这个衣冠楚楚的男人很不正经!“我还有更不正经的,想要试试吗?”她双手护胸,盯着压在身上的男人,“请问,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男人邪魅一笑,“你说呢?”自己找的老公,含着泪也要撑到天明……
  • 余阳未晖余阳未晖墨轻缀|现言虞洋和未晖 一个是大学的老师。是同学们心中的美人鱼老师。。 一个玩儿客。把玩儿过成了生活的玩儿客。。。 当严肃碰上了随意。。认真碰上了随便。。。 火花儿。。 源于他的一见钟情。。。。
  • 爱会痛爱会痛Amnesia|现言一个对任何事好似淡然,但却有着他人不知道的脆弱一面的女生。因为爱了、信了、但却被爱伤了、痛了。伤痛过后的她将怎样面对以后的生活呢?是否继续坚持下去?或是放弃呢?
  • 我是逗丝还有谁我是逗丝还有谁一笑露门牙|现言我是夜观逗!夜观这姓本来就够逗的了,父母竟然还给我取名叫逗,据说我的祖先就是鼎鼎大名的夜观天象。我在生活中开了一个逗乐微店,但是第一桩买卖就是要把一只板着脸的大肥猫逗乐……
  • 豪门强宠:总裁别过来豪门强宠:总裁别过来夜微凉j|现言他,商业巨霸,在别人看来,他无所不能,是可以翻云覆雨的帝王,却唯独对她,无可奈何,谁让他就是看上了这个不知好歹的丫头呢???他邪恶的将某人压在身下“韩墨琛,你干什么?你说过我们之间只是演的不必当真,你怎么可以……?”“宝贝,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了,我怎么不记得了呢!嗯?”说完,变堵住了某人想要说话的嘴。……“韩墨琛,我饿了,我想吃……”不等某人把话说完,冰冷的唇就欺压而来。“正好我也饿了呢!”“唔……唔,韩墨琛,你混蛋,你个大混蛋”“乖,放心,我会让你舒服的,”说完某人勾唇一笑……
  • 携子追妻:老公是总统携子追妻:老公是总统浮世流光|现言【颜控逗比女vs霸道腹黑男vs天才萌宝宝】 【这是一个总统阁下携子追妻的甜蜜故事】 只不过醉酒一夜,就多了个五岁大的儿子。 乔思黑人问号脸,如今科技这么发达了? 等等… 多了个伶俐乖巧的儿子就罢了,可谁能告诉她,为何儿子他爹是总统? 刚刚应聘上总统助理的乔思崩溃到想扶墙暴走! ☆ 总统办公室里,东方战递给乔思一份协议。 乔思问:“阁下,请问这是什么?” “婚前协议。”东方战长腿交叠,漫不经心的说。 乔思脑袋轰的一下,感觉自己晕的要站不住了。 她不过就是醉酒罢了,多了个五岁的儿子就不说了,现在还被逼婚了? ★ 东方战:这本就是一场蓄谋已久的重逢,既然回来了,你以为,我还会放你走? ☆☆ 东方婉:“乔思,就凭你这破落户儿的样子,凭什么嫁给我大哥?” 东方战:“就凭我喜欢,行不行?” 记者:“总统阁下,请问您这次突然结婚,是有什么迫不得已的原因吗?” 东方战:“爱到情不自已。” 乔思:呸…人模狗样! ☆☆☆ 他将整座城市打造成她最爱的模样,却只字不提五年来他对她的想念。 他在暗中为她清扫了所有障碍麻烦,却闭口不提他对她的缱绻爱意。 他只知道,她就是他的鬼迷心窍。 东方战:乔思,时光漫长,有我别慌。 ★★★ 乔思:浮世万千,吾爱有三:日,月与卿。日为朝,月为暮,卿为朝朝暮暮。 #本文一对一双洁,无误会,无小三。 ##预知前情后事如何,请入坑收藏,么么哒。
  • 我对总裁一见钟情我对总裁一见钟情柴绒绒|现言桑宁是百灵族的小公主,这一年,她遇见了天灵族的少主,MOST总裁墨冰,两人一见钟情。情正浓时,却因为前世秘密的揭开顿生误会,被迫分离。 当她再次遇见墨冰时,他正受着非人的折磨。为了守护她,他把自己献给了魔鬼,承受着漫无边际的伤痛。 她该如何守护这份沉重的爱?又该如何破除隔阂重修旧好?她爱的究竟是男神,还是墨冰这个替身? ———————————————————— 其实这是一篇玄幻世界观包裹下的爆笑总裁甜宠文,请放心食用。
  • 撒旦总裁的猎爱游戏撒旦总裁的猎爱游戏汀小紫|现言当当当——昭示着幸福的婚礼进行曲响起,布置得美仑美奂的殿堂中,一对俊男美女缓缓走上了用玫瑰花瓣铺成的红地毯。
  • 腹黑小青梅竹马要翻身腹黑小青梅竹马要翻身呆呆小巫|现言(此小说终于完结了,欢迎大家跳坑)在一年夏天4岁的安萌萌遇到了,天使弟弟千冥夜,从此千冥夜便被这位大他2岁的姐姐各种欺负……“小冥子给我倒奶去”“小冥子这狗欺负我,帮我咬回去”“小冥子我失恋了求安慰”千冥夜看着某位一边吃蛋糕,一边卖萌的某女,内心崩溃。终于某一天把这位“小姐姐”吃到嘴了,某男意犹未尽的看着某女现在终于轮到我欺负你了,!“姓千的,你TMD混蛋”!!
  • 帝少偏执爱:钻石级败家妻帝少偏执爱:钻石级败家妻夕照|现言有三个护妹狂魔哥哥,河阅雨感觉生活像坐牢一样。为了不再继续米虫的生活,她开车偷跑出去。“砰”,两车相撞,她遇到了一生都让她无法甩掉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