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7章 赵锦千里入秦国

元城守军不但没有等来援军,反而等来一连串不利的消息。黄城的齐军未退,背后的魏国又突然出兵偷袭,迅速的占领了元城西南的外围地区,使元城成为一座孤城,只有一座木桥可以北撤到赵国境内。

“易兄,弃城吧!元城固然重要,但已孤立无援,唯有退到黄河北岸,以险拒守。”苏秦进言道。

“不行!”易恺坚决说道:“元城是赵国越马黄河的唯一跳板,此城若失,再想拿回来必然得付出更惨重的代价。未到万不得已,决不轻言放弃。好在我们并未真正孤立,尚有粮草可补给。一时没有援军,不代表永远没有,相信君上比我们更着急。”

“说得好!”就在众人商讨之际,帐外忽然传来一个女子声音,抬头望去,正是赵锦登门而入。“宣武将军常说,办法总比困难多。一时窘迫,只要挺一挺就过去了。赵锦此次前来,不仅带来了劳军物资,也将邯郸三千戍卫军带了来,正在帐外集结!”

邯郸戍卫军都带来了?众将面面相觑,无话可说,由此可以看出赵雍的决心,以及国内情势的窘迫。

当日齐国出兵犯境以后,赵成新收的幕僚李兑连夜赶往与赵国最近的魏国,重金贿赂了魏太子魏遫,说服了魏王联齐攻赵。在孟尝君田文的要求下,前后夹击易恺,会师元城。与此同时,李兑又马不停蹄的赶往中山国,同样重金贿赂了权臣司马喜。中山王姬姿手无实权,只得答应出兵。当李兑再次赶到燕国,请求燕王姬职联合出兵犯赵,却被断然拒绝,只因燕国内乱方平,百业待兴,更是感念当年赵雍对其帮助之恩(此是后话)。

虽说李兑并没能劝动燕国出兵,但就齐、魏、中山三国同时犯境,已令赵雍焦头烂额。

赵锦一将情况说明,易恺长叹一声。当然,他们丝毫不知这连场好戏的暗中策划者竟是那安平君赵成和肥义的前中军司马李兑。

“齐国新败,一时间不会有大动作,现在最棘手的是魏国在捅咋们屁股。我军久战疲惫,不宜与锋芒正盛的魏军硬碰,得想个办法让他们不战自退。”

易恺一言,顿令苏秦有所感悟。拱手言道:“我有一计可退魏兵,便是利用魏国的死对头秦国,让他们也捅魏国的屁股。如此一来,魏国必定首尾不能兼顾,只能退兵迎击秦国。”

“好办法!”易恺称赞一声,却又疑惑起来。“战事一触即发,再去请示君上更加耽搁时日。我与秦国太后有交情,就劳苏兄持我信物跑一趟秦国,务必促成此事。”

“不可!”赵锦言道:“苏先生有军务在身,是你的左膀右臂,此事由我去办。况且,加上我与秦太后的交情,更能事半功倍。”

“此去秦国千里迢迢,你能行吗?”易恺关切的问道。虽然,他知道这是一个好办法,苏秦正在领导百姓修筑河堤,确实难以分身。可他却又舍不得赵锦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子,跋山涉水的远赴秦国。

易恺的担心被赵锦看在眼里,虽然感动,却没有任何理由让她置身事外。当即言道:“大哥放心,赵锦领着护卫前去,不出十天必到秦国。”

家国安危,怎比儿女情长。易恺咬了咬牙,同意了赵锦的请求。于是相送出城门,将他那根削成了狼牙棒似的电棍交到赵锦手中,深情言道:“此物未必会令秦太后出兵相助,但一定能够让她记起当天舍生忘死的保护之情。锦儿此行,务必照顾好自己。”

赵锦接过电棍,神情中满是难舍。为了家国大计,这才刚刚见面却又要分开,离别之情再次触动了她柔软的女儿心思,径自扑到易恺怀中,沉默不语。

“铁柱,你也去吧,有你在锦儿身边,我才更放心些。”易恺突然回头望向身材健壮的王铁柱,将保护赵锦的希望全都交托给他。

王铁柱上前一步,拱手答道:“大哥放心,铁柱必保公主毫发无损!”

此时的王铁柱,早已不再是那个弱不禁风的少年。这一年多以来,一直刻苦练武,寻常七八人已经近不得他的身边。况且这些时间得到易恺的教导,学习了墨家一些基础的外家功夫,使其战力有了进一步的提升。

易恺望着赵锦、王铁柱等人远去,直到他们的身影完全消失在秋风里。

赵锦一行昼夜兼程,马不停蹄。经濮阳、洛阳,直入函谷关,到达秦都咸阳时已经过去了十天十夜。特别不巧的是,眼下正值秋雨时节,路途泥泞坎坷,赵锦深知救人如救火,依然冒雨前行。当她入驻咸阳驿馆以后,已经病得下不了床。可是,她心中仍是挂念着赵国的存亡,易恺及元城将士的安危。

“铁柱,快去准备,待我更衣以后,入宫觐见太后……”病容憔悴的赵锦,有气无力的说着。

王铁柱站立榻前,心疼的说道:“公主,您才吃了药,休息一夜再去吧。万一您有什么三长两短,让我怎么给大哥交待?”

赵锦缓缓摇了摇头,言道:“等不了了,元城将士们危在旦夕,希望全在我这里了。见过秦太后,再来好好治病也不晚。”

王铁柱心疼赵锦,却也同样担心易恺等人的安危。于是言道:“您把电棍交给我,让我去见太后。”

赵锦明白王铁柱的心意,仍是坚决摇了摇头。“你无官无职,只是大哥的亲信护卫,那秦宫规矩森严,岂是你想进就能进得了的?”

“不管了,反正铁柱不能再让公主冒险了。”说罢,径直从赵锦身旁抢过电棍,打马来到咸阳宫前。

秦国自商鞅变法以后,国力强盛,军容整肃,纪律严明。莫说王铁柱这样无官无职的身份,就算赵锦来了也得先行递交国书,呈报礼部,再由礼部上报相国,由相国安排入宫觐见事宜。如此一来,至少也得两三天时间。

王铁柱不仅身份卑微,更因事起仓促来不及请示赵雍写下国书,只拿着一根破旧的电棍兀自在宫门前游荡,更险些被秦宫的铁甲卫士当成了心怀不轨之徒给抓了起来。然而,正在走投无路,不知所措之际,突见一名年轻将军打马驶出宫门。

“白起大哥!”王铁柱眼前一亮,那人不正是当天保护嬴稷母子的护卫白起吗?看他鼎盔掼甲,仿佛已经是个不小的官了。

来人正是白起,突然听到有人呼唤,顿时勒马而立。四下一看,只见前方一名体格健壮的少年拦在路中。

“你是何人?”显然,王铁柱的巨大变化没能让他一眼认出他就是昔日那个身材瘦小的易恺随从。

王铁柱近前几步,径直将黑漆漆的电棍呈到白起面前。拱手言道:“白起大哥,我是易恺的亲随王铁柱!”

“王铁柱?”白起思量一阵,这个名字倒是熟悉,但这个人却有些陌生。想他此时已是官拜秦国右庶长,手下数万兵马,怎么一时想到王铁柱是谁。但见手中的棍子,立刻便想起易恺。毕竟,他曾深深的佩服过那个用兵如神的汉子。

“你是易兄身边的王铁柱?这根棍子怎么在你手中,莫非你们打捞到他了?”在白起心中,早已认定易恺已经死了,而这棍子极有可能是他们打捞得来。

王铁柱闻言一怔,片刻笑道:“我和公主奉大哥命令来秦办事,如今公主病了,我又进不了这咸阳宫的宫门,还请白起大哥念在往日情份,行个方便。”

“易兄还活着?”白起听出铁柱言下之意,不禁有些惊喜。“所为何事,快快道来。”

王铁柱一番说明,白起凝神一思。言道:“你先回馆驿照看好你家公主,我这就进宫禀明大王和太后。”说罢,马缰一提,调头往着宫中去了。

黄昏时分,秦宫出动了一批卫士,径直将馆驿中的赵锦、王铁柱二人接进了王宫,并安排了御医为赵国公主治病。就在她神色有所好转之际,芈氏在一众宫女的陪同下来到了房中。

“赵锦妹妹,怎会一病至此?”芈氏关切的问道。

赵锦咳了两声,在王铁柱的搀扶下缓缓坐直了身子。“赵锦身体抱恙,不能给太后行礼,还望恕罪!”

芈氏轻轻一笑,言道:“妹妹哪里的话,你我之间怎还如此客气?白起已经报告了赵国的情况,我大秦绝不做忘恩负义之人。所以,你的请求已经准了,只待雨季一过,即命白起带兵五万渡河作战,以缓解赵国的压力。”

听到芈氏之言,赵锦心头的一块大石总算落地了。喜不自禁的言道:“赵锦谢过太后大恩大德!”

“谢什么谢,谁没有个困难的时候。”芈氏微微一笑道:“我大秦有的是兵将,早想收拾魏、韩这两个王八蛋,此时用兵不过将战事提前了一些而已。”

“谢还是要谢的,毕竟不是谁都能够在危难之际施以援手的。”赵锦感激的说道。

“哎!”芈氏仿佛早知赵锦要说什么,早已将话搁在那里等着。“所谓施恩莫望报,你赵国一定要报恩呢,那就取消了上郡十五城的交易吧。”

来的路上,赵锦早已想到了尚未到手的上郡十五城,如果秦国非要以此作为条件,不妨答应便是。想那份协议已经过去一年,秦国一直迟迟没有履约。出兵征讨不现实,秦国也不愿给,不如索性取消了,从此互不拖欠。最坏的结果便是回国后被兄长赵雍责骂一通,反正能解了燃眉之急便好。

“那就取消了吧。”赵锦咳了一声,缓缓说道。

芈氏又是一笑,“咱们俩个女人谈生意就是爽快,妹妹先在这里养病,好了再慢慢回国。”接着领着宫女侍官出门而去。

正如芈氏所言,秦国一直想要打压魏、韩二国,灭了他们才算是铲除了东出路上的绊脚石,才有机会与最强的齐国称霸天下。

也正如赵锦所料,出兵大事关系国计民生,秦国如此精明,又怎会做亏本的买卖呢?上郡十五城不过是抹了前面所欠的债,攻取魏国河东地界才是秦国最想做的事情。只是一直找不到出兵的理由,见到赵国求援,也算是师出有名了。

半月后,雨季初停。就在赵锦养好了身体离秦的当天,白起率领五万大军渡过黄河,攻打魏国蒲阪、汾阴二城。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反向巅峰录反向巅峰录之猷|历史别人都是趋吉避凶,而我越凶越往上怼,不怼还不行。
  • 三国之高干传奇三国之高干传奇战争达人|历史官渡之役,袁军兵败如山倒,自此河北之地烽火涂炭,兵民离心,内隙不断,兵事衰落,日益沦陷。曹操携带着恢宏之势,意气风发,谈笑赋诗,力主北境,决心奠定战局,消灭袁氏,一统中原。却在这时,袁绍之侄高干,异军突起,力挽狂澜,解官渡之败局于倾倒之际,扶河北之劣势于危难之间,开始向曹军发出新一轮的号角!
  • 明末之铁血辽东明末之铁血辽东郝高刘丁7|历史茫茫黑土地,漫漫大辽河,数不尽的英雄人物,道不尽的悲欢离合,婉如一首长鸣歌。萨尔浒一战,大明王朝十几万大军因何惨败给人马不足八万的的后金;努尔哈赤是亡于炮伤还是死于顽疾;洪承畴是贪生怕死还是慧眼识人屈膝降清;这一切的一切尽在明亡清兴之三大战役。
  • 黑白官黑白官悦语歌|历史汤三勺是应城知县,他明里勤政为民,暗里无恶不作。天在做,人在看,他的下场,早已注定。
  • 青梅煮酒话西汉之文景之治青梅煮酒话西汉之文景之治史杰鹏|历史公元前180年7月的一天,天气炎热,长安的未央宫中笼罩着一层乌云,实际统治大汉王朝十五年之久的吕太后死了。权力政治的空白,让这个帝国的各种势力开始跃跃欲试,吕氏家族、功臣集团、刘姓诸侯王,三者之间谁将获得这个王朝的最高权力,帝国政治的走向将出现怎样一种状态?的确扑朔迷离。政变,当然在刀光血影之间上场了。古往今来,政变之后的政治,经常出现两种结果:更好或更差。而这场政变,带来的却是一个罕见的封建盛世。“周曰成康,汉云文景,美矣!”这是后世史官对于这个盛世的评价。这本书描述的就是这个盛世的前因后果。我想,应该趁机回溯一下写它的写作初衷。……
  • 小土匪的崛起小土匪的崛起流去的时间|历史春天播撒种子,秋天收获果实,这是一年四季的轮转。 在另一个时空,前辈已是将共和主义的种子播撒下,就等着后来人前来施肥催发,而身为后来人的小土匪秦山又该如何在这古代时空里建立新世界,新秩序呢?是沿着前辈未尽的路走,还是开拓出一条新的路途?秦山自有自己的选择。
  • 风雨满天下风雨满天下李堂北|历史这是一个动荡的年代,军阀割据,四处战乱,人民生活困苦,无家可归,究竟怎样在这样一个环境下出人头地保护自己的家人兄弟和同胞,让他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担子无比沉重
  • 锦衣王侯锦衣王侯黄梁生|历史本是京剧演员,穿越至大明正德年间,成为一名世袭锦衣。江山变幻,荣衰谁主。喝一杯满殿香,且看那红尘俗景。嚼一块虎皮肉,且听那雨打浮萍。哼一曲临江仙,且随那风起云涌。呼一声大丈夫当如是,这才要独掌权衡。且看锦衣缇骑,股肱心腹,鲜衣怒马,绣春刀出……
  • 乾谋天下乾谋天下七派宗师|历史崛起于微末,成就无上巅峰。每个人的人生都是现场直播不可重来,或多或少的留有遗憾。如果上天再给你一次重来的机会。你会如何抉择?是继续沉沦?还是执宰人生?看林轩一名21世纪理工男,如何开创大乾新篇章。。。。
  • 贼官传说贼官传说北鸣著|历史一个不幸来到宋初的教师,一来才发现自己竟然是个贼,而现在被卷入了一场血案之中,同时,还有一本隐藏着秘密书。为了逃避追杀,冒名顶替当了一个穷乡僻壤的县令,演艺了一出《贼官传说》。在当县令时,博得了众多县令等众多美誉,引出了许多故事后来,通过正规的不正规的方法,登上了高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