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9章 再遇老人

“定做的话难度有点高。”因为老板不在的关系,伙计也不敢把话说死,但毕竟也是懂行的人,基本的事情还是知道的。

“我可以出高价。”赵月茹也知道这个道理,但问题摆在那里,她是愿意多花费一些银子,这几天挣的钱也不少。

“不是价格的问题……”伙计话才说了一半,之前进去的人出来了。

“实在不好意思,我们店里没有。”他歉意的看着赵月茹,里间的库存他都找遍了,还是找不到这么小的碗。

“嗯,谢谢。”赵月茹无奈的叹了口气,看来以后的钵仔糕都要用茶杯代替了,但是茶杯很影响食物的外观,原本很好看的花放进去,也会被挤压变形。

牵着同样失望的蒋瑶转身准备出去,这时门外走进来一个人,赵月茹正是希望落空的样子,所以并没有主意。

“等等。”

刚和这个人擦肩而过,不等赵月茹走到门口,一根拐杖突然横在了她的面前,耳边响起了一道苍老的熟悉嗓音。

“你怎么会在这里?”老人拦下人后,踱着步子走到了赵月茹的面前,他一双眼睛依然锐利,看不出一丝浑浊。

“是你!”赵月茹看清眼前的人,惊讶的瞪大了眼睛,这人正是她还在“山海”酒楼卖烧烤的时候遇到的,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再见到。

老人对于她没回答自己的问题而不高兴,他生气的吹了吹胡子,不悦的问道,“我问你话呢,你在这里做什么?怎么不继续卖东西?”

说道最后一个问题的时候,他还横铁不成钢的跺了跺手里的拐杖,明显正在气头上。

“我一直都在卖烧烤,只不过换位置了。”赵月茹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不明白这有什么好生气的,“今天过来是准备买点东西。”

看在他一把年纪的份上,赵月茹也没有去计较老人的态度,她回答完这些后就准备走了,既然买不到,也没有继续在这里待着的必要。

“她买了什么?”老人看她要走,也没有再拦了,而是奇怪的看着站在一旁的两个伙计,他看过赵月茹的手,空空如也,什么东西都没有。

“她要的东西我们店里没有。”其中知道得比较多的伙计恭敬的看着老人,小声的回道着。

“没有?”听到这个回答,老人愣了一下,他眼神锋锐的扫了他们一眼,随后回身看着刚跨出门槛的赵月茹,高声喊了一句,“丫头,你要的东西我可以帮你。”

听到身后人说的话,赵月茹虽然觉得他是在开玩笑,但只要有一线可能,她还是会去争取。

“你说你可以帮我?”重新回到店里的赵月茹怀疑的看着他,这人什么身份她一概不知,只隐约觉得背景不简单,但到底怎么个不简单,她就不知道了。

“嗯。”老人气定神闲的捋了捋胡子,示意她把需求说一说。

赵月茹半信半疑的把之前和伙计说的要求又重新复述了一遍,她现在还是一点都不相信他可以帮她买到。

“是麻烦了一点,但并不是不可以做。”老人只稍稍皱了一下眉头就斩钉截铁的应下了。

“说得轻巧,那也得有店铺接啊,没有人做还不是白搭。”赵月茹没好气的说道,她还以为是什么方法呢,和她之前想的不是一样吗?

像是对她的说法不怎么高兴,老人轻哼一声不悦的看着她,“谁说没人做了?你的单子这家店接了。”

“无理取闹也是想你这样,我一开始就是因为它不接才准备走的。”赵月茹觉得还在和他掰扯的自己无聊得可笑,她刚刚就不该抱有什么期待。

“我没时间在这里和你纠缠,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忙。”说完这句话后,她也没了再逗留的心思,蒋瑞峰那边应该也结束了。

赵月茹心里烦闷的转身,这种眼看希望变成笑话的感觉真的很糟糕。

“客人留步,你的单子我们接了。”在他们俩聊天的时候,其中一个伙计就去了里间不知道做什么,只是当时赵月茹正处于被骗的情绪中,并没有注意到。

“你说什么?”赵月茹不可置信的回头看着他,不是已经拒绝了吗?怎么突然就改口了?

“这是我们店的凭证,你等十天过后来拿成品。”伙计无视掉她脸上的惊讶,将一块雕刻着瓷器图案的木牌递了过去。

看着眼前做工精细的木牌,赵月茹愣怔的接了过来,她云里雾里的看着眼前的伙计,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既然问题解决了,那你也来解答一下我的问题。”

看他们已经完事了,老人敲了敲地,示意眼前的人回神。

赵月茹瞬间凝神看着他,之前的种种对话在她脑子里过了一遍,一条重要的讯息窜过,“所以你是这家店的老板?”

她想了很多,除了这个结果,她想不到还有什么别的解释。

“我?这店的老板可不是我。”像是觉得她说的话很好笑,老人轻笑着否决了。

心里还是有点怀疑的赵月茹又看了眼旁边的伙计,在看到他们俱都摇头后,她才信了店老板另有其人,但能够让店里的人瞬间改口,这人的来历绝对不简单。

“你说你有问题要问我?”想起他刚刚说的话,赵月茹不知道有什么问题是她能够解答的。

老人笑着点了点头,眼神落在她手里的木牌上,“你先说说这小碗打算用来做什么。”

他也知道这问题算是触及了别人的隐私,但他从看到了赵月茹的烧烤开始,就认定她不会无缘无故的买一样东西,而且还是一件听上去就很奇怪的东西。

“也没什么不好说的。”赵月茹倒是没有什么泄露手艺的危机感,她就算说出来用处,不知道做法也没有用。

“我最近又做了一样甜品,这个就是用来装的容器。”

听到果然是用在吃的方面,老人没什么惊讶的又问了一个问题,“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摆摊?”

之前的位置他去过,但是那里根本就没有看到她的身影,而且“山海”酒楼也很久没有再推出新菜品了,两者之间必然有着联系,大约是闹崩了。

“我买了间铺子在街头,从今以后就在那里做生意了。”赵月茹不知道他曾经还去之前的位置找过她,有很多老顾客都是偶然之间才发现了她的店。

“有时间我倒是要去尝尝你这道甜品。”知道她只是换地方,并没有不做生意后,老人脸色好了不少。

“欢迎,你来了我免费请你吃。”托他的福才解决了这个难题,赵月茹也不是小气的人,这个人情算是记下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长生诀:兰妖长生诀:兰妖鲈先生|古言毕生所愿,不过与心爱之人访川泽,踏山岳,携手江山,一世并蒂如花。
  • 觅何处觅何处易水若城|古言细雨梦回,鸡塞寥远:小楼吹彻,一夜清寒。我想,总会有些细腻柔润情怀,有关那风月里的千年。就像檀板下欢快的小令,花楼里风月的歌谣。回到了古时,点缀了宫商。我心中有个唐朝的江湖,湖面上,有着浅醉的云霞。那些胭脂色的女子,他们的眉梢,闪烁着六朝粉黛。于是我走遍了扬州的西湖瘦,瓜州的渡口斜,金陵的秦淮碧。然后用一段段散文诗,来记下她们昔日的音容笑貌。而她们,就在我的字里行间,轻捻着桃花,不说话。
  • 长寒雪长寒雪茂歌|古言一个不通武艺的世家掌舵一个不谙世事的神秘组织传人一串离奇诡异的自杀、绑架事件一场震惊江南武林的和亲……
  • 独宠无良丞相独宠无良丞相念执着|古言一朝穿越,变成女扮男装的丞相,心中甚是纠结。
  • 倾世花海倾世花海越心忄|古言姐,我就是花海,在二十一世纪默默无闻,但在繁华古代中,花海是一名响当当的人物。由于不甘在二十一世纪当小蚂蚁,所以花海来了一次高调穿越。上天土地,在天上,花海是上帝的宠儿,那是前前前世;在魔界,花海是魔王的姐姐,那是前前世;在地下,花海是阎王的妹妹,那是前世;在人间,花海是府上大小姐,那是今世;看姐我怎么顶着花海一名上天入地,美男源源不断,财源滚滚,做世间的主宰者。(简介无能,此文非女尊,但绝对是甜宠爽文)
  • 女尊之朕很中意:陛下不要跑女尊之朕很中意:陛下不要跑九君殇沐离|古言二十一世纪的新新人类---时薰彦,一个双子座的大龄剩女,闲着没事干去给自己造墓,本想着几十年后用,得,刚刚挖好就被一道雷劈中,这个墓不用等到几十年后了,现在就可以用了。可谁知道,她不但没有死,还变成了皇位继承人,从此桃花朵朵开。可是某人身在福中不知福,偏偏要逃跑,要去江湖飘,吃遍天下美食,阅遍天下美男。 众男妃:“陛下天亮了。”不要做梦了。 时薰彦:“人生必须有点追求。”脚步悄悄往着墙边挪。 可是为什么她的夫君们一个个都是这么666的人?一个个身怀异术,穿越时空什么的,根本就不在话下,而且,她还发现,原来自己的重生是有预谋的。
  • 夜府之染城绝恋夜府之染城绝恋夜尘染|古言你是一个哥哥罢了,只是她的哥哥而已。夜府原本是个十分平静的地方,夜君染也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姐,可是一切从遇到他开始就变了。爹爹不再宠爱自己了,哥哥也变得冷漠了,就连一向爱护自己的姐姐也开始变得那么奇怪了.......这次,且看君染如何解开这重重迷雾......
  • 将军等你回家将军等你回家顾侬|古言他是庆国的将军,与皇帝自小一起长大,国家动荡,他申请出兵,却忘了家中的她,她说,如果有一天可以的话,可不可以归隐山中。他笑着应允,却不知此路无归期。
  • 朕的皇后有点闲朕的皇后有点闲浅兔|古言唐子鱼莫名其妙穿越到历史上不存在的景国,本想守着空间安安稳稳的过自己的小日子。可不想却因为一个古怪的玉环,将她与最不受宠的八皇子凑成对。被迫拉进了皇位争夺之中。唐子鱼认命的接受了现实,本想着她利用这不受宠的八皇子得到各种极品玉器喂食她的空间。帮他管好他一后院的莺莺燕燕,做个称职的管家。可这蹦出的系统似乎总是将她推到他身边,还有这没事就在自己面前找存在感的某人是肿么回事?“爷,你这温柔宠溺的小眼神到底是怎么回事?没看到你后院那些女人,都要把我给吃了吗?你这份独宠,我能不能不要?”某女眨了眨雾蒙蒙的眼睛看着又自己眼前找存在感的某男,可怜兮兮的开口。“不能”某男睨了一眼某女,肖薄的唇瓣轻起吐出两字。
  • 废材逆袭:枭宠第一狂小姐废材逆袭:枭宠第一狂小姐花瞳儿|古言她是京城第一世子爷,纨绔跋扈,嚣张任性,一朝惨死于乱葬冢,当一双清亮的眸子再次睁开,灵魂已换成了第一通缉犯的她!他是八荒乱世间崛起的第一人,被后世称为鬼帝,似魔非魔,似神非神,稳如流水的气质,一身艳绝天下的衣,眸如泼洒的黑墨,让人捉摸不透。当她对上他,是毁灭还是王者共存?【11强强,甜爽无虐,不弃坑慢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