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0章 医馆安置

刚才饶是她想破脑袋也没想明白,小姐似乎一天也就是待在自己院子里,要么就是三少爷院子里,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

程玉茹轻笑一声。

她自然知道玲珑疑惑的是什么。

这些消息的递送,有些时候是熙儿前去医馆代为传递,有些时候这府里就会出现一些面生的小厮,给她递些小纸条。

还有些时候,消息就悄无声息的被掖到她的书里,或是放在她的梳妆盒里。

她有时候都不得不佩服清湖,居然能把这一切如此悄无声息地传了进来。

除了有一回,一个眼神格外亮的小家伙,盯着自己手里的珠子露了些猫腻,她就认出他是那个偷盗小团伙其中的一个。

她好生嘲讽了一番,他暴露的如此轻易,把小家伙羞得脸通红通红,临走她送了他两锭银子,乐的就一蹦一跳的跑了。

想到这些,她眼神狡黠的看了一眼旁边的小丫鬟。

“你猜?”

玲珑愣愣的看着已经走远的人,反应过来满是无奈。

小姐一天到晚总是这般古灵精怪的捉弄她!

不过这件事情很快就被她抛在了脑后,早些时间小姐还吩咐她,办了别的事情,她一定要办的漂漂亮亮的!

这边儿其乐融融,那边的孟氏却是有些慌了神。

从昨日一直到现在她莫名就联系不上常氏,不知为何,她总有一种被程玉茹看穿了她的感觉。

正想着,就这样自己一直想着的那个人缓缓走了进来。

她几步上前,带了几分刻薄和尖锐的说道:“你个老东西死到哪儿去了?”

常嬷嬷微微退后一步,眼神中闪过一丝凌厉,但她的一如既往的低微,“若是回来的太早怕暴露了。”

听她这么一说,孟氏才放下心来。

随后她就转过身子,脸面向镜子拿起一支笔细细的描起眉来。

“这些日子你得再给我绣一方帕子,上次被程玉茹那个小贱人当面问了出来,我总得圆回去。”

常嬷嬷点了点头,轻声道:“知道了。”

孟氏听到他的话才满意的笑了起来,像是主子对奴才的几分欣赏一般,她面带骄傲的道:“以后等我得了势,你就跟在我身边,会是众人巴结的存在。”

说到这里,她仿佛是想到了以后被众星拱月一般的场景,居然陶醉的笑出了声。

她没有注意到背后的人攥的紧紧的手指。

得了势?

做你身边最得力的一条狗吗?

常嬷嬷心中冷笑,想到前些时候程玉茹的话,心中的决定更是坚定了几分。

程玉茹刚回到自己院子不久,居然就见到一个不速之客。

她皱眉看着面前的程盛,“爹爹?”

看见面前的女儿明显有几分淡漠的眼神,程盛心中一痛,嘴里的话居然有些说不出来。

他原是想问问这丫头怎么不留他表哥吃顿饭,忽然就想起那天晚上他所说的每一言,面色一下讪讪的。

可程玉茹明显知道他的想法,毫不留情的拆穿。

“表哥说还有事就先走了。”

程盛一时有些尴尬,背后手“哦哦”的应着。

他其实是想跟程玉茹解释几分的,可是看着她这般冷淡,也不知道是不是心中有气,最后居然什么也没说,转身走了。

他走了几步就觉得有些后悔,又不好意思再转身回去,咬了咬牙干脆出了她的院子。

熙儿正好从外面匆匆赶回来,看见在门口面色纠结的程盛,问了一声“老爷?”

程盛见是熙儿,眼中忽然一亮有了主意。

“待你家小姐心情好的时候,同我知会一声。”

熙儿一头雾水,这几天小姐心情都很好啊!

但也未表现出来,对程盛点了点头应了一声。

程盛这才满意的离开。

进了院子,就见程玉茹正和玲珑笑着说什么,她心中更是纳闷儿。

老爷莫不是看出小姐的好心情?

随即她想到了什么,又明白了几分,大抵是因为老爷总是偏心,小姐对他有些冷淡吧。

程玉茹看见熙儿,招了招手。

这小丫头这几天忙的找不到北,她也不怎么见,此时总算是回来了。

熙儿走上前去,将刚刚门口的事情说了一声,就看自家小姐嫌弃的摆了摆手,明显是意思她以后不用管。

她心中好笑,想起了一些正事,“今日清湖先生同我讲,白然似乎是想见见小姐。”

程玉茹听见眉眼柔和了许多。

这个孩子她还是很心疼的,之前是担心它坏了程家的规矩受到惩罚,便让他去清湖那里待着。

算算日子也确实是好几天没见了,她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随后,熙儿说起第二件事来,“我以苏羽的身份,已经看了两天诊,现在已经有不少人过来,但是我担心顾不及,想问问小姐有没有什么法子?”

听见这个,程玉茹眼神亮了起来。

她之前就知道大夫在这地方是缺的,只是没想到这才两日工夫,就已经有不少人去愿意去了。

不过熙儿毕竟不能长日在那里,对于这个她也早有个想法。

“你且七天为一个周期,去单日或双日换着来,每日只诊治二十人。”

对于这个,熙儿有些担心。

“会不会太少了?”

“不必担忧,不多日就能帮你寻去一个看药的孩子,你且将方子告诉他,他帮你解决小杂症。”

听到这话,熙儿明显放下心来。

紧接着,就听到自家小姐一系列的安排,更是心中踏实。

“这二十人的看诊位,让他们提前拿牌号,规矩是,重症优先。”

这样一安排下来,恐怕大家也不会多说什么。

不仅如此,还会看重他这二十个诊治机会,若当真放纵所有人去看病,熙儿都给看的话,人们反而不会把这个当回事。

很多时候,物以稀为贵,物以少为精。

不仅如此,她还打算再招两个靠谱的大夫进去。

若是平日相安无事,也倒没什么顾忌,若有稍微有些权势的人,恐怕会觉得这个规矩难缠。再有个人帮衬着熙儿,这些问题就迎刃而解。

不过此刻,她也没有说出来。

这种琐碎的事,她自然会帮自家小丫鬟处理好,她只需要放心的在医馆做事就可以了。

思虑间,她更是觉得有必要去一趟清湖那里。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重生之嫡女裳华重生之嫡女裳华梅花引雪|古言季家嫡女季裳华,倾国倾城,蕙质兰心。 裳裳者华,其叶湑兮。 “我的女儿这样聪慧美丽,正如盛世中辉煌盛开的花,耀眼夺目。” 可是,花还未绽放开来,就被人折了下来,渐渐凋零枯萎。 一朝相遇,与君相识。 嫁他七年,助他夺权,最后却面临被废的下场。更被她的好妹妹卖入青楼! “若非看你有利用价值,以为我会娶你?” 好妹妹嘲笑她:你不过是我的垫脚石罢了! 父亲冷漠绝情:若非你有利用价值,你以为我会给你好脸色? 一朝重生,重回十四。 斗继母,惩渣妹,不该你们的东西不要想! 虐渣男,惩渣父,欠我的终究要还! 曾经的柔软心肠不复存在,她要将害她之人推入深渊! 她要让那些人看看,这一世,她如何用两生书写出一个盛世裳华! 可是,却有人想不开看上了她这棵毒草。 季裳华:我以前一直以为你眼神很好,如今看来是我错了。 某世子:不不不,你没错,不然我如何能在千万人群中找到你? 季裳华:齐大非偶,小女子配不上您。 某世子:我看谁敢乱说?明明是本世子配不上你。 季裳华:.......我善妒。 某世子立刻表衷心:弱水三千我只取你一瓢独饮.......... 季裳华风中凌乱,她一定是看见了被鬼附身的世子殿下...........
  • 风华绝代:独霸君宠风华绝代:独霸君宠浅浅姑凉|古言一个虚拟的游戏把她带入一段不存在的历史。阴差阳错的穿越到地位卑贱的宫女身上,任人宰割。可她紫云梦从来就不是唯唯诺诺,逆来顺受之人。地位卑贱不要紧,她会让自己变得高贵。受人欺负不要紧,她定会牢记十倍奉还。太后寿诞上的初次相遇,她语出惊人,失了分寸,他却有意偏袒,一见倾心。奈何,他是王,她是婢。他只能许她最低的位份。那又如何,她只想得到他的心。本书感谢墨星免费小说封面支持,百度搜索“墨星封面”第一个就是!
  • 梅子情缘梅子情缘吴晓妖精|古言书生徐渭于梅雨季节偶遇梅妖小梅,并与之相恋,但人妖殊途,家庭阻隔,两人无奈分离。岁月悠悠,二十年弹指一挥间,宦海沉浮半生的徐渭最终遭同僚算计,落魄返乡,心灰意冷,本以为人生从此云淡风轻,谁知梅山风云再起,他终难割舍和小梅的情缘而身陷其中,看一段人妖情如何穿越时空荡涤二十载,感一份真情难舍难分!
  • 随身空间之拐个王爷随身空间之拐个王爷豆花妞儿|古言于小婉在飞机失事的时候死了,但又重生在了古代。捡了个便宜弟弟,又有空间金银财宝在手。本来以为就这样一辈子无忧无虑的过下去,没想到一个美男子说她要负责,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 原来我是孟婆原来我是孟婆花香小玖|古言风雨交加的夜晚遇见鬼捞起闺蜜夜闯鬼市只为探清身世闺蜜变冥界公主转角遇见那个他遇灵宠拜师收鬼法器汤勺夺精魂我是孟婆?喝汤不喂你汤断姻缘的那种
  • 尔本佳人尔本佳人元姐姐大人|古言本是一位小家碧玉,个性腼腆的官家小姐,为何用着强硬手段将帝国反转在手,到最后却脆弱的仿佛风吹就倒。本是一位温文如玉,性子儒雅的侯府世子,是什么让他使用各种阴谋手段,最后变得泠漠无情只为一人展笑容。本是一位即将九五至尊,长相邪魅的太子,因为一女子而变得暴躁非常形同魔鬼,又是什么让他幡然醒悟变身成为痴情男子。
  • 篱跃农门篱跃农门快乐小菠萝|古言穿越成农家女,愚孝的父亲,软弱的母亲,重男轻女的爷爷,事不关己的奶奶,一堆极品亲戚,看小篱怎么篱跃农门。新手简介无能......求推荐,求推荐,求推荐,求推荐......
  • 浮梦:离歌浮梦:离歌祾柒鸠|古言衣衫褴褛,灰头土脸的小乞丐,摇身一变成嫔妃?“我这一生,只娶你一人,可好?”“我这一生,只嫁你一人,如何?”皇帝赐婚,他不得不遵。他,终究违背了诺言……后宫的斗争,他的不信任,压的她喘不过气。断肠散入腹,“我也许就不该爱上你吧?”又是一个春秋,一切如初,唯有你不在。“朕后悔了,朕不能没有你。”【注】:本书所涉及的所有草药,皆为虚构。
  • 净化病娇失败之后净化病娇失败之后十里桃妖|古言鹿轻音穿了,还附带一个净化系统 说是任务简单,只要净化那些因为遭遇不平,内心黑暗的大佬们,并且帮助他们做一个正直的青年,她就可以回家,还可以实现她的一个愿望,鹿轻音觉得非常可行,于是她就答应了。 不过几次都以失败告终。 重来一次她发现,系统因收到不明物体攻击,把所有任务的世界都连在了一起!面对这些难缠的蛇精病……她觉得她完犊子了(生无可恋ing)
  • 三世只为食三世只为食杳杳情缘|古言一世,护我安康, 两世,予我友情, 三世,还你情深意长。 今儿想吃啥,你点我做。 停,你点的我似乎没听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