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0章 蹲守

闻言陆晚微微一愣,没想到还会给她道歉。

“所以你来就是为了道歉么?”

对面站着的人似乎是在思考,几瞬后点了点头。

“算的吧,现在我就是萧戎安,我为前些日子萧国天子所做的事儿给你道歉,你走后我总觉得有些许的不好,还望见谅,是我冲动了。”

其实陆晚本来没怎么放在心上,不过既然对方都这样儿了,自己也不好多说什么不是,于是点了点头。

“看在你这班有诚意的份儿上,我便接受了你的道歉了,记得下次不要这般了,好歹是个皇帝,不好。”

倒还是说教上她来了,萧戎安觉得有意思。

“那你这个时候出来,是不是早就观察注意到我过了?”

陆晚点点头,这是自然。

“确实如此,其实那天你说看错人的时候,其实并没有看错,就是我。”

说到这点儿上陆晚不由得挑了挑眉毛。

“你若是真的没认出来,那便是我化妆技术了得,那时件值得高兴地事儿。”

萧戎安点点头,一开始确实是没认出来,不过他后来也有注意过那个位置,毕竟撞见过两次都在那个位置,不过后来再来了几次都瞧不见了,也许是惊动了人就打算在这儿蹲点儿了。

不过萧戎安不说,没有什么好讲的,让她得意一下便得意一下吧,这方面让一下,无妨。

后头二人很默契的没有讲回宫的事儿,在外头突然待了几天后萧戎安让宋禧出来找人来了,刚巧陆晚想到纭嫔的生辰差不多就要到了,应当要回去办一下宴会的事儿,她现在都已经走到这样的地步了么,有什么宴会直接就往自己这边揽了,不愧是她。

回到宫中就当中间没有那个插曲一般依旧过着以往的生活,这样倒也不错,毕竟萧戎安是一个想要做好皇帝的人,主动道歉倒也是不在意料之外吧,应当是这样。

这嫔妃的生辰不用过于盛大繁茂,就宫里头的几个后宫姐妹聚一下,皇上再送点儿礼,晚上在那儿留宿一宿也就差不多了,她只需要记得日子让人置办一下就差不多了,最多再来点儿膳食点心什么的。

场地布置完成陆晚将笔搁下拍了拍手,看着成品笑了笑。

“不愧是我,皇上您瞧瞧这样怎么样?”

萧戎安简单的扫了眼,眼角带了一丝笑,嘴上就回应了一个嗯。

“嗯是什么意思啊,皇上你这样就很没意思了啊,好歹我坐了一个上午的成果呢。”

这该夸得时候还是得夸的,随后萧戎安又补上了一个赞许的言语,听到后陆晚也就没计较是不是在敷衍她了,其实也不是很在乎。

“这样的话我就办下去了。”

拿着东西先是去了内务府,随后又去了御膳房。

走进御膳房就瞧见纭嫔的丫鬟在同厨师长说着什么,陆晚就依靠在门框上等着他们说完,皇宫这地儿好是好就是地方有点儿大,跑了两个地方就不知道走了多少步了。

等纭嫔的丫鬟离开后陆晚走上去拍了拍厨师长的肩。

“我来说一下纭嫔生辰的事儿。”

厨师长背上一重转过身来瞧见陆晚面上带了一丝笑。

“许久没瞧见陆姑姑的,可是出宫去了?前些日子听闻宫外晚楼出了一道新品膳食,不过是限定的,就是不知道陆姑姑有没有去尝一下,听说味道绝妙呢。”

这厨师长不同以往的大肚子厚重的身子,反而是个年龄不大的同龄人,个子高高的白白嫩嫩的,不过一样是个男孩子,陆晚瞧着笑了笑,这样的正中她心,在她这儿这种样子的就很吃香。

“有幸尝过啊,我还知道怎么做呢,等回头有空我给你做啊。”

厨师长也就当她开个玩笑说一下就过了,不过陆晚可是认真的,心里已经盘算这明儿个得空来给他做个炒年糕,她们关系还可以,做一道膳食也不为过,陆晚也是挺乐意的。

简单的吩咐交代了几句陆晚就算完成任务了。

回到养心殿晃了晃萧戎安也不嫌她翻,宋禧并不在殿内,否则陆晚也就不敢这么嚣张了。

“皇上,纭嫔生辰那日你是不是一早就离开了?然后第二日再回来?”

萧戎安看着手中的书卷面不改色头也不抬。

“怎么,想做什么?”

陆晚摆了摆手,她可没什么想法,嘶,还是有点想法的,不过中心和萧戎安无关。

“我啊,我就是想着,若是皇上您一整日都不在的话,那么我是不是就可以休一日假了,一年到头好似都没有什么假休,好不容易来了这么一次机会,可不得抓住不是。”

坐着的人听着点了点头,最后陆晚得到的是一个摇头,心中想法随之而破灭。

“朕只会在晚上离开养心殿后去,休假什么的,你是不要想了。”

得,不想就不想。

叹了口气儿坐到门口的树上去晃了晃,身子灵巧的很,门外没有秋千还有大树不是,坐在树上也是另一种感受,来着养心殿这么久,什么都没学会倒是学会了爬树。

阳光暖洋洋的撒在萧戎安的桌面上,洋洋洒洒铺满了一整张桌面,手上带了一丝暖意,树上的人被树叶挡着,只有一些斑斑点点落在面上。

宋禧回来的时候瞧见树上的人心下盘算了一下,这个时候喊人已经来不及了,干脆就这么着人先不要醒的好,身后跟着的人,是太后。

萧戎安原先心里头正盘算着什么呢,瞧见来人起身行了个礼。

“皇上不必多礼,哀家今日前来就是想同你讲讲不久之后柔儿的生辰,柔儿也不小了,入宫这么就皇上心里也该清楚,这是柔儿在宫里头的第三个生辰了,皇上真的没有什么想法么?”

太后的声音有些许的尖锐,并不温和,陆晚睡得浅,受不得什么大的声响,这样说话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够让她醒来,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到头顶的叶子顺着撑了个懒腰,嘴边还打了个无声的哈欠。

宋禧站在一侧瞧见树上头的人儿醒来了看样子是要跳下来,心下一阵不能够啊于是朝着树上的人使了个眼色,不过陆晚哪会注意到她,直直的就跳了下来。

萧戎安刚想回句什么就听闻外头一声沉闷的响,几个人双双转过头去看着刚落地理了理衣摆的人。

陆晚一抬头,瞧见里头站着的太后和宋禧,整个人都愣了愣,随后闭上了眼睛,走上前几步给人行了个礼。

“太后安康。”

心里头一阵紧张,这怎么偏偏这个时候来了呢。

太后只是瞧了陆晚一眼,也没说什么,又看了看萧戎安转身离开了。

他本想说些什么,也不大想忤逆太后,但实在是违心。

“你这一跳跳的好,朕也就不计较你偷闲的事儿了。”

陆晚眨了眨眼睛,这原本就不计较的吧?时间长了还开始说起来了,行吧行吧。

“谢皇上。”

随后又乖巧的坐回了位置上。

宋禧瞧这二人心下忍住没说什么话,这还跳得好?皇上您莫不是在说笑,今儿个太后是没说什么,若是说了什么,这人是要受罚的啊,您作为主子也不教一下,还说跳得好。

毕竟是伺候人的人,也没多说什么,后果并不重他也就没说什么了,暂且就先顺着性子吧,方才也瞧见了皇上心情并不佳,瞧见这姑娘后眼里头的阴霾一扫而光,也不知道这姑娘出现的是不是好的时机。

“对了,一月后柔妃的生辰就要好好置办了,具体日子内务府知道,你看着处理吧。”

“是。”

这生辰一个接一个,是要累死她么,去年也没瞧见要她来办啊,果然是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么,陆晚深知不易,接下了这个担子。

纭嫔生辰当日,陆晚目送着萧戎安离开,心里头一阵快乐,终于可以摆脱他了,今儿个结束的早可以自由嗨皮一晚上,想想都美好。

脚步有点飘走在路上要飞起的样子,天色并不算晚晚霞还挂在天上,不顺路的去了一趟御花园逛了一圈儿听了点儿最近的八卦又在后宫里头逛了一圈儿,这个时候暂且先把握好。

“今儿个晚上去溜达一番,也不知会不会有什么神奇的收货。”

指的自然就是青荷姐妹二人的事儿了,她们二人的事儿陆晚也是有些许的摸不着头脑,有时候是一种猜测有时候又是另一种猜测。

走在路上,为了证实是不是上次的想法,于是陆晚去了青荷那边,运气好的话,应当可以瞧见一些什么吧。

不知道,且看着吧。

天色渐渐暗下去,陆晚走在宫道里头说不上来的压抑,又想到这个地方不知道困住了多少女子,不由得又得来了深宫困人的感叹。

叹了口气儿走的差不多要到地方了,陆晚找了个地方蹲点儿,说是每天晚上青荷都是要出去找青梅的,随后一同回寝屋,她现在正蹲在屋外头,一个比较隐蔽的角落里头,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惊奇的发现。

原先是蹲着的,后来腿麻了也就还了个姿势坐了下去,也不管地上脏不脏了,随手掸了掸就坐了下去。

等到发困想要打哈欠的时候,动静来了,陆晚看着二人走进屋中,青荷好似说了些什么,凑到窗边想要听个明白。

“任务,前往纭嫔宫中救出萧戎安,奖励千枚空间币,时限,立刻前往。”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霸道门主爱上你霸道门主爱上你一粒迷|古言女主执剑快意恩仇,女主温油善良麻油。竹马被抢怎么办,抢回来啊。对手太强大怎么办,我就变得更强大!
  • 念奴娇之大小姐念奴娇之大小姐叱云|古言若不是你,我怎会闯入这无尽的宫门;只因是你,我心甘情愿堕入凡尘。
  • 清穿之与君绝清穿之与君绝蔚琪宫主|古言她,一介孤女,他,尊贵皇子,她与他一见钟情,怎奈情路坎坷!上穷碧落下黄泉,他与她生死与共!一段情,一份爱能否打动帝王之心?沧海桑田,再回首,她不再是当初的少女,他亦不是那痴情皇子......一块金牌,又会引起怎样的轩然大波?那段情可还经得起暴风雨?她,又当何去何从!
  • 浴火:废材小姐浴火:废材小姐喵不吃鱼|古言额......暂时没有,你们等着哈...........【凑字】
  • 邪王侍宠逆天妃废材小姐逆天记邪王侍宠逆天妃废材小姐逆天记辰陌颖|古言简介:她,二十一世纪最危险的天才杀手,200多个国家对她颁发了顶级追杀令。她无所畏惧,依旧我行我素。然而因为一次撕心裂肺的背叛,让她成为了北漠国的一大笑话——一个令人啐弃的丞相府的废柴九小姐?!笑话!她堂堂天才杀手,怎么可能这般废材?且看她如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走向大陆巅峰!!!他,传说中的靖王殿下,冷酷无情,嗜血狂魔,却又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听闻他自生下便身有剧毒,凡是接触到他的人都必死无疑,就连他的母妃,也在他生下后与世长辞了。他以为自己将孤独终生,直到她的出现,打破了原本平静的他,他爱的痴狂,爱得不可理喻,她生死相依,白头偕老。。。。。。
  • 庭前柳庭前柳潇湘行散记|古言西楚百姓人人皆知清河郡主顽劣不堪,可偏生这个纨绔不堪的主儿不知怎的瞧上了太医院医正之子。那医正家的公子多番拒绝无果,架不住郡主的穷追猛打,便从了。奈何世事无常,就在二人大婚当日,大将军府惨遭下狱。九公主以和亲作为交换,救下将军之子,却病逝途中。几年后,将军之子卷土重来,京城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 卿本纨绔:夫君碗里来卿本纨绔:夫君碗里来夜家美人|古言一朝穿越,她成为女尊王朝嗜血残暴,十三岁时一战成名的冷血夜王。初遇,他是温婉贤淑,温润如玉的丞相嫡子;他是淡雅如风,恍若天人的神秘风族少年;他是风姿卓绝,气宇轩昂的镇国将军嫡子……【简介无能,请看正文,决定宠文,一宠到底!】
  • 如果还有奇迹如果还有奇迹盛夏之雪|古言一代杀手之王,尽然因为一盆风信子穿越了!没错就是坑爹的穿越了!就因为萧壹壹这熊孩子贪便宜的捡了盆风信子,并且带回家就不管不问!导致风信子死亡!这件事告诉大家,地上的东西别乱捡,捡了也要交警查情景一:某王爷最爱的风信子被壹壹给砸了,被王爷下令打二十大板,并且终身为奴在王府侍花!壹壹表示,要我萧壹壹给你打白工,某王爷你傻了吧!果断的敛财逃跑!情景二:壹壹曰:我为银子生,我为金子死!绝不为了恶势力丢了自己的小命!在某王爷的威亚下,果断的跪下认错!只因为看了王爷的身子!?【情景三:好山好水好风光,处处库房在发光,看那珠宝看那银票看那满相的金黄在招手!大喊一声我来也!快快到我怀里来!我来花你们!
  • 皇后要篡位皇后要篡位鮟汩|古言百乐年间,分为五个国家,等级从上至下分别为临家,北家,上家,夏家,丑家。北家蛮横公主北安奴因算计下嫁给了上家皇帝。她一是上家皇后,母仪天下。二是百乐门馆主钟离忆之,暗中窃取上家密报。偏偏遇上了个死缠烂打的镇北将军。 “忆之,今日我做了你爱吃的樱桃酒酿” “忆之,院里的玫瑰开了,本王做了玫瑰酥,什么时候来尝尝?” “忆之……” “上宫沐离,你要是闲的慌,本宫就派你去镇守边关。” “可别,本王可是要和忆之共度一生的。” “滚蛋!”
  • 清姝清姝吴赖的小白兔|古言枉费此生所有的情愫等待这一次契机这一次释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