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9章 说句抱歉

这是什么神仙问题,陆晚这个时候就不由得想要插一句嘴了。

“孩子你先别激动,你听我给你将,第一呢,我没打算就这么离开,我就打算出来晃悠晃悠,知道么,过段时间避避风头再回去,而且你磕的cp那是不真实不存在的知道吗,不要抱有什么幻想,对自己不好,万一哪一天幻想破灭了,到时候对身心健康都有害,知道么。”

这不说还好一说就炸出了一堆没有脑子的娃娃,陆晚简直是没有眼睛看,叹了口气儿想要把这个弹幕给关掉,不过手快之前瞧见了一条弹幕。

“姐妹看我啊!今天那个团扇的我瞧着不对劲儿!”

不对劲儿,有什么不对劲儿,陆晚不是没想过,不过最后还是撇了撇嘴,这收下都收下了也就这样儿了,该怎么就怎么吧,再想着做什么也做不了了。

“这位姐妹,东西咱已经收下了,至于最后结果如何就不要计较了啊,反正就算这是一个坑咱也已经跳进来了而且子我觉着还不亏,你瞧见那个镇店之宝了吗,我瞧着好看,诶对了,我还没有带回来,你说人万一有备用钥匙呢,这个地方还没有监控也是以权为主。”

行了想到这儿陆晚也觉得自己脑袋指定是有点儿毛病,就是冲着那个东西收的铺子怎么就没有将东西带回来呢,若是真的遇到了骗子那么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现在有钱是有钱但是也经不住这样的挥霍啊。

咬了咬牙最后还是没有回去拿东西。

“这个样子,等我们回头,明儿个再回去看看,说不定还在呢是不是,而且咱们要有一颗相信别人的友好的心,不要什么都想着不好的事情,说不定就是真的呢不是,不要瞎想了啊睡觉睡觉。”

摆了摆手就将直播的悬浮窗给关掉了,说实话她现在不想出去溜达,今早带了一堆东西回来都还没有拆呢,购物一时爽一直购物一直爽,同在华夏的时候拆快递差不多,不过这个精致一些瞧上去也就快乐一些。

“我给你们讲啊,这些东西它就要好好儿的拆,说不定怎么的就给你拆出一个惊喜来是不是。”

这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再和直播间里头的姐妹说话就不清楚了,毕竟直播间是开着的,但是是什么样的心理说出这样的话那就不知道了。

自顾自的拆着最后拆除了一堆精致的东西,将东西一一摆放好位置陆晚这下子心里头就开心了。

“知道吗,都跟我学学,有用的精致的东西为第一选项,看着就心情大好,怎么的也不会不开心,就应该这样选,啊这仅仅只是我的个人观点并不包含所有,所以评论区都给我善良点儿啊,若是不喜欢也不强求不留下,左上角走好不送哈。”

这一大句流畅不带喘儿的话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练出来的,评论区此时已经笑趴了。

“不是主播这是被多少杠精杠过啊,说这一段话儿都说的这么梳洗流畅了。”

是的陆晚又点开来了,她想知道现在直播间是什么样子,应该是很好玩的吧。

“为什么要这么说精精,杠精们是不可爱么,给不了你们温暖么,这杠精多可爱啊,给平淡的生活增添一点乐趣是多么的美好啊。”

“楼上过分了欠教训了啊。”

“要不让你来感受一下杠精的乐趣?保证有了一次绝不愿意有第二次。”

陆晚笑着将窗口关掉走到窗户边儿看着外头吹着风觉得现在好不逍遥自在,直播做任务,昨晚就回家,不过这样的话,是不是这边的东西就带不回去了,那么她的这些产业?那得多亏啊,她回去的时候能不能带几件东西走,怎么也得回回本儿啊是不是,要不然也太憋屈了。

“不给你们将了我现在有点儿憋屈我先出去找点儿东西恰恰。”

“对了,所谓恰恰就是如同778一样的东西,意思就是找点东西吃吃吧,我相信你们是知道的,不过应当是有人不知道的,虽然这些话我不怎么说,不过都是一些网络用语,知道一下也是不错的。”

作为一个主播就要经常给他们科普这些小知识,她都忍不住要感动哭了,怎么会有这么贴心的小主播啊。

走下楼那个拍卖的楼层没有再进行什么东西了,也没有去晚楼的地方,这晚楼的东西都是精致的不得了,化悲愤为食欲必须要是串串糕点这些东西才能够满足自己不是,于是当即就去了小吃街,看到了一堆东西,鼻子动一动所有的味道一股脑的往鼻子里头钻。

这些味道混合起来倒也不刺鼻还有些许的好闻。

“这能说什么呢,就是好吃啊,看起来就好吃。”

不过这边的美食是怎么也比不上华夏的美食的,陆晚觉得不得劲儿,于是回到了晚楼决定自己大显身手一下,顺带想要安排一下炒年糕这个非常优秀的膳食。

借用了厨房拿到了年糕切成了想要的形状,开始调酱料什么的,每当这个时候一边站着的大厨都要凑过来看看。

在培训的时候就自己给自己搞吃的,不过都没有传出去,今儿个心情还不错的样子,于是弄好之后吩咐人放下去了一份,大厅里头随机抽取幸运观众来品尝一下怎么样。

后面来报说是影响巨大,都是强烈要求出这一道膳食,不过陆晚怎么会是这么随便的人呢是不是。

“好的,不过这个不外传就当做今儿个的福利了,年糕都准备好,你们了可以切年糕练一下刀工什么的。”

吩咐下去后各种形状的年糕是都上了来,陆晚一开始依旧是秉持着最传统的圆柱形年糕,这样的年糕大小刚好有嚼劲,是最好不过的了。

出炉之后酱料的香味是无法言喻的,陆晚只觉得好,这个味道,好极辽。

这不就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么,不过没有关系,陆晚并不在乎,就算是自卖自夸,外头的评论好就好了,她并不在乎这些内里的小细节。

作为经常‘微服私访’的人,她当然是要在这样的情况下出去占一份了,这个定的是现在在场的所有人怎送一份,这个时间点人不多不少工作量也还好,自己尝自己的东西简直是世界上最让人快乐的事情。

排排坐等放饭,这已经是好久没有做过的事儿了,如此的乖巧,陆晚自己都有点儿不相信,今儿个依旧是点了那只小奶喵坐在了昨儿个晚上的位置上,这一侧还有小水池里头还有锦鲤在游动着,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位置没什么人喜欢坐着,每次路过的时候都看着这边空着,可惜了可惜了,既然如此的话,那么这边就是自己的专属座位了。

她喜欢的就要就是她的就这么简单,现在想要的现在就要才不要等以后,于是在看到路过的老幺儿的时候,就直接拉住了人吩咐了一下,之间老幺儿点点头后又吩咐了下去,现在应该没什么措施,不过过一两天应该就能瞧见了。

用过之后看了看反响还不错的样子,这下子心里头算是安了下去,这样的话偶尔做个小活动也不是不可以。

差不多准备离开了,又瞧见了人往里头走了,看着走进来的人陆晚真的是,都这个点儿了人还没有回去?何必呢,她就知道有这样的活动是会暴露自己的,不过没想到人这个时候就来了。

不过并没瞧见人像上次一样着急找人,只是四下看了看,拿到了一份后用了一些,原本柚子额褶皱的眉头瞬间就平滑舒坦了,好家伙。

没想到自己的膳食还有这样的功能,能够让一个帝王从满脑烦忧到暂时拿起快乐。

此地不宜久留,还是先撤吧。

离开用膳的地方,忽然反应过来一点儿,今儿个同老幺儿吩咐的东西若是实施了,到时候找人不就是更好找了么,那萧戎安若是得到消息,直接在那个位置边儿上等人就好了啊,是有些蠢了。

敲了敲脑袋后去找了老幺儿,瞧着人正在准备些什么,上前几步点了点肩膀。

“方才吩咐的东西就先不要弄了,暂且有事儿并不方便。”

那老幺儿想说什么,指了指下边儿正在忙的东西,看来是已经在弄了,不过听到了陆晚说的还是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的话,那么就先收着吧,等到时候方便了再给姑娘挂上去?”

陆晚觉得这个可以,没什么毛病,于是点了点头,随后离开,再不起眼的地方,已经有一人眯着眼睛看在了眼底。

那老幺儿说的那句话突然像是让她明白了什么似的,先收着等方便了再使,那就先收着吧,不过这样躲着也不是什么好办法,总不能够一直不见躲着不出去吧,那也不想话啊,只不过是出来躲躲也不是不回去了,况且一些事情还是要查的。

这么想着,随后就观察了一番,是到了饭点儿萧戎安就会出现,真的是准时的很,陆晚每次掐着点儿去都能看到萧戎安一只脚踏进来,既然如此那就找个时间好好讲讲吧。

“你来找我做什么,皇上都不用处理政事儿的么?”

萧戎安听闻身后声响,转过了身去。

“上次的事儿朕给你说句抱歉。”

同类热门
  • 皇夫太多,女皇搞不定皇夫太多,女皇搞不定海紫的思念|古言“嘀嘀嘀”羽萱迷迷糊糊的接起来电话“喂,谁啊”“小迷糊,连我都忘记了吗,是不是该罚呢?”“啊,是月姐姐啊,今天找我有什么事啊?”“没事就不能找你啊”……男主(本宝宝还没确定,请大家见谅哈(*^__^*)……)
  • 九霄鸣鸢歌九霄鸣鸢歌仲月十二|古言作为一个隐宗的宗主,自然是要话少,面冷,冷静,果断。 至于颜狗,爱钱,贪吃这种标签是断不可能出现在鸣鸢身上的。 嗯,不可能。 鸣鸢挠了挠太阳穴,心想别人穿越后的伙伴都是大人物 怎么自己的伙伴不是草包就是废物,要不就脾气极差 某人多嘴:不是因为他们长得好看么? 鸣鸢:住嘴。 至于那个仗着自己长得人模狗样就屁颠屁颠跟在她后面的男人 咳咳,长得这么好看,她勉强忍忍吧。 —————————————————— “我主,小主子要炸城!” “缺钱了?” “我主,小主子踹了别人的老巢!” “缺钱了?” “我主,小主子.....” “她开心就行,噢,缺钱记得给我说。” 【专注1v1,女强男也强,不甜不要钱】
  • 前世今生的纠缠前世今生的纠缠苏雯菲|古言向来缘浅,奈何情深,当她走过奈何桥,接过孟婆汤时,带着执念,历经一世沉沦,只为换取还他一世情缘!
  • 君佑未晞君佑未晞总相宜|古言【呆萌钢铁直女VS伪高冷深情男,多重身份,治愈甜宠1V1】
  • 惊落海棠换梨花惊落海棠换梨花司远er|古言她是嫡女,却活的不如庶女。 她有天姿国色,却嫁不得如意郎君。 十月怀胎,宫中下了一场大雪,她领了新年的第一道圣旨,赐她杖毙。 慕时清居高临下地望着她,朱唇轻启:“姐姐,妹妹来送你一程。” 再醒来时,她回到了十三岁那年,一切都未发生,她发誓,这一世定要让那些害她辱她的人不得好死。 可她怎么也没想到,重来一世,自己竟成了慕时清。 重回锦安十三年华,无奈海棠换梨花。
  • 无情下的迫不得已无情下的迫不得已尉迟昕妤|古言她总是给人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对自己的下属丝毫不留情面,他们只要犯一个错误,哪怕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情,皆会受到令人惨不忍睹的刑罚。身边的人都把她当作死神,见到她都绕道走。殊不知她这样做也是迫不得已,为了保护他们不得不这样做。 风国太子,南国景王,雨国皇帝,云国四皇子皆对她暗生情愫,可她却把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逼迫他们离自己远点。 因后来一次意外,他们偶然得知她的身份,没想到她竟然是……
  • 一顾生欢一顾生欢琉璃与瓦|古言在遇到他之前,顾离的生活一直是小心翼翼寡淡无味的,她躲避妹妹顾之念的光芒,渴求父母兄长的疼爱,可是啊,每每都是失望。在十六岁那年,官至丞相的父亲为了顾知念的前程,和皇上商议让顾离替顾知念去和亲,冷眼看顾离一个人在诡计中挣扎。当身世之谜层层揭开,所恨之人变成所欠之人,众人的命运将何去何从,而谁又会是谁的救赎……
  • 昭平录昭平录万山载雪|古言原名《云台纪事》 许多年后,当沈昭登高远眺,俯瞰这万里河山之时,她才真正明白那句话的含义——朕乃孤家寡人。 九五至尊,手握生杀予夺之权,注定高居云台,踽踽独行。 ——————————————————— 女人的天地不止一方庭院,横刀立马,上阵杀敌,未尝不可!永明第二部,女帝养成记~ 注:非宅斗非宫斗非女尊,男权当政,争霸之路很漫长,天下之争在后面~ 指路第一部百万长篇《永明纪事》
  • 千面师傅之徒儿知错了千面师傅之徒儿知错了楠熙宸|古言高冷、护短仙尊Ys腹黑、蠢萌仙徒 “仙尊,你的徒儿将受伤了。” “在哪?!” “东宫” 一眨眼,刚刚还在批奏的人瞬间没影了。 “仙尊,太上老君炼的丹药被您的徒弟弄炸了” “将库存的药草送一些过去” “没了,都送走了”仙童尴尬的摸摸鼻子。 “那宝物呢” “也没了” “……” 摊上这么一个爱惹事,又强大的徒弟怎么办。在线求解……
  • 狂妻嫁到:爷,别傲娇!狂妻嫁到:爷,别傲娇!憨憨儿诶|古言被迫娶了一个高门出身的媳妇,江南第一纨绔陆大少觉得天都变了。 斗鸡走狗?媳妇比我还精通,战无不胜拐走了他所有的小弟! 小弟们:嫂子真乃是人才啊,陆兄你比人家差远了! 吃喝玩乐?媳妇比我还奢侈无度,偏偏我爹我祖母赞不绝口,就愿意给她大把银钱挥霍! 陆父/祖母:媳妇花出去多少,挣回来的只有更多,你只会败家还敢说话?闭嘴! 陆嘉树抗拒过,斗争过,愤恨过,最终却还是不由自主被那个不按套路出牌的慧黠女子偷了心,迷了魂。 一双素手搅动风云的舒云清耸肩叹息:唉,人太优秀了有什么办法?我也很无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