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0章 帝都之花

宫中众人流言纷纷,都说大皇子宇文昱生来不详,生为长子却不得天命,如今更是克死了自己的母妃,这话也不知怎么的,就传进了皇上耳朵里,正好那天北齐与南越交战,北齐大败,皇上便将宇文昱送去南越作为质子,以此求和。

宇文昱那年虽只有五岁,但也知道去了敌国便只能过仰人鼻息的生活了。

他在自己国家的宫里过的已经够艰难了,去敌国岂非是要了他的命。宇文昱当时自然是极不愿意的,他记得那日电闪雷鸣,他在父皇寝宫外跪了整整一夜,可里面的人除了阵阵喘息声,没有给他任何回应。

第二日皇后和父王从寝宫出来,两人竟是谁也不曾看他一眼。

从那一日他便懂了,这世间能依靠的,唯有自己,他不会就这么轻易的服输,哪怕被全世界抛弃,他也总有一天要站在群山之巅,夺回自己本该拥有的一切。

二皇子此番作为使者前来贺寿,恐怕目的也并非如表面一般简单,谁人不知,如今北齐的皇帝,年岁已高,怕是也撑不了多少时日了。

他恐怕是来特地看看这个最没有威胁的哥哥,这些年可是有什么动作吧,毕竟在敌国当质子还能过的这般潇洒,肯定是容易引人忌惮的。在这般要紧的关头,作为太子,他自然是不允许自己登临帝位的任何一个环节出现差错。

“皇上,小王此番前来祝寿,也为您带了一样特别的礼物呢。”上前说话者正是那北齐太子,宇文崎。

孤夜寒与宇文昱互相看了一眼,也都大抵猜出了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毕竟别家使臣都是只身前来,他可是带着自己的亲妹妹来的。

宇文昱自然也知道他这个弟弟想干什么,无非就是希望有了姻亲的关系,南越在他夺位的时候不要捣乱,他这个北齐质子跟越朝皇上关系匪浅,这个天下皆知,宇文崎此番倒是不求孤夜寒能够支持他,只是希望对方不从中作梗,便是幸事了。

只是此番,怕是要叫宇文崎失望了,有洛凝在,上次的选秀已是例外,往后这宫里的女人,怕是只会少不会多,更何况不管这个从未谋面的妹妹有多优秀,宇文昱也知道,孤夜寒是不会被一个女人左右自己想法的,不过洛凝,可能除外吧。

孤夜寒虽知道他要说什么,可还是佯装好奇的问道:“哦?不知所为何物?”

宇文崎笑了笑,将自己那妹妹叫到皇上跟前,方道:“正是我北齐唯一的公主,帝都之花,宇文禾缈。”

只见那宇文禾缈袅袅如烟,上前来落落大方的行了一礼,方才她坐于席间,言行低调,倒是没引起什么人注意,这一到跟前,果然是身轻如燕,腰若拂柳。

孤夜寒在心里冷笑,果然是打的这个主意,示意底下的人平身,然后他开口道:“你们一个两个的,怎么,都觉得朕是贪恋美色的人吗?”

宇文崎显然是没想到他会如此不给面子,毕竟方才那逸王所赠只是一幅画,自己给的可是活生生的人。

“皇上说笑了,依小王之见,不妨先看看我们北齐之花究竟如何,再下判断。”

宇文崎再次开口,他对他这个妹妹的样貌身段还是很有自信的,至少他认为,并不比上面的皇后娘娘差上几分,更何况方才那一番来往,他能敏锐的感觉到他们之间的好想并没有想象中那般亲密。

也是了,像皇后娘娘给这般不苟言笑的冰山美人儿,长得再好不懂放下身段,讨皇上开心,相比之下,他倒是觉得自己这妹妹若能成功的留在孤夜寒身边,想要拿下他,是早晚的事儿。

孤夜寒对台下女子的长相并不好奇,看过洛凝之后,他并不认为世间有比她还要美的女子。可总还是要顾着几分北齐的颜面的,哪怕是为了宇文昱,所以他并没有拒绝,允了台下之人的说法。

这样一来,席间瞬间便有投来嫉妒的目光的,毕竟像孤夜寒这样的男人,哪个女子看了能不动心?

得到应允后,台下的女子拉着四周的帷幔,一跃而起,本就穿的极具异域风情,在一众舞女之间,显得尤为显眼,紫色的露脐上衣,下身穿着露脚踝的灯笼裤,亦是紫色,水蛇般的腰间系着一串铃铛,脚踝亦是如此,一头长发倾泻而下,头上戴着紫色的花环,面上系着紫色的面纱,紫色是个神秘又艳丽的颜色,这个女子的媚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她的每一个动作都能勾人魂魄。

随着舞姿而动,她腰间脚踝的铃铛皆发出美妙的声音,面纱也掉落,女子回眸一笑,酥胸半露,小巧的嘴角微微翘起,嘴唇红艳,娇艳欲滴,欲引人一亲芳泽;眼睛含笑含俏,含媚含妖,水遮雾绕,媚意荡漾,发出诱人的邀请。

洛凝敢肯定,如果现场没有人,这女子的舞姿只怕更大胆,诱惑力只怕更强,离皇上的距离只怕更近,看看在场那些男人们带着欲望的眼神,便能知道了。

宇文崎想得没错,这个女子在容貌上虽然确实比洛凝差上几分,只不过胜在妖艳,她骨子里的媚是洛凝所没有的,可就是这浑然天成的媚骨,才容易让人想入非非。

一舞作罢,那女子没趁热打铁的上前来敬酒,或者往孤夜寒跟前凑,反而再次系上面纱,轻盈的走过来一丝不差的行礼,总之无论她做什么动作,都显得妖而不俗。

好一个帝都之花,果然懂得进退有度这个道理,她要是如一般舞姬那样仗着自己的姿色就想更进一步,那反而会令人看不起,要是孤夜寒能看上还好说,若是孤夜寒反感那一套,那可就真的会闹得她下不来台了。

孤夜寒还未开口,宇文昱就抢着说道:“不愧为帝都之花,没想到本世子十五年没回过北齐,竟还能如此荣幸,添了个这样的妹妹,只是二弟有所不知啊,南越的皇后娘娘也可谓是才貌双全,若是咱们宫里出的公主日后被发现比不上这皇后娘娘,一旦入宫,岂不叫人笑话,要不还是让妹妹跟二弟你乖乖回去的好,免得有一天丢了我北齐的脸。”

宇文昱满脸堆笑的说完了这番话,孤夜寒愿意为他顾着北齐的颜面,他可不觉得自己有义务顾着北齐的颜面,反正现在的北齐又不属于他,孤夜寒今日作为东道主,有些话不好开口,那么他便只能出面替他解决了这些麻烦。

反正他一个浪荡质子,花名在外,世人都知他行事嚣张,做事随心随遇,恐怕是脑子不好,所以这番话如果不是他来说,倒是没有人比他更合适了。

果然,声音刚落地,宇文崎就面色铁青的向宇文昱投来一记想将他千刀万剐的眼神,他愤怒的五官都扭曲在了一起,这一回,倒是不知他这个哥哥是真傻还是装傻了。

若说是真傻,他这一番话很可能可以使自己的如意算盘落空;可若说是装傻,他这一番话又着实有些过分了,作为北齐皇子,可是完全没有顾忌北齐颜面。

只是他可能不知道,早在宇文昱被送来做质子的那一刻,就没人当他是北齐的皇子了,人家自己当然是有自知之明的。

宇文崎正欲让皇上做主,毕竟这种事情他说了又算不得什么,还是得皇上说了才算,谁知还没来得及开口,宇文禾缈就先耐不住了,有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她比不上别的女子,她怎么能咽的下这口气?

堂堂帝都之花,她从小便心高气傲的,何时受过这样的气了,更何况,若是她无法顺利的留在南越,又不知道会被送往哪一个国家了,自然是不服的,当即就冷冷的开口说道:

“世子说话要注意分寸,虽然北齐欠了你这些年的教养,但你常常跟在皇上身边也该懂得什么叫张弛有度,如今你既然非要把我和皇后娘娘逼得下不来台,那不妨我们今日就当着众人的面比试一番,让大家亲自评定评定,我到底有没有资格入这南越的后宫,娘娘觉得如何?”

这一番言辞,咄咄相逼,既唇齿相击的讽刺了宇文昱,也顺便拉了洛凝下水,逼得她不得不应战,不然那可就是会被当成是不敢,心虚,也正好就是说明了宇文昱方才那一番话是夸大其词,不仅打了自己的脸,更是打了整个大凉和整个南越的脸。

洛凝今天坐在这儿,要做的就是配合孤夜寒顾好皇家颜面,扬我国威,此番就是刀架在脖子上,她上也得上,不上也得上。

宇文禾缈以为自己扳回一城,殊不知,这样的局面正是孤夜寒想看到的,因为不论比什么,他都相信洛凝能胜,他对她,很是放心。如此一来,也能名正言顺,理所应当的拒绝那个所谓的帝都之花入宫了,自己也就少了个麻烦。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掌心蝶掌心蝶萌M萌君|古言凌薇,我许你凤冠霞帔,你可愿意嫁我。凌薇,我永远会在你的身后不离开你。凌薇,如果受伤了我这里永远是你的港湾。凌薇,如果可以下一辈子我不要做你的哥哥,我们能够在一起。
  • 特种兵王妃之异世缘特种兵王妃之异世缘古迭影|古言他初次见她,他坐在军帐中,一袭黑衣衬着那冷漠的脸庞。他的眼睛划过她身体的每一处,苏瑾感觉自己整个人被他扫过一般,这种感觉让苏长官心里很不舒服。他眼睛半眯,如波斯猫般高傲的对着苏长官说:“女人,别来军营。”
  • 穿越之我是神王的妻穿越之我是神王的妻佳颖|古言香水王国盛世集团的继承人乐正果儿,不过是个父母双亡、爷爷不爱的可怜娃,偏偏丈夫还对她满怀仇恨。一朝穿越,她竟成了相府庶五小姐,表面风光无限,里子却是爹不亲娘不爱的,偏偏怀了神王的子嗣,成了高高在上的神王妃,虽然上要对付鸡肠小肚的婆婆,下要对付虎视眈眈的小妾,旁要打破历来神王妃皆悲苦的命运,可好在这一世老天厚待了她,让无权无势的她得了这个男人的心。(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琵琶恋:爱妃,本座等你琵琶恋:爱妃,本座等你粑粑潺|古言山下相遇,他重伤此生此世,纠缠不休。“为何爱上我。”“不为何。”“为何要不顾自己性命?”椛夙音双手颤抖,不要死!求你!
  • 一品刁妃:王爷,我带你私奔!一品刁妃:王爷,我带你私奔!陌凉玉|古言一个现代富商的混混千金,一次登山意外无辜穿越成丐帮的草根公主,一个无厘头的相遇,萌生出一对欢喜冤家。“小乞丐!别再让我看见你!”“哟!口气真大,你说不见就不见,我偏不如你所愿,你奈我何!”她初生牛犊不怕虎,一不小心惹到腹黑王爷。他不懂怜香惜玉,此仇不报非君子。一个古灵精怪难管教,一个腹黑霸道气焰高,一见面就掐架,谁也看不惯谁,笑看嚣张小千金如何捕获腹黑王爷。
  • 徒弟成长计划徒弟成长计划疯狂的酸奶|古言玄凤一出生,彩霞万里,万鸟朝拜,浇灭魔神黑魔气,送往昆仑山,从此鸡飞狗跳。 “不好了,师妹把太师叔祖的炼丹炉毁了。” “完蛋了,师妹把麒麟圣兽的尾巴拔了。” 某人:“不愧是我的徒弟。” 众人:“……” 师祖:“玄凤这么精灵美丽,一定要让天下人看看。” 某人:“好的师父,没问题的师父,我这就带徒弟下山。” 天下众人:“……” 从此,天下和平。
  • 穿越后我成了万人迷穿越后我成了万人迷煮雪问茶味|古言叶晚晚做梦都想不到,自己居然穿越到了蛮荒远古时代! 还被卖给了一个野人当老婆! 更惊奇的是,这里的野人个个身强体壮,武力非凡。 打人,抢食,争伴侣,夺地盘!这里的野人干什么的都有。 叶晚晚悠哉地躺在树上,看着树下正咬牙切齿钻木取火烤肉的某人,嘿嘿一笑。 外面的风风雨雨她可不管,反正她只想种种田,养养家,致致富,过自己的快乐小日子。 (甜文宠文1v1可放心食用)
  • 王爷可别太腹黑王爷可别太腹黑柠果爱|古言一夜醒来,摇身变成了丞相府不受宠的嫡女,被皇上告知要嫁给一个暴力的不举王爷,爹不疼娘不爱,看上辈子作为顶级杀手却因为失足跌落高楼至死的乐悠然如何反转局面。假面王爷如何独宠腹黑妻!敬请关注柠果新作《王爷可别太腹黑》~(≧▽≦)/~
  • 残废帝王泼辣后残废帝王泼辣后蒹葭小猫|古言他自幼深受父皇喜爱,却被陷害,双腿残废,自此在轮椅上度日,他的目标就是找到断续膏重新站起来,找出陷害的凶手,重新拿回自己的一切。她不受后母待见,被迫嫁给残废的皇子,她自幼佩戴的项链却是他一直在寻找的一把钥匙,在共患难中两人从都是被迫到心甘情愿,不离不弃,他们最终站在巅峰共舞。
  • 锦绣山河之共沉眠锦绣山河之共沉眠墨迹点儿|古言(冷血女杀手vs风流侯公子) 武侠古言,快意江湖 女主视角: 江柳眠唯一的目的就是找到杀害师父的凶手,她沉寂三年,杀遍大奸大恶,把武林搅个腥风血雨,却独独失去了那个宠她护她的师父。 男主视角: 韩轻沉从不在意世人的眼光,什么侯府规矩、什么高门嫡子、什么一生富贵,他想要的从来都是那一抹再难看见的纯白。 六年前: 她逃婚,他相救。 她练功,他陪伴。 六年后: 她疏离,他不舍。 她逃离,他追随。 韩轻沉:阿眠,你可曾记得三年前的忘忧谷,我陪你练剑,陪你玩乐。 江柳眠:我只有师父。。。 一句话概括:探武林,追凶手,闯辽国,走西南,漫漫追妻路,其实是吃喝玩乐一条龙服务。 佛系更文,入坑不亏,绝不烂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