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8章 鼠群灭!

——————正午的阳光驱散着世界每一个黑暗的角落。巨野荒原,烈日撒在大地,杂草干瘪地低下了头。

在荒原中央处,本来平静的几处草丘,突然传来轰隆隆的震荡声。寻声望去,只见远处滚滚热浪中,缓缓行驶着一支军队。

军队前方是着皮甲,拿斧锤的士兵,他们个个体型高大,身样魁梧,大多光头髯须,亦或是编着小辫。他们数量极多,约有几万,密密麻麻覆盖一片。

士兵后面有很多着衣破烂的苦工,这些苦工面瘦肌黄,双眼无神,在如此灼烧的草地上,赤脚背绳,佝偻着身子向前行走,如同行尸走肉。

苦工两边各有数十手拿藤鞭的士兵,面容狠厉,时不时扬鞭虚抽一下,鞭子与空气碰撞,发出呜呜尖啸。

有些步履缓慢的苦工,无端的便挨上了一鞭,藤鞭抽到身体上,一道灰白色的印子骤然浮现,可这些苦工面无表情,不吟不喊,只是眼角微微抽动。

再看苦工们背负绳子拉的东西,那是一座移动的宫殿,如同房屋大的木轮慢慢滚动,那轰隆隆的轰鸣,就是它所发出。

轮子都似房屋一般高大,再看宫殿本身,从车轮处向上十几米,皆是阶梯,阶梯尽头,一轮拱门,拱门连接着一扇宫门,朱漆红油涂满大门,中间形成了天台。

宫门紧闭,门环黄金所制,门上檐边点缀着珠光,那是一颗颗珠宝。瓦砾上方,还有个二层亭台,四周通透,带着帷幔。

这座移动的宫殿,不可谓不奢华!

宫殿的后方,还跟着数万士兵,全都腰挎箭壶,背负弯弓,这些都是弓箭手。

再往后看,数不清的马匹,个个鬃发飘扬,高大威猛。这些马,全都是上等宝马,优质良驹。

马匹后方,是一辆辆的排车拉着辎重粮草,蜿蜒在漫漫草原上。其中有许多看上去像零部件的工具,颇具有震撼力。

一整只军队,浩浩汤汤朝着巨野荒原北方行进。威严肃穆,沉寂无声,给人以无边的压迫力。

……

张志远这边,三四十只黑金鼠已经死伤大半。而他和任小雅也多处挂彩,特别是任小雅,实力略低于他,身上有几处重伤。他虽想帮,可战斗起来后,心有余而力不足。

“呼呼~”二人疲累的喘息。战斗至此,体力消耗几乎殆尽,全凭一股意志力在支撑着他们。初始时拿到手里的二级鼠尸体,早已被撕的粉碎,现在攥着的,是刚刚杀死的三级鼠尸体。

余下的黑金鼠也没了刚开始的精力,不再上蹿下跳,个个扒住草地,警惕瞅着对面两名人类。它们知道这俩人有点虎,明明实力低于它们,却死撑着就是不倒下。

“也许我们就不该过来……”任小雅转了转手腕,甩了甩黏在手上的鼠毛,说道。

“喝~吐!”张志远吐一口血痰,抹了把脸,“来都来了,就把它们这些畜生杀干净吧!”

唰!

二人再次出击,面对战斗,张志远从来都是主张占据主动。

爪子与爪子碰撞,寒芒映着寒芒,一只只黑金鼠丧命,一道道伤痕添置身上。

“哼!”任小雅瞥见一只黑金鼠偷袭张志远,忙过来抵挡,鼠爪在离张志远背后三尺的地方,被她拦了下来。可她自己的背后防守松懈,被撕开一道裂痕!

“小雅!”张志远转头,看见了这一幕,顿时气血上涌,一个冲击斩落那两只三级鼠,而后扶正小雅的肩膀,紧张的望着她,“你怎么样!”

“背后被开了口子,不碍事!”小雅回答。

其间一只黑金鼠跳过来,被他转身一脚踢了回去!

“藏我身后,我保护你!”

“好……”

在这种情况下,张志远一人面对二三十只黑金鼠,压力倍增。他被逼的步步紧退,再严丝合缝的防守,都无法保证挡住每一只三级鼠的攻击。

“嗤!”胸前挂彩!

“嗤!”大腿一道抓痕!

“嗤!”手中黑金鼠被撕碎!

任小雅不得不带着重伤再出来战斗,帮他分担压力!

“这世界万物有灵,老鼠除外!”一边打,张志远一边碎碎念。曾几何时,任小雅问他战斗中为何一直碎碎念,他答:“不知你有没有听过画个圈圈诅咒你!”

……

黑金鼠的攻势越来越猛,能撑到现在还没死的,一是运气好,二是实力真的强。所以,二人越打越难对付。

“吆!”

一只墨色黑金鼠惊叫,冲到跟前,张志远一个扫击,眼看就要打中!

“嗡!”空间波动!

“冷却好了!”他惊呼,“坏了!小雅,它们空间闪烁可以用了!”

任小雅虽听到,却无法答话,她怕一张嘴分心,就被撕个粉碎。

现实太过于残酷,本就难对付的三级鼠,这时候空间闪烁恢复,形势让他们感到绝望!

“嗡!”

一道道闪烁此起彼伏,他们的命中率低到极点,可受伤率却骤然升高!

暮的,

在他们本以为生无望时,黑金鼠身后的火烈雀抬头了!

它艰难的挪动头颅,昂然立起,扑动着残破的翼翅,凝聚了浮于体表的莹莹白光!这光芒汇集一起,而后猛的飞出。

这是火烈雀的火,也是二人生的希望!

没有黑金鼠察觉到背后的变化,它们正一轮轮的猛攻两名人类。“呼!”白光火焰转眼就达!它们骤然回头,却已经晚了!

空间闪烁没来得及使用,白光便把它们包裹住!

“吱!”

“嗤!嗤!”

惨叫加烧焦的声音,不停传出!

二人看到此景,已先行后退十步。

“哈哈哈!”张志远大笑,这种绝处逢生的感觉,真是刺激肾上腺素!

任小雅呼的瘫在地面,一上午的战斗,太累太累了!身上的伤口,大大小小接近百处。再战斗下去,她都怀疑自己要血流而亡了!

火烈雀轰出这一击,便又重新趴倒在地。

片刻后,火光散去。

这地上又是一片焦枯,方圆千米,全都是战斗的痕迹。二级鼠们集体喋血的地方,火烈雀旁边的深坑,二人周围蔓延百米零零散散三级鼠的尸体以及面前现在刚刚熄灭的地方。

“呼!”张志远也瘫倒在地,“我们活下来了,小雅!”

“是啊……”

微风仿佛意识到战斗已经结束,重新来到这儿,带起一堆尘土黑灰。空气中弥漫着血腥气味与烧焦气味,难闻得很。

张志远爬起,现在还不是躺的时候,他要赶紧给小雅处理伤口。

……

斜阳准备西下,暮光映红晚霞。

二人对坐,中间几根木枝枯草升起了篝火,在不远处,火烈雀的脖颈和翼翅上,也糊着一堆张志远自制的草药,它昏迷着。

“天黑前需要灭掉篝火……”张志远打破平静,“不然会很危险。”

任小雅怔怔出神,嗯地应了一声。

“呼~”火烈雀醒了。

二人转头,张志远准备起身,过去查看,却不料火烈雀反应剧烈。“呷!”雀鸣不断,眼神冷峻,仿佛在警告他,不要过来,不要靠近!

看到火烈雀身上又凝聚白光,他赶紧举起双手,后退几步,以表无害意,“你应该能听懂我们说话,对吗?”

火烈雀凝视着他,片刻后点了点头。

“我们本无加害之意,更没有闯进你领地的想法,原只是想借你手除掉那批黑金鼠,却不曾想你实力有所下降,连累了你,实数抱歉!”

张志远想了想,缓缓解释,“感谢你最后那一击,不然我们二人也不会活下来。你身上的伤口我已经帮你处理!”说到这,火烈雀歪了歪头,看到了糊在翼翅上的草药。“这些伤对你来说,应该不会致命,用不了多久,你就可以移动,我二人也会在此休养一夜,明日离去,你如果相信我们,便在此好好养伤,如果想早点回去,我们可以带你归巢!”

他一口气说到这,停下后等火烈雀的反应。

片刻,相对无言。

再片刻,相对无言。

等过了许久,张志远不敢妄动,腿都麻了,才见火烈雀低下了头。看样子不说放松警惕,却是答应在此一齐养伤。

任小雅看到火烈雀的动作,松了口气,而后对张志远说道:“阿远,这些黑金鼠的鼠爪估计能卖个好价钱,你去收拾一下。”

“嘿!忘了这茬了!”张志远一拍脑门,转身向战斗地跑去,“发了发了!”

(未完待续)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诸天神级收徒系统诸天神级收徒系统睡觉狂魔|玄幻赵齐天带着神级收徒系统在诸天万界广收徒弟。 徒弟的每一次成长都能带来意外收获。 “叮咚,你的徒弟装逼成功,师傅教导有方,奖励神器指天剑” “叮咚,你的徒弟成功撩妹,师傅教导有方,奖励神器战神铠” “师傅,我还想再学两招装逼打脸”
  • 浮灵之主浮灵之主牧神逆|玄幻对于身处黎宇来说,这是一片陌生的世界。 这是一个万物有灵的世界。 随着死气的弥漫,整个世界变得昏暗无天。 当人们惊慌地用自己的灵气去防御时。 那些本不应该出现的东西正悄悄静落在你的身后。 嘘,别出声…… 黑暗中的凝视足以让你胆颤。 那是什么…… 当你看见它时,也许你已经死了!
  • 念之魂念之魂取之一尘|玄幻红粉骷髅,谁能长相厮守?万骨枯山,谁能活到最后?本尊跪天跪地不跪人,拜己拜魔不拜仙!本尊终成天与地,定成魔!——噬魔。大世已到!能否属于一个自己的人生?
  • 帝国降临帝国降临独爱听风|玄幻超脱束缚的渴望,转世灵魂的降临,此生的未解之谜,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逐渐苏醒的前世记忆。生存在这乱世之秋,唯有力量才能决定一切,热血的厮杀,狂野的肉搏,谁又能登上巅峰,一切都从这里开始。。。。
  • 荒野起源荒野起源谭家二哥|玄幻“封氏本为雄,世间九为最,蒙尘褪去时,九州安定日,”野娃封九尘终走出荒野,携杀亲之仇行走九州,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定九州,破荒宇,成就一代帝尊
  • 异世杀破令异世杀破令帝洛羽|玄幻正在看《中国惊奇先生》的帝洛羽,因为雨天模仿神鬼七杀令被雷劈中穿越到了异界,重生之后脑子了便有了神鬼七杀令的功法,什么魔法?什么斗气?经过神鬼七杀令的加强是最牛逼的存在,亡灵法师见了就跑,天使美眉被我帅气的迷倒,看身怀神鬼七杀令的帝洛羽怎么纵横异界
  • 重燃自由岛重燃自由岛别又怨.QD|玄幻重燃自由岛,重回少女给男人的爽!啊……传说中自由岛是很自由的地方,吴奈一直想去!这是一部关于梦想关于旅游终点的书,此刻即将启程!另一方面,吴奈放下母亲,遂想多陪她缓几天出发,不料这时店里出现一个叫崔武龙的人,他貌似和妈还有点儿关系,正是因为他的到来,这种和谐瞬间打破。原来是他九一军的通缉犯,因窝藏不报罪,吴奈母亲被抓去!此刻,吴奈开启去自由岛的旅程,同时用尽手段把妈救出……
  • 冷漠修罗神冷漠修罗神怪思维|玄幻体验世态炎凉,看遍人情冷暖,脚踩累累白骨,成就最终主宰
  • 鸿蒙风云录鸿蒙风云录扶琴殇|玄幻大劫再起,风云涌动。 是鸿蒙再判,天地苏生。 还是劫狱苍生,黑暗笼罩。 一代魔尊,如何再舞风云?
  • 月上云幽月上云幽月上云幽|玄幻命运。。。命运!! 我信了,真的信了。。。 逃不了,我也不会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