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9章 凝微滴翠观上惊,半腹雷雨半覆倾

雷雨飞半腹,太阳在其巅。翠微关上近,瀑布林梢悬。

虽高耸入云,山崖陡峭,却又有林木滴翠,鸟语花香,云台山实为北境第一奇峰。

司宇以手遮住煦暖的冬阳,抬头向上望去,看不清云雾缭绕的峰顶。

“倒叫这云台观占了块风水宝地,难怪能做这北境武林魁首。”

“禀殿下,今日只要能叫这云台观低首,再往东去的北境江湖各大势力,大半皆要望风来投,全不必劳殿下一一找上门去。”

随侍一旁的郭途,早对形式了然于胸,见司宇提及这事,忙躬身相告。

“哼,我看是这魁首做久了,有些不知天高地厚。本世子大驾,竟这般懈怠!”

“世子稍安勿躁,这山路崎岖,想必那知客道童去观中通报也要些时辰。如今王爷掌西河州兵马,王府权势今非昔比,哪还有什么势力感捋殿下您的虎须。”

郭途与张嵩真不愧司宇多年来的左膀右臂,说话做事皆滴水不漏。倘不是被赫连若水反将一军,也不会于月丘戈壁含恨身亡。只是当夜王府射声营并汾水镖局为首的江湖各路人马共五百余人,除去唐蒙唐嫮二人逃得性命,其余皆战死于沙场。二人现如今又奔逃于荒郊野岭间,不知所踪,故而这消息司宇也无从知晓。

“若是知晓厉害还好,倘若今日这云台观不识好歹,本世子便即刻提兵平了他这破观!”

果如郭途所言,司宇刚放下狠话,便见一众道士小跑着往山下牌坊而来,为首一人披杏黄道袍,正是刚继任掌门不久的扶摇道长,江湖人称扶摇子。

“未知今日世子殿下大驾光临,贫道有失远迎,还望殿下恕罪。”

司宇冷哼一声,也不答话。在山下晒了许久,这冬阳虽暖,晾着半日也令人着恼。

何况司宇领兵一路东行,沿途招安的北境大小帮派宗门不计其数,于江湖中早该掀起了滔天巨浪,观其路线,云台观又怎会不知自己也是这路上一块顽石,恐怕其中另有隐情。

观内诸道士做势邀司宇一行上山入观,山路蜿蜒曲折,这五千兵马全部上山既费时费力,云台观也无这么大的场地容纳,故而只能于山下安营。

郭途虽心思玲珑,终究也无法凭着一张嘴护司宇周全,早有步军校尉冯孙,领着亲卫上前护住司宇。冯孙更是亲自把住缰绳,替司宇牵马。

郭途仍不放心,又点了一众雪隼帮的好手,持剑随行。这一路上山而去,竟有过百之数。

“殿下千万小心些,今日之事,细想之下,恐有不测。”

“我有精兵强将傍身,岂会惧怕它一个小小的江湖宗门?”

整个队伍中,只司宇一人端坐高头大马之上,飞扬跋扈之态形于颜色。

“殿下,府上兵丁虽强,可胜在血性之勇,行伍之阵。如今只百人护卫上山,这整个白云观弟子也当百人不止,捉对厮杀起来,在这些精通武艺的江湖人手上,可讨不到好呀。”

郭途苦口婆心劝说,司宇仍不为所动,一副胜券在握的姿态。

“江湖人?呵,很厉害吗?本世子自有对付的办法。”

“可那撇开那年迈坐化的前代掌门,已踏入小宗师境的真武道长不说,现任掌门扶摇子距秋水境也仅一步之遥。更何况还出了个剑道天才,号称半步秋水的归玄道士,这两人若突然发难,冯校尉领的这点亲卫可全不够看呀……”

郭途还欲再行劝说,却被司宇抬手制止。

“我已有应对之法,此事休再多言。”

司宇这般行事自然是有所倚仗,毕竟云台观作为武林泰斗,北境武林执牛耳者,带着雪隼帮混过几年江湖的司宇又岂会不知。

这次却不是司宇,连河间王司雍也对其有所耳闻。既然有了收服江湖势力的计划,司雍自然也对此做了一系列部署。

他贵为王爷,虽对江湖争斗并无涉及,可大权在握,自然有能撼动北境武林的势力与其结交。只是这些秘辛,能叫其爱子司宇知道,司宇的手下却无从得知,自然也不明白司宇底气何来。

云台观虽声名在外,终究也是座道观,又建于峰上,故而并无气势恢宏的建筑,便是主殿也不过白墙黑瓦,用朱漆漆了遍梁。炎京城外的土地庙,看着都比它光彩夺目些。

简朴归简朴,主殿占地倒也不少。其中只一座掉了色的三清像,和几个泛黑的破旧蒲团,看着极为空阔。

遣护卫于殿外静候,两边于殿内分开坐定。司宇颇为嫌弃的瞟了眼发黑的蒲团,早有手下搬来随身的马扎。司宇毫不在意与众不同,岔开腿大马金刀坐于马扎上,冯孙携刀挽牌侍立身边。

“此次前来,想必各位早也收到风声,我一路北上东行,收服大小江湖势力无数,你云台观虽为武林泰斗,仍不能免俗,今日就是来讨扶摇掌门一句话,愿不愿归顺我河间王府?”

观内众道士面面相觑,未曾想到这世子上来便这么直截了当,开门见山。准备许久的虚与委蛇之词,丝毫未能派上用场。

“不知……世子这归顺王府,是为何意?我等皆为弁朝子民,自然……”

“老牛鼻子莫要揣着明白装糊涂,归顺自然是要受我王府管辖,为我王府所用!”

“竖子无礼!”扶摇子身后一道士听闻司宇此言,惊怒而起。这边雪隼帮几人行动却更快,宝剑出鞘纷纷指向那人。

“归虚休要冲动!还不快坐下!”

这年轻道士正是扶摇子首徒,道号归虚,平日里仗着掌门首徒身份,向来目中无人,今日如何受得这般折辱。扶摇子目视之下,才愤愤然坐会蒲团,尤不甘心,对着司宇怒目而视。

扶摇子轻叹一声,早知这大弟子这般心性,前些日子商讨此事时就不该告知于他。如今他自觉计划成功有恃无恐,这般行事却要打草惊蛇了。

“老道活了半生,不论江湖地位,这等年纪资历,受世子殿下这般折辱,是否过分了些?”

扶摇子低眉垂目,看似不动声色,言语之中也是颇为恼怒。

郭途于一旁看的心惊肉跳,世子殿下平日里确实纨绔跳脱了些,却也不至于如此妄自尊大。两边相距不过丈余,若是扶摇子同归玄一道含怒出手,凭他们这边的人手,怕是连瞬息间救下世子的机会都没有。

司宇却哈哈大笑,仿佛逍遥子在他面前是个微不足道的蝼蚁一般,弹指可灭。

“老牛鼻子我看你修道是越修越糊涂了,我贵为王府世子你安敢加害于我?我山下大军一顿饭时间便可将你这破观夷为废墟!”

扶摇子抬起双目,浑浊的眼中陡然冒出精光。

“那便试试!世子殿下可有命出这大殿!”

话音未落,抖起拂尘,瞬息间已至司宇身前。司宇起身都尚且来不及,亏得郭途早有此虑,见势不妙之时便暗示冯孙及几名雪隼帮成员,这才堪堪持盾出剑拦至司宇身前。

扶摇子拂尘倒卷不但卷走几柄长剑,细丝如刃,竟将冯孙手上蒙皮圆盾绞得粉碎。

好在攻势总算是挡了下来。

王府这边还未喘息,一道剑气藏在拂尘之后直奔司宇面门。剑意凌冽,势不可挡,正是归玄。

扶摇子早已料得出手之时或被提前看穿受阻,故而由自己破除防御,再由归玄一剑定音。

千钧一发之际,司宇却并不慌乱,任随意坐于马扎上,连起身的意思都没有。身前护卫的诸人,便是想用血肉之躯替他挡下这一击都做不到。

然而剑气在他面前一尺之处停下,终究难进半步。一柄通体靛青,纹路遍布形同龟甲的宝剑横于司宇身前,轻描淡写拦下归玄必杀一剑。

归玄望见这剑,身形一颤,抬头看去,乃一云纹华服青年,眉心鳞状印记,殊为醒目。

“哈哈哈,老牛鼻子,这便是你的杀招?还有什么把戏都使出来好叫本世子开开眼!”

同类热门
  • 长夜司长夜司离山小师叔|武侠寒江孤影,大漠黄沙;江南烟雨,北海桃花。转生到武侠世界的他,带着系统,该如何纵横九州。
  • 燕纵歌燕纵歌卧恩|武侠燕纵歌从来只是为了燕纵歌的侠义无双,言出必践而活,从未为了自己活着。但即使他隐姓埋名,重新开始。最终也会再次握刀,做回燕纵歌。因为他的确是个侠义无双的英雄好汉。
  • 神剑之少年闯江湖神剑之少年闯江湖七月看星辰|武侠十方神剑现世引发江湖动荡,数为少年梦想仗剑走天涯
  • 蝶穿花蝶穿花喵星人不哭|武侠一战风云起一剑定乾坤 一人搅时局一情终不悔 中原的江湖,蒙古的皇朝,皆因他而动。 合泽身为皇子,只愿苍生安乐。 文家心怀国家,一心驱除外族强敌。 命运弄人,明明相爱相惜却偏偏不死不休。 最终,两军对垒终有胜负。
  • 青山雾隐青山雾隐小山小海|武侠迷局,迷局中的迷局,全靠主角运用出色的武功,智慧,以及美貌去破解,快来和主角一起经历激动人心的奇幻旅行把。
  • 风云之龙起天下会风云之龙起天下会春秋舞步|武侠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这一年风云初入天下会,这一年雷天现身天下会。神州将乱雄霸欲荼毒武林,一统天下会,傲剑山庄绝世好剑出世,血雨腥风,东瀛绝无神祸乱中原,更有千年老怪帝释天玩弄天下苍生。而正当天下面临大劫之时,一名天下会毫不起眼的小孩却应运而生,得传江湖失传已久的绝学《龙象般若功》,崛起起微末之间,救神州大地于水火之间,扬武人威风,战雄霸,擒绝无神,灭不死老怪帝释天。
  • 斩鬼纪斩鬼纪九鼎上人|武侠他叫林间,取“林间自在啼”之意;他是孤儿,是浪子,也是“无名一剑”。无名剑出,只需一剑;一剑中包含千万剑,千万剑只在一瞬间。剑出虽无名,杀人亦斩鬼。“他不捉鬼、不度鬼,只斩鬼。他就是林间。”“哦?比起和尚的鬼门十三针如何?”“他是英俊侠士,你只是一个癞头和尚。你自己说怎么和他比?”“起码有一样,和尚不会输给他。”“哪样?”“偷心!”
  • 无影披风无影披风几何教授|武侠黑暗,三股势力悄然而生。何为正义?何为堕落?披风,似乎在三股势力中无地自容。光明,又将如何到来?那么,请在书中,寻找你要的答案吧。
  • 青倌青倌安静的瑞|武侠有人的地方就有恩怨,有恩怨的地方就有江湖 至今曾经的青春,金庸古龙,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第一次写作,不好之处,请多多担待
  • 风云之剑气诀风云之剑气诀duang啊|武侠重生剑晨,要不要这样?给我一本残缺武功,要搞毛线?我不管,美女都是我的,是我的!!!算了,赏聂风一个第二梦,步惊云一个于楚楚,秦霜一个丁宁吧。好了,要猎艳去了,哎呀,雄霸你跑什么?老帝,卧槽,怎么也不见了?PS:本书以电视剧为主,若与漫画不符,请参考电视剧,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