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50章 低劣手段

一听到李文竹说的这些话,那些公子一个个都十分震惊。感觉到众人不相信自己说的,李文竹非常笃定地继续说道:“没错,刚才隔着这个帘子我可能没有清楚地嗅到,可是等到这个帘子打开后,我更加地能够确定就是那股独特的香味!”

“啊?难道文竹兄说的那个女子就是当时被困在破庙中,然后被七八个歹人轮流……然后失去贞洁的?”

“不会吧?按照现在的律法,这样的女子必定是要被沉下池塘的。可是她不仅刚出家门,而且还敢来参加这种名媛千金会!”

那些公子谈论的时候,不时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水榭之中。似乎他们特别想找出身上有着奇怪香味的女子。

李文竹继续说道:“因为那女子被歹人给污了清白,最后我在雨夜中将她给救下。只是那女子脸上蒙着面,所以我不知道她究竟长什么模样……”

其中一人建议道:“文竹兄,你的鼻子不是挺灵通的么?要是着实记不清楚那女子的面貌,不如就依靠着这种味道指出她来吧?”

“对啊,这个女子虽然被污了清白,可是她那种身份根本不适合出现在名媛千金会上。”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注意到了面容陌生的三个女子身上,其中一个就是秦婉仪!

而平时一向果决的宋子瑜现在直接犹豫了,他来到这里就是为了一睹秦婉仪的风采,可是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觉得要是李文竹当场指认出那个可怜女子是谁,想必以后在京城难以待下去。

看着宋子瑜那踌躇的模样,有几个平时和他关系不错的公子直接劝道:“宋兄,你还是快做决定吧,到底要不要让文竹兄说啊!”

毕竟宋子瑜的地位是这里最高的,这个事情必须通过他的决定才能够继续往下进行。

宋子瑜有些为难地说着:“要是真的指认出来,那位姑娘以后的清白……”

“放心吧宋兄,只要让文竹兄找出她是谁就行了,我们不会到处乱说的。”

“就是,万一我们看上的人就是那被污了清白的女子,娶回家还得了!”

被众人一阵劝说,宋子瑜虽然不想害人,但为了能够维持这里的公正,他勉强答应着:“既然如此,你就让文竹兄去好好辨认一番。但是你们一定要去切记,知道之后不许乱说那位姑娘的事情。”

“放心,我们嘴巴很严实的。”

而此时,水榭中的女子们看着远处的公子们似乎在交谈着什么,却不见他们过来。

而那些女子原本翘首以盼的公子现在没有将注意力放在水榭中,她们只感觉心里被猫抓一样痒痒的。

而此时,那些公子将目光聚集到这边。他们最在意的就是容貌绝佳的秦雯以及玉琲,其余的女子在她们两个的比较之下逊色了很多。

秦婉仪此刻发现远处的人群中站着一个一袭白衣的男子,他面带温柔的气质,相比于慕容翊,让人感觉如沐春风。她暗想这人应该就是宋子瑜,可宋子瑜身边有一个肥脸大耳的男子,那双小眼睛正在滴溜溜的到处看,露出一副猥琐姿态。

宋子瑜似乎有些受不了李文竹这番模样,他用纸扇稍微拍了拍他的额头:“文竹兄,你可要好好地辨认,万一搞错了,那可是毁人一生清白的事情啊。”

“放心吧宋兄,我对辨认女人身上的味道最擅长了!”

“哎……”宋子瑜叹息道。

而此时,水榭中的女子们露出了几分怒意:

“这些公子们今天到底怎么了,他们的眼神为何那般奇怪?”

“不知道,难道还因为呈交白纸的事情生气?”

“我看啊,他们表面上是给秦婉仪出题,其实只是过来刁难我们的。”

水榭当中的声音越发的浓郁,而宋子瑜等人也感觉到她们似乎生气了。宋子瑜比较明事理,他很快就作揖道歉:“我们这边发生了一些小事情,所以才冷落了各位千金,还请恕罪。”

“那你说,究竟发生了何事?”玉琲有些不解地问道。

还不等宋子瑜开口,李文竹直接探出一个脑袋来:“在下刚才从水榭中问道一股奇特的香味,在下在前些日子到一个破庙避雨,可是却发现一个姑娘被七八个歹人轮流夺走了……反正那姑娘很可怜,但是她身上的味道和今天我闻到的味道一模一样!”

李文竹说出这些话,那些千金全都捂着小嘴惊骇无比。这样的事情对于她们来说是极为可怕的,而且那个被夺了贞洁的女子竟然还敢参加这个集会,也太胆大了吧?

就算这个故事中的可怜女子不是她们自己,但是她们也不希望结交这样人,万一不好的名声传出去,那以后她们还怎么嫁人?

一时间,有几个胆小的千金开始担忧起来:

“这可怎么办,我的香囊是从香楼里买的。”

“我也是,万一味道和那女子一样,岂不是成了……”

“应该不会这么巧吧,我想李公子能够如此清楚的记得那香味,必定很特殊,我们这些只是很常见的香囊啊。”

而这时,秦婉仪感觉这件事情是冲着自己过来的。她下意识地看了看身边的秦雯:“妹妹,我们两人的香囊是怎么来的?”

秦雯抿嘴一笑:“姐姐切莫担心,我们的问心无愧。反正也是下人去街上买的,所以大多和这些千金相似。”

虽然秦雯像是在劝说着秦婉仪,而秦婉仪似乎也被说通了。

而秦雯和玉琲看着秦婉仪此刻还被蒙在鼓里的样子,两人暗自用手帕捂嘴偷笑,只是她们的动作轻微,没有几个人发现。

不过,李文竹经过一番查探之后,他最后将注意力集中在了秦婉仪的身上。

秦婉仪知道自己躲不过去,于是她主动行礼:“婉仪见过李公子。”

一听这声音,那些个公子就知道刚才和宋子瑜交谈的人是眼前这个容貌普通的女子。

所有男子都将目光集中在了秦婉仪的身上,他们下意识地句和秦雯的容貌对比:

“这个就是秦家的大小姐?”

“嗯,虽然看起来容貌不如妹妹秦雯,可是这气质却是不可比拟的。”

“哎,她即使是姐姐,但这身材也太瘦小了吧?而且听说她前几日才回到秦府,该不会和那次的破庙事件有关吧?”

众人的猜测越发的诡秘,他们感觉在这些女子当中,秦婉仪就是那个被污了清白的女子!

第一印象反而是最坏事的,现在所有人都注意到秦婉仪似乎有点问题,他们不再把注意力放在其他人身上,而是直勾勾地盯着眼前这个瘦小的秦家大小姐。

看到大家这个反应,秦婉仪内心毫无波澜,要是上一世面对这样的场景,她怕是早就晕过去了吧。

但是白的就是白的,永远都无法被黑的掩盖原本的真实容貌。

秦婉仪也不辩解,她直接说道:“从诸公子谈论的话语上看,你们觉得婉仪是那个最有嫌疑的人么?实不相瞒,婉仪的确是前几日才回秦府的。”

一听这话,大家都炸开了!

哪有一上来就承认自己有嫌疑的,这不是面摆着要进入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李文竹听到她这番言论,不由得叹息道:“哎,秦姑娘,你这是何苦啊……”

那些人也不是傻子,他们自然能够知道,李文竹这是在暗示了,秦婉仪有九成的可能!

秦婉仪依旧保持着淡淡的神情:“既然李公子觉得我是那个毁了清白的女子,那么我问你,下雨的那天你进了破庙,看到了几个歹人?”

“五个?”

“五个都佩戴凶器?”

“是……都带着明晃晃的匕首!”

李文竹先是迟疑了一下,随后又很肯定的说。

看到对方这个反应,秦婉仪再傻都知道他是乱编的。于是秦婉仪接着质问:“如果真的是五个佩戴匕首的歹人,李公子怕是斗不过吧?”

说着,秦婉仪还不断打量着他那肥头大耳的身材。

一般像李文竹这样的虚胖体态,一个精瘦的男子就可以撂倒。

那些认识李文竹的公子们也觉得秦婉仪说的很有道理,毕竟李文竹喜欢花天酒地,哪里可能武功?

“这个……我是打不过,但我直接报出了我兄弟的名号,那些歹人听了就落荒而逃了!”

李文竹这话有些扯,但也算是自圆其说。秦婉仪并没有继续照着这个问题问下去,她转而又问:“那好,既然李公子看不清楚那个女子的容貌,那么你应该看到她穿什么衣服吧?”

一听这话,李文竹的脸色挂着几分迟疑,他下意识地就和秦婉仪后边的玉琲以及秦雯对视。这个小动作自然逃不过秦婉仪的眼睛。

几秒钟后,李文竹很确定地说:“是浅紫色嵌着白色的连衣长裙,而且她的肩膀上还裹着羽白色的雪狐披肩!”

秦婉仪内心暗自冷笑,果然,这李文竹就是冲着自己来的。他口中说的这些服饰就是秦婉仪刚进秦府那天穿的!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萌妃不乖快快入怀萌妃不乖快快入怀木已初夏|古言“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到底哪里做错了?”“呵呵,错就错在你不该抢走了他,亲爱的姐姐,你对我真是好啊!”看着昔日里自己百般照顾的妹妹,竟然在最后关头捅了自己一刀,只因为一个男人,她笑了……如果我还活着,我定会让你们痛不欲生!
  • 末璃莫离末璃莫离阎岚清|古言此书为转载书,你们如果不愿意看就不要看,别骂人就好--------前世,小小年龄就尝尽人世冷暖;穿越重生,原以为这一片和谐的温暖便是归宿,谁知却只是昙花一现;上天给了她十载安乐,而后笑颜至此定格,突來的变故让她的心再次冰封,孤身一人四处漂泊,只为寻那心中唯一的牵挂,那唯一活下去的理由...今生,拥有前所未有的幸福,曾发誓,要守护这一切。可是,为什么自己所爱的一切总是在自己眼前消失无踪?身负血海深仇的自己怎么会有拥有爱情的权利?明明只是想要复仇,为什么一切的一切变得如此的匪夷所思,迷雾重生?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来到这个世界的?是要做这乱世的救世主?还是做这荒世的毁灭者?
  • 红春娇红春娇清月教主|古言又名《月如荞麦花如雪》 背负家国天下,面对心爱之人,该当如何抉择...... 她是北凉大王亲封的元帅,他是岐山悉心培养的将军,早年相识,视彼此为今生知己。 战场上,刀剑无眼,似乎胜了,可似乎又败了......
  • 锦临锦临格陵南|古言一觉醒来已是三十年后,如锦并不慌。 金甲卫尚在,无论她是谁,都能过得风生水起。 如锦:大叔,你小时候我还给你换过尿布呢! 李渡:……这丫头脑子是坏的! 这是一个“我把你当大侄子,你却想娶我当老婆”的故事。
  • 遇见古埃及之我的荷鲁斯遇见古埃及之我的荷鲁斯3minut|古言古埃及的亡灵书中赞美拉神的诗篇所说, 时间在你脚下卷起尘土,而你永远不变。 你是时间的创造者,你已超越了一切时间。 你通过了那扇黑夜的背后闭起的门, 使愁苦中躺卧的灵魂欢喜雀跃。 你是昨日,今日,也是明天。 林雅对此嗤之以鼻,哪有什么可以永远? 她不明白为什么万千人之中,选中了她来经历了这次时间的冒险。 来到这漫天黄沙的国度,与原来的所有隔绝。 直到她见到了那个命中注定的男子, 他颠覆了她所有的认知和想象, 并在一瞬间点燃了她的心。 跨过三千五百年的历史尘埃,只为来到他的面前。 这里是属于他的城,他的国。 生命与死亡的国度,肯迈特。 他通过了她紧闭的心门, 使她的灵魂欢喜雀跃。 他是时间的主人,是她的昨日,今日,也是明天。 她确定,她会爱他,永远。 他是肯迈特永恒伟大的王,是翱翔于天际的雄鹰。 他是阿蒙神的化身。 强壮的公牛,让土地也为之震颤。 一切美好的词汇为他而生。 他是杰瑟卡拉.阿蒙霍特普。 本文男主为古埃及第十八王朝传奇法老,阿蒙霍特普一世。 希望大家能够喜欢我带来的故事。
  • 花开花落,落无声花开花落,落无声铃墨|古言樱花雪月之际,花瓣在空中如飞蝶舞着,飘零的樱花在舞尽歌绝后悄然落在女子瀑布似的青丝上。她喜欢跳舞,时时着一身白色及地长裙作舞他那时总会吹一曲无忧来为她伴奏,他允诺要陪她笑看江湖,踏遍天涯海角让她做自己唯一最爱的皇后一座美轮美奂的宫殿内举行着封后大典,穿着凤冠霞帔的人儿却不是她那一夜,她穿上那白色长裙,翩翩起舞,面前放着一把玉箫,笑的倾国倾城,可却心碎不已风起,卷起的樱花漫天飞舞,如梦似幻,落得很美,却又如此的哀伤,凄艳,令人心碎的艳美,落花如泪,是在为谁哀伤?为谁哭泣?她发现到头来只是一个骗局而已她含恨而亡,心里没有牵挂,多的是仇恨.......
  • 痴萌小皇后痴萌小皇后云柳湘|古言苏笙雪一觉醒来竟然穿越了,成了苏宰相家唯一的嫡女,不仅如此她还靠自己的智慧斗嫔妃,用自己的武功杀刺客。变成了皇帝最宠爱的皇后。
  • 绝色王爷霸宠废材郡主绝色王爷霸宠废材郡主幂雪天降|古言飞机失事,竟然穿了,还是个飞材,看夜幂雅怎么逆转废材变天才~简介无能,请看文~
  • 今天开始抢夫君今天开始抢夫君涂山吃吃|古言作为占山为王的土匪寨主的女儿,袁小鹿秉承着父亲的人生宝典:看上的马上下手,抢回来才是王道。 于是在某天傍晚,骑驴打马而过的文弱书生成了她的目标 初见时小书生身娇体柔易推倒,拐回寨子里妥妥的压寨夫君一枚。奈何春花水月都是幻梦一场。两个月后,小夫君跑了? 再见时,小夫君冷着脸站在千军万马中。“若是投降,饶尔等不死!” 她挺着孕肚,一身红裙喜服刺痛他的眼 “好大的口气,让我投降,也不问我的弟兄们答不答应?“
  • 陈安之少年锦时陈安之少年锦时小唐开飞机|古言她本该一生平安的长大,却应少年时的不谙世事犯下诸多错事。他本是翩翩少年郎,却不巧机缘巧合下爱上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