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7章 腐蠹往事封尘与

我稀里糊涂的被师兄推出门。直到他拉着我走到小区门口我才略回过神。

“师兄,那个,那个……”

“我妈一大早开门进来,我也意料之外。”

他痛快的把自己择清了。也把我一肚子话憋回去了。

我想着自己从师兄的卧室被师兄叫起床。阳台上还挂着师兄昨天在我入睡后帮我洗干净的衣服……我明明只是偶尔过来一下的,师兄妈妈看来,会不会?……

“阿姨会不会觉得我……不矜持……”

“我妈不会欺负儿媳妇的?”

什么?

我不可置信的瞪着师兄。他却一脸志得意满,老神在在。

“婆婆你都见了,你只好嫁给我了。”

我斜眼看着师兄,他不像在开玩笑。

我被他弄的不着四六。恋爱我还刚进入角色,怎么就到儿媳妇了呢……

“我最多等你到本科毕业,不能再晚了。”

这一本正经的样子,我更不敢接嘴。

“行了,你自己回去吧。再晚赶不上上课了。一会儿我还得送我妈去开会。”

师兄扭过头,大步流星的走了。背影看上去,别别扭扭的。生气了?

从昨天到今天,我还蒙圈呢?你生气?我跟谁说理去?

我用自认为凌厉的眼神盯着他的背影看了一会儿,心里却不由自己的甜蜜。

今天的数字电路课在信院楼,新盖的教学楼,离宿舍很远。等我气喘吁吁的赶到门口,阶梯教室里面已经黑压压的坐的满满的。我一开门,一排排的小脑袋齐刷刷的看过来。我尽量缩在门边,身子缩在门后,只露出一张脸向里面张望,降低可参观面积。一边调整呼吸一边寻找姐妹们,左边第四排,几只胳膊正冲我欢快的晃动。我在上百双眼睛的围观中跑到座位坐下,帅气的李老师已经穿着制服短袖站在讲台上了。

“看来我的课还是很有人气的啊!”

李老师一边打开讲义一边开口。

“刚才在我前面进来的这位女同学,一路跑过来,我骑着自行车,愣没能赶在她前头。哪个班的,体委记着,运动会给她报个项目,准能拿名次。”

呜~~哈哈哈哈~~

“好嘞,老师,二班的,我记着了!”

坐在珊珊旁边的体委,竟还真的接腔!

我生平最怕做焦点,此时只有尽力平复呼吸,逆来顺受了。两节数字电路课飞快的结束了,这么喜感的老师和轻松地授课,同学们都特别喜爱。被老师抓到给大家做了个课前娱乐,我也只能安之若素了。

两节课中间休息的时候,三个姐妹不动声色的示意我交代昨晚再一次的夜不归寝。我突然感激师兄妈妈的突然到访。我抹去了被抓包的镜头,只绘声绘色的讲了这位阿姨的温柔体贴,姐儿几个无一例外被我抛出的烟幕弹吸引住了。

“岩岩,你这就,见婆婆了?”

“还是温柔美丽体贴的?”

下了课往外走,正讨论吃什么饭,鱼用肩膀撞了我一下。师兄提着一个大大的购物袋,站在甬路边上。人潮涌动,下课的人流经过他的身边,都会不自觉地看他一眼。

我暗暗的叹了一口气。师兄低调却无可忽视的存在感,对我而言是最大的杀器,却也是致命引力。

他远远地看到我,便转过身向后伸出手。我们拖着手往前走,那个大袋子弄得他一直趔趄着身子。

“是什么东西?”

“给你的。你婆婆给你的。”

“师兄~!”

我红着脸探头过去看看,水果零食一大堆。

“怎么买这么多啊?”

“谁知道,都是她挑的,回去分给你的小姐妹们。”

我低低的嗯了一声,没说话,心里面美得冒泡。误打误撞,我竟然已经是有婆婆的人了。虽然一个瞬间我不知怎么还是想起了病床上的柳旸师姐,但是我打算继续三缄其口。我很贪婪,我不愿意打破这于我而言美好的一切。

“发什么呆呢?”

“师兄,你妈妈真好。”

“我可以理解成,我不够好?”

敲门声响的时候,章衡也还没醒过来。打开门见到妈妈站在面前,愣了好一会儿。终于想起什么似的,赶紧回到卧室把门带上了。

妈妈有些好奇的紧跟在他身后,他只好把妈妈半抱着推回到沙发上。他再三央求妈妈不要进卧室,才急忙用了两分钟的时间洗脸刷牙。

他知道妈妈是为柳旸的事来的。但是因为进门的这个小插曲,妈妈似乎已经被分走了一半的注意。或许也只有这件事,才能让母子两个都失去一贯的自持。妈妈不告而往,于她而言是从未有过的。

章衡端坐在沙发上,不等问,便把事情的起末大致跟妈妈交代清楚。他尽量的放低声音,幸好小师妹还在熟睡。妈妈既然已经知晓,让她了解清楚才不会更加担心,至于小师妹,时机并不好。

听到他说柳旸父母已经陪着她去了美国,妈妈低着眉眼,暗暗的叹了一口气。

“将来等你有了孩子,也许你就能理解我们这些做父母的。为了孩子,有时候……”

章衡从来不忍拒绝,更别说怪罪。他希望柳旸好好的,大家都好好的。

说完这句话,两个人都不由得沉默下来。

妈妈适时的调整情绪,伸出手拍了拍章衡一侧的胳膊。章衡抬起头来,看见妈妈温和的笑脸。妈妈总是能不动声色的抚慰他的心。

他微微笑笑,低下头再抬起来,把心思藏住。

妈妈故作轻松,冲着关得严严实实的卧室门努了努嘴巴,眼睛里面全是温暖的笑意。

章衡很快调整情绪。

“你们……?”

妈妈看着儿子的脸,遮遮掩掩的问了两个字。

章衡不自觉的面上一红。

妈妈看了看掩着的房门,又看看儿子,没有马上说话。

“什么时候的事?去年寒假?”

章衡的眼神中透出一丝不可置信。

妈妈便会心的笑了。

“养儿莫若母。妈一直盼着有这么一天。”

孩子一点点微末的变化,都会在妈妈的眼里无限放大。哪怕一个最简单的表情,都能在妈妈的心中解读出无数个表达。

“里面的孩子,多大了?”

“嗯,今年大二。”

“比你小一岁?”

“两岁,上学早。”

“哪人?”

“咱们本市的。二中的,比我小一届。”

妈妈眼睛亮了一下。

“早就认识的?”

“互相知道,不算认识。到这儿才慢慢熟悉的。”

“那,她知道……?”

“不知道。”

章衡交握在一起的两只手,不自觉攥了一攥。

“我希望她永远不必知道。”

妈妈心疼的看着他,伸出手安抚的放在他手上。

章衡从小就是沉稳的性子。他安安静静的做好自己的事,从不需要家人为他操心。高三那件事情始料未及,看着他封闭自己压抑度日,她的心疼也只能悄悄藏在背后。她知道,她越难过,儿子自己就会越自责。寒假回家,她感受到儿子的变化,他终于慢慢走出那片阴霾了。

章衡暑假回家,是他这几年在家里盘桓时间最长的一次。她偶尔观察他的面容,难得的回到以前平静的样子。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些来了。谁知,他走后时间不长,她下班回来拎着在市场上买的菜准备回家做饭,远远看到一个纤细的身影在楼下逡巡。待她走近了,对方却急匆匆闪身而去。

她一边狐疑着拿出钥匙上楼,一边觉得似曾相识。是了,虽未看真切,那张清秀的脸庞逐渐清晰的从记忆中显现。

她无心做晚饭,急忙打了电话给儿子。她没法不担心。电话里她虽未明说,顾左右而言他,心里面总是不踏实。直到有一天,女孩儿的妈妈突然到访,一进门就嚎哭不止。

过了这么多年,女孩儿又仿若回到了起点。看着女孩儿妈妈的眼泪,她不是没有同情心。美好的年华,沉沦在往事中无法自拔,谁都会觉得心痛。可是,她听到女孩儿妈妈那一声声哭诉,却也无法认同。

“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他们两小无猜,他们是有感情的。”

儿子这些年经历了什么,谁能比当妈的更清楚。她怎么舍得让好不容易逃离桎梏的孩子……

女孩儿的妈妈犹在兀自哭诉。

“如果当年他们不分手,旸旸也不至于到今天的地步。男孩子应该有担当,他不能甩手就不管我们的死活了啊……”

她吃惊的睁大了眼睛看着这个自说自话的妈妈。虽然气忿,但她知道多说无益。

与糊涂人,不讲道理。

好不容易支应着把人送走,回身坐到沙发上,她恍如被抽光了全身的气力。她知道,也许他的儿子,又要受苦了。

章衡只跟她说,柳旸去美国了。之前种种,个中细节,他是绝不会宣之于口的。哪怕是对着自己和他的父亲。虽然他不过20出头。一力承担,虽然是男人优秀的品质,可是在当妈的眼里,更多的是心痛和不舍。

如今好不容易,他有了真心喜欢的女孩儿,他不愿意把那些不开心的过去告诉她,她也觉得情有可原。当妈的怎么会不知道,这些都是他心头的疮疤。

她心疼儿子。她想着,有些事情,并不急于一时。他们都还小,一辈子,还有很长的时间。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四季之夏的星座回归四季之夏的星座回归沝汐|青春一个轮回,四季大战爆发,黑族嫉妒四季,实施诅咒:四季家族,从大战以后都生的是男孩,没有一个女孩。一次偶然星座契约书掉入四季家族,夏氏夫人成功怀出女孩。......黑族:“主人,卧底来报说四季家族在是六年前生了个女孩”“四季的继承者,应该都是男的,怎么还有女的?”“不清楚,但是她会对我们构成威胁”“那就不能留,知道吗?”“是!”为了不再战争,各族的所有帅哥出动齐齐保护可爱的女孩......
  • 木有兮树有枝木有兮树有枝拾初|青春你能好好分清楚什么是环境什么才是现实吗?什么是你什么不是吗?
  • 男神是女生之女主是个善类男神是女生之女主是个善类宅死那只猫|青春简介: 爽文,玄幻,女扮男装 “你是谁?敢挡我路?”凌枭勾了勾饱满的唇,露出了一个嗜血的笑。 “他”就是世界的核心?看起来不过是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 “久仰Destroyer大名,今日一见,真是让人失望啊……”斗篷少年眯了眯眼,满是惆怅的的神情被妖狐面具完美的遮住。 “失不失望,试试才知道。”话刚落,凌枭就以一个极快的速度来到了斗篷少年的背后,那速度,让人只能够捕捉到残影。 斗篷少年立马反应过来,一个闪身,躲过了凌枭的背后偷袭。 凌枭挑眉。 这家伙,还是有两下子的嘛。 突然暗处飞来几根银针,凌枭以超人的洞察能力和身体的敏捷性,身体微微向后轻仰了一下,但一根银针依然擦过凌枭的脸,留下了一道浅浅的血痕。 “哈哈哈哈哈哈……”一阵令人悚骨的笑声传来,凌枭和斗篷少年同时看向了一旁的黑暗的小巷。 一个人影若影若现……
  • 沿着时光寻找爱沿着时光寻找爱墨浅千歌|青春操控时间的十三点怀表,父母离婚背后险恶而催人泪下的真相,神秘莫测的白衣“时间”种族,十六岁那年,他们的命运被彻底改变,谁也不会料到,成长的路,竟如此艰险,在纷沓而至的真相面前,言冰悦只想守护好最重要的人,然而事实上,她却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将江浩推入火坑。
  • 学霸互撩之美色误人学霸互撩之美色误人有点甜儿|青春15岁那年,陆宁无意的看了宋甜甜一眼。 可没想到只是那远远的惊鸿一瞥。 从此以后,那抹倩影便在心间落地生根。 洒下满腔的不悔深情。 17岁那年,宋甜甜仓促的望了陆宁一下。 可没想到只是那匆匆的惊鸿一面。 至此之后,那抹身影便在心底安家落户。 攒下一腔的似海情深。 她是一个很怕麻烦的人。 不曾想却沾上了这世间最麻烦的感情。 不愿挥剑斩情丝,就只能奉上自己的满腔真诚。 他是一个很厌懒散的人。 不曾想却招惹了这世间最懒散的姑娘。 不想另寻佳人,就只能献上自己的款款深情。 宋甜甜总是觉得自己亏,对陆宁一见钟情,误终生。 可陆宁却说:“我对你早就误了终生,比你想像的还要早。” 步步为营,只为引你入局。 互许终生,才未负此番情深。 Ps:这是一个很甜很暖的故事。青春里的岁月,这次想毫不保留的说给你听。
  • 旋风少女百草爱上別人旋风少女百草爱上別人神秘过客|青春诺白因被钱诱惑跟百草分手并把她赶出松柏和一名富家小姐结婚,百草心灰意冷,在恩秀的帮助下一名男子结婚并找到了自己的父母亲,一家人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可诺白为再次得到百草不择手段为了抢回百草
  • 邪魅校草的妩媚女友邪魅校草的妩媚女友柠七i.QD|青春白天,她是学校里的乖乖女,可是在夜晚,她却是是酒吧的舞女,她在生活中扮演着两种截然不同的角色。邪魅如他,他和她不经意间的相遇,让他对她起了浓厚的兴趣。慢慢的,两人从相识到相认到相知,最后到了相恋,最后结局怎样有请大家尽情期待,内容绝对精彩。
  • 时光沉沦岁月时光沉沦岁月圻魇|青春“人的一生会遇到大约2920万人,两个人相遇的概率是0.00487,相识的概率是千万分之五,相知的概率是十亿分之三。” 也就是说,遇见你,我已经用光了所有的运气。
  • 北里月白北里月白呀呀巫|青春乖乖女在19岁的时候闯入了灰色城堡,城堡的二楼住着一个凝视深渊的的少年。 少年失去一切,这个“闯入者”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 后来,他循着她的轨迹生长,片刻离不开她身边。 他最讨厌的“第三者”是那只小白团子季一一!她怎么可以对一只狗比对他还温柔?! 一看到它满心欢喜地扑进她怀里,他就会狠狠给它拽下来。 他心心念念的小月亮啊,就会白他一眼,嗔怪地说:“儿子的醋你也吃?” “……” 【阅读指南】 软萌乖乖美少女VS霸道偏执大醋王 (这是一个双向治愈,互相救赎的故事) 秋月白:对不起,我救得了别人救不了自己。 季北里:我不需要治疗,我只需要你爱我。 宁小远:我再也不想当一个绅士了,我想像季北里那样任性一次。 花苗苗:我恨你,你为什么得到了我喜欢的宝贝却不珍惜他? 这是鄙人写的第一本小说,灵感来自于一个反复做的梦。文笔稚拙,剧情寡淡,看到这篇文的小伙伴请见谅! 下一本《舔狗他又奶又甜》稳定日更,有存稿,求推荐求收藏~
  • 命中缺木命中缺木苏洛辞辞辞|青春平凡女孩和全能学霸的双向奔赴,超级甜的暗恋。 “我不知道未来是什么样子的,我只知道,未来有你。” “余生很好,满目山河。” — 遇见你之前,她是满目山河,遇见你之后,她是满眼皆你。 —— 有次,她问他。 “喜欢我这件事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他笑:“大概是你穿过茫茫人海来到我面前的时候。” 我就知道,非你不可。 — 她命中缺木,所以取名林木木。 他命中缺木,所以娶了林木木。 —— 1v1暗恋,双向暗恋,为你讲述青春里的小心翼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