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0章 苏醒

不知道这个法子行不行得通,也只能试一试了。

夏云熙并没有任何反应。

“看样子四皇子成亲,你也无所谓了,也是,你被四皇子拒绝了,四皇子对你好像一点意思也没有,即便他不成亲,也轮不到你头上……”

一旁的杏儿听的一头雾水,不知道自家皇子妃说这些做什么。

苏婉叭叭叭说了一大堆,说的口都干了,夏云熙仍然一点反应也没有。

苏婉蹙了蹙眉,她的耐心可是有限的,她还真想抽夏云熙几个大嘴巴子,睡觉就这么有趣么?连她最爱的四皇子成亲,她都无动于衷?

虽然是她瞎说的。

苏婉看着她,抬手将她额前的几率碎发捋到耳后,轻叹一声:“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受这么重的伤,你再这样睡下去,四皇子必定会娶别人为妻的。”

看她仍没有任何反应,苏婉继续道;“看样子四皇子娶谁,你都无所谓了,你是不是对四皇子已经死心了?不为四皇子,你也为你的家人,你若一直这样睡下去,你的家人会伤心的。”

苏婉地目光从夏云熙身上收回,起身冲身旁的杏儿道;“时辰不早了,今天就到这里。”

两人往外走。

当房门关上的时候,夏云熙地手指动了一下。

二人并未看到。

接近黄昏时分,楚墨寒才从宫中回来,看到他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苏婉便知道今天的宴会也很无聊。

用过晚膳,苏婉有些不放心夏云熙,便来到她的房间。

房间内只点着一根蜡烛,非常的昏暗,苏婉走到夏云熙的床边。

借着昏暗的烛光,苏婉看了眼夏云熙。

也不知道是不是烛光太暗了,夏云熙的脸色看上去苍白的几乎快成透明的了。

苏婉心一颤,立马给夏云熙把脉。

较之白天,夏云熙的脉搏虚了不少。

苏婉忙开口唤她。

她还真怕夏云熙就这样睡过去了。

突然房间内响起极其微弱的声音。

苏婉愣了一下,立马回神,若她没听错,那微弱的声音是从夏云熙嘴巴里发出来的。

苏婉将耳朵凑到她嘴边,屏住呼吸,听着她嘴巴发出的声音。

半响,苏婉才听清楚她说的什么。

她兴奋的起身,走到桌子旁,倒了一杯水。

夏云熙只觉得自己的喉咙干的快要裂开了一样,眼前一片漆黑,她想睁开眼,试了几次,眼皮就像是灌入了铅块一样,无法睁开。

苏婉轻轻的将夏云熙扶起来,将杯子递到她的唇边。

夏云熙没有任何反应。

苏婉只能用勺子,一点点将水喂到她嘴里。

夏云熙觉得自己的嗓子没那么干了,眼皮也没有那么重了。

她一睁开眼,便看到苏婉瞪着一双大眼,直勾勾地看着她,脸上满是焦急和担忧。

见夏云熙终于醒了,苏婉心中高兴不已。

“太好了,你终于醒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我直的很怕你就这样一直睡下去。”

夏云熙看着她,嘴唇动了动,她的声音很是沙哑:“我……我怎么会在这里?”

“是我哥哥看到你倒在路边,怕你会冻死,便将你扶上马车……”

苏婉将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原原本本的告诉她。

看着夏云熙仍然苍白的脸色,苏婉并没有开口问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只道;“想必你的肚子一定饿了,我这就让杏儿做些清淡的粥端过来。”

夏云熙点了点头。

苏婉吩咐杏儿去熬些粥端过来。

知道夏云熙醒了,杏儿也非常的高兴。

坐在床边,两人谁都没有开口说话,房间内非常的安静。

躺在床上的夏云熙,看着床幔。

她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是过去的十几年,而那真实而漫长的梦,让她以为梦中自己所处的世界,才是真正的世界。

梦是从一个婴儿的哭声开始的,她看到母后怀里抱着一个刚出去没多久的小婴儿。

父皇怜惜的看着母后怀中的小婴儿。

夏云熙想,那个小婴儿应该就是她了。

小婴儿长得很快,没多久便会爬了,又过了没多久便会走,会说话了。

那个时候她便开始跟在两位皇兄身后,满皇宫到处乱跑。

跟着他们时不时恶作剧一番,母后和父皇根本拿他们没办法。

时间飞逝,转眼间她九岁了,皇兄每天都很忙,没有人陪着她玩,她尝尝会坐在花园中发呆。

有一天她趁宫女不备,偷偷溜进一辆出宫的马车。

就这样,马车带着她离开了皇宫。

宫外的一切都非常的新奇,

玩着玩着,她忘却了时间,天黑后她根本就不知道回宫的路。

当她无助的徘徊在街头,

一对中年夫妇出现在她面前,问她是不是迷路了,是不是跟父母走散了。

那个时候的她一心只想着宫外的世界,她还不想回宫,便撒谎说自己父母已经不在了。

那对中年夫妇是经商的,见她可怜,便让她跟在他们身边。

就这样她跟着这对中年夫妇来到北楚的漯城。

在这里她见到了楚墨景。

虽然只是远远地看了他一眼,她发现她竟然喜欢上了他。

父皇派人将她带了回去。

画面一晃,她已经十七岁了,她设了个计引他来夏梁。

再次见到他,她心中真的非常高兴。

只是……

在他们将要成亲的时候,他竟逃离了皇宫。

她再次见到他时,他身边竟然站着一名女子。

画面突然变的很快。

她耳边响起轻柔的声音,她听不清楚那轻柔的声音在说什么。

那声音很温柔,像春日里吹拂脸颊的微风,非常的舒服。

她的世界突然一片漆黑,就连那道温柔的声音也消失了。

她害怕极了。

就在她不知所措的时候,她感觉到有双温柔的大手,攥住了她冰冷的手。

当她醒来第一眼看到的人竟是苏婉。

苏婉喂夏云熙吃了些东西;“你刚醒只能吃些清淡的食物,等你身体康复了,我再让杏儿给你做好吃的。”

夏云熙点了点头。

见她脸色好了不少,苏婉的心也稍稍放下。

过了许久,夏云熙缓缓开口;“谢谢你。”

苏婉瞪大双眸,怔楞地看着她。

“你竟然跟我道谢,太阳是不是从西边升起来了?”

夏云熙紧抿着唇。

她知道苏婉只是在跟他开玩笑。

见她不说话了,苏婉慌张道;“我刚才只是在和你开玩笑,你该不会当真了吧?”

夏云熙忙摇摇头;“我没那么小气,我有话想跟你说。”

苏婉坐在凳子上,目光看向夏云熙;“你说吧,我是你最忠实的听众。”

夏云熙轻咬嘴唇,缓缓道:“我从北楚回到夏梁,皇宫中的气氛跟平时有很大不同,原来父皇前不久突然病了,母后一直在父皇的宫中照顾他,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于是偷偷跑去母后的宫中。发现母后宫中戒备森严,这个时候我便知道一定出事了。”

怀疑出什么事的夏云熙,通过一条密道来到夏梁皇后所住的宫中。

夏梁皇后看到突然出现的夏云熙并不意外。

“母后,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夏云熙有些焦急道。

夏梁皇后叹了口气道:“宁王他想要取代你父皇。”

“什么?”夏云熙瞳孔一缩,不敢相信的看着夏梁皇后。

“宁王和父皇乃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他怎么会做出这种谋反之事!”

夏云熙不敢相信,平日里对她不错的皇叔,怎么会做出这种事。

“母后,皇叔并不是这样的人,是不是背后有别的原因?”

夏梁皇后无奈的叹了口气:“一开始我也不愿相信这是真的。”

“母后,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我这就去找皇叔,向他他问清楚。”

说罢,夏云熙转身往外走。

夏梁皇后忙拉住她:“溪儿,你千万不能去,母后知道你和宁王感情好,现在的宁王已经不是以前的宁王了,其实我和你父皇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夏梁皇后的目光不知看向何处。

夏云熙一愣:“什么叫你和父皇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夏梁皇后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先皇在位时,对夏梁下一任皇帝的人选,最中意的人并不是你父皇,而是你皇叔宁王。也许就是这个原因,最后先帝将皇位传给你父皇,众人都很意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便有不少流言蜚语传开,说你父皇之所以能当上夏梁皇帝,是因为他篡改遗招,先皇的遗诏是将皇位传给宁王。”

夏云熙拧眉:“父皇才不是那种为了皇位,不择手段的人,我不相信父皇会做出篡改诏书这种事。”

当年的是她最清楚,先帝诏书一下,她和皇上都很震惊,这也是让他们百思不得其解的。

宁王表面上并没有什么反正,但她和皇上却隐隐觉得有些不安。

只是没想到,宁王最后还是动手了。

“溪儿,现在最重要的便是在宁王逼你父皇退位前,平息这场风波。”

夏云熙抿唇,良久后才缓缓开口:“母后我该怎么做?”

“想必你的两个哥哥也如同我跟你父皇一样,被软禁在自己的宫中。宁王这么做,必定筹谋了许久,现在朝堂上的那些大臣,是不是宁王的人很难说,眼下唯一的办法便是……”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终是求不得终是求不得楚楚楚白泽啊|古言佛说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阴炽盛。起初她对比不以为然,总觉得人生一世,总该是有些酸甜苦辣才算圆满。可当她来到这个世界,才发现,求不得,真真是人生大苦
  • 陌若华尘陌若华尘一只会飞的猪儿|古言三千世界,宿命的轮回,前世的种种因果,皆以再次回轮。繁华,权力,多少次的更迭,终是在一片喧嚣中尘埃落定。曾经的一切也终究是变成了沉重的回忆……
  • 叶落秋窗叶落秋窗蘧蕙|古言回首两世,顾子深悔了。。。 三世情仇,渣男反悔?程雨潇该如何抉择?
  • 连翘奋斗记连翘奋斗记嗑瓜子的虫子|古言连翘本是个得过且过之人,但在经历如蝼蚁般无奈的生活后,她决定放弃米虫生活,奋发图强。
  • 冷情霸主的高中生娘子冷情霸主的高中生娘子阮小泽|古言人家穿梭到古代都成了救世主,为什么她被这本怪书给送到清朝却变成代罪羔羊呢?打从她清醒过来,每个看到她的人都像巴不得将她侵猪笼,拜托,她叫古柔柔,是来自未来的女高中生,才不是那个婚后继续偷汉子的魏香吟。甚至他还骂他花样多,真的是够了,要不是虎落平阳被,她用得着留下了受这种鸟气吗?
  • 霸宠替身妖夫霸宠替身妖夫青枭九爷|古言她宠他入骨。他爱她入魂。一个是尊贵的王爷。一个是庶出的少爷。当绝代军火女王重生异世遇见了他,从开始的好奇到深交在到入骨的深情。是缘分,也是注定。他说:“我不会爱你。”她说:“没关系,我爱你就行了。”他问:“你为什么要娶我?”她答:“看你顺眼。”被欺负时她护着他,欺负别人时她帮着他。她说:“我青域臣生生世世只有一夫,他名君墨池。”他说:“阿臣,你许我生生世世,我许你永生永世深情相随。”
  • 侯女之恩仇侯女之恩仇青红橘子|古言秦仙儿从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本以为这一生就此安生如意,没成想秦家一夜灭门,无一活口。 再睁眼时,她重生成了宣平侯府最不受宠的嫡女,卫稚。 背负着报仇使命的她,一直暗地调查着秦府灭门的真相,伺机复仇......
  • 穿越之女王我想拜在你裙下穿越之女王我想拜在你裙下欣然起雾|古言作为一个杀手。她不能拥有亲情爱情可她却收获了这世上最珍贵的友情。作为一个废柴嫡女他无法收获亲情可却收获了这世上独一无二的爱情。-^ω^且看他如何逆转乾坤凌驾于万人之上成为这世界独尊。让看不起他的人都去滚一边去吧。哈哈哈本大大敢保证这本绝对是np超火爆超劲爆。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了过了这村没这店了。喜欢我就戳进来吧。
  • 王爷请留心王爷请留心叶淡|古言王爷!你到底看上了我什么!!我虽然聪明,但长得丑,你就放了我吧。。。当王妃,傻瓜才去当王妃呢。本王看上的就是你的聪明。。长得丑没关系,五官还是蛮标致的,吹了蜡烛还不是人一个,而且娘子本王看你是越来越娇媚了。。。深宫中的争斗,愿你能站立不倒,助本王一臂之力
  • 祸世娘子太纯良:相公快跪下祸世娘子太纯良:相公快跪下慕羽翎云|古言“本王喜欢你,却更希望你幸福。”他如是说,“如果我有幸再能见到你,请不要同我形同陌路。”那年那月那桥头,那人那景那时风。“跟朕回去吧,朕定会宠你一生一世。”如果有谁在雪边见到小小的她,请告诉我。“如果有一天我一无所有,你还会爱我吗?”“相公在哪里,小小便也去哪里。”那年阴差阳错,造就一段姻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