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6章 回门轶事

日子悠悠,流淌似水。

转眼间,谷念姝是在一个月以后回到的谷家。

谷府上下举家夹道欢迎,府里的各房姨娘们皆列阵迎接,给足了主母王氏面子。

谷半芹站在谷安秀的前面,看着一袭锦衣玉裘的谷念姝从太子府专用的马车里走下,身姿袅袅,华裙曳地,一身的珠光宝气。

而谷念姝的妇人发髻配上精致的妆容,这才不出一个月的时光,比起她还是姑娘的时候增添了少妇的一丝成熟丰腴。

虽然妆容姿态变化较大,但是谷半芹还是细心的发现这位四姐姐的脸色似乎并未有啥变化,甚者比做姑娘的时候还要冷了些,瞧着那眉眼间倒是颇肖现在的其母王氏。

谷半芹转念一想,就知道谷念姝过的肯定不快活,眉眼之间的阴沉的瞒不过众人的眼睛,王氏面上是毫不掩饰的心疼。

王氏开口,那熟悉的娇惯语气,让一向不苟言笑,还在端资作态的谷念姝一下子就泪崩了。

谷念姝这一哭,王氏就跟着乱了,没头苍蝇一样搂着谷念姝直叫唤:“姝姐儿姝姐儿……”

这下,作为王氏左膀右臂的柳姨娘和宋姨娘自然是上去表态了,连忙上前一步,一个递手帕擦眼泪,一个搀扶着抱头痛哭的母女俩,招呼着乌泱泱的一群人进了府,总算没给建康的百姓增加点茶余饭后的谈资。

谷府里,正房大堂的会客厅里,正在上演着一场大戏。

“哎哟哎呦,姝姐儿这都是哭什么,这是怎么了,这好端端回门的哭什么呢?”柳姨娘声音洪亮,盯着抽噎的谷念姝,脸上看起来比王氏还心疼。

不知道的还以为谷念姝才是她的亲女儿,这也是柳姨娘厉害的地方,她最擅长的就是这幅能做到把别人的女儿当自己的女儿模样。

谷念姝咬着嘴唇,低声抽泣,用旁光撇了一眼柳姨娘然后继续扑回王氏怀里。

那眼神怎么说呢,冷冷的,不屑的混杂在一起。

谷念姝未搭理柳姨娘,柳姨娘也装作没看到对方复杂的一瞥,权当自己是个瞎子。

那边两人之间暗潮汹涌,宋姨娘和梅姨娘相视一眼,手里缴紧的帕子却暴露了两人满心好奇又不敢上前询问的复杂心理。

段姨娘和张姨娘更是没有上前的勇气,只有五娘谷秀娴在柳姨娘的眼神鼓励下,硬着头皮上前嘘寒问暖去了。

九娘子谷安秀作为最小的女儿,仗着没人计较她,机灵的凑在谷念姝的身旁,递上了一条手帕。

谷半芹站在人群边缘,眉眼低垂,双手拢袖,啥也不干,啥也不愁,偶尔瞥见了段姨娘投来的,充满暗示的目光,她也只当没看见,继续做个安静的人体装饰背景。

段姨娘看见谷半芹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现,是彻底无语了,她以为自己已经够木讷的了,没想到生出来的女儿简直是木头中的空心木,木头你踢踢,它还能给你滚几下,可空心木,你一踢就直接踢飞了……

谷念姝哭了半晌,就是不搭理任何人,王氏说了几句一点,谷念姝就是死咬着嘴唇不说话,安慰了半天一点效果也没有。

现在是个人都看出来了,谷念姝这是不想当着大家的面把苦楚吐出来,府里这些个姨娘的性子,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

王氏也不想当着大家的面做小人,怎么说大家都是来关心谷念姝的,不好赶人,于是便只拉着女儿往内间走去。

王氏走到一半,突然想起来宋姨娘的三姐儿是出嫁了的,比起自己应该更有经验,于是回转身来招呼宋姨娘跟上,其他人就只能继续留在大堂里面面相觑。

一旁的柳姨娘挪动着屁股想要跟上去,结果被王氏瞪了一眼,又乖乖落了回去,见没有自己的份,柳姨娘郁闷的坐在一边,想着自己是不是哪儿做错了……

谷半芹看着王氏三人进了里间,想了一会儿对王氏的做法有了猜测。

王氏有心替谷念姝隐瞒情况,可是她一时间脑子混乱,选错了人,她只想到宋姨娘嫁过女儿,有这方面的经验,却忽略了宋姨娘是个管不住嘴的话痨精,任何隐私的事情到了宋姨娘嘴里,那都是可以和人唠嗑的八卦。

谷半芹心中替王氏唉呼:妈呀,这下瞒不住了……

三人在里间里聊了一个上午,谷念姝出来之后,脸色好了许多,看来这场心里治疗还是有效果的。

纾解了心结之后,谷念姝果断走了,王氏看天色也不早了,挥挥手让大家散了。

各位姨娘也不含糊,呜啦啦一下作鸟兽散。

还没等到天黑,从宋姨娘的院子里就传出了谷念姝的八卦来。

翠微院里,段姨娘听着屋檐下的洒扫丫鬟说道:她大娘的侄子的姐姐的哥哥的相好在宋姨娘的院子里做二等丫鬟……

听了一通后,段姨娘用自己颇高的宅斗水平剔除了一些听着就不靠谱的消息后,还原了中心思想。

了解了事情经过之后,段姨娘原本是想瞒着谷半芹的,可是段姨娘一转头,就看了站在身后,鬼鬼祟祟的谷半芹。

段姨娘吓了一跳,当即掩饰喝道:“一个姑娘家,鬼鬼祟祟的像什么样子!”

谷半芹丝毫不慌,反击道:“姨娘,我都站这半天了,是你自己只顾偷听小娟说话,没注意到我,好吧。”

段姨娘讪讪的笑,头疼,得,这下想瞒也没机会了。

谷半芹嘿嘿一笑,从头听到尾的她自然知道也明白了段姨娘为什么想瞒她,因为这这个故事的本质。

怎么说呢,有点……颜色?

为什么呢?

因为根据中心思想,谷念姝回来向王氏反映了一个事,这事那怕到了现代,也是大多数家长都羞于启齿的两性话题,也就是所谓的房中事。

谷半芹身为一个没出阁的小姑娘,这种事情段姨娘当然不希望她知道了。

但段姨娘明显是想多了,现在谷半芹不仅知道了,还知道得详细的不能再详细。

同类热门
  • 穷贱无下限:贫女逆袭不得了穷贱无下限:贫女逆袭不得了烧鹅蘸梅子酱|古言窑子里出生、窑子里长大、窑子里工作……米梵觉得自己这一辈子除了这颗脑袋之外,最离不开的就是“窑子”这俩字儿~她从来不担心什么,因为她不知道自己的生活已经糟糕成这样了,还会有什么更不好的事。直到有一天,某人整日追着屁股后面跑:“梵梵,我们成亲吧~这整个城池是我给你的聘礼……”
  • 莽夫家的美娇娘莽夫家的美娇娘欲话生平|古言家有娇妻,如珍如宝。爱之宠之,疼之惜之。月娘觉得自己真是苦命,山盟海誓的竹马娶了自己的嫡姐,自己的父亲要把她送给七十多岁的高官做续弦,她好不容易逃出来还被迫跳了河,捡她回来的是个乡野村夫,不仅长得像块石头那么硬,性子也硬得很!
  • 世族赋之兰寮往事世族赋之兰寮往事夏心不语|古言三年相守,七年相斗,江湖之远,庙堂之高,这天下,是他予她的红妆,还是她赠他的诀别?三年前,他和她是人人羡煞的伉俪情深,三年后,他是人人畏惧的摄政王,她是江南世家的族长。权势,天下,家族,亲情,爱情,他和她的选择,左右的是他们的人生还是这天下的聚散?七年后的他们得到的和失去的是否无悔?大陈王朝历史上最风雨飘零的十年,后世史书上最讳莫如深的一段岁月埋葬的他和她的故事。
  • 逃妃江若尘逃妃江若尘此乡多宝玉|古言江若尘穿越异世尚书府,无才无宠在后院,一朝嫁作宁王妃,本想做只无害的米虫,无奈王府恶毒的米虫太多不相容。他为她清空后院,她避他退守田园,他爱得隐忍,她避得毫无牵绊。王爷心血来潮去偷窥,不料偷窥失了心。
  • 嫡女无善:女配不炮灰嫡女无善:女配不炮灰星星光辉|古言穿越是大潮流,穿越成女配更是大潮流中的大潮流,而女配和神的虐恋是大潮流中的大潮流的大潮流。于是……冷无善被妹妹杀后,遇上黑白无常,遇上冥王,穿成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女配。可是可是,三鬼的表白,前男主之一的暗恋,魔王的死缠烂打,某黑兔的爱意……这这这,偏题了啊喂!“如果这个世道否定你,那我便与你一起否定这个世道!”“此生,你的生死与我相绊!”“以心魔起誓,即便地老天荒,即便六界覆灭,我也绝不负你!”“如果你和我的子民中必须选一个,我选我的子民,而我——留下来陪你一起生死!”(有空间,有小虐,有灵宠,有灵草,有背景,有无男主未知,是否np未知。。。此文原名《嫡女无善》
  • 女医和亲记女医和亲记单变双|古言产科医生安梓雅意外穿越到古代,成为燕国公主沐宛言。穿越第一天,她就得知自己要出嫁和亲,对象竟还是邻国那个最不受宠的废柴王爷墨王?无奈之下,沐宛言只得走上了自力更生的王妃之路。只是她没有想到,最大的拦路虎,不是别人,正是自家那位扮猪吃老虎的夫君……墨王:宛言,不如重新认识一下本王?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书穿之恶毒女配生存记书穿之恶毒女配生存记泠容容|古言柳乔不想穿越啊!可是老天偏偏就让她穿越了!穿越就罢了,也不要穿成一个乞丐吧!就算是穿成乞丐,也不要让她当劳什子恶毒女配啊! 她干不来!柳乔欲哭无泪。 没错,柳乔穿越了,穿成一个恶毒女配,专门和女主作对的那种,下场奇惨,家破人亡不说,还被发配到边疆充当军妓! 她只是一个死宅女,而女主据说是特工出身,她可不想和女主正面冲突啊,如果可以,她还想抱紧女主大腿呢!(某人:干啥抱别人大腿,我这不就是有现成的!) 片段一: 破房子中,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正想对他们身下的少年行不轨之事。 柳乔看清了少年的样子,真真是姿容绝色,眉宇间便可窥见他长大后的倾城之色。 少年眼中写满了怨毒,他看到了一旁的柳乔,羞愤一扫而过,转眼间又是我见犹怜。 救我! 少年明明没有开口,柳乔却感觉到了他在向自己求救。 从几个男人手中救出了少年,少年非但不感激,还想恩将仇报,对她拔刀相向! 柳乔已经知道了少年是谁!阴险又恶毒的炮灰男配白连华! 人如其名,真是好大一朵白莲花! 片段二: “我不喜欢她!不想见到她!”女主独孤嫣窝在黑衣男子的怀里,撇着嘴指着柳乔道。 黑衣男子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嫣儿不喜欢,我让她出谷便是。” 女主一句话决定了柳乔的命运,她被赶出了她生存了三年的无人谷。 柳乔背着包袱上路,不想女主半路杀出,夺了她的包袱。 “这是谷里的东西,你不许带走!” 好好好,给你罢!柳乔决定不跟女主计较,还送了她一个大大笑脸。 柳乔暗中鄙视自己,真窝囊!可谁让人家是女主呢! 女主一个不高兴就可以咔擦了自己,柳乔清楚她不是女主的对手。 多年后,柳乔不计前嫌救了女主,女主却给了她一巴掌! 柳乔无语望天,为什么她就专门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呢! PS:本文不虐女主,女主自私自利,花痴无度,时而冷酷无情,时而大发善心,堪称矛盾综合体!总之女主不是善茬!千万不要被她外表给骗了!
  • 一捧黄土映流年一捧黄土映流年涂小妖|古言传言,北秦女帝杀人如麻、暴虐乖戾。以至于百姓们苦不堪言。后来,一人率领百万兵将揭竿而起,斩杀暴君,登基为帝……--若非黄土白骨,我护你百岁无忧。染了一身的血,沾了一身的孽,只为完成他的愿——只要你想要,我定要为你铺就一条畅然无阻的道路,替你斩杀一切阻挡你前进的人,哪怕…那个人是我自己……--无人知道,那壮丽的锦绣山河,究竟埋藏了多少铮铮铁骨,葬送了多少儿女真情……
  • 懿珂唐懿珂唐懿天|古言元气女意外穿越,逗比少将执着守护,腹黑皇帝横刀夺爱,跨空之恋又能否称心如意……
  • 二十四桥落叶蕊二十四桥落叶蕊烨右公子|古言人生会过多少桥……一桥一人生……一桥一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