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0章 好狗边上飘

看着仍然面无表情的秦征,赵珀收起了眼泪,跟冰山脸尬戏果然是一个愚蠢的主意。

“秦征啊,你的才华太出众了,君上点名要你,我哪肯啊,我当时就跟君上说,这可不行,您挑谁都行,就是秦征不行,秦征是我军中的顶梁柱,我军要是没了他,军队就会散成一团沙,我的心也会碎掉的!”

好像有点演过头了,他抬眼看向秦征。

秦征眼睛微微有些抽动,一副吃了苍蝇的表情。

赵珀有些疑惑,这是个什么表情,感动?难过?不舍?也不太像啊,思考了半晌,他终于看出来,这家伙是在笑啊。

这副吃了苍蝇的表情,赵珀有点忍不住了,原本还在流泪的面部绷不住了,结果原本真诚的不舍,就变成了边笑边哭的模样。

秦征看见他滑稽的表情,脸上表情更丰富了,像是吃了一把苍蝇,想吐又吐不出来,脸憋得通红。

赵珀一看,笑得更欢了。

两人突然这么自娱自乐地笑。起来,却是把周围的士兵们吓得不轻,特别是看到秦征,士兵们倒吸了一口冷气。

“谁去给这两个人请个郎中?”

秦征注意到身边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轻咳了两声,很快控制住了自己的表情,就只剩赵珀一个人也笑不起来了,两人又回归了正题。

赵珀先开口说:“总之就是,我一万个舍不得你,但考虑到你跟着君上肯定对你的前途有好处,于是我就只能忍痛割爱,把你让给君上了,但你一定要是相信我对于你的离开真的很痛心很痛心!”

人群里突然有人起哄道:“什么,以后都看不到赵都统和秦征一起看朝阳看夕阳看星星的场景了吗?”

很快有人附和道:“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赵珀一边痛心疾首,一边将让人早就打包好的行李递给了秦征。

“君上,我把人带来了!”赵珀异常的兴奋,比发军饷的时候还要兴奋。

云鹤正在房间里写着几个大字,赵珀走近看字。

“好狗边上飘?”

云鹤练字的闲情雅致瞬间被赵珀扫得一干二净。

“你给我边上飘去!”

赵珀不服气:“你写的字还不许人念?”

云鹤安慰自己:我不能生气,我跟一个傻子生什么气!

做了自我疏导,云鹤耐着性子解释:“你倒过来看试试?”

赵珀乖乖得照做了:“飘上边狗好”

云鹤露出好看的假笑:“风景这边独好。”

云鹤赶紧把字一收,不给赵珀再糟蹋这幅字的机会。

“人带来了?”

赵珀终于想起自己的正事,忙点头:“带来了,带来了,秦征进来吧。”

秦征闻声走进来,面色白净,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眉峰似剑,气质如冰。

秦征俯身行礼:“秦征见过君上。”

语气强硬,没有一点多余的情感。

云鹤看向赵珀,心里想:“果然是个不爱说话又冷冰冰的人。”

赵珀不着痕迹地冲他竖了一个大拇指,露出一个看吧,我是不会坑你的表情。

云鹤收回视线:“你就是秦征吧,听说你是赵都统手里的一员大将。”

“不敢。”秦征面色丝毫不改。

云鹤突然有种接不下去的感觉,只能尬笑几声:“你在赵珀军中任何职?”

云鹤对秦征的第一印象很好。他有一种感觉,这个秦征和赵珀是一定是完全相反的两种人。

他觉得秦征应该是一个话少,事却做得多的人。

“在下如今任职赵都统军队的参将。”秦征抱拳行礼,回答道。

“参将啊,看来赵珀确实是很看重你的。”云鹤对秦征很是满意,心下想:“难不成这赵珀真的是为了自己好?”云鹤又不放心地上下打量了秦征一边,不由得称赞,这人长得真是俊秀极了,就是什么都不做,放在身边也养眼的很。

“你放心,在我这绝对不比在赵珀那里差。”云鹤单手托腮思考了一阵,而后脸上露出好看的笑容,十分有亲和力。不管是什么人看到,都会觉得这是个温文尔雅的翩翩公子,对他印象极好。

深知云鹤是什么货色的赵珀不满地轻哼一声,暗叫这也太不公平了!自己怎得就没生出一副可以伪装自己的好皮囊?

云鹤走到秦征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就到我的军营里任职副将吧。”

秦征却是往后退了一步,躲开了云鹤的手:“在下无功不能晋升。”

云鹤收回悬在空中的手,微微一愣,很快又变得开心极了,不慕名利,难得的可贵的品质呀!

“好!就冲这句话,你的副将是做定了。”

秦征见云鹤态度强硬,一双寒气逼人的眸子顶着云鹤看了好久,才半

跪行李:“绝不辜负君上的信任。”说完就摆出了一副生人勿进的架势。云鹤对新收的这员大将满意极了,发现秦征脸上不耐烦的表情,不仅不生气,还特别体贴的叫来门口的士兵,让他带着秦征下去熟悉熟悉军队。

等秦征离开,云鹤僵着的那副儒雅做派转眼都消失不见,他往椅子上一坐,紧接着翘起了二郎腿,随便拿起桌子上的一本书吗,盖在了脸上,呼呼睡去。好像完全看不见依旧待在屋子里的赵珀。

赵珀也不觉得尴尬,他早就习惯了。他四处看了看,对云鹤的屋子嫌弃极了最后把目光锁定在云鹤坐得椅子上,心里嘀咕着:“看这椅子应该是金丝楠木的,整个屋里唯一值钱的物件了。”

他很自然地把云鹤从椅子上推了下来,扛起椅子一溜烟跑没了影。

摔得屁股开花的云鹤想骂人,但人已经跑得连背影都看不见了,他一时间也不知道冲着什么骂了,索性就懒得骂了。他拿起笔,从一个类似账簿似的本子上记下:赵都统抢走本君私物金丝楠木椅一张,从赵都统军队的军费中扣除。记完,他正要把账簿放好,正巧看到了自己在二人来之前写得几个大字 “风景这边独好”

云鹤计上心头,立即叫来一个士兵,把这幅字交给了他:“把这幅字送到赵都统手上,让他挂在最显眼的位置吗,再告诉他,违背君意,就让他回家种地。”

士兵照做后就离开了,只剩下赵珀拿着那张被自己嫌弃的字。

他左瞧瞧,右看看,怎么看都是“好狗边上飘”他们家小神君整人的方法还真是越来越损了,不就是抢了他个板凳嘛,云鹤立即扣了他们军队的军饷,搞得他手下的士兵因为过不下去贫苦的日子都要发动兵变了。

没想到还有更过分的,这张字,实在是太丑了,实在是不想挂,但小神君也说了,不挂就回家种田,在他的印象中,小神君可不是说话不算话的人。

没办法了,只能挂上了。一想到秦征已经到了云鹤那边了,赵珀立马觉得这点小委屈根本算不上什么了。

十几日之后,云鹤一举攻入盛京,重新掌控神族,他的第一件事看似是派兵部尚书李迎到边境劝秦翊双投降,实际上,把秦征调走在云鹤心里才是最重要滴。

原来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赵珀突然对自己这么好,打从秦征来的第二天,云鹤终于明白了,明白得透彻极了,他悔的肠子都青了。

秦征倒也没让赵珀失望,云鹤绝对怕了他了。

“大爷,您行行好吧,我发誓,我绝对不跑了,我就想方便一下。”李迎脸色很是不好。

秦征看着他的脸,感觉他确实不像是在说谎啊,但是去草丛里方便,这也太费事了吧,本来就已经晚了多日了,眼尖目的地就在前方了,秦征是一刻也等不了了。他离开云鹤这么久,很是担心云鹤会不会像以前那样老是偷懒。

秦征冷不丁地瞪了李迎一眼,李迎猛然一个激灵。

“大爷,您要再不放开我,我就要尿裤子了!”

秦征的眼睛豁然一亮,尿裤子是个好办法,节省时间。这么想着,秦征抓着李迎衣领的手不仅没有松开,反而更紧了些。

李迎不知道这大爷到底在想些什么,感觉到自己的衣领又紧了紧,心下一凉,这大爷肯定是看透了自己想要拖延时间,这招不管用了啊,好吧,只能认命了,进了这城门,是生是死就全靠自己的命数了。

秦征看着突然变得斗志昂扬的李迎,疑惑地开口问道:“你不方便了?”

“嗯?”李迎听见瞬间疑惑了,这大爷没看透自己拖延时间的把戏,那他是什么意思?

高冷的人就这点不好,跟他们交流还需要靠自己脑补的。

李迎想到了什么,忽然一愣,这大爷是想让自己尿裤子!李迎心里更加明确了这大爷惹不起惹不起的信念。

他灿灿一笑:“我憋回去了,时间紧,任务重,哪能为这种小事浪费时间”

秦征不知道这家伙葫芦里卖得什么药,他也不管,他的目的就是赶紧完成任务,然后回去看好他的小神君。

然而刚进城两人就傻了眼,偌大的军营只剩下几顶破破烂烂的帐篷和已经冷掉的篝火堆。显然,秦翊双的大军已经离开了边境。

李迎搞清楚状况以后心里简直了,感觉幸运之神一直笼罩着自己。

秦征眼底微抽,他没想过会是这种情况,也没有过旨意告诉自己这样的情况下该怎么办。

秦征是一个天生的军人,比起动脑,他更喜欢服从命令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古韵古韵殇田|古言一山一林一故人,一城一阁一梦影,隔距万里却因梦而识,而知,而爱,而恨,而悲,而忧,而又相隔万里,等待下一个藤花满树,竹林满山。
  • 江湖,江湖,我来了江湖,江湖,我来了红梅雪殇|古言“江湖!江湖!我来了!”忽悠了娘,骗了爹的宝剑,背着包袱吃着娘准备的点心严言自以为摆脱了家里安派的未婚夫候选人而兴奋地离开了家。却不知精明的娘,腹黑的爹早就把有些事安排好了!
  • 我和我的连锁店我和我的连锁店颜简曦|古言我,李晔,一名普通的高三学生,一次偶然的经历让我穿越回唐朝,从此我开始了在民间的创业道路。
  • 穿越末世之女配当自强穿越末世之女配当自强人若如初|古言身为古武世家的大小姐,萧晴一夜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某篇末世文的同名女配身上。好在,她的穿越福利很好,神奇的空间,让她在末世混得风生水起。在满是怪物和超人的世界里,萧晴一路升级,打怪。各种类型美男如期而至,可惜,末世里什么都没有,就美男多,萧晴翻着白眼,挥挥衣袖,只带走一个美男。总之,这就是一个原本很悲催的女配,因为另外一个强大的灵魂入驻,而改变了自身,也改变了很多人命运的故事。
  • 鹿晗之穿越也爱你鹿晗之穿越也爱你心悦泸溪|古言我不是被车撞死了吗?我怎么会在这里?还有穿奇装异服的小丫鬟来伺候我?什么?鹿晗也穿越过来了?是在我排名之上冥域的宫主?什么,他要见我?
  • 浮生话秋凉浮生话秋凉江南无江|古言江湖与朝堂间风起云涌,红墙边的姑娘将青春埋葬,阳光照不进金銮大殿,藏着谁的半生,夕阳下玉佩玎琅声,唱着谁的过往,在走出宫墙,阳光也不再年少,望不见浅笑的少年,江湖二字又如何书写?
  • 神秘山里汉,甜宠小农妻神秘山里汉,甜宠小农妻米椒爱公鸡|古言穿进书中,不仅身在农家,家徒四壁,还成了书中的恶毒女配。 相公不爱,儿子不亲,极品亲戚一大堆,一不小心成炮灰,怎么破? 云惜表示,我是恶毒女配我怕谁? 踩极品,握财富。 什么? 女主找来了? 什么? 男人要跟人跑了? 云惜看了一眼身边替她揉腿的男人,笑了……
  • 女娲传人之冰霜女娲传人之冰霜冰棱霜儿|古言传说在女娲神期,有一些人的法力与女娲的神力相同,她们就是女娲传人,拥有和女娲样神力,有位传人,神力无限,又貌美如花,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她就是冰霜,冰棱之国二公主,女娲五弟子,高洁,但冷如寒冰,对他人冷酷不比,但有俩位神仙,能让她千年一笑,一位是爱之帝国公主——白露,可爱单纯,她是冰霜的好知己,也是闺蜜,还有一位是雷霆轩的二少主——雷光,它拥有开天辟地的能力,非常挚爱冰霜,他是霸道高冷型,对待他人也是冷酷无比,他是白露的师兄。
  • 墨染相思录墨染相思录染墨成诗|古言当王朝从兴盛走向衰败,江河日下,大厦将倾,何处才是安身之所? 这世上所有的邂逅,都是命定的缘分。 清风入梦来,墨染相思录。 相思河畔,姻缘树下,他圆圆的脸上长着两只水灵灵的大眼睛,他看到我似乎很是惊喜,眼睛又瞪大了一些。 这真的是我见过最明亮的眼睛,比相思河里的水还要清澈。 …… 我是一只相思鸟,可是,我大概还没有相思过。 我只是遇到一个人,想要长长久久的陪着他 看他提笔作画,伴他泛舟江上 直到我神魂消散,化作尘土
  • 剑殇问灵剑殇问灵冰晶竹|古言为了修炼成为一把绝世神剑,剑灵决定在世间经历磨难,然后磨难结束,成为一把绝世神剑似乎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