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章 族比

房门被人推开,走在前面的,是一袭藏青色锦袍的老者,老者步履沉稳,呼吸悠久,一看就知修为不弱,一头白发打理得相当整洁,双眼填塞了森严,好像可以洞悉一切,身子虽不是特别魁伟,但却带给人一种压制感。

老者不是他人,便是苏冉夏的爷爷,苏家现任家主,苏天霸。

在老者的背后随着两名中年男子,左边一人身着黑色锦袍,面无表情,看起来颇为冷峻,乃是苏冉夏的大伯,夜天麒,右侧一人身着淡青色锦袍,头戴玉冠,嘴脸含笑,颇为谦逊,乃是苏冉夏的二伯,苏浩峰。

至于跟从三人而来的婢女仆众则自发的留在了门外,并且在三人进入后,将门关好。

苏天霸看到床上半坐着的苏冉夏,神态有些慷慨,一个箭步冲到苏冉夏的眼前,双手扶住苏冉夏的肩膀,谨严的脸上露出丝丝心疼,看着苏冉夏,有些指责地讲话:“冉儿,你身子尚未好,不可能随意乱动。”

虽是指责的话语,但却难掩其中的关心,让苏冉夏险些落泪,她晓得,这并不是她情愫,而是身子原主人的情愫,但是,虽说同情原主人的经历,她或是不稀饭这种被人搅扰的感觉。

“爷爷,我没事。”稚嫩的嗓音由于长时间未曾说话而有些沙哑,苏冉夏低落着眼帘,淡淡地说。

“你这丫头,受了那麽重的伤,怎么会没事?这两天你哪也别去了,就在房子里好好修养。”苏天霸仍然面色严峻的呵斥,语言中尽显对苏冉夏的关心,“至于你被紫家那丫头打伤之事,你安心便是,爷爷会为你讨回一个公道,这一次,紫家如果是不给个满意的回复,我苏家说不得也要跟紫家好好谈判一番了。”

苏天霸说着,身上的气焰就是一变,从一个慈祥的老人顷刻造成了一个闻风而动的家主,珍视的眼神更是犀利得不得了。

“对,此事毫不能就此揭过,紫家的女儿敢如此对我们冉儿,一定要让他们给一个说法。”夜天麒也在这时讲话,冷峻的脸上尽是肃杀,看向苏冉夏的眼底却是带着点点柔情。

苏浩峰虽未讲话,但从他那泛着寒光的眼底,就可看出他的意图与苏天霸和夜天麒无异。

苏冉夏抬头,将三人的神采一览无余,心下似有一道暖流流过,此时她竟有些倾慕这具身子的原主人,由于这几人,是真心心疼这具身子的原主人,否则,就不会说出如此不明智的话。

“爷爷,说法是一定要讨得,但是,此事不宜过激,紫家和岑家本就跟我苏家很不对付,如果是由于此事与紫家闹翻,到时候紫家联合岑家,对我苏家会很晦气。”苏冉夏看着苏天霸三人,关于三人脸上那惊奇的表情似如果未闻,只是淡定地将意图表白出来,她不是身子的原主人,不会再像过去那般软弱,她已经答应过要保护好苏家人,自然不能由于她的事儿让苏家堕入不妙的处境。

苏天霸三人一脸惊奇地看着苏冉夏,怎么也没想到她竟说出如此一番话来,这不得不让他们惊奇,真相苏冉夏的性质如何,他们或是很肃清的,连续以来三人都还为她的性质费心,没想到她此次遭了紫越一顿打,倒是转性了?

当然,三人是不会想到这具身子的主人此时已经换了人,只以为苏冉夏是被紫越给打醒了。

如此一想,三人的眼光中都染上了淡淡的欣喜,虽说苏冉夏此时仍然不能修炼,但她的性质能变了,关于她来说,也是好事儿,他们自然欣喜。

“爷爷的冉儿可算长大了,冉儿安心便是,这点分寸爷爷或是有的,但是这一次他紫家说什麽都要放一放血,否则我们苏家也不会善罢甘休的。”苏天霸摸了摸苏冉夏的头发,最欣喜,但提到苏家的时候,眼底或是不由得泛出寒光。

夜天麒和苏浩峰两人亦是一般,他们苏家人都是护短的,过去那些可以说是孩子们的小打小闹,但此次却差别,此次冉儿险些丧命,他们心头的肝火岂是可以容易停下的?

“冉儿晓得,但冉儿或是想爷爷以我们苏家为重,至于冉儿的仇,总有一天,冉儿会自己报的。”苏冉夏低着头,因此苏天霸几人并没有看到她说这话时,眼底翻滚着如何的杀意。

苏天霸几人听闻却并未放在心上,不是他们不信任苏冉夏,而是他们都肃清苏冉夏的身子状态,无法修炼又生成体弱的她,如何可以跟被誉为紫家第二天才的紫越比拟?但苏冉夏能有如此的锐意,他们或是很高兴的,只是,苏冉夏的仇,或是要他们来报。

苏冉夏也并不希望让他们信赖,总有一天,她会用动作像他们证明,而且,那一天,不会远!

苏天霸又叮嘱了苏冉夏几句,而后夜天麒和苏浩峰也划分叮嘱了苏冉夏让她好好修养,又让苏冉夏服下治疗的丹药后,三人才接踵离开,让婢女守在门外,利就奉养苏冉夏,房间里就剩下苏冉夏一人。

苏冉夏在床上躺了一会,感觉身子好了许多后,就思索了起来。

她此时已经不是丹皇苏冉夏,而是苏家五小姐,苏冉夏,她的处境并不是特别好,先不说本身的问题,便是苏家的处境,也是不好的,由于苏家并不是外乡权势,是当初功力丰富的苏天霸独自打拼起来的苏家,因此连续都比较受紫家和岑家的排击,过去还好一些,苏天霸功力丰富,两家的人并不敢做些什麽,但此时两家的家主修为已经快赶上苏天霸,因此苏家的处境也就变得愈加不妙。

再有三个多月,就是大摩城十年一次的族比,大摩城的三朋友们属会以此来判定大摩城十年的所有优惠权的归属,如果是有一家属的人在组比上可以成为第一位,就是可以享用来日十年内大摩城里的各种优惠政策,例如税收的优惠,例如在商会采购东西时的优惠等等,总之获得这项优惠权,对家属全部是很有利的。

只是可以列入族比的,都是族中的年轻子弟,年龄在十二岁到二十岁之间的,都可以列入族比,上一届族比苏家由于没有合适的人选而放弃了列入族比,是岑家赢了冠军。

她记得身子的原主人在被殴打致死前,已经是被紫越强制着答应列入三个月后的族比,也因此本不应该就这么死去的身子的原主人丧失求生意志,才会被打死,让她的魂魄有机可趁。

如果是她猜测的不错的话,紫越之因此让她列入族比,是由于族比有规矩,如果是在族比中被人杀死,其家人并不能穷究对方的义务,因此,紫越让她答应列入族比,全部是居心不良。

看苏家人的神志,好像还不太清楚她答应列入族比的事儿,可能是清楚只是并没有说出来而已。

不管如何,三个多月后的族比,她必需列入,这也是她的一次机会,洗刷废料之名的机会。

因此,此次族比,她一定不可以错过!

但这全部,都有一个前提,那便是,她,可以修炼,她可没有忘掉她的身子是不能修炼的,因此,她计划先审视一下身子,看看究竟是何处有问题,她也好有的放矢。

她此时虽无法修炼,但灵识却已经到达了极峰,自然不妨碍她查看身子的状态。

她闭上眼睛,变更灵识探进身子里面,对这具身子举行细致地查看。

同类热门
  • 王爷太妖孽妃太调皮王爷太妖孽妃太调皮娴淑|古言“王爷,瞧,看我多美。”衣服下那洁白的腿一点一点地露出来,“妈的,贱女人敢勾引王爷,看我的麻辣拍逼掌。”某女丝毫不Hid收敛,“王爷,你要是敢霍乱后宫,本姑奶奶代表嫦娥收了你这个妖孽。”某男气的直跳脚,但是心却温柔地快要滴出水来。“呜呜,王爷,你欺负我,我,我,我要改嫁。”某男扬言谁敢收了他的王妃,他让人把他变成太监。—————————“爱妃,你永远是本王最爱的人,记得,记得阿,千万不要使用你的独门神掌麻辣拍逼掌阿,不然爱妃你的性福看汽油阿。”哇——————————一声狼嚎响起。
  • 鬼帝神妃:腹黑三小姐鬼帝神妃:腹黑三小姐洛翎三千|古言作为一个吃货加逗逼加杀手,本小姐表示,什么都应付的过来,管你是什么鬼,敢拦本姑娘的路,我叫你有来无回,可是,为什么这个无赖怎么赶都赶不走啊!某无赖表示:“把我赶走了,谁陪你吃?陪你睡?”某女哭丧着脸,扶腰。真的不需要啊!
  • 这个反派长得是我的菜这个反派长得是我的菜星河在做梦.|古言“夜晚的雷声很大,我写的小说也完结了。” ? 因为小说烂尾了,导致被读者骂的狗血淋头。 在那个夜晚我穿进了自己的书,结果竟然被年幼的反派抓走了?(不不不明明是你抓反派!) 别杀我!我是你亲妈啊!! ★ ☆ “我在夜晚遇见你” “也将在夜晚离开你” - ☆ 这一次我绝不放你走 ☆ 最后在未来的某一天 会有属于我们的故事吗? 【玄幻】【无存稿】【言情】 (内容中含有大量伏笔!)
  • 嫡谋江山为聘嫡谋江山为聘祯曦|古言五载谋划,十年征战,狡兔未死,走狗谋烹。 林薇儿重活一世,欠她的百倍奉还,可她欠人家的该怎么办?愁啊。 太子曰,以身相许吧,有我在,谁也别想伤你一分一毫。 太子妃身怀六甲,太子愁的白头蹭蹭涨,小账本上满满记着黑账,小子,等你出来爹好好‘疼’你!
  • 我的财迷小田妻我的财迷小田妻书音倾倾|古言大一新生何小茉因为突如其来的末世穿越古代,成了大丰村何家的小农女,前有恶毒奶奶势利伯母,后有残疾爹爹柔弱娘亲,且看她手握空间卖烤串,走出绣锦人生!只是偶然救起的病书生实际上会武功,进可撩人退可宠妻,赖上她就不撒手,于清贫中相识,他却许她百里红妆……再后来……马车停在她烤串的摊位前,众人跪下高呼:“皇后娘娘千岁无忧!”
  • 傲娇王妃:摄政王爷要点脸傲娇王妃:摄政王爷要点脸兮梓潼.梵|古言他,是万人之上的摄政王! 她,是丞相的嫡女! 他,高冷至极,唯独对王妃宠入骨! 她,沉着冷静,唯独在王爷前似孩童! “不好了!王爷!王妃把四公主打了!”有人通报道。 谁知摄政王连头都不抬一下,直接说:“让她打!旁人不得阻拦!” “不好了!王爷!王妃把苏王府拆了!”又有人说。 “带帮人陪着王妃一起拆!” “不好了!王爷!王妃与司徒公子离京了!” 这摄政王哪还坐的住!直接用轻功飞出王府!
  • 侠若为皇侠若为皇斯盖|古言在江湖他是侠,在庙堂他为皇。从侠客到皇者,那些他爱的和爱他的,他是得到了更多,还是失去了更多? 为侠抑或为皇,依旧等待着他的选择。
  • 全世界都想追杀我全世界都想追杀我颜霁雪|古言颜·天工弟子·半路认祖归宗·被亲哥送去联姻·公主·想想,江湖最想嫁的美男子排行榜上有名的叶小王爷的新婚妻子,全宋国最尊贵的女人之一,原本应该在公主府内吃香喝辣,却站在护国大阵前头苦逼兮兮地当社畜公务员,还是不带薪加班的那种! 说好的羡煞旁人的神仙眷侣,说好的衣来张口饭来伸手成为宋国第一软饭女孩,说好的955工作制周末双休14薪;统统没有! 叶景和!瞒着皇帝压榨一国公主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哦,我哥也知道了,那没事了。
  • 风雪惊澜风雪惊澜楷咯咯|古言一个是不受重视的闲散王爷,一个是无奈和亲的鱼目公主…风雨飘摇的乱世,是追求飞黄腾达?还是安稳求生?看雪原女子为你演绎不一样的皇家风雨。
  • 宁为候门妾宁为候门妾古颜青竹|古言宁为候门妾,不做百姓妻!安灵晰出生大将军府,上无嫡姐,下无庶妹,娘亲身为大将军唯一的宠妾,可谓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她才貌双全,心比天高,曾向天下人立誓:宁为百姓妻,不做候门妾!然死后重生到大婚当日,她毅然逃婚入王府。王爷,请收奴家做小妾吧!(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