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章 1我讨厌那个名字

【温馨提示:楔子在作品相关里,想看的可以去看看呦~】

“念羽…”林珞泽温柔的嗓音唤着司徒羽沐原来的名字。

“林珞泽,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要提那个名字,我讨厌那个没用的名字,一想到它,我就恶心,它不配得到你温柔的呼唤,它只配轻蔑的语气!以后别再这么叫我了好吗?”司徒羽沐两手撑在沙发的扶手上,注视着坐在沙发上的林珞泽,说的格外认真。

“好… 我以后不叫了 。沐羽,其实有时候我还挺怀念以前的你呢”林珞泽的声音有些低沉,但依旧温柔,他在沐羽面前总是这样,总是会保持温柔。

“呵,别开玩笑了,那个没用的女人有什么好怀念的,现在的我多好啊!至少不会被别人当做空气,我再也不会像从前那样卑微,毫无存在感了”她做出嫌弃自己以前的表情,冷冷地说着。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其实这表情是卑微的、痛苦的。

“你又在贬低自己了,既然你不喜欢曾经,那我便不提罢,我只希望你的未来能够快乐,能够……”有 我 两个字林珞泽没有说出口,因为他怕失望,她怕羽沐不会爱上他。

司徒羽沐没有再说话,只是转身坐在了林珞泽的身上。林珞泽想,司徒羽沐应该是又陷入回忆了,因为每当羽沐回忆那不堪的往事时,她的眼神就会变得黯然,这是林珞泽在和羽沐一起生活的六年中发现的。

林珞泽时常觉得这样也挺好的,他是最了解羽沐的,也是羽沐唯一的依赖,他多想羽沐就这样趴在自己的身上啊。无奈的是,明天,羽沐就要开始一场没有退路的复仇计划了。尽管不想让她去冒险,但也深深知道羽沐真的很想复仇。总之,不管怎样,他都会保护她的,他会一直做羽沐最坚强的后盾。

许久 林珞泽看了看表,“快十二点了,早点睡吧,明天还要去学校报道呢”他边说边轻轻地揉了一下司徒羽沐的头。

“好,我很期待接下来的每一天,为了让我的计划有个好的开始,今晚我们分床睡,我得好好休息下”羽沐完,在林珞泽薄薄的唇瓣上留了一记甜甜的稳,然后便起身走进了卧室。

“愿你的计划能够顺利,念羽……”林珞泽看向窗外自语着,犹如星辰般的眼眸里有种说不出的情愫。他没有注意到的是,卧室门边的沐羽正望着他的背影,很小声地说了句“谢谢你,林珞泽”

……………………………………

司徒羽沐回到卧室后就躺在了柔软的床上,本想着或许今天能够睡个好觉。可她又失眠了,这么多年来,她一直睡不安稳,每晚都会想起六年前的那些事,它们犹如恶魔般阴魂不散,无声无息地折磨着她。

六年前……

那时的她还叫慕念羽,是慕家收养的孤儿,这个名字是慕家的当家人慕向文给取的。慕向文和他的太太秦殷染有个女儿叫慕念初,比她大一个月。能够被慕家这个有钱有势的家族收养,是因为她的母亲黎思玥是慕向文爱的女人。

慕向文一直认为司徒羽沐是黎思玥和其他男人的女儿,由于他恨黎思玥的背叛,所以想着以收养的名义来把这份恨撒在司徒羽沐的身上。可是他不知道的是,黎思玥这个痴情的傻女人,为了让他不为长辈定下的婚约为难,隐瞒了很多事情,甚至不惜骗他自己爱上了别人。

司徒羽沐其实是黎思玥和慕向文的女儿,这件事是黎思玥临终前告诉司徒羽沐的,她千叮咛万嘱咐地让羽沐不要告诉慕向文,她说他已经有了妻子了,不想给他造成困扰。所以直到现在,这件事也只有司徒羽沐本人和林珞泽知道。

慕家在望江市是名门望族,但慕向文却只让羽沐住在一个小小的仓库里,里面只有床和一张旧了的凳子,坐上去的时候还好发出刺耳的响声。

每天羽沐都要做大大小小的家务,三餐不见肉, 可谓是干得比牛还累,吃得比猪还差。女主人秦殷染也不是个好惹的角色,羽沐常常遭到她的白眼好辱骂。但她都能忍,因为妈妈临终特意叮嘱过,让她以后要是到了慕家必须乖乖听话。

虽然慕家的大小姐慕念初把她当做小跟班,但一开始羽沐并不讨厌她,因为慕念初把她唤作“妹妹”,直到后来,她才开始变得越来越讨厌这个姐姐,准确来说,是恨!

司徒羽沐的每件衣服都是慕念初不要的,可毕竟是大牌,所以在外人看来,慕家待她这个养女还不错。每当慕家办家宴,羽沐也会穿着礼服,穿着慕念初穿过的礼服,也只有家宴的时候,羽沐才能收拾得还算体面,平时首饰那些的慕家从来没有给过她。家宴的羽沐能够得到短暂的“优待”,也只是因为慕家碍于面子,不想被外人说闲话罢。

但即使是这样 羽沐依然喜欢家宴,因为在那里她可以看见顾逸宸,那个如从漫画里走出来的英俊男孩,她在慕家三年里唯一的 光。那时的羽沐怎么也没想到,这束她曾经信仰的光,在六年前深深的伤害了她,顾逸宸不再是她的光了,他变了羽沐的黑洞。

………………

六年前,司徒羽沐和慕念初刚升初中,和小学一样慕念初依旧是那个走到哪里都自带光芒的耀眼公主,羽沐也继续扮演着那毫无光点的灰姑娘。

一天放学,慕念初被邀请参加同学的生日party,所以没有回家,而同样是同班同学的羽沐却没有被邀请,一直都是这样,大家每次都会自动忽略她。

晚上十点的时候,还在干家务的司徒羽沐接到了慕念初的来电,慕念初的声音带着些许醉意“念羽,我喝了点酒,你过来接我吧,我不想让爸妈知道,所以没叫王叔(慕家的司机)”。

待慕念初挂掉电话后,羽沐便披上外套前往慕念初所说的地方,天已经很黑了,而且已经入秋,晚风带着丝丝寒意,让羽沐不经打了个冷颤,心里别提有多烦躁了,为什么慕念初不能叫辆出租车呢?非得叫她过去。

司徒羽沐也是个女孩子啊,她也和普通女孩子一样,害怕黑夜,更别说现在已经那么晚了,街上的人没有白天那么多,总让人感觉不安全。

庆幸的是,慕念初报的地址距离慕家不算太远,大概过了20分钟,羽沐便找到了面色红晕的慕念初,因为喝醉了,所以慕念初站不太稳,只能坐在地上 ,在看到慕念初这幅样子的第一眼时,司徒羽沐是有些吃惊的,此时的她全然没有了昔日大小姐的形象。

慕念初看见羽沐来了,揉了揉眼睛,扶着墙,歪歪扭扭地站了起来。羽沐见状,立马上前扶住慕念初,顺势把她的手搭在自己因营养不良而有些瘦弱的肩膀上,慕念初这才得以站稳。

“姐姐,你怎么喝这么多酒”羽沐嗅到了慕念初身上的酒味。

“有几个女生……说…说我只…只是个富家小姐,什么都不…不会,恐怕连酒都没喝过,我气不过就…就赌气喝了点酒,沐沐我好难过啊,她们怎么可以这样说我”慕念初断断续续地说着,嘴里吐出的气息满带着酒气,显然不止喝了一点酒。

“姐姐,下次少喝点,大晚上的很不安全”为防止慕念初摔倒,羽沐收紧了扶着慕念初的那只手,那时的羽沐是多么善良啊。

司徒羽沐搀扶着慕念初走着。宽敞的马路上没有一个行人。

没多久,司徒羽沐隐约听到了一丝声响,好像是脚步声,出于恐惧,她不禁加快了脚步。

那人似乎看出了司徒羽沐加快的步伐,也渐渐地加快脚步。

脚步声越来越响,司徒羽沐察觉到了不对劲,心里的恐惧在不断的加剧。

突然,脚步声停止了,司徒羽沐下意识地回头。不料,眼前一昏,好像是被人打了。

接着视线越来越黑,最后她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司徒羽沐感觉身下凉凉的,似乎坐在什么液体上,鼻腔里充满着血腥味。

过了好一会,她才苏醒过来,一睁眼便看到了被扔在自己对面还未苏醒的慕念初。司徒羽沐下意识地想站起来,却发现自己和慕念初的手、脚都被绳子给捆绑住了。

仔细观察了一下四周,她发现她们现在似乎被关在一所小屋子里,这间屋子很密封,除了被锁死的门以外,只有左侧的墙壁上留着一个小窗,以她和慕念初个人的身高根本不能触碰到,更别说爬出去了, 显然情况不乐观。

因为行动不便,司徒羽沐只能一点一点地朝慕念初的方向移动,当快移到慕念初旁边时,正好,慕念初也睁开了眼睛。

慕念初焦急地张望着四周,发现所处的屋子很昏暗,地面和墙面上沾都有斑斑血迹,显然她们不是这里的第一位“客人”。慕念初不由地叫出了声,她可是慕家大小姐,养尊处优的她,被这番环境吓得不轻。

“姐姐,别叫,说不定绑架我们的人就在附近,他会被你的叫声吸引过来的。”司徒羽沐连忙制止沉浸在恐惧中只顾尖叫的慕念初。

可是已经晚了,司徒羽沐的担心很快就得到了验证。那扇已经有点生锈的铁门正在发出“吱吱”的开锁声。这时,司徒羽沐和慕念初二人都屏住了呼吸,她们不知道等待她们的将会是什么。

【作者芷梨:如发现文章有出错和不好的地方,都可以加我QQ反馈2168037790】

上一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萝莉宝贝乖乖爱萝莉宝贝乖乖爱沫恩恩|青春我只是个可怜的实习老师,误打误撞进入了英亚学院的魔鬼班。我的生活从此以后便不得安宁……同时被九个不同类型的恶魔还有一个更加腹黑的混血恶魔缠身,“实习女仆,做我女朋友吧?”某花心男对我说出了一句话,我想喷血。“乖女仆,叫声欧巴来听听?”某男不怀好意的坏笑着。“小可爱,做我女人可好?”又一恶魔邪魅的笑着靠近我。天哪!虽然他们都好帅好帅,可是该选择谁好呢?
  • 知薇请再爱我一次知薇请再爱我一次星落三千|青春二十年前顾、沈两家为世交,沈家夫人怀孕,两家相约若是个女儿两家便联姻。 她长相甜美,性格活泼又对周围的一切事物懵懵懂懂,楚楚动人。 直到有一天她遇见了一个叫简阳的男孩子,并且不知不觉间深深的被其独特的气质吸引…… 然而她的感情之路注定充满荆棘,而一个从天堂到地狱的人是否还会继续坚持初心不变?
  • 回到十七岁的三十个夜晚回到十七岁的三十个夜晚小Dune|青春一个神秘的怀表,让身为人妻的她每晚梦里都能穿越回到十七岁。 梦中青涩美好的校园,梦醒光鲜品质的生活。 一边是恋恋不忘的记忆中的那个人,一边是深情宠溺的新婚丈夫。 梦与醒,从来都不是现实与虚幻的分隔。 究竟是执着还是放下,梦醒后的她是否能真正读懂自己,最终她会如何选择自己想要的东西......
  • 为此为此常愿啊|青春[深藏不漏小仙女x高年级社会哥] a高的高一学神舒漾中考的时候没有写作文,却是以a高no.1的成绩进来的。 高三的大佬寂临川成绩一直名列前茅。 最可怕的是,当他们发现大佬和学神的关系不一般...... 比如大佬经常到学神的班里巩固物理、比如两个人一起吃饭...... 后来有一天,他俩一起打架了....... 排雷: 类似于双向救赎。 女主不是小白莲花,有时候很a,男主更a。
  • 初夏似来初夏似来白白古|青春青梅竹马的韩余、鹿瑶在初三那年后,两人逐渐远离。在命运的拉扯下,两人重归于好,走上幸福的小路……还会有其他小人物间的故事
  • 你家宝贝掉了你家宝贝掉了luvope|青春遇到他是最大的幸运,也是最大的不幸。叶莹这么描述她的第一次爱恋,之后她也多多少少谈过几次恋爱,但都没有第一次刻骨铭心。别人问起,她会说“如果我再勇敢一点,离别的时候再多看他一眼,说的话再多一点,现在可能也不会那么难过。” 甜度和虐度并存???? 希望各位的初恋都是美好而难忘的,我初遇是你,求而不得是你,共度余生只能是你。
  • 关于青春的证明题关于青春的证明题星小晞雨|青春“你个呆瓜懂不懂浪漫啊?” “怎样才能证明浪漫?” 徐萱玥沉思了一会儿。 “看你喽。” 柯宇涵推起他的黑框眼镜。 “我是正弦方加余弦方。” “嗯,始终如一。” “起初你是H2O,随后是H2O2。” “嗯,开始看似无害却让人中毒至深。” “你就像是我做简谐运动时的平衡位置。” “嗯,不管你怎么跑都得滚回我身边。” “我是你的DNA连接酶。” “嗯,想把我缝进心里不成?” 后来的我看过千重山、望过万里江、淋过漫天雪,却再也不见如你般灵动的眼眸。 于是笔记本、水杯、纸条、早餐、发香、头绳、幸运星、悄悄话、甜甜的味道和你,都曾无数次踏入我年少轻狂的睡梦中,记忆逐渐在我脑中沉淀。 我不允许自己忘记你。 所以决定把那些跌跌撞撞、步履蹒跚间而闯出来的岁月,拿起笔来记录于此——以青春之名!
  • 妖孽校花邪魅校草妖孽校花邪魅校草狮子的流氓兔|青春“校草你亲我做什么?亲就算了干嘛还抱着不放呢?”夏沫冉无语到!“我就喜欢亲你怎么了?不服咬我啊!”楚逸面带笑的说道,:来咬我啊,嘻嘻!“才不呢,你再亲我就。。。”“你就怎么样?”“我就退学离家出走!哼”:快哄我!“切我才不会哄你呢?”
  • 同学我很甜同学我很甜二人同游|青春沐澜:完了!没交作业。 汪峰学长:没事,我帮你做。 林浩:我是学霸。 究竟该选谁? 暖心少女恋爱真实故事,生活在大学校园里的年轻人如何恋爱?突破价值观
  • 再回首,青春有你再回首,青春有你香蕉红枣|青春当从前的恋人再次相遇,从前的往事渐渐浮现在眼前,可是却再也回不去了,她伤了他,他亦伤了她,这段美好而痛苦的感情该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