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0章 多艰时日空自哀

与翠菡下了马,坐在了桌旁。

“店家——来壶热茶!”翠菡呼道。

那店家正与人争吵,看到我们坐下,百忙中帮我们端了壶茶放在桌上,又拿来两个空碗。

“二位,自己动手哈!”

说完又继续去吵了。

翠菡嘟了嘴巴,为我倒了一杯茶。

我倒是觉得有趣,仔细听那两人吵架,原是那茶客觉得此处茶太贵。

“你说说你说说,爷我五年前来此喝茶,你只收一个铜板。五年后,这茶便涨成三个铜板,你说说你说说,你是在这茶里参了珍珠还是玉翠?你再说说,是王宫贵人喝了你这茶还是怎的?……”

这人说话倒是有趣。

我不禁转头瞧了一眼。只见一个灰衣的干瘪男子正伸出枯瘦的手指在空中指点。那男子看起来大概四十来岁,极瘦。一说话,脸上的皮就扯动了脖颈一起抽动。背上却背了一个四四方方的大箱子。

那男子说话声音不大,每个字却咬得极重,让人不得不留意他说话的内容。

他的手指在空中有规律的点着,并且每次都点的是同一个地方,仿佛空中有一个看不见的原点。

我轻笑回头,发觉翠菡听见这人说话,却是微一愣神,正在为自己斟茶的手立时顿在了空中。

我发现她举目望了过去,却又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继而又继续斟茶。

“可是有何不妥?”我觉察出端倪,问道。

“并无,只是方才,觉得那人说话很是熟悉,但看看又不是。”

“这世上让人感觉熟悉的人与事多了,只是有时候真希望那感觉是错的……”

我淡淡道,我只是想起,我曾在夜幽王身上,感知到了成灏的气息。

“应该是吧,就是那种融进了生命的熟悉感……”翠菡边将茶送至嘴边,一边漫不经心说着。

一阵轻风拂过,茶肆墙上挂着的油灯随风晃动,吸引的无数飞蛾循着光晕飞来。有几只胆子大些的,直冲灯火扑去,一瞬间,便被烧焦了翅膀扑扑地落在了灯座里。

我心念一动:“翠菡,那个人,不会是你父亲吧?”

“噗——”翠菡将一口茶喷了出来,“姑娘,我父亲早在我五岁时就死了,我是跟着师父长大的!”

“那她就是你师父咯!”我抹了把脸道。

“不可能,”翠菡将头摇得像拨浪鼓,“我师父身形高大,面貌虽不甚好看,但也不似他这般丑陋!”

翠菡话音尚未落地,那厢的茶客与店家已经互相推挤着过来。

“丫头,你说说你说说,是不是这么个道理?”

那茶客比店家矮了一头,力气却是不小,他用那皮包骨的胳膊肘顶住店家的胸膛,竟也很快地到了我们这桌。

见我与翠菡只是盯着并未答话。干脆拽了翠菡的手腕起来。

“你倒是说呀!”

这人倒是不见外!

“啊,啊?”翠菡似是被吓到了,只呆愣望着那人。

店家是个不善言语的,此时憋红了脸,终于插进来一句:“这也不能怪我呀,你瞅瞅这几年,宁远王不在北境,人人都说仗要打到京都来。人人自卫,这物价自然飞涨……”

“放你娘的狗屁!”那老头跳脚起来,“你们这些不良商贩、奸诈小人,当年就把爷爷我坑惨了,不是你们,爷爷我能落到现在这步田地?你们……”

我不禁皱了皱眉,这人似是个疯子!

正待言语,却见翠菡定定望着那人,目光灼灼,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那老头脾气着实暴躁,说起来便没个尽头。

突地翠菡从腰间拿出了几枚铜板,递于那店家。

“他的茶钱,我们一并付了。”

那店家见此,收下了钱,也不再多做纠缠,就进那草屋里去了。

那老头直说得唾沫横飞,这时估摸着是渴了,便直大喇喇地在我们桌前坐下,将背上那大箱子“咚”地往地上一放,自顾倒了一杯茶喝了。

他喝茶的声音极大,咝咝声不绝于耳。

我不禁试探问道:“老丈,可知那风雨山庄在何处?”

听我如此问,那人放下茶杯,不疾不徐说道:“风雨山庄嘛,我倒是知晓,就在那穿竹巷后面……”

说到此,他斜眼看了我们,又道:“不过嘛……”

翠菡凝眉道:“你可是缺钱?”

那人一听这话却是急了:“谁缺钱?你说我?啊?我是欠了人钱,若不是我欠了别人钱,也不会被逼迫至此啊……”

说罢,竟捂脸痛苦起来。

那哭声一声高似一声,一吸一呼极有节奏,居然惊飞了几只本已熟睡的林鸟。

我与翠菡面面相觑。

约莫一盏茶功夫,他终于哭得累了,伸手揩了揩鼻涕,顺便在脚底抹了,整张脸苦巴巴地皱着。

“爷我就是缺个住的地方……”他左脚搭在右腿上,双手抱住左腿膝盖,一摇一晃道。

“这个倒是好办,”我望见翠菡请求的眼神,便开口道,“我便是风雨山庄的主人,不知您可愿随我们同去?”

“好好好!”他击掌大笑起来。这笑声又惊得无数林鸟飞起。

他还嫌不够,立起身来又蹦又跳。

我自纳闷这人与翠菡是和关系,她一个玲珑美貌女子,如何与此等人相识……

忽听翠菡问道:“老丈,可否请教您尊姓大名?”

这不问还好,话音一落,那人似被定住,立在原地不动,微微翻着白眼,半晌未说话。

周遭顿然安静下来。

我与翠菡道是他不欲答话,便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我是谁——”那人突然大声叫道。

我与翠菡同时一惊。

却见那人在空中几个起落,一忽儿手掌着地,一忽儿单脚立住,一忽儿又扒着树枝荡起,嘴里不住高叫:“我是谁?我是谁?谁是我?……生我之前,我是谁?生我之后……谁是我——”

一时间群鸟乱鸣,林子里喧闹个不住。

“我他娘的到底是谁!”他已滚在水坑里,双手揪着领口,边哭边号。

我凑近翠菡,轻声问道:“你现在,可还有熟悉之感?”

翠菡一瞬不瞬地盯着那人,直愣愣地咽了口唾沫,摇了摇头。

我心里暗暗松了口气——

我就是说,人的感觉,经常是会出错的!

那人仍旧闹腾个不停,身后木门吱呀一声,一回头,但见店家的脑袋探出来。

“二位姑娘,现在天已黑了,去风雨山庄还得两个时辰,山路难行,若不嫌弃,就在寒舍住下,明晚再走吧。”

约莫他是感激我俩替他解围,是以相留。于是也便应了。

店家领我们进了一间小小空房,房间简陋却也干净。

等我和翠菡换好了衣衫,准备休息时,仍能听到那人在外抽噎:“我——是谁?谁——是我……”

此时声音渐渐低沉下去,如同野鬼哭号。又过了半个时辰声音方才渐渐不闻。

翌日,日光清朗,我与翠菡和店家道了别,却是未见那疯癫茶客,他仍在茶肆桌旁的箱子也已然不见了,我们也未做多想,便照着店家的指引往风雨山庄行去。

这一路稀稀落落可以看见零星的几个村子,凄冷荒芜,虽流水环绕,却甚少看见袅袅炊烟。远处寒鸦点点,嘶哑啼鸣。虽是晴空万里,却平白地多出些凄楚之感。

我不禁暗想,这高大高二何以为我买了如此偏僻的庄子?

行了许久,看到前面百米之遥有一处村庄,房屋整齐分列两旁,中间是光滑石板铺成一条窄路,此时正在正午日光下如波光粼粼。

我心中一喜,这想必就是穿竹巷了。

便疾策马过去,走得近了,心底却缓缓生出凉意来。

原来那条窄路两旁的房屋,多数早已成断壁残垣。

之前以为是人烟稠密,此时才发现,那些灰黑色瓦屋内,竟都是空空如也。

从那窄路行过,两旁死一般的寂静,我不知这座村庄曾发生了什么,那些人都去了哪里,只是平白地看着这些断瓦空屋,心中凄然。

背后的翠菡亦是不出声,呼吸沉重而又绵长,想必是和我一样有许多感慨吧。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一阵长笑突地从一处房屋内传出,马儿顿然一声长嘶,差点将我和翠菡从背上掀下来!

我立刻勒住马,反手拉住惊魂未定的翠菡。

但见一个灰色人影从房顶跃出,瞬间便盘腿坐在了道路中间。

深陷的眼睛,瘦如枯竹的脸和脖颈,还有那一副疯癫之相,正是昨夜茶肆那个茶客。

“你竟在此?”我与翠菡同时惊道。

“小老儿我说要带你们来风雨山庄,自是会带你们来,如何会食言!”他仍盘腿坐着,仰了头道。说话间,嘴角扯着脖子的皮肉一抽一抽的动着 。

他昨夜一直自称为“爷”,今日到了这风雨山庄之外,却变成了“小老儿”,我不由感慨,此人虽疯癫,但审时度势的功力却是不差。

“你何曾带我们来,一路可是都未曾见你!想是你昨夜一宿未眠走到这里的吧!”翠菡在身后道。

那老头一听却是急了,一蹦三尺高:“爷我何曾说过假话骗人?嗯嗯……是有那么一次骗过,但是今日,爷我是确确实实看见你们骑上马才在你们前面走的,是你们自己眼拙,未发现爷我!”

我心中大惊——

若真如这人所说,他能在我们前方飞快行走而不被我发觉,他的功力应是极高的,甚至可与夜幽王不相上下。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倾城毒术师倾城毒术师花本离|古言她,24世纪的顶尖金牌杀手,一朝穿越,成为北云国五大世家之一,沐家嫡女,沦为废材,容貌被毁,丹田被废。 跟她比心机,可以!你有胆子! 跟她比实力,行啊!不服来战! 说她没有修炼天赋?是吗?她怎么不知道? 论天赋,全系九品灵根,翻云覆雨! 绝对的实力碾压,哪些渣渣敢惹她。 她会让他们后悔来到这世上,可就是有些不怕死的前来作死,可以,她成全。
  • 陌上花开君缓归陌上花开君缓归月凉生|古言新文《摄政王毒宠:太子,滚过来》已发“你丫放开朕。”面对他对压制,她怒起反击。身下的某爷温柔一笑:“想上位?”某女:“身为女帝却被吃干抹净,心好累。”一句话,这是某女从乞丐一步登天成为女帝的成神史,也是励志把某黑心侯爷调教成妻奴的奋斗史本文又名《乞丐翻身记》《娘子要亲亲》《君侯独宠是为哪般?》《君侯毒宠:娘子,要亲亲》收藏最乖~么么
  • 倾城美人终逆天倾城美人终逆天萌璇宝儿|古言十六岁的少女苏芯儿,在帮父母买东西时竟遇到了杀手!最终,她和杀手相爱,但最后因为出车祸而穿越了?!然而她的命运会如何呢........
  • 重生之将军有喜重生之将军有喜冷昕言|古言本是一身傲骨,怎奈情字难逃,在战场上,她是杀敌无数,退百万雄师的辅国大将军,情场上,她却成了被剖腹取子,株连九族的可怜虫,若再来一次,她绝不要踏进这皇宫一步!然而重生之后,命运却像是有心作弄,圣旨一下,龙少锦为后!“为后?皇上,你会后悔的,你信吗?”龙少锦嘴角一撇,手中的传国玉玺轰然落地.....君凛夜,你当真以为我龙少锦是那般任人鱼肉?
  • 千里寻爱:女帝娘子太傲娇千里寻爱:女帝娘子太傲娇夜墨凌辰|古言本姑娘虽然住在夏家这个豪门,只可惜没命享福啊!母亲早逝,父亲转眼又找了个腰细臀圆的二老板!没办法~本小姐只能各种兼职身上揽,谁料送张报纸居然遇上了黑老大,一言不合就拿枪指,第二句话还没来得及说就听到“砰”的一声。妈呀,原来没被送到西天,反而送到了幽冥大陆。在这里,遇到了“独宠”本小姐一人的蛇王大大,还遇到和父亲包的二老板长得一模一样的蛇蝎毒妇做情敌?抢我父爱,我忍!还想抢我真爱?做梦!翻身一脚将其踩,新账旧账咱一起算!蛇王宠我,我任性!
  • 一顾思南望一顾思南望温格娅|古言一顾思南忘,再顾已倾心。 她心灰意冷的死去,又在一片孤寂中醒来。她从未信过任何人,却在不见他时辗转反侧。 罢了。 他若是在危险重重中也要护她一世无虞,那她与他一起乱了天下又如何。
  • 傅家女傅家女出门溜个弯|古言林晓一觉醒来就变成了一个古代的美妇人,奈何这美妇人命不好,死爹死娘死儿子,最后一口毒酒她也跟着死了。 再睁开眼,她成了十三岁的丞相之女。本想着就这么安逸的过下去,谁承想一次意外,她惊然发现她以为的自己,其实是另外一个人…… 重生爽文呦~
  • 奇幻9宫格奇幻9宫格三五闲客|古言周五下班回家后,我如往常一样坐在电脑前,与聊天群里的好友们闲谈,突然一道白光闪过……
  • 愿君多采撷愿君多采撷苏幂儿|古言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一男子采了几颗红豆,那身着白衣的女子甜甜笑道:“这是她种下的相思。”男子眸中闪烁着泪光,哽咽道:“是啊,她曾对我说,愿君多采撷,我如约来了……”』化身为小丫鬟,却愣是被挑去做夫人,好了好了,这么个美男子自己该安心了罢。但自己身子里又无端蹦出个人?还捣出那么多乱子,自己该怎么收啊!欠下的债自己慢慢还~只是情债该怎么还?不管了,抡起袖子。且看小女子如何闯荡这天下~!多谢《网游之红颜三国》的作者午夜漫舞帮我做的封面~~~注意:各位还在支持本书瓦很感激,但是新书冲榜期间急需推荐票,加入书架,所以,想把推荐票投给此书的亲们不如挪步投给我的新书《庶女宝鉴》吧,不胜感激!
  • 繁华尽,花颜王妃繁华尽,花颜王妃暮暮爱|古言他,绝情宫的一宫之主,他白衣飘飘,恍若仙谛,他教她上乘的武功,传她酿酒秘方,授她高深医术,却在拜入师门的第一天,告诉她,一入师门,便要忘情弃爱;可是,忽然有一天,他执着她的手,一网深情的对她说:“嫣儿,你可愿嫁给我?”在很多年以后,嫣夜来才知道,他教她武功,授她医术,都只不过是在为另外一个女子谋得生机罢了;他,是人人传颂的玉面阴王,红衣妖娆,俊美的似仙似魅。在赐婚的那一天,他抬眸,用撩人心魂的声音回绝道:“不,皇兄,臣弟已有心仪之人!”他缓缓走到跪在地上的嫣夜来面前,将她拉起,四目相对,他笑的倾国倾城,他道:“你可愿嫁本王为妻,从此恩爱一生,白头偕老?”他,一袭碧衣,一柄玉扇,放浪不羁,阳光潇洒,却独独为她驻足,他道:“阿嫣,你可愿与我一起去看这天地间最美的风景?”待到三千繁华落尽,她在人生的尽头驻足,回望这一切的一切,原来,在很久很久以前,她的命运就跟他们缠绕在一起,随着时移势迁,却缠的越来越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