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章 镜仙

余轻寒站在门口,深呼吸几下,在心里默数道。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

他尽可能地平复心态,想要一边想着其他无关的事一边将十个数快点数完,最后三个数字,他几乎是用脚抠着地才勉强没让自己一瞬间数过去。要是十秒的时间还没到就敲门,可就算坏了规矩,余轻寒知道会有怎样的后果。那是他不愿回想起来的事情。

“数完了,肯定有十秒了吧。”他抬头擦了擦汗,似乎数数是个力气活。

当他正准备敲门的时候,身后响起了一声极其轻微的“咔嚓”声。

他猛然僵住,捏成拳头准备敲门的手心里瞬间渗出滑腻的手汗。

他尽量用余光往下一瞟,立刻吓得几乎快要摔倒。

他开始胡思乱想,对着影子看,这是我的手,这是我的腿,这是我的头。

那,自己肩膀旁边这个黑乎乎的影子,是什么?

余轻寒的大脑一瞬间停止了思考,浑身瑟瑟发抖,心里的恐惧一瞬间蔓延开。他开始后悔要来参加这个神经质的游戏了。

他也后悔根本就不该将自己的事情告诉灵异社。

他从小就知道,它,或者它们,始终都在他身边。

余轻寒的父母在海外经商,除了每个月寄来生活费,他丝毫得不到与父母的半点联系,家里常年都只有他和保姆。

他的保姆是个五十来岁的慈祥大妈,叫徐平安,他把她唤做安妈。安妈是他唯一的亲人,也是他唯一可以倾诉的人。十岁那年,当他告诉安妈每晚都会有人来敲他的窗子之后,安妈只说,让他每晚睡觉都不要往窗外和卧室门外瞧。

那天晚上安妈没有回来。余轻寒小小的身子瑟缩在被子里。当他再次听到那样的敲窗声后,却突然一跃而起,一把掀开窗帘。他清清楚楚地看见,外面树枝在风的吹动下,断干咚地撞上窗户的场景。

他的心里安定下来,却也突然涌出无限的后怕。他不知道自己这一行为的勇气从何而来,甚至当时如果给自己多半秒的时间,他都不会做出这样令自己恐惧的事。

好在窗外没什么。但当他坐回床上,眼睛不经意瞟了一眼卧室门后,却陡然间全身一抖,差点就要直接哭出来。门外黑乎乎的黑暗里,站着一个人样的影子。

他立刻装作没有看到,躺下去背对着门躲在被窝里紧紧捂住了自己的嘴,不知道是汗水还是泪水打湿了他的枕头。

第二天早上,当安妈叫醒他起床时他才发现自己就以这样的姿势睡着了。安妈问他为什么眼睛红红的,他说没事只是昨晚揉了。

余轻寒问安妈为什么昨晚没有回来,安妈叹了一口气,摸摸他的头,说有事。

那天晚上,安妈早早地端了一盆水进了卧室,并叮嘱余轻寒不要玩得太晚。

“你端水干什么啊安妈?我来帮你吧?”余轻寒问。

“没事,我泡个脚。”安妈笑了笑。

盛夏时节,端着一盆冷水进卧室说自己泡脚,这样的古怪行为其实并没有引起余轻寒的怀疑,他才十岁而已。

当晚,他带着一丝不知道为什么出现的焦虑和恐慌睡了过去,直到第二天快要到中午才醒。

“安妈!你怎么没来叫我啊!”他坐在床上喊隔壁卧室的安妈。

没有回答。

可能买菜去了。他心里想着,自己下了床。心中突然涌起一阵奇怪的感觉,他跑到门口一看,安妈的鞋还放在鞋架上。

他敲了敲安妈紧闭的房门。依然没有人回答。他开始害怕,觉得握住门把的手一阵阵冒汗。他轻轻地扭开门,一眼望去却发现房间里没有人。他舒了一口气,却突然被房间里的陈设吓了一跳。

一个凳子,一盆水,两面镜子。

凳子已经翻了,像是被谁踢了一脚。凳子旁边是一把掉在地上的水果刀,和一个削了一大半的苹果。余轻寒把旁边的苹果皮拿起来。很完整的一串苹果皮,安妈刻意没有削断它,可惜在快要到头的地方实在不太好削,断掉了。凳子前摆着安妈端进来的那一盆水,却不知道为什么是红色,像是被燃料染过一样。

余轻寒蹲下来靠近了,看着自己在水中的倒影,静默得诡异,却闻到扑面而来的腥气,让他差点直接吐出来。

很久以后他知道了那盆红色液体是什么。

凳子的两边,相对放着两面等身的落地镜。有一面镜子已经从中间碎了一个大洞,余轻寒能直接从洞里看到镜子后面的衣柜。而在那个参差不齐的洞口边缘,挂着一片淡黄色的布料。

那黄色并不是正统的颜料色,余轻寒很清楚,因为当他拿下那片布料放在鼻子底下时,那股熟悉的油味无可争议地告诉他,这就是安妈身上的围裙。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瞬间陷入了巨大的茫然失措中。他看着镜子和镜子的空洞,渐渐觉得呼吸急促,心跳加速,整个房间里都刮起阴冷的风,在他耳边吹着令人毛骨悚然的气。

他哭着跑了出去,躲进了自己的卧室。

几天几夜,他都一直那样抱着自己的膝盖缩成一团,在床上瑟瑟发抖。他不知道自己在床上呆了多久,直到最后实在饿得没有力气,才勉强下床,去厨房看看有没有什么吃的。

路过安妈的房间时,里面突然传来“啪嗒”一声。

自从那天余轻寒从房间里跑出来,就没有关过门,现在房门打开着,里面黑漆漆的,没有拉开窗帘。

进去看看吗?

他已经在床上哭得心力交瘁,麻木不堪,没有力气再感受到任何情绪,可还是生出一股让自己双腿发软的恐惧。

他望着黑漆漆的房间,只有里面的镜子还反射着一点屋外的光线,亮着诡异的光。

一想到安妈不见了,余轻寒眼睛一红,腿自己就突然动了起来,生怕自己的脑子在反应过来之后会反悔一样,一步踏进了房间。

踏进房间的一瞬间,他被心里突如其来的害怕感瞬间裹挟,右手猛然向墙壁拍去,想要将灯的开关马上打开,却突然拍到一个冰冰凉凉的东西。

他尖叫起来,将手往上一摸索,摸到了墙上坚硬的东西,一摁将开关打开。

灯光亮起来的一瞬间,他才看见自己刚刚拍到的只不过是挂在门边的衣服。

但就这一下变故都差点将余轻寒吓得两腿一软坐在地上。说到底,他只是个十岁的孩子,黑暗,未知,那些东西,失踪的亲人,无人的家,每一样都在挑战这个他的精神底线。

等他终于缓过气来,才发现地下躺着一个破旧牛皮包着的小本子。

那是安妈的日记本。

上一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龙族之时逆龙族之时逆千使之夜|轻小说前世,在经历小怪兽的死亡之后,尚未走出悲痛的路明非又遭到了卡塞尔学院的追杀,昔日的好友对他刀剑相向,废柴师兄和冰山女王为了他丢了性命,沙漠之鹰的子弹穿透了他的双腿,小魔女将淬毒的匕首送入他的心脏,蜘蛛切和童子切的寒芒刺痛了他的双眼在濒临死亡之际,一段既熟悉又陌生的古老记忆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眼前的一切归于虚无,黑暗中,似乎有一个俊美的少年向自己敞开双臂不断呼喊着一句话,“哥哥......”; 今生,他从温暖的阳光中醒来,面对往昔熟悉的人们,他是应该挥起屠刀,还是应该遵从自己的本心...... 当与那抱着玩具鸭子的小怪兽再次相遇时,他又应该如何选择?
  • 班花的幻想日记班花的幻想日记2个零|轻小说班花的幻想…… 一个普普通通的女高中生比一般人喜欢幻想。且有一种能力,自己的幻想有时候会成真。来看看她和自己斗智斗勇的幻想世界吧,保证十分有趣!
  • 穿越火影成传说穿越火影成传说一指玄雷|轻小说讲的是一个现世青年,遭遇意外之后,穿越进火影世界,获得重生,却不想刚出生,火影世界中的家人被灭,而他则被一个流浪忍者收养,并在这个世界中艰难成长。
  • 动漫世界最强生物动漫世界最强生物优雅的键盘|轻小说火影世界中,大筒木桃式气势汹汹的降临到忍界,却未想迎面就是一记可怕的尾兽玉,瞬间就被重创!他懵了,我的轮回眼怎么吸收不了? 海贼世界中,藤虎大将自在的自天空中拉下一块陨石攻击对手,却未想空中紧跟着出现一块大上几百上千倍的陨石,藤虎愣了,他记得他应该拉不动这么大的! 巨人世界中,超大型巨人正俯视着地面上蚂蚁般的人类感叹自己的巨大时,突然发现自己正被身后一个庞然大物俯视着,它也是一个蝼蚁般的小东西! 从火影世界中的十尾开始,主角穿梭于动漫世界之中,当过海王类,当过巨人,当过……无论哪一次,他都是这些世界中的最强生物!
  • 精灵之大表演家精灵之大表演家修天轻语.CS|轻小说女士们,先生们,比赛似乎陷入了僵局呢,无敌的快龙,强大的班吉拉,那么我的神奇宝贝究竟会如何打破这次的逆境呢?接下来就请拭目以待! 看着场地中央打扮怪异的小丑,无数的观众们沸腾了起来,因为他们知道,接下来就是精彩上演的时刻!
  • 八云的次元之旅八云的次元之旅东方的欧尼酱|轻小说以幻想乡为主世界,不断穿越到其他世界搞事(咸鱼)的故事。 幻想乡→梦比优斯奥特曼→幻想乡→崩坏三→待定…… 群聊号码:591272957
  • 现充从学园都市开始现充从学园都市开始花雪阳|轻小说我叫白,学院二年级生,预备超能者。 周一开学后,我来之不易的平静生活将被打破。 啧,又要回到成双成对的现充领地吗? 如果现充能死一死就好了。 对我来说,恋爱不过是浪费宝贵青春与精力构造出的脆弱羁绊。 它是虚假的,罪恶的。 直到... “啊!死一死好像也不赖嘛。”
  • 未来大荒之异灵战士未来大荒之异灵战士火车暴雨夜|轻小说2085年,灰星入侵,科技锁死,环境恶化,食物短缺。人类迎来大觉醒时代,妄想用异灵的力量战胜危机。 我,宋野!开局一个人,捡到一只……妹妹?? (主旋律未来幻想中二战斗文)
  • 手办召唤师手办召唤师星陨千语|轻小说赖安在召唤常规的异界生物失败后,改用手办当做“媒介”从而召唤出了众人。 洛天依:“你怎么突然把我召唤过来?我刚从舞台下来!” 桂雏菊:“你是谁?这是哪里?” 御坂美琴:“就为了这事?” 时崎狂三:“啊啦,你又召唤我过来了。” 博丽灵梦:“给钱!” …… 某天一只BOSS突然冒出来:"这个世界归我了!" 三十分钟后被打得难以分辨的某boss留下了悔恨的泪水:“我错了。” 本书作者,希望读者能开心。 吐槽群:653634283
  • 我怎么又升官了我怎么又升官了乐园的巫男|轻小说“怎样在周围全都是间谍的情况下,将这个一心想要作死的大小姐辅佐到帝国权力巅峰,还不能让她看出来我功劳很大,在线等,挺急的!”by携带辅佐系统的劳思稷。 “为什么这次的计划又失败了!是不是又有人偷偷叛变了!”by携带间谍系统,世世代代为了反理复周的蓬莱山家的千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