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章 身份

承德三十三的除夕,看上去与以往任何一个除夕并没有什么不同。

天上洋洋洒洒飘落着雪花,冰凉的雪片打在肌肤上,霎时间便被稍热的体温捂成雪水。雪水顺着脖颈等地方滑落,一路留下湿滑冰冷的痕迹。

破落的边关城里,凛冽的北风呼啸着在大街小巷中放肆凌虐,街头的贩夫被寒风的尾巴轻轻扫到,直冻得浑身哆嗦,匆匆忙忙朝被冻僵的手掌中哈着热气,试图给冰冷的身子增添一些暖意。

与此同时,他裹紧自己的棉衣,努力将脑袋缩入衣襟中。方才衣衫上被雪水打湿的地方,被这寒风一吹,更似结了冰般寒冷坚硬。

天上的雪花越发大了,大片大片的雪花几乎要迷住人的眼睛。

寒风的呼啸声中似乎还夹杂了什么别的声音。

贩夫不自觉停住了蜷缩的动作,仔细侧耳倾听的同时,目光扫向空荡荡的街道。只是他的视线被漫天的雪花遮掩,目光所及之处就只有一片茫茫雪地。

但那股奇怪的声音不但没有停止,反而越来越大了。

贩夫瞪大了眼睛,冰天雪地中,一匹神骏的黑马渐渐从无尽的白色中显出身形。黑马身上载着一身戎装的骑士,一人一骑在街道中匆匆奔驰。

贩夫定睛看清楚情况,顿时吓得魂飞魄散,连滚带爬的往旁边避让了几步。

在这种鬼天气中驾马而行,地面上薄薄一层碎冰,马蹄一个不小心便会打滑,落得一个人仰马翻的下场。就算那骑士不要命,可他还是要命的。

远远奔来的黑马唰的飞过贩夫身旁,马上骑士冰冷的目光突然朝他看了过来。贩夫被他冷漠的眼神看的浑身一颤,身体忍不住抖了抖。紧接着,便又见那骑士勒停了马,骏马收势不住,口中发出一声长嘶,整个前身人立而起。

看着这样惊险的一幕,贩夫忍不住长大了嘴巴,心中极为紧张,担心那骑士会不会被骏马甩下身来,或者马蹄突然打滑,造成什么意外。但骑士的身子仍牢牢伏在马背上,骏马收住了去势,在原地转了几圈之后,才又在主人精湛骑术的控制下,缓慢走到了他的摊位旁边。

这一连串的动作如行云流水般顺畅,骑士翻身下马,朝贩夫的方向走来。贩夫虽然心中对他不满,却也清楚,在这样的战备情况下,能公然在街道纵马行走的定不是常人。何况这骑士还身着戎装,腰间佩剑,他顿时紧张起来,连忙扯出一个谄媚的笑脸:“军爷......”

骑士的目光在他身上淡淡停留了一瞬,便越过他的身子,在他僵硬的神色下走向他身后的民宅。

民宅不大,看上去应该是两进三开间的样子。门上什么牌匾也未挂,不知情的人仅从外面观看,也瞧不出这家主人所在的是什么行当。大门只是简简单单的一扇厚实木门,骑士大跨步走了过去,拽住门上的铁质门环,重重扣了起来。

一边扣着门环,他同时一边扬声唤道:“廖大夫!廖大夫!”

里头安静了一会儿,很快便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动,紧接着便是一个老头气急败坏的回应:“除夕元日概不接诊!你回去吧!”

年轻骑士的动作停顿了一瞬,眉间染上了几分焦灼。可是他没有转身,哑着嗓子大声道:“廖大夫,人命关天啊!”

“老头说不治就不治!这几日难得好机会,老头只想缩在家里好好歇歇。赶紧走赶紧走!”廖大夫的声音明显不耐了起来。

年轻骑士咬了咬牙,他抬头紧紧盯着眼前木门的门锁,右手已经握住腰间的剑柄,在心里考虑着破门而入的可能性会有多少。

但这个念头只是在心中转了一圈,就被他果断放弃了。骑士松了手,放低了声调恳求道:“廖大夫,是在下鲁莽,还请您不要与我这个莽夫计较。我乃威虎军振国大将军帐下亲卫,今日过来,是代替我家将军前来求诊。”

“前日西疆来犯,我家将军身中毒箭。城中医者无能为力,还请您救救我家将军!”

里头久久没有再出声回应。

骑士忍不住回头看了看已经被大雪覆盖的街道,心中更是焦急,一声接连一声唤道:“廖大夫?廖大夫?您还在吗?”

很久之后,老头缓慢的拉开了木门,却没有从屋内走出来,只是隔着一道低矮的门槛,眯着眼仔细打量眼前这骑士:“威虎军振国大将军苏祁?”

骑士眼眶通红,连忙回道:“正是!还请廖大夫救我家将军一命!”

这边你来我往,众人各有各的心思。骑士的苦苦哀求或者医者神情的微微动容,亦或者明里暗里偷偷注视着这边动静的其他百姓,甚至还有暗地里隐藏的其他鬼祟。这一方天地看着寂静,实际上人来人往,暗地里喧闹至极。

在远离人们视线中心之外、民宅不远处的街道旁,一行三人正静静的伫立在大雪中。

满头华发的老仆佝偻着身子,右手背在身后。她看上去十分虚弱,不时捂着嘴咳嗽几声。凛冽的寒风将她的话语切割的支离破碎。

“就是这样.....蒋政最终登上了皇位,蒋家几代人费尽心机,如此,也算是得偿所愿了。”

沉默寡言的中年男子目光冷漠,近在咫尺的喧嚣不曾引来他一丝半毫的注意。他手中的伞撑的稳稳当当,掩在衣袖下的手臂仿佛坚如磐石,呼啸的寒风在他面前也丧失了全部威力。

伞下的少女缓慢抬起了头颅,露出她带着淡淡倦怠的隽秀面容。

伞里伞外,似乎是两个世界。外面是寒风呼啸,暴雪肆虐。伞内是风平浪静,波澜不惊。大雪和寒风被男人遮挡的严严实实。他高大的身躯对娇小的少女来说犹如铜墙铁壁,似乎能挡住一切伤害。

少女慢慢开口:“父亲可有留下遗言?”

老仆勉力忍住了喉咙的痒痛,恭恭敬敬道:“回主人,未曾。”

一梦三十载,醒来,所爱皆已逝去。

少女眉目精致如画,雪白的衣裳几乎与周围大雪融为一体,偏生她披着红色的斗篷,在这无边的茫茫大雪中,这一抹艳丽的红,红的张扬,红的刺目。

只是怎么也掩不去眉间那份厌倦。

孟十三轻轻抬眼,漠然的目光落到老仆身上,淡声问道:“父亲的尸骨现在何处?”

老仆道:“陛下薨逝后,老奴等将陛下的尸骨葬入皇陵,遵从陛下遗愿,将他的棺椁与皇后殿下合葬在一起。皇陵的机关已经开启,整个皇陵目前被彻底封死,绝不会有任何外人打扰到陛下和皇后殿下的长眠。”

在大雪与伞面亲密接触的窸窸窣窣下,少女似乎轻轻叹了口气。

大庆朝的最后一位皇帝,是孟十三的父亲孟良哲,庆文帝。

大庆朝的破灭,也并不是这位皇帝昏聩无道,导致天下生灵涂炭,引起民愤。只单单是因为,身为一个皇帝,他太仁慈了。

没错。他太心软了。对于他这样的身份来说,这似乎就是他的原罪。

朝堂之上,功高盖主的朝臣,野心勃勃的藩王。一个个豺狼虎豹觊觎着孟家的江山。

人人都想覆灭这大庆朝,想让孟家将这至高的位置让出来。权势动人心,谁不想做那至高无上的存在?

皇帝不傻,比任何人都清楚他们的想法。可面对一起长大的兄弟,曾经忠心耿耿的臣属,即便知晓这些,可他也狠不了心下不了手。

于是,秉承着先下手为强的思想的蒋政,夺走了他的江山,他的性命,以及孟家的一切尊贵和荣耀。

在死前的那一刻,他究竟有后悔过吗?

孟十三不想为他辩解什么,她没有立场,也无法理解父亲的妇人之仁,毫无疑问,身为一名君主、一个父亲,他做下的这个选择是不负责任的。

抬眼注视着皇陵方向,她轻轻道:“既然父亲母亲已经团聚,我就先不打扰他们的生活了。等到大仇得报,再去父亲墓前讲与她们二人听。”

“自陛下薨逝后,天下大乱,原本已经臣服于您的四族也蠢蠢欲动,主人当年的辛苦完全毁于一旦。而且,当年您去预言一族的领地时,预言一族的长老告知您龙气将绝,但前段时间预言一族的族人找上门来,又带来一个消息。”

老仆说:“恕老奴愚钝,不明其意,来者说:‘龙脉已断。’”

孟十三偏了偏头,神情中透出三分讶异,但她似乎很快就明白过来,忍不住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看来背后之人所谋甚大啊,抢了我这么多东西,却还是不知满足。这种情况下,我们应该怎么做呢?”

她往旁边稍稍移动了一下步子,被她们三人的身形挡了部分的马车才显露出来一角。此刻驾车的白马不知何时凑了上来,低声嘶鸣的同时,安慰性的蹭了蹭她的手臂。

“说的对。”孟十三摸了摸鹿蜀的鬃毛,懒懒道:“吃了我们的,全都得给我吐出来。”

“驭兽族此番为了逆转天命,强行将我复活,至少折了百年族运,再也没有办法我提供助力。三十年前大劫难中,我的异兽榜也丢失了。就算知道别人的阴谋又怎样呢?此刻真的是手无缚鸡之力任人宰割啊。”她说的调侃,连沉稳的男子都忍不住低笑了一下。

“先挑一个软柿子来捏吧。”孟十三的声音越来越低,倦意越发明显。她紧了紧身上的斗篷,本就苍白的面色更是没有一丝血色。即便周围的人已经有意识的将她挡在中间、将狂风拒之身外,但对于怕冷的她来说,这样的低温本身就令人难受至极了。

孟十三说:“我需要一个身份。一个能够光明正大进入京城的身份。”

老仆和中年男子似有所觉,齐齐抬头望向不远处的喧嚣。

在她们说话的功夫中,骑士已经艰难说服了大夫,神色焦急的扶着大夫上了马。

老仆望着他们的背影,谦卑的佝偻着身子,沙哑道:“西疆此次有备而来,边城只怕不保。苏家的身份,主人或可一用。”

上一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幺蛾子大人幺蛾子大人大答搭达|古言性格呆萌可爱有责任心守山小妖也有春天,大家一起萌萌哒吧
  • 至尊邪帝:诱宠小狂妃至尊邪帝:诱宠小狂妃妖黎i|古言她眼角含笑:“我成亲你来吗?”他挑眉回望:“我抢亲你走吗?”她粲然一笑:“走。”不过你确定和你成亲你还要抢亲么?
  • 当丫鬟的那些年当丫鬟的那些年萧棠溪|古言叶惜尘穿越了!!!还特么穿到了一个丫鬟的身上???“我…凭什么人家一穿就是一个王公贵族公主郡主,就我穿成一个丫鬟??!!”叶惜尘将正在洗着的衣服一甩,扔到地上。上辈子虽说是一个扑街作家,没有什么订阅收入,但好歹有一个哥可以把他当猪(划掉)养着,至少不用帮别人洗衣服吧!!! 半路还杀出一个傻╳王爷!!! 叶惜尘:“宇文霖,老娘记住你了!!!” 宇文霖:“那你可要记清楚了,别忘记。”
  • 寒门宠妃寒门宠妃桃桃叶柳|古言上一世,云浅是云国的宁安长公主,身份尊贵,而这份尊贵给她带来的是不幸的和亲的命运,她被逼与寒门出身的心爱之人楚御分离,所嫁非人,心碎身死之时她许愿下一世宁愿做个寒门女与心爱之人相守,楚御听闻心爱之人离世的消息悲痛欲绝,只求来世生在帝王家能护她一世周全。 这一世的重生,一切如愿,云浅生于寒门,父母宠爱,读书经商,遇见重生之后的楚御,携手破敌,甜美又恩爱。
  • 重生后她只想做条咸鱼重生后她只想做条咸鱼花k不落|古言重生后,安然只想做条混吃等死的咸鱼,奈何爹娘软弱,爷奶偏心,亲戚极品。 看着被打破头还被逼下跪道歉的妹妹,安然愤而暴走,老虎不发威你当我病猫? 欺我家人者,往死里干! 安家村的村民都说,安然小小年纪如此泼辣,将来必定是找不到婆家的。 安然露出王之蔑视,尔等凡人对本姑娘的魅力一无所知。 后来…… 安然不但嫁了,还嫁得相当不一般。 相当不一般的某人:“唉呀妈啊~费老大劲儿,可算抱得美人归了。”
  • 冷妃来临:妖孽王爷请让道冷妃来临:妖孽王爷请让道冷染雪|古言21世纪的顶尖杀手——冷无夏,死后穿越到了古代,让她奇怪的是,身后跟了个人人仰慕的战王。历尽辛苦,两人终相守。一次误会,她离开了他,从那以后,他的世界里再也没有她,她的记忆里也不再有他的身影,他只觉得身旁少了一人,却始终想不起她是谁。最后两人是形同陌路,还是携手到老?
  • 古风潇湘令古风潇湘令清蒸榴莲|古言潇湘潭烛残影深,清婉悠月云烟过。 情深义重置心玉, 万劫不复存。 那天晚上,彻夜的雨浇的人心烦意乱,我颤抖着双手,泛黄的镜子在昏黄的烛光下将我的脸照的失去血色,我读懂了那是悲哀,那是苦楚。 黄泥覆面,从此容貌不复,残乱世间,脱身亦乏,身前无人照应,唯有疲倦应尘寰千丈,以微薄力,自贬失心,但求清静。 你知道吗。 灯芯会晃动,会燃烧,会一点一点变得焦黑,会最后燃尽,被夜间黑暗包裹着,最后的灰烬随风飘荡而去,无人怜惜。 可是,我突然意识到也是有人会在我的身后,注视着我,帮我擦拭掉伤痛和困苦,帮我一起承担,帮我一起肩负起悲怆。 其实如果我想要离开,那几乎什么都抓不住的力气,我只需要再往前走一步,只要一步就好。 只要一步就能挣脱这温柔的海洋,只要一步就能拥抱自由。 但是,我回头了。 我也清楚的知道,我回了这个头,就再也走不了。 “潇湘,你忘记拿玉佩了。” 她独步踏入这场纷乱的大局,再也不回头。
  • 错世情缘错世情缘竺磬若苓|古言端家二小姐因朝廷的事和好友反目成仇。她又阴差阳挫的爱上那个不该爱的人。最后他们能在一起吗?每次她闯了祸他替她收拾残局,她遇难时他总毫不犹豫地冲向前保护她,她受伤时他在她身边无微不至的照顾她......最后谁能和她在一起?是否能和她相伴一生呢?
  • TFBOYS如果三二一TFBOYS如果三二一FLeur洁|古言What?这是什么地方?梦岚,你到底做了什么?新的生活,新的人物,不同的时代,不同的遭遇;你,准备好跟我一起——穿越了吗?
  • 废柴小姐初长成废柴小姐初长成鸢枭离|古言万年难得一遇的穿越戏码居然被她遇见了,居然穿越到一个整日被欺负的废柴小姐身上。这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简直是个废柴。最可怕的居然还是无意中招惹了个腹黑的恶魔王爷,。 某日里灵泉池边 “本王救了你。”某王爷得意的看着浑身湿漉漉却怒火朝天的女子。 “我差点就能晋升,被你打断,你说是在救我?!”wtf?!女子更气了,什么鬼道理。 “没错。” “好,就算是你救了我,那您现在能走了吗!”某女子咬牙切齿的瞪着眼前的人,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 “不行,我救了你,就要为你负责。” 啥?“你哪来的鬼道理?救人还要负责?。” 某王爷突然深情款款的凝视眼前女子,眉眼里闪着柔情。 “因为是你,才想要负责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