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0章 黄家夫妇,感情升温3

芷嫣摇了摇头,说道:“暗夜飞,何许人也,我不认识他。”

“你不认识,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

另一个黑衣人说道:“大哥,天下第一邪派江雨派的煞影公子-----暗夜飞,天下无人不知,连三岁小孩听了暗夜飞的名号,都吓得哭。可这丫头竟然不怕,说不定她就是江雨派的人。”

领头黑衣人听了,若有所思了一会,缓缓地说道:“丫头,念你年纪轻轻的,只要你肯说出暗夜飞的下落,我们绝不会为难你。”

芷嫣看了一眼黑衣人,心忖道:伤势才渐渐好转,若是以一敌多,不是他们的对手。如今,他们既然认定我就是江雨派的人,不如我就……

芷嫣转了一下眼珠子,说道:“此话当真!”

“君子一言九鼎!”

“好!我这就告诉你们,但是绝对不可以反悔。”

“不反悔,别磨磨唧唧的,老子不喜欢。”

芷嫣指了指东边的泥巴路,说道:“暗夜飞,就是从这条路经过。”

领头黑衣人一听,正准备率领众人向对东方的小路追去。

其中一个黑衣人,阻止道:“大哥,我们决不能相信一个小丫头片子的话,江雨派的门规特别严,尤其是做了背叛本派之事,生不如死,所以……”

领头黑衣人觉得很有道理,对其他黑衣人说道:“把她捆了。”

在黑衣人的围攻下,才几个回合的功夫,芷嫣就被捆绑了。

芷嫣看着领头黑衣人,不悦道:“你凭什么绑我,什么君子一言九鼎,你就是个伪君子,说话不算数。”

“我本来就不是君子,又何来什么九鼎?”

说着,他瞪了一眼芷嫣,又推了一把她,说道:“还不快去带路!要是在天黑之前,还没有找到暗夜飞,我便杀了你。”

纵容心中有不愤,人为刀俎,我为鱼,心有余而力不足,芷嫣无奈地摇了摇头,缓缓地向前走去。

一路向前走去,芷嫣抬头只见烈日当空,双眼都被刺得睁不开,她赶忙闭上了眼睛。

她缓缓地低下了头,就望见道路两旁的花草树木,都热得弯下腰,低着头。

芷嫣只感觉胸口闷闷的,这天气闷热得要命,连一丝风也没有,稠乎乎的空气似乎凝固了。

芷嫣感觉浑身不舒服,汗流浃背,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臭丫头,怎么停了下来。”

“大哥,这天干物燥的,我都渴的要死要活的,连滴水都没喝着,你看我这嘴唇都干成什么样?哪还有什么力气走路。”

领头黑衣人擦了擦额间的汗水,吩咐道:“全体休息一下,给她喝点水。”

其中一个黑衣人,不情不愿地给芷嫣喂了一点水。

芷嫣眼巴巴地看着他们在旁边有吃有喝,又说道:“大哥,我肚子饿了,能不能赏点东西吃。”

领头黑衣人望了一眼芷嫣,把才咬了一口的粗饼,扔给了芷嫣。

“大哥……”

“又怎么了?”

芷嫣呵呵一笑,说道:“被你们绑成这样,怎么吃东西?”

领头黑衣人把芷嫣的双手松开,不悦道:“赶紧吃!吃完了,我们还要继续赶路,还有你别给老子耍花样。老子今日心情不好,别惹我。”

芷嫣乖乖地点了点头,捡起地上的粗饼,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好了,大家都休息差不多了,准备出发!”

芷嫣的左手被黑衣人捆绑起,纵然心中有不甘,她也无奈。

芷嫣就像是一匹被人牵制的野马,被黑衣人牵着鼻子走,毫无自由可言。

她望了两旁郁郁葱葱的树林,顿生一计:得赶紧脱身,不然早晚被这些变态整死。

芷嫣停了下来,蹲在地上,喊道:“哎呦!”

“又怎么了?”

“大哥,我肚子疼,我想去方便一下。”

领头黑衣人似乎不太相信芷嫣。

芷嫣知道他犹豫不决,赶忙说道:“人有三急,我快憋不住了……”

领头黑衣人又望了一眼芷嫣,看她的样子也不是装的,于是就点了点头。

芷嫣为了让黑衣人放下警惕心,又说道:“我就在那树丛中方便,若是你们不放心,就一直拉着绳子,我怎么又有机会逃跑呢?”

领头黑衣人说道:“给我速度快点,别磨磨唧唧的。”

芷嫣比了个“好”的手势,就没入树丛中。

好大一会儿,都没有见芷嫣出来,领头黑衣人有点不悦,他怒道:“搞什么,臭丫头,还不赶紧过来。”

可是,半天还是一天动静都没有。

这下,领头黑衣人彻底恼怒了,他用力地拽了一下绳子,突然感觉绳子被拉住了,拽不动了。

“臭丫头,敢跟老子搞花样,信不信,我弄死你。”

待走近了些,领头黑衣人整张脸都气绿了,那丫头早已不见身影,而绳子就绑在了一棵大树上,在风的吹动下,一晃一晃的,别提有多讽刺!

他竟然被一个黄毛丫头耍了,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领头黑衣人恶狠狠地说道:“臭丫头,不要再让我碰上你,否则,我绝不会轻饶你!”

其中一个黑衣人说道:“大哥,说不定那丫头还没有跑远。”

“给我追,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把那个野丫头,给我找出来!”

……

芷嫣一路狂奔而去,不知道该往何处逃?

突然传来了“叮咚叮咚”的响声,芷嫣喜出望外,高兴道:“是小溪流!”

芷嫣一边朝小溪流跑去一边心忖道:那呆子,应该还在小溪流边等我。

到了小溪流边,就只见小溪淙淙作响,却早已不见那道熟悉的身影,芷嫣心中不免有些失落。

芷嫣的心里空洞洞的,她感觉自己好像被全世界都抛弃了,孤独,寂寞,失落,无助将她压得喘不过气来……

她心忖道:博伟,这么多天的相处,我能感觉到你的喜欢,也知道你有你的无奈和苦衷!可是你为什么总是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难道你不知道你越是这样子,我的心就越难受。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公主殿下可安好公主殿下可安好未发芽的种子|古言她是大周最尊贵的公主殿下,却生来担负着最重的责任。 她努力把自己活成一颗小太阳,最后,他才是她的太阳。 最开始姬晟月只是喜欢他只为她解封冰冷的容颜,到最后发现这个人还真的只是她一个人的温暖。 姬晟月∶云初,你真好看!我好喜欢! 云初∶…… 她怎么还是只喜欢他的脸! 姬晟月∶你的人我也好喜欢! 云初∶乖~ 纵然众星拱月,他永远是她最不可缺的月下的云彩。 (简介无能,作者随心而写,想到什么写什么,没计划。最后,更新不定,谨慎入坑,不要骂我哦(?-ω-`))
  • 邪王助攻之王妃太头疼邪王助攻之王妃太头疼骏马爷|古言论貌,她不倾城不倾国,但颜如舜华,清越脱尘。论毒论医,她举世无双,无能匹敌,但绝非绵善之辈。一朝穿越,斗继母,碾继妹,退婚,夺嫁妆那是轻而易举。济世救人,下毒害人参半参半。名利双收,家财万贯,娉礼无数,令众绝色美男争相娶之,不在话下。可惜一次意外的相遇,她偶然的为他解毒,他便死皮赖脸的赖上了她,非她不娶。亲自掐灭她周身的朵朵桃花,在她面前笑得邪魅众生,潋滟绝艳。她白他一眼,没有选择,只好委身嫁他。从此,她日日被他溺爱无边!盛宠,专宠,欲宠各种宠无度!一向清冷从容的她被他逼的有些无奈,更头疼。“王爷其他的还好说,只是“欲”能否节制点。”王曰:“否”。【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月歌楼月歌楼河针|古言季若诗连续两次穿越到同一小说中。 第一次穿越,她受损的灵魂收到小说世界观影响,现实记忆丧失,性格大变,完全融入小说中恶毒女配人设。迫害女主、倒贴男主、利用男配......把能干的坏事做尽,直到灵魂修复后看着死去的男配嘭然醒悟。 第二次穿越,摆脱小说设定的控制,性格记忆恢复。面对因双重穿越走向变得不可预见的故事,她誓要护他一生——即便他已经不再爱她。 女追男,女主不白不黑,男主闷骚难追
  • 穿越之怀英追夫记穿越之怀英追夫记够了吗|古言一个架空的穿越文,喜欢上一个耿直的憨憨怎么办?当然是追呀!谁叫偏偏长在她喜欢的点上呢!
  • 悲情守护:来生再见悲情守护:来生再见花殇莫忘离|古言“你就这么抛下我,让我一个人活着,可是你不知道没有你我怎么活得下去,记得等等我,来世我们还在一起!”自废武功,张开双臂,犹如一只断了线的风筝,轰然离去......(本文架空,切勿模仿)
  • 情深已至爱似须臾情深已至爱似须臾子小林亦|古言他是王府庶子人人都知他狠戾阴毒手段残酷却不知他若不狠怎能在吃人不吐骨头的王府里平安的活着,怎能护住懦弱无能的妹妹,他只能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强大到让别人无法撼动的时候他才能护住自己想护住的人,当发现自己柔弱的妹妹就是朝廷捉拿让自己寝食难安的女魔头时他该如何选择
  • 嫡女重生那些事嫡女重生那些事无名晓晓|古言嫡女重生,最重要的是干嘛?当然是崛起了!可是,作为一个先是重生到现代,再回到古代的嫡女呢?宋筱晓笑得风情万种,当然,还是崛起咯!
  • 痴情王爷魅惑妻痴情王爷魅惑妻守塔大军|古言三年前,富商柳业一家不知道是得罪了什么人,一夜之间惨遭灭门,柳晴因为外出游玩幸运的逃过了这一个劫难……
  • 倾城美人终逆天倾城美人终逆天萌璇宝儿|古言十六岁的少女苏芯儿,在帮父母买东西时竟遇到了杀手!最终,她和杀手相爱,但最后因为出车祸而穿越了?!然而她的命运会如何呢........
  • 吾辈爱捉妖吾辈爱捉妖画角吹残|古言震惊!帝京城那个一天到晚神神叨叨、身娇体弱只会破案的晏小公子有了未婚妻? 此未婚妻武功高强、貌美如花,除了……不怎么爱笑? 老道士拍手称道:喜结良缘、喜结良缘! 只是这良缘背后夹杂着一段过往纠葛,实在是……匪夷所思,匪夷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