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7章 人云亦云

过去数日,燕德安派的人终于匆匆到达岚星。

“小的庞玉书见过易公子。”

一略显憨厚的中年布衣男子正抱拳憨笑给姜寒逸行礼,虽不知道这位刚刚暗中叮嘱自己喊他易寒江为何,可他自然不会没眼色打扰人家私事。

姜寒逸指着他给薛云义和史凯三介绍道,“燕德安手下得力助手,庚路不少事物都是他帮忙打理。看着憨厚,心里的算盘可比谁都敲得响。”又给他介绍两人,“薛县令之子薛云义,史掌柜之子史凯三。”

“幸会幸会,鄙人就算在庚路亦是对二位有所耳闻,听闻薛公子亲民打黑受人爱戴,有小县令美称,同时是天生气力惊人啊。”庞玉书竖起大拇指,表情真切道。

“当不得真。”薛云义摆手客气回之一笑。

“开门见山吧,我的来意相信二位已经知道。”庞玉书原本憨厚的脸庞在说正事的时候变得严肃,若是谈判,就这面相便足够给人压力。

“这次来,掌柜的已经给二位开好条件和最后的答谢。二位中途有任何疑问都可以打断,我们再商议。”

二人点头示意他开始。

“先说最后的答谢吧,显示我们的诚意。”说着他双手交叉,胳膊杵在桌上,“先说薛公子吧,我们会给绝对让您满意的钱财和一间铺面,并且我们愿意在薛县令任何需要的时候帮薛县令说话。”

薛云义思考后摇头,“第一,钱财铺面我不稀罕,我需要你们帮我在庚路搞到一本戟法秘籍,别用大路货色忽悠我。第二,对我父亲的支持太虚,诚意不够。”

笑话,庞玉书嘴上说的好听,帮薛定坤在庚路说话,保证薛定坤位置。实则根本就是白说的。

先不提他们这次事件后本就应该帮薛定坤,就说燕德安可是和姜家走的近啊!

如果姜副路君都保不住薛定坤的位置,他燕德安支持有屁用。如果是姜鑫融想要踢下来薛定坤,他燕德安帮谁就更不一定,到时候不添乱都是好的,所以这条听着好,实则等于没有!

庞玉书毫不犹豫点头,“第一条可以换成戟法秘籍,第二条如果公子觉得不满意,可以换成别的。”

薛云义犹豫片刻,从怀中取出一张纸递给他。

庞玉书看过后皱眉,“不行,如果你还要这个。花费实在太大,便不能再要秘籍。而且我们只负责联系和支付一半佣金,其余一半需要你们自己出。”

“秘籍不要了,就这个。”薛云义直接敲定。

庞玉书说完递回去纸条,薛云义将纸条收回。庞玉书又看向史凯三,“和史少爷就好谈了。”

“对聚福商行,事成之后我们便会着手转让给你们三间庚路店铺。那三个铺面所在附近三条街没有布行的竞争对手,并且我们布行会给你们提供货源,让你们商行进行销售快速积攒人气。”

“简单点来说,”庞玉书恢复憨憨模样,“从我回去之后,就会开始帮助聚福商行正式进入庚路,具体的条例我们私下再议。而且您不用担心我们毁约,易公子给我打过招呼的。”

史凯三自无不可,“可以,大概就这么说定了。不过你得在我们行动期间开始给我们准备,让我们看到实际东西。”

“这是自然。至于你们要做的很简单,”庞玉书道,“从今天回去开始,聚福商行就需要打压岚星县燕氏布行的生意,不论你们用泼脏水还是下套的方式,让四老爷或者四公子的名声变臭即可,无需伤人性命。”

“不需要让燕氏布行倒闭,只需要让四老爷经营下生意呈下降趋势。若燕氏布行直接被搞垮,则合作失败,大家好聚好散便是。”

史凯三没想到还有这么多要求,略显头疼的应下。

“到时候只要老太爷去世,我们便会连夜给出消息到县令府,四老爷有眼线肯定会同时知晓,然后准备去往庚路。走的路上二位需要多加阻拦,尤其是薛公子一方最为方便。”

“尽量不要伤到四老爷性命,一定请不要让四公子没了性命。若四公子没了性命,我们会减去一半的答谢。”

薛云义点头,“可若是无意中的呢?总不能人家被逼自杀或者被别人杀也赖在我们头上吧。”

“很简单,”庞玉书笑道,“答应薛公子的,我回去后便联系让过来。顺便还会让一个助手过来听薛公子吩咐,做我们联系的渠道和记录你们接下来有没有真在做事情的监察。”

“这么狠?”薛云义听到答应自己的很快就可以来,笑着打趣回道。“不过我没意见。”

史凯三自然点头,“待会还请和我去一趟聚福商行,我父亲和你再详谈。”

“当然可以。”庞玉书起身,“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庞玉书,事成之后你们可不能食言,这次我在旁边一直听着的。敢食言我可是会帮他两出头的。”姜寒逸摆手笑着道。

庞玉书自然连忙道,“公子放心,我们老爷不是言而无信之人。来之前打听过两位公子和薛县令史掌柜的名声,特地称赞过几位,并强烈表示想要结交的欲望,定是不会食言的。”

史凯三起身,递给薛云义一纸信封,“你让我帮忙问的事情。”转头看向庞玉书“先和我去见见我爹吧。”

和姜寒逸点头,这位此时还以为对方名是易寒江,不知道其真实身份呢!

薛云义兀的回想起那天与三个小孩子交谈时,让史凯三帮忙问的事情,点头收下他递过来的信封。

等到史凯三带庞玉书和护卫走后,姜寒逸笑道,“薛兄尽管放心,除了请你们出手,他们还请了其他好几位别县的公子,他燕德安不敢糊弄的。”

薛云义笑着回,“多谢姜兄。”说完又道,“我得去与父亲再商议一下,姜兄勿怪。”

“理解理解,”姜寒逸起身,“正好我要去一趟县卫军营地。”

薛云义疑惑,“哦?”

姜寒逸边走边解释,“去看看那位和你齐名的小统领!”

“哦~”

县令府里罕见的变压抑,薛云柔和母亲看着父子两忙来忙去,都没敢多出去闲逛,薛云柔与火儿水儿习武,慕方红摆弄女红顺便为父子两拜佛求平安。

“噔噔!”

南城区,一大队县卫军在副统领吕和安带领下快马出城,两道行人莫不赶快让开。

“这是怎么回事啊?”道路两旁窃窃私语。

有一个穿着粗布衣服的男子似乎知情,待县卫军过去后给大伙解释道,“各位还不知道呢?最近啊召杏镇不是换了山大王嘛,现在是神鹰教掌权大家应该知道。听说神鹰教弟子去召杏后在镇上欺男霸女,一直闹得民众不安宁。”

“昨日一个弟子酒后乱性,强抢民女后还杀了人家丈夫!这不惊动民众向县令府举报,县令府知道消息后赶紧派县卫军去调查嘛!听说啊,薛县令为此事大怒,勒令神鹰教召杏镇负责人乖乖跟着回来接受审查,不然就直接发兵攻打神鹰教!”

旁边居然有一男子也知道情况,接话道,“谁说不是呢,连四重境的副统领都出动可见决心,要知道巡县大人可还在县令府呢!上头视察的关键时候整这么一出,薛县令能不怒嘛!”

粗布衣服男子点头,“兄台说的不错,我有亲戚在薛一街住着,听说早上巡县骂县令的声音都传到外边来了,这次神鹰教确实太过分了!”

“是极是极!”周围人听到后都骂神鹰教不是东西。

待到这群人窃窃私语散去后,两个男子悄悄跑回一间偏僻院子内,里面竟然聚集不下百人!

徐建白看人回来的差不多,沉声道,“各位兄弟,这是我们投名状后做的第一件事,做好了背后靠山满意,我们就能继续在县里待着吃香的喝辣的。关键时刻都别给我掉链子。”

“放心吧老大。”一群人应下。

大家都不是傻瓜,在县城和召杏那犄角嘎达孰好孰坏清晰的很,没人愿意离开这富饶地方。

徐建白环顾一圈点头,“接下来都准备准备,各酒楼,花楼,商行,散布消息别给我停。但是也别被神鹰教抓住,大家相互照应,四人一组协调工作。尽量找到县卫军旁边,避免被下黑手,一波散完就回来,直接抽身。”

“是!”

另一处,朱洪朗同样沉声吩咐下去,“薛公子照顾我们弟兄一两年,这还是第一次给我们任务。很简单,只要不被神鹰教抓住,大家都给我扯开嗓子传消息。一波散完就回来,直接抽身,听到没有?!”

“是!”

一时间,整个县城区域都瞬间开始传起神鹰教的劣闻,甚至就连各县都开始有了风声。

每个人听到后亦是同仇敌忾,薛县令为民办事深得民众爱戴。不提别的,就说让县卫军分出人手维持县区治安,就给大伙减少太多麻烦,如今人家上司来视察,神鹰教偏偏整这么一出,一时间骂神鹰教之声不绝于耳。

就连神鹰教县城内的铺面,也开始遭到激情民众扔菜叶子,几家铺面不得不关门暂时歇业。

“长老,此事必有蹊跷。”神鹰教护法方永宁神色焦急,略显慌乱给旁边的长老任飞羽道。

听到出事,为避免被有心人破坏,任飞羽第一时间出来坐镇总铺面。此时同样心烦意乱道,“废话,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有人想搞我们。”

“莫非是山岳门?”方永宁不难直接猜向这县里唯一的对手。

任飞羽摇头,“县里有这种实力的只有那位,是冲我们来的。”

“那位?可,我们和他们关系不一直挺好的嘛?”仔细一想不难猜,方永宁有点难以置信。

任飞羽嗤笑,“我们吃下召杏让人眼红喽,本来以为县令府会吞下这个哑巴亏。没想到刚好有巡县这么一出,薛定坤借势压人的手段绝对是一流,当初不就借我们的势...”

言谈中,充满对薛定坤出手的肯定,十分笃定就是县令府出的手。

不过身旁的方永宁还是听出一丝敬佩和仰慕。“那长老,我们怎么做?”

“通知下面人歇业,薛定坤不会撕破脸皮的。”任飞羽不急不缓道,“而且教主很快会有消息过来,你在这边盯着,我去县令府一趟。”

“您现在去县令府,会不会有危险?”

任飞羽抬手打住,“得去,既然我刚刚都能出来,说明薛定坤不是想直接杀人,应该不会出事。”

“那让全部弟子都直接歇业?”方永宁道,“长老,我们什么都不做吗?”

“做,不能吃这哑巴亏。”任飞羽面无表情,“通知下去,弟子们歇业不用经营铺面,让他们出手把散布消息的那些人暗中做掉!”

方永宁只能应下,“是!”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紫阳小师叔紫阳小师叔陆叁公子|武侠十一岁的陆潇跟着老道士学道 没几个月老道士就嗝屁了 陆潇只得完成老道士的遗愿 送老道士的遗骨回归山门! 可山门真的没有那么好回归 到了才发现门派凋敝 门派被山贼占了! 好吧,自己年纪还小拿你没有办法。 哼!等我学好了本事你且看看...... 但学本事有那么容易吗? 一本本晦涩的道书真的很难懂! 单纯可爱的小道姑真的很想和她一起玩啊! 没事找事的监院大人真的很烦人啊! 走开,走开,都走开!只有学习使我快乐!!!!!
  • 唐铭传唐铭传忧伤的铁蛋|武侠遗孤少年唐煜阴差阳错误入唐门,认祖归宗,赐予其“唐家二十少”的称号,在与其众多兄弟姐妹的相处中收获了友情亲情爱情,正当唐煜在唐门地位逐渐巩固后,一个意外的消息传入唐门,江湖即将为此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 西游杀手西游杀手白骨战士|武侠一个杀人狂魔,穿越到西游世界,这……会发生……什么?
  • 九骨恩怨传九骨恩怨传旅人寻猫|武侠九骨扇乃武林至宝,每过百年江湖便会陆续出现九枚扇骨,据说得九骨者可称霸武林,习得神功。 墨笙渊横空出世,不到而立之年便独步武林,建立阴阳门,断武林中人生死。却因争九扇而消散于江湖? 数十年后,无忧岛中的墨家少年初长成,这江湖冤冤相报的血海深仇该如何偿还…
  • 侠义满江湖侠义满江湖云封东流|武侠这是一个传统武侠故事,无系统,无穿越! 林中鹤有过目不忘之能,识招断招之智! 与高人亦师亦友! 无人敢为其师! 可以说是个无师自通的不世武学奇才! 欲知详情,请君垂阅。方知孤儿林中鹤亡命天涯后,重回江湖的气吞山河!
  • 我在官办马厩里当调停官我在官办马厩里当调停官崔府小家丁|武侠在官办马厩里工作,负责调停武侠纷争以及相关事务的日常。在这人来人往的马厩里,寻找抢夺自己物品凶手的故事。
  • 风雪昆仑巅风雪昆仑巅忧伤的西红柿|武侠二十年前,大光明教内乱,绝巅禁地大禁司被困。圣女小瑶身中剧毒,逃亡至明月潭边,被墨决相救。二十年后,墨府灭门,圣女救孤叛教,托孤十字亭,后不知所踪。十年之后,墨氏遗孤横刀天山,立马昆仑。光明顶上白骨累累,明月泉旁血流成河。“长大之后,我就娶你……”一句誓言,半世杀伐。为寻圣女,他不惜与天下为敌。为报父仇,却要杀死这个女人。执苍策马昆仓侧,探丸借客尚武阁。他刀斩苍天,天下群雄侧目,剑指后土,神鬼为之动容。江湖之上,他将成为一个神话。墨鸿,这个名字,也将永远铭刻于求剑亭的功名碑之上。
  • 丁一传奇目不识丁丁一传奇目不识丁丁小六|武侠丁一是谁?是轻功冠绝天下的翩翩少年郎?是只会耍花架子的无赖小混混?是带出三十多年前秘密的一枚棋子? 佛曰众生平等,我道人性太贪。那些贪婪犯下罪行的人,皆会因此付出代价。
  • 卖艺的我武功其实很高卖艺的我武功其实很高蘑王大人|武侠风十三其实不会用剑,他只是街头卖艺的。 可江湖上就是给他安排了个名头,叫快风剑。 快疯剑?这不骂人吗?! 确实,整日在江湖卖艺没个侠客样,跟个疯子一样。 啊,快来人把这个卖艺的带走! Ps:风格轻松,略有些搞笑,无毒无害,放心观看。
  • 天下谁懂我的剑天下谁懂我的剑占水庵|武侠剑客中的上班族,惊奇故事隐含无穷的遐思。一位剑客的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