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0章 轩然大波

顾远钟看到柳云灵不受控制地倒了下去,心中一边为顾云皓惊世骇俗的话感到气愤,一边又连忙起身走到柳云灵身边扶起。

“来人,将二夫人扶回房中休息!”顾远钟迅速的下令,顾云皓闹出这等幺蛾子事,换做谁都会气昏过去。

众人连忙扶起柳云灵,顾远钟跟在众人身后前去安置柳云灵,顾云皓见到母亲晕倒也慌忙上前想要查看,却被顾远钟一把拦下。

“你在此地给我好生呆着,安置好你母亲我再来收拾你!”顾远钟气得浑身发抖,斥责着顾云皓,说完便转过身去匆忙地跟着众人离开了。

一时间大堂内只剩下了顾月瑶和顾云皓冷鸢寥寥数人。

顾云皓呆呆地站在原地,突然又想到什么似的看向冷鸢:“姑娘,你莫要担心,既然我做了如此畜生之事,就必定会对你负责。”后又红着脸问道:“只是不知姑娘姓氏名谁呀?”

冷鸢听到后,顿了顿,擦了下眼泪,低头绞着手绢,缓缓说出——

“小女子名为冷鸢,是那风月堂的一名女子,前几日不知为何忽然昏迷不醒,再睁开眼就发现自己身在将军府,我没钱没势,害怕出什么事就急忙跑回了风月堂。谁知今日来身子虚弱的很,直犯恶心,请了郎中才知道原是自己得了身孕。”

顾云皓仔细听着,越来越对眼前的冷鸢怜惜起来。

就在此时,怒气冲冲的顾远钟也回来了,看到顾云皓这副痴情种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

“顾云皓,你对为父讲,这女子所说一言一行是否属实?你当真...”

让顾远钟没有想到的是,来不及待他说完,顾云皓就急迫地点头承认。

顾远钟怒不可遏,没有想到这顾云皓得了病后也如此不安份,稍稍好转竟然去寻了青楼女子还使对方怀上了他的孩子。

越想越生气,顾远钟大声怒吼了声:“荒唐!”

接着提起身边的棍棒便气势汹汹地朝着顾云皓走去。

众人见此,纷纷上前拦住顾远钟:“老爷,老爷不要啊!云皓少爷才大病初愈,这么一棒子下去可受不住啊!”

可顾远钟就像没听到似的拨开了众人走到顾云皓面前扬起棍子就重重地打了下去。

顾云皓前几日风寒,身子本就差劲,这下顾远钟一下一下地鞭打,更是承受不住,捂着胸口"咳咳“地咳嗽了起来。

顾远钟听到顾云皓断断续续的咳嗽声,这才回复了些清明,消了些气,停了下来看着俯身弯腰的顾云皓。

而冷鸢见顾云皓如此受苦,心中一阵可怜,侧身拍着顾云皓的背开口向顾远钟祈求着说道:“老爷,我与云皓是真心相爱的,您就同意我们吧!”一边说着,一边关切地询问顾云皓身体如何:“云皓你怎么样?有没有事?”

顾云皓向着冷鸢摇了摇头,放开冷鸢搀扶着的手,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父亲,冷鸢姑娘说得对,我与冷鸢确实是真心相爱啊!为了冷鸢的身子考虑,您就同意我们两个的亲事吧!”

冷鸢见道,也跟着跪在了地上,两人低着头苦苦地哀求着。

顾远钟听到两人的话止不住地摇着头,气得说不出一句话,扔下了手中的棍子转身走出了大堂。

屋内的顾云皓与冷鸢见此,只是在地上低着头不敢说话,把头垂得更低。

顾远钟急火攻心,快步来到门外的走廊上叉着腰昂头看着天空,良久,长叹一声。

或许是自己的疏于管教才会导致现在这般结果,顾远钟面对此情此景心中一阵懊悔。

顾月瑶见顾远钟气得离开了大堂,快步跟上了顾远钟走到了他的身后。

意识到顾月瑶的到来,顾远钟叹口气,徐徐地说道:“瑶儿,你说是不是为父管教不周,才会让云皓这般被蒙蔽,误入歧途?是不是我害了他呢?”

顾月瑶听到顾远钟这样说,突然觉得眼前的顾远钟有些苍老,心中的弦没由来地触动了一下。

“怎么会呢父亲,云皓还小,判别善恶是非的能力还很薄弱,难免会收到诱惑,更何况听那青楼女子所说,她是被绑入将军府的,这也不是两人的错。”

顾远钟听着,摸着下巴看向了顾月瑶。

顾月瑶见状,继续开口说着:“不过是一位青楼女子罢了,她想要的只是些荣华富贵与名分,不管如何还是安抚好她,否则那风月堂本就是是非之地,这下那女子再添油加醋地一说,我们将军府的面子往哪儿搁啊!”

顾远钟听到,不觉在心中觉得顾月瑶说的在理,点了点头。

“父亲,云皓虽然顽劣,可生性善良,做出这种事也一定出于苦衷,怎么说那女子的胎中也是我们顾家的子嗣,既然云皓执意如此,不如就以侧室之礼节将那青楼女子娶进将军府,一切从简,悄声进行好了,也算是给那女子和她腹中的胎儿一个交代。”

听到顾月瑶如此说道,顾远钟的眸子愈发深沉,反而只是在心中觉得顾月瑶的聪慧与体贴。

想到自己以前对顾月瑶的态度与责罚,顾远钟不仅深感自责,在心中叹了口气。

转而想到顾云皓做出这等事情来,心中依旧烦闷,大手一挥说道:“此事暂且搁置,婚姻不是儿戏,这一事还需我再次考虑考虑。”

说完,顾远钟便撇下了顾月瑶回到了书房当中。

顾月瑶看着顾远钟远去的背影,转头看向屋内的两人,嘴角不禁浮起一抹嘲讽的弧度,回到两人面前劝道:“老爷已经回了屋,你们再在此跪着也只是徒劳,云皓大病初愈又在方才挨了打,不如快快起来歇息一会吧。”

顾云皓听到顾月瑶这样说着,突然上前一步拽住了顾月瑶的裙裾说道:“三姐,你一定有办法让父亲接纳我们不是吗?我承认我之前做了很多不对的地方,可三姐,我是真的很喜欢冷鸢,求求你帮我们劝说父亲好吗?”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凌雪出云凌雪出云稀饭ing|古言这是一个穿越小说!这是我同学的一本小说,请不要加我QQ!我同学的QQ是3361847589。
  • 废柴小姐初长成废柴小姐初长成鸢枭离|古言万年难得一遇的穿越戏码居然被她遇见了,居然穿越到一个整日被欺负的废柴小姐身上。这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简直是个废柴。最可怕的居然还是无意中招惹了个腹黑的恶魔王爷,。 某日里灵泉池边 “本王救了你。”某王爷得意的看着浑身湿漉漉却怒火朝天的女子。 “我差点就能晋升,被你打断,你说是在救我?!”wtf?!女子更气了,什么鬼道理。 “没错。” “好,就算是你救了我,那您现在能走了吗!”某女子咬牙切齿的瞪着眼前的人,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 “不行,我救了你,就要为你负责。” 啥?“你哪来的鬼道理?救人还要负责?。” 某王爷突然深情款款的凝视眼前女子,眉眼里闪着柔情。 “因为是你,才想要负责到底。”
  • 离都离都池鱼刺生|古言有一条新生命从十岁开始,在将近两个八年抗战的岁月里,卢四小姐都经历了什么呢品鉴美男,华山论剑,后宫女官,国内战争,以及收获一份细水长流的爱情
  • 我与书中男神谈恋爱我与书中男神谈恋爱卷毛要上天|古言大龄剩女金七七,不慎掉入书中,来到一个叫大唐的朝代。 “小姐,食不言寝不语!” “姑娘,教养教养,笑不露齿!” “夫人,还未到用饭的时辰。” …… “天呐,这是什么破地方,姐幸幸苦苦奋斗二十多年的房子、车子说没就没了!!!”
  • 怨道傀儡怨道傀儡醉酒檀兮|古言“我們重新來過,好嗎?” “世人皆說我無心,可誰又知,我本就無心?” “不老不死,不生不滅,有甚麼意思?” “拿起那拔劍,刺向我,一切都結束了” 本書不是穿越文,有話留言區。
  • 绛宫绛宫囡囡想吃肉|古言权臣家独女郑绾妍十二岁那年,突然被指了皇后命,天下皆知。 除了入宫,再无人敢求娶。 于是她的父母赏了傀儡皇帝一些好处,天真烂漫的骄纵千金开启了做娘娘的享福之路。 许是老天垂怜,后宫波谲云诡,一路上总有人护着这懵懂稚子。 许是老天垂怜,自古帝王凉薄,他待她却是情深。 他寻天下奇玉为她做生辰礼。 “听说玉跟着人久了,会沾上人的生气,朕的绾妍戴着,养出来的玉定是天下无双。” “平白来唬人,养猫儿狗儿便罢了,养玉算什么呢?” “是朕与绾妍的情意。” 岁月静好,她只恨人的一生不过百年。 后来他夺回君权,郑家成了阶下囚,她遭人构陷,叛臣之女的身份成了她最大的尴尬。 群臣非议,她命悬一线。 她知他为难,约他上了望楼。 “都说玉能挡灾,臣妾这枚定情扳指自此楼落下,不知会是个什么结果。” 烈性如她,一把火烧了翊坤宫,自此世上再无郑家女,也无昭妃。 他修建一座绛宫等她回来,心痛欲死,日夜惦念。 但,一个更大的阴谋正浮出水面。
  • 倾权娇妃倾权娇妃欯歆|古言【1V1甜宠文,双洁文,女强人设,无烂梗哦!!】 【手撕白莲花明场面,鉴婊达人段雨凝。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温润如玉顾辰泽】 “段雨凝,以后不许离家那么久。”他委屈的趴在我肩上,轻声警告。 “好。”我轻声的回应他。 他温柔的牵起我的手,“我们回家。” “辰泽。”我轻声唤他。 “你叫我什么?”他自然的转头,而后愣住,误以为幻听。 “辰泽。”我毫不避讳的看着他的眼睛,认真的再唤一遍。 他低头,俯身,温柔吻上了我的唇。 脑海中顿时嗡的一声,变成空白。 他……顾辰泽。 下意识的往后一缩,想要回避,却被他死死的攥在怀里,动弹不得,任由温润炽热的唇紧紧压迫。 想到刚才的美妙滋味,心中又是一阵悸动,只觉得那娇艳欲滴的红唇,像是罂粟花,诱惑着他再次重温,忍不住柔情轻呼,“雨凝……。” “王爷,我饿了。”我羞涩地埋在他怀里 “好,我们去吃饭。”嘴角带着一抹难以抑制的狂喜和餍足,将手指贴在唇角。 见他这般举止,显然是在回味方才的事情,我又羞又恼的跺了跺脚,“顾辰泽!” “怎么?凝儿是对刚才表现不够满意?”他凑近我耳边,轻声呢喃。
  • 以妻为天:毒舌世子妃以妻为天:毒舌世子妃景非锦|古言嘿,别跟她计较,不是说过了花有百样红,人与狗不同的么!咿,你说你是狗的话,为什么我能听懂?这你就太蠢了!见人说人话,见狗说狗话呗,而且我博学多识……(此处省略N个自夸词汇)片段“你——”渣男也是只说了这个字便被某女打断了。渣女则是一副乖孩子的样子。“你什么你,难道不造绅士是何物?不过也对,你虽然人模狗样,但是还是能分辨出来你非猪非狗亦非人!”“你个贱人!竟敢如此骂本世子!”渣男大叫。“说人贱者必自贱!而且,世子!你是哪个动物身上的虱子啊!”某女捂嘴轻笑。本文女强+男强,女主男主身心干净,1V1。泥萌确定不跳坑么?PS.作者酱学生党。
  • 承恩妃承恩妃假哑人|古言身贱福薄,如何能承天家龙恩。 可虞昭就是被天选中了,原只想拼命换点汤药钱,没曾想被赖上了。于是只身入宫作天作地,待到了承诺的自由之时,却发现好似自己又被赖上了。 “陛下一国之君,不可言而无信。” “我乃一国太子,可为你蛮横不讲理。” “我身贱福薄,只配当空架子为人挡灾,不管是陛下的天恩还是太子殿下的天恩,都是受不住的。” 闻言楚子凯嗤笑一声,双手摊开。“你过来,我告诉你受不受得住。”
  • 女配重生记:少师大人靠墙站女配重生记:少师大人靠墙站胖胖鱼鱼|古言穿越重生有风险,没看她空间异能样样有,可是却被别人得心应手;逆袭翻转有惊险,她就只差上天入地了;抱大腿傍大款……不!傍男主有凶险,各种阴谋阳谋,那都不是个事儿!都说跟着主角有肉吃,为嘛她家的女主变成了男主?她不就是想当个有用不被炮灰的女配吗?怎么忽然间,就要跟男主成亲了?可是最起码,她还不至于傻到被人卖了还得帮着数钱吧?男主厉眼一扫,怎么你还以为你有多聪明?不带这样瞧不起人的,你就是少师大人,也给我靠墙站好,我不伺候了…………爱谁谁爱谁谁!本文正式开始激烈的阴谋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