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0章 温母心疼死了

皇帝发泄了一番怒气,把顺天府尹大骂了一顿,然后就直接下旨,摘除了他的乌纱帽,并且还根据陆云殊的推荐,把程大人升任为了京城的顺天府尹。

听到这道旨意的时候,程大人吓了一大跳,满脸都是不可置信,怎么会突然之间就把自己升任为了京城顺天府尹,这可是一年官升几级,着实让人惊讶。

不过很快的,程大人就明白了其中的弯弯绕绕,心里对陆云殊是越发的尊敬了。

他敢肯定,皇上这么快升任他为京城的顺天府尹,有很大一部分是来自于陆云殊,一定是他,为自己谋求了这一份差事。

程大人心里尽是感激,也暗暗的在心里发誓,陆云殊还是当初的武陵王,任何时候,只要他出声,自己愿意为他鞍前马后,上刀山下火海都愿意。

下了圣旨以后,皇上就让程大人下去了,程大人不敢在皇宫久留,准备赶紧赶回家去,好好的对陆云殊道谢。

但是当程大人马不停蹄的赶回来时,才得知陆云殊已经带着温雪如果离开了府衙。

温雪如已经醒过来了,出了这样的事情,她也没有准备留在府衙麻烦人家,所以就央求陆云殊带她回家。

温雪如一天一夜没有回来,温母也担心了一天一夜,这会儿看见陆云殊抱着浑身是伤的温雪如回来,温母整个人都呆滞掉了。

“雪如。”

温母反应过来,就疾步匆匆到来到陆云殊面前,眼眶里瞬间滑落下了泪水,满脸手足无措的看着温雪如。

“怎么回事?不是好好的去做菜吗?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

“雪如,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你这是要娘心疼死呀!”

温母哭着开口道,很显然被温雪如的模样给吓到了。

温雪如本来不想让母亲担心,但是转念一想,自己要是一直没有回家,才是会让她更加的担心,所以尽管身体很虚弱,她还是央求陆云殊把她带回家。

面对温母哭喊着询问,温雪如有些虚弱的看着陆云殊,希望他能够为自己出出主意,安抚住母亲。

温雪如脸上全是伤痕,幸好程夫人给了他去除疤痕的药,不然这才是让人担心。

看着温雪如苍白的脸蛋儿,陆云殊心里也是特别的心疼,尤其看见她央求自己的眼神时,心里更是很难受。

深呼吸了一口气,陆云殊才抬头对温母开口道,“伯母,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雪如。”

温母心里本来就很难受,不管是任何人,看见自己女儿伤成这样,恐怕也是控制不住心里的怒火。

听到陆云殊开口道,温母就完全控制不住的迁怒于他,目光冷冷的看着陆云殊开口道。

“就是你没有保护好雪如,才会让她变成这个样子,我们母女俩把你留在这里,也是希望你能够为我们分担一些,可是你居然连我们雪如都保护不了,那还是离开这里吧!”

温母哭喊着开口道,心里也真的对陆云殊感到气恼。

陆云殊没有来到小面馆的时候,她和雪如都平平静静的过着日子,并没有发生像今天这样的事情,雪如也没有那么大的野心,想要去结交权贵,每天都安安静静的待在小厨房,研究自己的菜。

但是自从陆云殊来了以后,这一切就变了。

陆云殊被皇上贬为庶人,雪如肯定是不想看他永远这副样子,所以才会想要结交承恩伯府,想要为陆云殊做一些让他重新回到巅峰的事情。

可是,朝廷本来就复杂,雪如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是他们的对手?

看见温雪如没有一丝完好的脸蛋儿,温母的眼泪就那么克制不住的往下滑落。

听到温母的话,陆云殊心里却更加难受。

温母的一字一句,都说到了他的内心里面,留在这里,他确实是想要保护温雪如,想要重新夺回她的心。

可是一次又一次,他居然都没保护好她。

陆云殊心里特别的愧疚,但是也知道这个时候不是和温母计较的时候,所以思索片刻以后,陆云殊就对温母出声开口道。

“伯母,这件事情是我的错,是我没有保护好雪如,您要打要骂我也认了,但是求你不要赶我离开,让我留在这里照顾雪如照顾你,这种事情以后再也不会发生了。”

陆云殊坚定地开口道,其实听到他这一番话,温母心里的怒气也消散了不少,但是还是看陆云殊不顺眼。

只要他离开这里,雪如就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更不需要他的照顾和保护。

想到这些以后,温母目光就直接看着陆云殊开口道。

“陆云殊,你还是离开这里吧!我和雪如只想过平静的日子,你的加入,真的已经打乱了我们的生活。”

“你和雪如早已经全下了休书,现在还纠缠在一起,你的母亲也不会认同,所以你还是放过雪如吧!”

听到温母的话,陆云殊感觉自己都有些站立不稳,身子都踉跄了一步,但是想到怀里还抱着温雪如,陆云殊就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

“伯母,休书的事情……”

“娘…”

陆云殊刚刚想要开口说话,就直接被温雪如虚弱的声音打断,陆云殊和温母两人纷纷抬头,目光落到温雪如的身上。

“娘…我感觉身上好痛,能不能让他先把我放下。”

听到温雪如的话,温母这反应过来,他们还在面馆前厅,赶忙对陆云殊开口道。

“还不快把雪如抱进去?我先去请大夫,你给我好好照顾她,要是再照顾不好她,就请你赶紧离开这里。”

温母扔下一句话以后,就脚步匆匆的往外走去。

陆云殊这才赶紧把温雪如抱回她的房间,然后轻手轻脚的把她放下。

“陆云殊,对不起,我娘只是太担心我了。”

温雪如虚弱的看着陆云殊道歉,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根本就不关陆云殊的事情,而且陆云殊为他洗脱冤屈,想来也是被为难了一番,温雪如心里还是很感谢的。

“没事儿,这件事情本来就是我的错,是我没有好好照顾你。”

陆云殊伸手把温雪如脸上的头发弄开,一脸温柔的开口道,眼里满满的都是心疼。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帝后攻略帝后攻略如月千山|古言芙蓉玉,剔骨萧,千古传奇两相缠。她是月中仙子,高贵典雅,她也那浴血红莲,神秘莫测。宫墙之内,庭院深深,他与她的旷世情缘,于苍茫人世中沉浮。从一个小小秀女到一国皇后,他与她是夫妻,是恩怨……国仇家恨,几度爱憎聚散,相思琴后,多少血泪纠缠……是相离,还是相守?烽烟夕阳后,只愿,明月清辉,一世长歌。
  • 重生之罂粟妃重生之罂粟妃贝蓝朵|古言她是二十一世纪穿越到云风国的毒王,他是云风国公认的废才却实力莫测的王爷。“亲奈的~我把你最爱的鱼给毒死了。”“留着占鱼缸死了正好。”“亲奈的~我把邻国来访的公主给毒哑了”“她说话烦人哑了正好”“亲奈的~人家想要个男宠~”某只不淡定了,“你敢包养我让你几天下不了床!”
  • 江湖任我飘江湖任我飘柒北公子|古言【鬼才大神医v江湖第一美男剑客】 ‘娘子,我得绝症了。’某男表情痛苦的摸着胸口。 某女神情冷漠的看着他:‘大哥,我男的。’ ‘那娘子怎么....’ 某女:看破不说破。不懂? 【女扮男装】
  • 穿越之绝世宠爱穿越之绝世宠爱瑶哟瑶|古言面对上一世自己所爱的人的背叛,这一世,沐瑾萱势必不能再让自己所爱的人伤害到自己。咦,这谁啊,好帅,快到我的碗里来。相处过后,艾玛这是人格分裂?不管你是什么,你都是我沐瑾萱的人。
  • 妃不寻常:残王霸宠妻妃不寻常:残王霸宠妻女乔|古言前世身不由己,上天给了她机会重新选择,她选择了一条让自己活得更加随心所欲,但却让她不得不相争的道路,“放弃”在芩芍的字典里再也没有大不了,只愿一世平庸,世事勿扰。虐心是虐的他人之心,心如止水,心坚如钢,到底是怎么样的人和事才能把这金钢如钻的心化为有血有肉的真心,不求荣华富贵,只求一生一世一双人,携手白头。
  • 我家七爷太霸道我家七爷太霸道柒一笙|古言柒柒的新书《盛世余生只为遇见你》已在连载中,求支持~梦境中的雪白色,伴随着长剑直穿而入,染成了血红色,覆盖住她那双璀璨如光,独具一格的暗紫色双眸。 而遗留下的,只有那魂牵梦绕的噩梦,以及像是孤魂野鬼一般,苟且偷生的她。 她一生为复仇而来,却没想到被某人盯上,纠缠不休,抵死缠绵。 她一句“皇上问我,愿不愿意入后宫”某位摄政王直接发疯,将她往死里吻去......并发誓,这个小东西,只能属于他一个人!至死不休!
  • 侠若为皇侠若为皇斯盖|古言在江湖他是侠,在庙堂他为皇。从侠客到皇者,那些他爱的和爱他的,他是得到了更多,还是失去了更多? 为侠抑或为皇,依旧等待着他的选择。
  • 落花时节又逢君落花时节又逢君蜀客|古言舍却仙根,甘愿堕入轮回,冒着精魂破散的危险,只为在凡间与他相守一世。红凝!红凝!究竟是什么样的纠葛,让你决绝得如离开枝头的花朵,义无反顾地扑向他,你可知,他有没有记得你?在滚滚红尘中,你是否还坚持曾经不悔的选择?就让我们看这一段荡气回肠的人、妖、仙三角爱恋故事。情节虚构,切勿模仿。
  • 八大军头之又见故人八大军头之又见故人风起云隐|古言这是一个围绕着八大军头的爱情故事,也是一个围绕着武则天的阴谋故事。结局如何?且听我慢慢道来
  • 好一朵木槿花好一朵木槿花小小小惠|古言什么乱七八糟的,不就是考试考砸嘛,被老师留下来讲题目。干嘛穿越呀?!虽然说她是薛家嫡女,而且文武双全,美貌如花。但是总有人把她搞到吐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