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章 傻子公主

七月十三,是景朝一年一度的上元节。

湫城里的百姓家家户户都忙着张灯结彩,热闹非凡;大臣们则是携家带口争先恐后的往宫里赴宴,高谈阔论,把酒言欢。

表面上以便于彰显皇室的恩泽和社稷的安稳但私下各有各的用意。

慈宁宫内。

“公主,哀家近来耳边听了一两句传闻,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所以请你来帮助哀家做个判断。”

时间的流逝在龚后身上并没有留下太多的痕迹,皮肤白皙细腻,气质越发雍容华贵,丝毫看不出来她今年是个将近五十的妇人。

“是。”

回答的女子约莫十七八左右,长相平庸,眼睛虽然大,却无神,好像透着一股子不正常的呆滞与木讷。

女子依依不舍的放下了玉碟里精美的点心,身边伺候的贴身丫鬟马上前来替她擦拭着唇角,整理好衣冠。

流言蜚语在龚挚面前向来都是不攻自破,怎么今日反问起一个傻子公主的主意了?

龚太后司空见惯了,没想到长大了李晴她还是没有学会自理能力,怪不得嫁与丞相三年,一无所出。

“公主你嫁与丞相三年了,夫妻间相处的在哀家看来十分和睦,只是有些时候委屈你了。”

李晴眼巴巴的瞅着太后的容颜,小脑袋不受控制的摇过来摇过去,听着她说什么,夫妻之间,什么嫁人。

听不懂,不过她的记忆里像是有一回她穿着红色的礼服,饿着肚子整整饿了一天零一个晚上。

确实是把她饿惨了,鬼哭狼嚎的好不容易才让好心的人端了点食物喂到她嘴里。

“坊间略有谣言,说是丞相对皇室宗亲不满,在外寻欢作乐沉迷修炼仙术,不顾朝纲,不顾内里。”

龚太后知道自己说的这些李晴她听不懂,看着公主天真的模样,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太后,晴儿有一个地方不明白。”

未等太后回答,李晴砸吧砸吧嘴,“寻欢作乐是不是在外边玩的很快乐的意思呢?”

问完之后,李晴赶紧把自己的脑袋低了下去,她知道自己生来有些地方和大家不一样,但是她的求知欲十分强烈,努力的在赶着学习别人的长处。

在面对龚挚的时候,李晴怕惹她不高兴,向来都是一副乖巧讨好的模样。

虽然某种时候,她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

李晴的双手紧张的攥着袖口,虽然是垂着脑袋瓜子,依然挺着腰身,笔直恭敬的坐在云塌上,试图让自己保持平衡。

“是啊,公主。”

太后身边的心腹,董公公接了李晴的话。

声音尖锐刺耳了点。

“公主,这次答对了,比之前有进步。”

太后终于舍得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至少现在公主她能理解表面的意思了。

“我想出去寻欢……作乐。可丞相说,不行,他教我学东西,很辛苦。”

很辛苦,是他教的辛苦还是自己学的辛苦?

李晴受到了赞扬,脸上带着喜悦,不像刚才那么生疏。一下子说了完整的句子,可见果然是有进步。

太后没有再问关于刚才的话题,心里感到欣慰,面上缓和了不少。

“哀家知道你们夫妻二人,琴瑟和鸣。若是今年能够开花结果的话,先帝与淑妃的在天之灵肯定会倍感欣慰。”

太后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没有注意到某人听到淑妃二字眼睛里闪过一丝冷意。

就算捕捉到了,也只会觉得是自己的错觉。

任何人都不会在意一个傻子公主的情绪。

“董公公,把哀家给公主的礼物呈上来。”

“老奴遵命。”

一个制作的十分精巧的小盒子递给李晴,“接着吧,莫要辜负哀家的一片苦心。”

“多多谢……太后后奖赏。”

龚挚不是第一回赏赐给她礼物,在此之前李晴说过许多回了。

但每次跪下谢恩的时候,李晴口吃的毛病就会犯上来,压也压不住。

太后知道并不是她有心这样做的,没说什么。

话音刚落,董公公尖细的声音再次响起。

“启禀太后,尚书大人有事求见。”

“在哀家处理完刘尚书的事情之前,公主暂时在启云殿等候吧。”

伺候李晴的人是她的陪嫁丫头,名字叫兮儿,年纪比她大几岁。

特别有眼力见而且心思通透。

最重要的一点对李晴忠心耿耿,从来没有觉得李晴是个傻子就欺上瞒下,恶奴翻身。

兮儿见太后发话了,立即扶起自家的公主。

整理好衣裙之后,小心翼翼地带着她走出慈宁宫。

主仆二人与刘尚书擦肩而过时,李晴偷偷的瞥了他身后,还跟着一个人。

穿着打扮,像是一个读书人。

这人,面黄肌瘦,营养不良,浑身上下衣服凌乱,遍体鳞伤。

总之,没一点好的地方。

大概是被某家官宦子弟欺负了,走头无门之际,不知怎么抱上了刘尚书这条长线。

“公主,不可。”

兮儿小声的提醒着,她怕不快些走的话,公主会惹祸上身。

毕竟那人不是公主的亲生母亲,她可是个吃人不眨眼的太后娘娘。

“嘻嘻,好啊。”

李晴本来就不想在慈宁宫待着,一想到太后那张恐怖的脸,她的小腿就不自觉地抖了起来。

其实她不是傻子,只是比别人发育的晚了点,慢了点。

“兮儿,我腿疼。”

李晴嘟着温软的樱桃小嘴,可怜兮兮的看着她贴身贴心的小丫头。

“咦,公主这是对奴婢撒起娇来了。好吧,那我们先休息一会儿。”

兮儿温柔的笑了笑,心却不敢大意。

仔细的环视周围的情况没有危险,才让李晴坐在亭子里悠哉游哉的玩了起来。

“兮儿,这条路我觉得好熟悉啊。”

李晴一脸惆怅,不过就算她有伤心难过的情绪了,在其他人看来也是呆呆傻傻的憨样。

“公主,在逗奴婢了。哈哈。这明明是太后新建的启云殿啊,咱们还没有来过这条新的小路呢。”

兮儿特意在后面加重了语气,新建的,新的路径。

李晴不说话了,坐在亭子的一旁,整个人像秋日蔫巴的茄子,无精打采的。

“公主,身体是不是不舒服啊?”

兮儿知道她这是在想事情,或许今天她不该骗李晴,她们俩心知肚明,这明明就是以前的公主府。

自从公主府发生了那件事情以后,公主她性情大变,小时候聪明伶俐受了刺激变得时而清醒,时而糊涂……

造化弄人。

李晴摇了摇小脑袋,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拨弄着自己的长发,谁知竟然放进了自己的嘴里。

“没味道。”

她向兮儿撇了嘴,手上还拿着沾了口水的乌黑亮丽的一小嘬头发。

“公主,下次不许这样了。”

“哦---”李晴故意拉了长声,似乎是表达她的不满。

“对不起。”

四下无人,兮儿来到李晴的身边,用两人能听见的语气喃喃的说道。

李晴傻呵呵的笑了,学着兮儿双手叉腰的姿势,“兮儿,下次不许这样了。”

“兮儿知道了。”

“哈哈,兮儿真乖。”

这话兮儿熟悉的不能在熟悉了,都是她平常对李晴教导用的。

她的这个公主,一点都不傻。

公主府,不对,现在已经改名为启云殿了。

殿里的布局虽然乍看之下和之前没什么不同,可细看之后装潢的更加精美,设计的更加宏观大气。

如今翻了新大改一番,兮儿内心想着是怕公主到此处睹物伤神吧。

太后,对公主真是情深意切。

走上小楼的刹那,房间里时不时的传出男男女女欢声笑语,低吟浅唱。

“大人,传说湫城里的女子貌美如花,今日阿越亲眼所见,果然名不虚传”

“不及你。”

苏越侧身轻躺在周生的怀里,胸前的柔软始终不安分。

短短三个字不仅让房间里的人儿糜烂着绵绵不绝的春意盎然,更让房间外面的人儿恍惚到须臾间走马观花山河处,看遍灯火阑珊。

幸好,公主看上去心智单纯,对这些男女之事不甚懂得。

若是知道自家主子心里有点郁闷,不知道会高兴还是难过。

李晴低着脑袋,整个人看起来提不起精神,一直在与兮儿打闹,这时恐怕是累了。

兮儿没有想好如何向李晴解释屋子里发生了什么事情,突然房门“悄无声息”的被李晴打开了。

兮儿大吃一惊,却来不及阻止。

诺大的阳光猝不及防的照射进来,李晴背对着光芒,穿着一身正装,看得那两人衣服松松散散的搭在身上,苍白无神的小脸被吓得冷汗森森。

躺在云塌上的不是别人,确实是景朝年轻有为,赫赫有名的开国功臣之一;先帝恭后亲封的丞相大人;更是她嫁了三年的驸马,周生。

着华服,披锦衣,穿蟒靴。

身行俊美,天质自然。

“呀!瞎了,眼睛。”

没有人告诉李晴两个不穿衣服的人赤果着抱在一起是什么意思。

而且当初兮儿觉得公主还小,只对她说了看到不穿衣服的人眼睛会长针眼这种假话。

原本以为她成亲了自然会知道。

难不成,兮儿有一种十分大胆的想法,这种想法瞬间把自己吓了一跳。

“大胆,是什么人?竟敢惊扰了丞相的好事。”

苏越心里想到手的鸭子被这人给搅黄了,越发不悦。

她觉得来人的身份地位只不过是哪家官宦的夫人,其实难免苏越不知道李晴和丞相的关系。

苏越并不是京城之人,是周生在大梁捡来的歌姬,当初图的不过是这个女人弹得一手好琴,顺手把她带到了京师。

歌姬在勾栏里一抓一大把,她们从不过问客人家里的事情,只在乎谁能用金手指把她们变成飞上枝头的凤凰。

苏越自认为自己是幸运的,因为她在路上略有所闻,丞相只娶了一位女子,就是当朝懦弱无能,胆小怕事,甚至脑子有点问题的公主,想来那傻子公主定没有几分姿色,平时也不得丞相宠爱。

上一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贵妃每天只想当咸鱼贵妃每天只想当咸鱼大果粒|古言萧兮兮穿越回古代,成了太子的小老婆之一。 本应该是宫斗的开始,可她只想当咸鱼。 争宠?不存在的! 咸鱼才是生存之道,混吃等死才是人生真谛! 可偏偏, 高冷太子就爱她这一款。 …… 萧父:闺女,你要争气啊,咱家可就指望你攀龙附凤了! 萧兮兮:不,我只是一条咸鱼 宫女:小主,您要争气啊,一定要打败那些绿茶婊成为太子妃! 萧兮兮:不,我只是一条咸鱼 太子:爱妃,你要争气啊,孤就指望你传宗接代了! 萧兮兮:不,我只是一条咸鱼 太子:无妨,咸鱼我也可以。 …… (1V1宠文,双洁,超甜!)
  • 医品狂妃:世子殿下,请赐教医品狂妃:世子殿下,请赐教弹恋爱|古言重生前,她悔婚私奔,声名狼藉,是苏家的耻辱,眼睁睁看着戏精庶妹上位,夺走属于她的嫡女之位;重生后,她发誓,这辈子,她就灭谁!小包子:娘亲,别伤了手,让我爹来!某世子爷冷眼:不管是谁欺负她,都是与本世子为敌!
  • 穿书后我把反派弄哭了穿书后我把反派弄哭了蛋糕与糖|古言宋玉暖知道自己穿越了,而且穿进了一本小说,身份相当尴尬,男主妹妹,玉嘉公主。不仅如此,她还随身携带了一个系统,自称是正义系统,又称世界和平系统,其实真正的ID叫做翠花001。男主有自己的女主大人,然而宋玉暖不知道他为什么看向自己的目光总是怪怪的。宋玉暖知道自己的剧本是一个女配,所以满心欢喜的跟着反派大人满街跑。男主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一点点的偏差,一切和上一世截然不同。反派,死对头的妹妹为什么老跟着我?烦不烦?算了,好歹是女孩子,不能凶,暂且娇养着吧。排雷:男主重生的,和女主表兄妹原男主:宋玉瑾反派:谢南初观念:不要想着宋玉暖抢姻缘,命数都是未知,原女主也没给男主打标签。就现在二婚在一起的也特别多,结婚还可以离婚,更别说这辈子男主还没和原女主成亲。提示:双处,宋玉暖是个戏精。--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绝色天下:邪王的腹黑毒妃绝色天下:邪王的腹黑毒妃喵一|古言穿越到一个备受欺凌的傻子嫡女身上,顾巧巧表示,我不报仇,我要做个好人!好人是什么定义?那就是你若杀人,本小姐——只诛心!扮猪吃老虎,亦可以不见刀锋也见血!哎呀,说什么斤斤计较,本小姐是眦睚必报!
  • 君与梅花两白头君与梅花两白头暮雨清阳|古言轩辕漓月的命是他救的,琴棋书画都是他教的,他就是她的天,他杀了她的父亲,亲手打掉了她腹中的孩子,为他失去了味觉以及嗅觉。皇叔,你告诉漓月,漓月该拿什么来爱你?是拿这颗破碎不堪的心吗?
  • 穿越之云溪落定穿越之云溪落定狐喵|古言她是一个可怜的孤儿,为人和善,倾国倾城。他是一个权倾天下的皇上,残忍,邪美。上天却开起玩笑,穿越到有着一个和她长得一样、同名同姓的女孩身上,让她遇上了他。“其实,你只是一只棋子!”一句话,九个字狠狠的印在心里。几年后“对不起,回来吧。”“爱你的我已经不存在了,现在只想安静的过日子。”她,从开始的幸福变成了最终的绝望。她是否能再和他幸福下去?
  • 再多时光都徒劳再多时光都徒劳IC君|古言江家三小姐江颜被迫嫁给白家大少爷白烽,但江颜早就与侍卫易子溪私定终身,后来竟得知易子溪特殊身份,三人为此产生爱恨纠葛,江颜与易子溪终成眷属
  • 凰女当嫁凰女当嫁言小舟|古言上一世,她是不谙世事、不识人心,只知伤春悲秋的娇公主。一腔痴心错付他人,国破家亡就是教训,一袭嫁衣红似火,嘲笑她的天真愚蠢。“哈哈哈,你想要这一把龙椅,本宫告诉你,你得不到”她在满天大火中与他同归于尽,满心不甘与恨意,随着那至高无上的龙椅消失在天地间。——再次醒来,回到幼年之时,眼里的波涛汹涌久久不能平息,这一生,不爱红妆爱武装,学谋略、习武功,弃情爱、算人心,以柔弱的身躯立于朝堂之上,乱世之中佑家国昌盛,这一生,定不负长公主之名。他是镇守边境的战神王爷,十四岁成名,温文尔雅的他狡猾如狐,闲云野鹤的他谋略无双。他狂傲不可一世,偏偏在他瞧不起的女子身上栽跟头。--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琉生琉生银笺|古言她是毒药的女王,却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似大家闺秀;他是医学的翘楚,却天文地理无所不知若谦谦君子。当温润腹黑的他遇到调皮捣蛋的她,却一见钟情誓不回头,漫漫追妻路,又有谁来陪?且看他如何诱她入深陷情网。“你居然给我设局”她怒目而视。“可我也早已不能置身事外”他笑,低头擒住那一抹红唇。
  • 陌路情殇陌路情殇诸葛掷豪|古言天山积雪,化作尘世雨。前世之恨化今生之缘,与君邂逅只为许愿,君与我结缘应许红颜。前世今生缘之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