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4章 禁欲系凌晨已下线

听到门铃响了凌晨才慢条斯理的从沙发上起来去开门,李啸进来后凌晨看到李啸身后的人时也是一愣。

“你怎么来了?”凌晨眉毛拧起感觉看到她就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纪念慈咧开嘴赔着笑“表哥,你怎么这么问啊,你这样会让我觉得你不欢迎我的。”

凌晨转身进门坐回沙发上,一张脸上只差写着“你才发现”这四个明晃晃的大字了。

啧,纪念慈一见凌晨这个态度觉得自己再一次被嫌弃了,不过她才不会难过因为她已经习惯了她表哥这万年不变的态度,面冷心热,口是心非,俗称:口嫌体正直。

纪念慈进了屋后就左顾右盼的扒拉扒拉每一个角落,在不小心与凌晨对视上后才嘴角僵硬的扯出一抹微笑。

“哎呀,我只是在路上刚好碰到李啸了,所以我特地来看看表哥最近怎么样?”

“你到底是来干嘛的?”凌晨实在是受不了纪念慈那偷偷摸摸跟做贼一样四处寻望的眼神。

纪念慈只好说明了来意,然后被凌晨坚决的拒绝了,纪念慈只好耍起了无赖,盘腿坐在沙发上。

“表哥,你想想看如果嫂子的经纪人是我那她的什么事情你都能在第一时间知道啊,而且我肯定会替她考虑最好的资源,并且你想想看我还可以趁机安排她和涵涵一起工作,这可是不可多得的好机会啊!”纪念慈说了半天凌晨理都没理认真的看着平板上。

“工作,工作,嫂子那么漂亮要是其他人当了她经纪人给她安排个CP啊或者介绍个有名的异性朋友啊这些,即便嫂子的心在你身上可是难道你心里就不堵得慌吗?”

纪念慈毫无形象的抖着腿,背靠沙发上嘴里噼里啪啦的一大堆随口就来。

凌晨无奈的将平板放在一边,掀起眼皮“这件事情你要问她的意见,她愿意我自然不会阻拦。”

凌晨起身走到楼梯台阶上扭头吐了句“跟上”然后继续往楼上去了。纪念慈抬眼看一下楼上心下一喜,看来她表嫂是在楼上休息啊,天啊,她表哥也太禽兽了吧,难怪她一直没有看见她表嫂敢情是太累了啊!

纪念慈在心底尽情的吐槽着凌晨同时兴奋地跟在凌晨后面。

“啧啧啧,亏我之前还以为你是真的禁欲高冷呢,原来都是骗人的,人家连二十岁都没有就把这祖国的花朵给采摘了。”

凌晨站在卧室门口手搭在门把上,侧眸回望“你嘀咕什么呢?”

纪念慈打了个寒颤嘴角扬起僵硬的娱乐圈专业假笑“没有啊。”

凌晨把门打开走到床边指了指床头柜上的袋子“那里是睡衣你替她换上,注意轻一点别把人弄醒了。”

纪念慈看着卧室的门再次关上,凑近苏唯一看轻声叹息“啧啧啧,我错了,我以为是禽兽,结果是禽兽不如啊,这么好看的女朋友躺在你的床上你居然让我来替她换衣服,天啊,我外婆想抱曾孙的愿望估计是难以实现啊!”

纪念慈替苏唯把睡衣换上,然后才转身下楼去找凌晨,凌晨还坐在沙发上工作,纪念慈在心底为苏唯难过,这样只知道工作的男朋友怎么配得上床上的小妹妹啊,丝毫没有情趣没有浪漫没有幽默感的男人就应该注孤生啊,怎么还能得到苏唯这样一个长得好看歌声好听处处优秀的女孩子的青睐啊?

纪念慈从一下来就一直打量着她家禁欲系的表哥,带着个眼镜目不斜视的盯着平板电脑,无趣!

“你可以走了!”凌晨头也不抬的开口赶人。

嗯?

纪念慈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还有事?”凌晨停下手里的工作抬眼凝视着纪念慈,最后纪念慈在凌晨的死亡凝视中疯狂逃走。

苏唯从床上爬起来,一只手撑着床一只手揉着眉心,好一会儿才发现这个环境有点陌生,她坐在床上看着未拉完的窗帘外,天空已经泛白太阳的金色也即将洒满大地,捶了捶脑子以后正准备从床上爬起来时房门从外面打开了。

凌晨单手插兜脚步轻轻地走进卧室“醒了。”

苏唯点点头说道“这里是你住的地方?”凌晨勾唇不可置否的浅笑,苏唯拉开被子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被换了,她看看凌晨又看看自己“这个,我的衣服是你换的啊?”

凌晨上前走到床边坐下凑上去反问“你以为呢?这里就我们两个人。”

苏唯感觉自己好像被调戏了但是没有证据,轻轻咳嗽一下缓和下气氛。“哦,没事没事,辛苦你了。”

凌晨一本正经的点头:“的确辛苦。”

苏唯被凌晨的话给堵得死死的,本来她只是这么随口一说谁承想凌晨这脸皮厚的完全没点自觉性居然给根杆子就顺着爬上去了。

“所以,你要怎么犒劳我呢?毕竟我如此辛苦的。”

苏唯此刻有种想将身后的枕头扔在凌晨脸上的冲动,但是她觉得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转眼笑意满满的对着凌晨嗲嗲的开口:

“凌晨哥哥,你怎么还要犒劳呢,你不是我男朋友吗?这不是应该的吗?”

苏唯说完后自己都想吐了,这嗲声嗲气的小白莲自己现在学起来是顺手拈来了啊,苏唯说完后强忍住恶心还伸出两只爪子去抓着凌晨的手臂摇了摇。

只听凌晨轻声的“呵“了一下苏唯就被反扑在了身后的床上,苏唯脑子凌乱了一下,这,这是个什么情况啊现在?

苏唯偏偏还不自知的对着凌晨眨巴眨巴眼睛,凌晨一手就遮住了苏唯的眼睛,苏唯还未来得及问这又是什么操作就被凌晨夺去了呼吸。

……

made,苏唯坐在沙发上盘脚扣手,这凌晨简直太不是人了,吻完之后居然还理直气壮的说“我是你男朋友,吻你也是应该的,不需要犒劳,当然如果你想我满足你其他的要求我也是可以的,也不用犒劳毕竟我是你男朋友。”

呵呵,犒劳,犒劳你大爷的,占了便宜还振振有词,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满口胡言还理直气壮。

明明之前也不是这样的人啊,这到底是跟谁学的啊?苏唯觉得肯定不可能是她自己,毕竟她现在可是牢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社会好青年,学校里的好学生。

这就算了,居然还嘲笑自己吻技差,你吻技好了不起吗?还有嘲笑自己一个学音乐的肺活量小,简直是难以忍受。

凌晨端着盘子从厨房里走出来摆放在餐桌上,然后伸手摸了下鼻子走到苏唯旁边坐下。

“吃饭了。”

苏唯纹丝不动,心想着刚才的事情实在是意难平得很。

“还生气呢?”凌晨手指勾住苏唯的一缕长发把玩着“这不吃饭就没有力气,这没有力气你还怎么练习肺活量啊?嗯?”苏唯感觉到凌晨的话充满了对自己的嘲讽。

凌晨看着苏唯那扭曲不满的表情“其实还有一个办法也可以练习肺活量,要不我来教你吧?”凌晨不等苏唯拒绝又开口“放心,不用你犒劳我,毕竟这是男朋友应尽的义务,这样不仅满足你的需要还能提高你的吻技。”

凌晨眉毛一侧挑起“你觉得是不是一举两得啊?”

苏唯心里憋着气:去你的一举两得。

生气,懒得再看凌晨一眼大步走到餐桌前坐下,拿起筷子大快朵颐的吃起来。

“哼,凌晨,你一点也不浪漫,你怎么可以这样讽刺你的女朋友呢?”苏唯最后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她才不是一个能憋住话的性子,直言不讳才是她的性格。

“好,我改。”

吃过饭后苏唯躺在沙发上头枕在凌晨的腿上,手拿着手机刷着微博“咦,C君的新歌今晚就出了哎,MV这么快就制作好了啊!”

苏唯仔细的看着微博上的评论,啧啧,“C君的粉丝好多啊。”

“凌晨,你知道C君吗?”

“凌晨,你~”苏唯发现自己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结果凌晨都没有回答她,抬起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手不满的掐向凌晨的腰。

“你怎么都不理我啊?”苏唯非常不满,超级不满,自己一个人说了半天像唱独角戏一样。

“我只是在想我是不是真的很不浪漫,让你受很多委屈了。”凌晨轻抚着苏唯的头顶,难得一次这么认真的回答。

“其实也没有啦,我刚才只是开玩笑的啦!”

“一一,来日方长,你要的爱和感动我都会慢慢给你,我不温柔也不浪漫,但对于你想要的我定竭尽所能给你;所以别太着急等等我好吗?”

“凌晨,方长是谁?是不是你的哪个小情人,你和我在一起居然想着来日方长。啧啧,太过分了。”

“呵!”凌晨不是没听懂苏唯的话,她故意扭曲只是不想把气氛搞得太过于紧张了,他们在一起应该要轻松愉悦的氛围才对。

“我不想来日方长,我想你。”

苏唯这下知道自己被调戏了,而且有了点点的小证据,就是刚才凌晨说的这句话。

“啧啧,原来你根本就不是什么禁欲男神,你这车开得简直是飞一般的,哼,这不是我要去幼儿园的车我要下车。”

凌晨挑起苏唯的下巴强迫她看着自己的眼睛,苏唯看着凌晨性感的喉结上下滑动了一下正想着要怎么夸一下凌晨这性感的喉结,结果凌晨骚话就来了。

“乖,孩子都还没有去幼儿园做什么,我们得先有孩子才能上去往幼儿园方向的车。”

啊,禁欲系凌晨已经灭亡了,禁欲男神凌晨已下线,现在的是凌.骚话连篇.晨。

同类热门
  • 我有多喜欢你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你不知道虢珺妤|青春墨华年说:你想过我喜欢星夜、喜欢程楠,却没有想过我喜欢你。我喜欢你轮回了一个又一个春天,你却不知道。 锦瑟说:我一直想说喜欢你,你走的那一天我没说出口,说出口了却又是错过,大概是命运弄人。我也喜欢你啊,把你放在心里了很多年,你却不知道。 南宫锦瑟看着荔枝树忍不住爬了上去,在树上,看到了正在对弈的墨华年和左岸。 听到了他们在谈论她。说她长得漂亮,她顺手把手上的荔枝扔到了两人正在下棋的棋盘上。把两人吓了一跳。 进学校不久,墨华年就被南宫给调戏了。 南宫搂着墨华年,手放在他的下巴,将他的脸对准自己。 “外界盛传,墨家的三公子的容颜是A市中所有富家子弟之最,现在看来…” “的确如此。”第一次见面墨华年清冷的模样就刻印在了南宫的脑海之中。 墨华年一直以为南宫是标准的世家大小姐,可是之后的一件件事情,都在颠覆着他的这个想法。 “你就这么喜欢他吗?喜欢他到了可以为他剪去你心爱的长发?”墨华年看着南宫的短发,满眼的悲伤。 他为了她远走他乡,回来之时,她有求于他。 “借我点钱好不好?” “理由。” “你是我的未婚夫这个理由够吗?” “你现在想起我是你的未婚夫?” 它并非不想帮她,只是,来不及了…这成了他们一辈子的遗憾。
  • 夜星明日晴夜星明日晴莳琪leo|青春男主魏烨和女主苏雨晴在高中相识,你进我退,苏雨晴已经追逐了魏烨三年,迷失了曾经的自己,也失去了一直在努力的梦想,然而大学时她考上了音乐学院,而他考上了医科大学。分道扬镳,本以为不会再相遇的两人却再一次大学生辩论会上成为了对手,从此两人跌跌撞撞的走在了一起……
  • 朝朝也暮暮朝朝也暮暮今南几何|青春(超级小甜饼哦(?>?<?))外表高冷内心小娇娇&温柔占有欲小哥哥 在班级聚会上,沈迟深被起哄打电话给最近联系人。 沈迟深摇了摇头:“她现在应该要睡了,不太方便。” 但耐不住大家坚持,电话通了,对面传来一糯糯的女声“迟,怎么了。” 周边的同学一听,这声音怎么有点熟悉呢。这不就是高一那一位冰山小学妹吗。 —————— 嗜糖如命的小暮暮同学偷偷藏的糖被没收了。沈暮曦气鼓鼓地看着收了自己的小心肝糖果的坏蛋,气鼓鼓地扭过头去。从沈迟深的角度看,活脱脱一只小仓鼠,还是炸毛的。 过了会,那只小仓鼠慢悠悠地挪了过来“迟,我就吃一个,剩下都给你。” 沈迟深揉了揉女孩的头发,笑着摇了摇头。 沈暮曦暗自嘀咕“不行,我今天就一定要吃到!” “迟哥哥。”脆生生的一句话硬是把沈迟深说的心都塌了一块。 (反正据目击证人迟某说“别问,问就是我抵抗力不行。”) ———— 喝了酒的沈暮曦,呆呆地拖着自己泛着红晕的小脸,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的沈迟深。不自主伸出手,抚上精致的眉眼。轻声道 “迟。” “嗯,我在。小木头。” “我爱你,朝朝暮暮” 对面的男人呆了一瞬,把女孩搂入怀里 “我爱你,朝朝也暮暮。”
  • 如下易何时如下易何时汐凌枫|青春并不是擦肩而过的过客,你永远定格在我的世界里。他是白亦辰,他是白家唯一继承人,长着一张妖孽的脸,但是他很高冷,唯一只有独特的那一个她进入了他的世界。
  • 成年之前的那点事儿成年之前的那点事儿Admit|青春不管你是小女孩还是已经有家庭的女人,你都能从我的这部小说里感受到自己,感悟青春,青春或许过得很快,小说却一直在。
  • 有你时光暖亦甜有你时光暖亦甜西喻|青春“同学我看你眉间煞气甚重,路上小心。”少女眉眼充满认真的神色,拦住一个男孩子说道。 “老子天下无双天选之人,你还是小心你自己吧。”少年面漏不屑,头也不回就走了。 再次遇到,少年看着少女,说:“同学,你乌鸦嘴练的不错啊。” 再后来,少年讨好的看着少女,说:“暮暮,你能看到我们什么时候结婚吗?” 穆暮:“……”
  • 哈喽男神,kitty猫来了哈喽男神,kitty猫来了香草布丁糖|青春一来就抱大腿,某吃货囧认男神为老太爷,最接地气相遇让某爱面子的霸道男青筋爆出,菜市场奇葩初遇让女主情何以堪?好好的绝世大美女凉着不要,偏偏要个和自己斗嘴的粉系hellokitty版吃货女,蛮夺初吻也就算了,还用空闲时间做了个“十年如一日倒霉奖”,女主仓鼠一样啃他的手,萌化了有木有!同居居然是为了一只玩偶猫,天天褥在自己怀里,史迪奇很吃醋!后果很严重!爱情的巨轮说沉就沉。
  • 蝴蝶飞不过那片海蝴蝶飞不过那片海眷尔er|青春他是她整夜魂牵梦萦的对象,她是他眼里最好最聪明的学生。她轻唤他梁老师,他宠溺叫她夏夏。当学生爱上老师,当弟弟爱上姐姐,新锐作家眷尔书写90后“微疼痛”言情小说代表作《蝴蝶飞不过那片海》:谢谢你让我学会将这份爱暗藏在深海,然后轻轻把手放开。
  • 千金归来后成了团宠千金归来后成了团宠耳一|青春那天的云朵像棉花糖一样甜,彩霞印进他的眸子,面前的小不点举起了手里的花给他,星星点点的洁白落在绿梗上,她扬起笑脸说:“我是来报答你的。”楚光曜永远都忘不了这个画面,连同林希晴一起,住进了他的脑子里。他不得不承认,她的心脏是他全宇宙最想去的地方。本以他们只是平行线,命运却让他们的人生轨迹再一次相交。
  • 我想为我们的青春写本书我想为我们的青春写本书四分之一可能|青春这是一个我自己亲身经历的故事,此时的我很迷茫,故事还在继续,我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也许会和他白头偕老,也许会一别两宽,也许两个人抱憾终身.....也许有一个等在原地另一个选择了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