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1章 夜探府邸

刚批阅完文书的刘大人依旧还是神采奕奕的模样,毫无疲惫之意,看着这二位的到来,上下仔细打量一番,似乎毫无交集之人实在未曾想出这是何许人也。

在察觉中的刘大人的眼神中能够看到一束光,虽说渺小但是却能够明显的看到,易般心中对刘大人有了些底子,“我乃道人,对于法道之术略知一二,昨日入杨树城时,首次遇见此番场景,让人惊叹不已,路过贵府看着有些迷雾,便选择今日前来拜访。”

刘大人连连点头,用手捋了捋不长的胡子,认真的再次看着眼前二人,“看着道人倒是年纪轻轻,未曾想到还有如此修为,可敬可叹啊!”眼前之男子看着少年,精修的脸盘子秀气可观竟是学习法道之人。

刘大人挥了挥手示意着让下人退下去,近日来,不少有人来拜访,说是城里的异样可一到第二日就没了消息,现城内多少百姓早已习惯如此,反而成就了如此特色,不失为另一种特色。“小师傅可是知道我们这有什么异样?”

吹去表面的茶叶,一股茶的清香扑鼻而来,轻轻的喝了一小口。“且不说这全程得一样单单是您府上,就许多与众不同之处,想必不用我多说,大人也是知道的,难道不想一探究竟您的夫人究竟是因为什么?而变成如今这个模样吗?”

苏寥寥在一边附和着:“看路百姓根基发生了些改变。损害了身体依然是正常。倘若以后被朝廷知道了,这件事情想必您这个知府也是逃脱不了罪责。”

心中左右摇摆着这些事真是这一两年来心中所想。虽未曾得到改变,不仅仅是因为母亲大人临终所言,更是因为倘若被其他人知道,如今的柳树城变成这副模样难免会有所怪罪。

刘大人左思右想着,不知心中是否能够相信他们。如果是招摇撞骗之人,那可就大大的罪过了。“莫非在下不肯相信两位只是初来乍到的,若是如此,将百姓的生命置于迷信之外那我就算是满门抄斩也抵不了这个罪过。”

你……话还未说出口,易般仙师的手就搭在了自己的手上,示意着不让自己接着往下说,两个人的眼神得到了交流,也就比罢过,起身谢去。

临走之际,易般看着刘大人温柔的笑了下,“刘大人勿送,我们就此别过,不过如果您想通了便摇动这个铃铛响了三下,我自然会导致出现危险时,也可及时叫在下。”

看着手中秀气得铃铛,上面还系了条红绳,只有鸡蛋大小长得倒是好看,只见那二人潇洒离去的背影。不管如何到是个好人,从头到尾也未与自己商量着,是否需要什么报酬,“许是好人~”

虽然心中还带着疑惑,但不再做其他设想,继续回到书桌边上去坐了下来,点着彻夜的油灯天亮才离去,留下温热的油心,一缕黑烟修炼消失在书房之中。

回到酒楼,四人心生困意,但还是聚集到了一起,商讨着今天的发现,易般这里可是没有什么发现,正如百姓所说她就是个好官而已,唯一不足之处就是优柔寡断那些其他倒没有什么。

成夜激动的表情看着他倒是没有什么丝毫的困意,原先看着他还面带倦容,可当大家想要讨论这件事情的时候。倒是神采奕奕起来。“你们猜我们见到了什么?”

成天也跟着乐呵呵的起来,倒着茶水喝着,一股脑得看着他们能猜到些什么?

“还能看到什么?不就是这一家的主母。”易般仙师假装不经意的表情,自顾自的在那整理的东西。随意的在四处走动着,接着也做了过来喝着茶水,好做休息的准备。

刚刚还晚上扬着的五官顿时就落了下来,就好像人的心情从高山又到了低谷,师傅总是这样打击着自己的好奇心。“真没劲儿,你如果是都知道,还让我们两个去看干什么?”

成夜甩着自己的头。都知道,那我就不讲好了,反正我也不爱讲,也不是自己非要去的。

“哎呦,我的好师姐~你就讲吧,师傅啊,那是故意逗你的。你看你们两个大工程,如此坚辛的跑去主母那边探看着,自然是有所收获的,不像我们什么都没有~”苏寥寥可什么都不知道,之前仙师有说过就当这一次是我的功课,自然是不能错过这些蛛丝马迹的。

突然有了听众的成夜又开心了起来,还是自己这个小师妹好啊。当初如此的照顾她也是应该的。“故事啊,还是要从我们刚刚走到后花园开始。”

乌漆嘛黑的道路看不到前方,这里与前面不同,连一盏灯都未曾见到时候月光又被乌云给拢住丝毫光亮都不曾拥有着。

脚下的滑石让成天成夜两个人无意之间踩了几下↓下的人的命都要没了解实在忍受不了,只能开了法眼。心生法亮,自然就能看清楚前面的路了。

阴风阵阵加之这里没有一点灯亮,如果是寻常人家进来还真找不到路。开了法眼后便能看到有一排的。鹅卵石铺着的路,这里应该是通宵后面的吧?二人试探性的往前走,只是知道这儿走了也太远了吧。

终于见到了前方有个房子能够还站着两个丫鬟在打着瞌睡,二人已经使用隐身术,未曾让他们发现自己的存在,盾形在门里,进了屋内。

一股浓烈的胭脂水粉的位置倒扑鼻而来,幸亏忍住了鼻子里面的瘙痒,频繁引起想要打喷嚏的冲动。“成天,这位祖母是鼻子不么大,还是这么喜欢项链啊啊这个房间里面的味道太浓了。”

成夜连忙优秀的堵住自己的鼻子,这个味道让自己窒息了,二人彼此之间可以听到对方的讲话。

同样捂住鼻子的成天连话都不想说出来,对于味道这方面自己有着很高的要求,像这样的味道简直是不能入鼻的,只能是平凡点头来表达赞同。

一股味道在鼻子里面形成,想要仔细分析它里面的成分到底是什么?除了在民间十分常见的几种香料以外,倒还有一股特别的味道。

“桂花、茶花、菊花还有……”一闪而过的想法让自己想到这空气之中是什么味道会这么让人觉得恶心,如果设想不错的话应该就是鸡!

“鸡!”二人异口同声地说道。他们同时问出了这里面的味道。就是来自于鸡身上的味道,还有鸡血的铁锈味,那一种独特的血腥味道。

浓烈的香包是想要覆盖住这血腥味,不过血腥味实在是太浓了,香料也用的量太多,只会觉得这里面的味道太恶心太重了。

偌大的知府夫人,房间里面怎么会有出现畜生的味道?可见其中有缘由在,一一嘻嘻能够听到门外传来的声音是那两个小丫头睡醒了吧?在这嬉闹着。

内间有了动静。有人从里面走了出来,二人保持高度警惕,躲在柱子的背后。一个完全没有血色的女人从里面走了出来,看他脸上丝毫表情都没有。

双眼得无神,散落的及腰黑发,没有血色的脸蛋,赤着脚走了出来又立马开了门,二人目睹着这神经兮兮的夫人,不是传闻中都是孝道泽厚,这副女鬼的模样着实吓人。

随着一阵鸡鸣,那位夫人变立马回来,自己快速的用布将每个窗户都遮挡住,这些不早已。放置好的看来是没如此已然是习惯了。

赶紧跑上前去看着,床帘已然放下,只能看到那位夫人笔直的躺在床上休息着,正要走时发现脚下好像有东西。成天弯着腰,只见地上有一滩液体。用手指沾取了些才发现,是红颜色的,闻着味道“夜,你看,是鸡血!”

成夜跑过来闻着还真是,“这就不能理解了,倘若是鬼作又怎么会不怕鸡血?真是个厉害的东西。”

“原先我还以为是他母亲的魂魄不肯走在这做鬼子,现在看来未必是了。这鸡血的量,足足可以让她有事不得超生,又怎会出现在这房间里?”成天心中所想和成夜一模一样,只是现在多了个线索,又等同于断了个线索,二人感受到师傅在喊他们便走了。

回想起发生的种种事情,倒是发现的疑点让人越发觉得多,“所以你们觉得这一次是什么东西?”

每回遇到这些奇怪的事儿,都会喜欢进行各自的推测。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点,徐辉对知道的事情进行分析和预判,这也很重要。

“我接触的少,但是这一次我觉得可能不仅是一种这么简单。”苏寥寥假话没有什么依据,只是凭自己的感觉来。尤其是能够让整个城市。日夜颠倒的生活着,这是一个多大的力呀,就算是他的母亲,一直不过才去世多久做不到这样的法力。

易般心中早有定数,只是天机不可泄露,凡事还是应该顺其自然。便没有说破。“同意你的观点,不过不管如何事情还需慢慢的来,今天还是先休息吧,什么事等明天再说。”

正当大家讨论的正是起劲之时,易般慌忙地打发大家去休息着。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下官在上下官在上九鸽咕咕咕|古言萧琛玥眼看就要登顶人生巅峰,结果一朝穿越异世成了贫穷幼女,别人穿越有大佬腿抱,轮到自己还要养活一个美人娘亲,人生最悲痛的事莫过于此。不过没关系,以咱优秀的应试水平,常年混迹官场的经验,女扮男装上学堂,不怕考不得好功名,抱得美人归,什么?杀父之仇?奸臣谋反?不慌,且看混迹官场多年的现代高官萧琛玥如何在古代继续逍遥作官。
  • 祸心王妃祸心王妃菱七月|古言“叶止音,是不是你的心里可以装下所有人,却唯独装不下本王!” 一朝落水,异世醒来,却嫁给了自己的仇人,那个与自己现代男朋友有着相同容貌的宁睿王,眼神里永远透着骇人的冰冷; 温雅的清平王,与她的男朋友有着相同的名字,跟她身子的主人亦是有着纠缠不清的过往; 异世寻夫,斩获情敌无数,屡遭暗算,幽暗的柴房,绝望的等他相救; 清高孤冷的王,在她面前终于变成了一只“纸老虎”,吓吓她,可还行? 朝堂风云诡谲,各方势力蠢蠢欲动,杀机暗藏,不知不觉中她竟早已经成为搅动朝局的一颗棋子; 穿越?难道只是巧合?还是前世的注定?
  • 舞凤倾城再战天下舞凤倾城再战天下静月中空|古言一朝穿来,深崖落魄,体弱腹空,看我如何居深山,建粮仓,兴百业,庇护万千生灵。乱世征战,建立皇图霸业,然为爱纠葛,黯然孤独。 “倾城,给你这母仪天下还不够吗?”夫君痛心疾首。 “妹妹,不要太要强了,咱女人还是要以夫为天的!”姐妹满脸和善。 “母亲,怪不得人人都说你心太大,装得了这天下!”连唯一的儿子也眼光戒备。 究竟是我不能溶于这异世,还是异世这牢笼束缚了我?痛过而后定,凤凰浴火重生,勇者无畏,破了这旧世藩篱再战天下。终究是前缘尽了,尘归尘,土归土,与人世疏途。
  • 给爷死开:枭宠太子殿下给爷死开:枭宠太子殿下烈火狂歌|古言【全文已完结】【新书《废材霸天:皇尊枭宠小兽妃》已发布!】她意外而来,本想就此逍遥世间,成为了背负着血海深仇的“他”。从此,阴谋阳谋、层出不穷。隋君洛表示面对这么多,她的心很累,只是……尼玛!她都够辛苦了,这是黑心鬼怎么还来给她捣乱!苍天、大地!她以前一定是瞎眼了!才会觉得这黑心鬼身软体娇易推倒、才会觉得这厮不食人间烟火……不成,她定要翻身做主,让这黑心鬼跪着给她唱征服!【女主前期抽风,中期狡猾,后期霸气;男主一路腹黑,一路深情!】
  • 待到樱花盛开之时待到樱花盛开之时唯初不负|古言一道圣旨,一纸契约。原本应该安度余生的宋滢钰,却阴差阳错的嫁给了敌对的景罂丞。原本想着两个月拿到休书,却没想到!一入景府,宋滢钰这辈子,与景罂丞已经分不开了! 前缘未了,今生再续。
  • 萌妻不准逃萌妻不准逃陌千落|古言“美女,给爷笑一个。”“滚!”“宝宝我错了。”“笨蛋!”“行行行,我笨蛋,那你就是笨蛋的妻子。”“哼!”某邪魅夫君勾唇一笑,扑上去。她是夏府六小姐是夏府公认的丧门星,短短两月克死五个未婚夫,遭受世人唾弃;他是冥界帝王,掌管六界生死,可偏偏却迷上了那个丫头,唯有他不离不弃、生死相依。二人本不该走到一起,却是阴差阳错的结为夫妻,他宠她,他疼她,他爱她。她不嫁,怕连累他,他却一心要娶。
  • 菲你莫数菲你莫数枫清婉|古言“一二三四五……”“菲菲,你别数了,朕的后宫除了你谁也不要!”“皇上……”“一二三四五……”“菲菲,你别数了,你是我唯一的阳光,再没有别人!”“王爷……”“一二三四五……”“菲菲,你别数了,我的心里只有你。”“将军……”
  • 呢喃娉婷呢喃娉婷雨下仙萱|古言再强大的人都是会有弱点的,不错,曲予尘就是淳于岩若这一生的弱点,却也是她的金丝铁甲。一个劫,她明明可以轻轻松松渡过,不过她还是放纵了自己。自己将自己的一生都与妖兽绑在了一起,同时,也跟他绑在了一起。他们注定纠葛,既然避不过,就好好面对吧。最开始,她一不小心在人间提前苏醒,她生下他们的孩子,在他的眼前消失,化作片片昙花。她原以为自己能放下,可最终她还是承了幽冥川主的情,让他的魂魄与自己一起在石潭篁林长眠,更是和他一起上了目宗山,为他练就了不老不死之身。只是,让她放下身份,付出一切来守护的人,最终竟要与她为敌。她不甘心,在佛祖座下三十六万年,提着一柄青冥剑,要讨回属于淳于一族的一切,可最终她还是败给了自己......
  • 三月桃花十里香三月桃花十里香苏亦南|古言桃花点点,桃花如梦,桃花痴三月桃花,十里飘香,伊人何在在水一方你我不在
  • 愿卿不负天下愿卿不负天下佛系红尘|古言目前笔力不足以描绘出一个宏大的故事,不想毁掉这本书,所以暂停练笔,感谢收藏和投推荐票的大家,我会尽快更文的。 当朝长公主死了,出殡之日男宠大鱼大肉,丈夫休妻离府,婢女背主求荣,而这一切,竟然被和她同一战线的皇弟允了。 她善于算计人心,可她死后,身边的人一个个皆变了心,转了性,颜卿怀疑老天让她活着,就时为了让她看到自己的谋划一步步落空